止戈网 新闻 > 首页 > 群英论见 > 辩论PK台 > 正文 >

特朗普《国情咨文》释放的三大危险信号

2018-02-13 16:28:11 点击: 来源: 止戈网 反馈
导读:特朗普总统刚刚发表了他任内的第一个《国情咨文》。咨文大部分篇幅在讲国内情况,包括经济、减税、能源、基础设施等美国人最关心的问题。在讲到外交政策时,咨文保持了与新近发表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保持了同一调子,称“在世界上,我们面临着流氓国家、恐怖主义组织,以及中国与俄罗斯对我们的利益、我们的经济和我们的价值观的挑战。面对这些危险,我们知道,虚弱必将导致冲突,无可比拟的力量才是我们防务的最好手段。”

 

特朗普总统刚刚发表了他任内的第一个《国情咨文》。咨文大部分篇幅在讲国内情况,包括经济、减税、能源、基础设施等美国人最关心的问题。在讲到外交政策时,咨文保持了与新近发表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保持了同一调子,称“在世界上,我们面临着流氓国家、恐怖主义组织,以及中国与俄罗斯对我们的利益、我们的经济和我们的价值观的挑战。面对这些危险,我们知道,虚弱必将导致冲突,无可比拟的力量才是我们防务的最好手段。”

接下来,特朗普讲得多的是朝鲜和“伊斯兰国”组织,对中、俄没有再展开,原因也清楚,在《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国家防务战略报告》中已经讲得够多了,这里无须重复。这三个文件表明,特朗普政府对当前的世界、对大国关系有着与国际社会非常不同而且危险的看法。

《国家安全战略报告》认定,美国处在一个“异常危险的”、“竞争的世界”当中,威胁来自三个不同的层面:中国、俄罗斯这样的大国;朝鲜、伊朗这样的“流氓国家”;恐怖主义。国防部的《国家防务战略报告》(摘要)明确认定了地缘战略的回归:“我们正面临着不断恶化的全球失序……国家之间的竞争,而非恐怖主义,已经成为美国国家安全的首要关切”,而与美国竞争的第一个国家就是中国。

这一判断颠覆了过去20多年国际社会同时也是历届美国政府的共识:冷战结束后传统的安全威胁下降,非传统的威胁上升,国际社会应联手应对非传统威胁,诸如恐怖主义、金融危机、气候变化,这是大国关系的新的基础。

这个报告与冷战后美国历届政府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都有一个极明显的区别:以前美国的类似报告讲到中国和中美关系时都讲两面。首先讲中国的发展和进步,中国的经济发展给地区和世界带来的好处,中美之间的共同利益和合作;同时讲美国对中国的不满, 以及两国间的分歧与竞争。但本届政府的报告只讲一面,只讲中国的“问题”,只讲中美之间的竞争。这种竞争是全面的,在经济(这是特朗普政府特别关注、讲得最多的)、意识形态、地缘政治、军事、文化教育等各个方面无所不在。

报告自称是“结果导向而不是意识形态导向的有原则的现实主义战略”,但其实报告浸润着浓厚的意识形态,所谓“结果”也是片面的、被歪曲的,读来像煞《大国政治的悲剧》(Great Power Politics)的翻版。报告明确把中国定位为“竞争者”和“修正主义国家”, 这也是以往类似报告所未见的。

为了应对中、俄的竞争,特朗普在《国情咨文》中要求国会增加军费,要“结束对防务危险的封���,全力支持军队”,尤其是要重建美国的核武库,使之现代化。据说,国防部即将出台《核态势评估报告》,可能降低使用核武器的门槛。这一切对美国、对国际社会都发出了危险的信号。

首先,这对美国是一个危险的信号。特朗普在《国情咨文》中对一年来美国经济状况大加褒扬,确实,特朗普好运,赶上美国经济处于上扬时期,但美国经济仍有突出的问题,那就是不断飙升的财政赤字。现在特朗普要大幅增加国防费用,2018财年比上一财年增加了14%, 这在后冷战时期世界上是没有先例的。特朗普剜肉补疮,削减了包括国务院在内的其他各部门的费用来扩充军备,这已经带来了政府内部的失调。他还要投资搞基建,美国将越来越寅吃卯粮,债台高筑,有的经济学家已经在警告,一个比2008年更大的危机可能正在酝酿之中。

其次,这对中美关系是一个危险信号。基于中美两国不断扩大的共同利益和合作领域,冷战后历届美国政府总体来说实行的是接触加牵制的对华政策。奥巴马政府提出了亚太“再平衡”战略,带有牵制、平衡中国的意向,但两国的合作仍然在深化,在应对金融危机、应对气候变化、处理伊朗核问题等方面中美合作是卓有成效的。这对中国有利,对美国有利,对世界有利。

但特朗普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说,由于中国与美国的竞争,要对过去的接触政策进行反思,过去认为让中国融入国际体系和全球贸易会使中国成为可以信赖的伙伴的假设“是错误的”。这是近年来美国对华政策辩论中强硬派观点的反映,颠覆了对华政策的根基,特朗普今后对华政策的走向就真令人担心了。

第三,这对国际社会是一个危险信号。《国家安全战略报告》自称“不是意识形态导向的”,但其实报告的意识形态色彩极浓,将世界重新划分为两个阵营,“自由社会”和“压制政权”,美国要与价值观相似的国家加强合作来对付“压制”,这是分裂国际社会的信号。到了21世纪,全球化、互联网已经把世界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现在不是冷战时期,也不可能回到冷战去。世界存在着许多需要各国合作应对的问题,缺的恰恰是全球治理。特朗普政府的这种立场只能给全球治理设置新障碍。

 

但历史车轮不会倒转,如果特朗普政府坚持这样的冷战立场,他的政策早晚是要撞南墙的。小布什政府打了伊拉克战争,损害了美国的硬实力和软实力。特朗普政府如果刻意要与中、俄竞争,对美国无疑是凶多吉少。要使“美国重新伟大”,加强与中国的合作乃是必不可少的。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