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戈网 新闻 > 首页 > 时政要闻 > 时事战略 > 正文 >

真实版"战狼":一名中国维和军人的西非战地故事

2018-01-27 15:33:57 点击: 来源: 止戈网 反馈
导读:维和行动对大众来说还是“神秘”的,或许它仍旧是一项伟大却不知道怎样伟大、艰难却不知道怎样艰难、危险却不知道有多危险的行动,而维和国家——马里也被称为是武装派别斗争最激烈、恐怖袭击最频繁、维和部队伤亡最严重、自然环境最恶劣的任务区。它虽然是西非面积第二大国家,却也是世界上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

 维和行动对大众来说还是“神秘”的,或许它仍旧是一项伟大却不知道怎样伟大、艰难却不知道怎样艰难、危险却不知道有多危险的行动,而维和国家——马里也被称为是武装派别斗争最激烈、恐怖袭击最频繁、维和部队伤亡最严重、自然环境最恶劣的任务区。它虽然是西非面积第二大国家,却也是世界上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杨华文是中国第一批前往马里执行维和任务的军人。维和结束时,他累计了20多万字的日记,拍摄3万余张照片,并著书《弹在膛上:一个维和士兵的战地纪实》。在书中,他根据亲身经历,详细地描绘了马里维和行动。

维和军人杨华文

维和军人杨华文

1月13日下午,参考文化记者在北京三联书店的《弹在膛上》新书发布会上初见杨华文。他穿着绿色的军装一丝不苟,威严挺拔却有力量。与想象之中不同的是,他还很年轻,脸上写满了明朗,找寻不到“战争”或者“苦难”这样的字眼,言语里满是谦虚和低调。杨华文善于交谈,并不给人距离感,讲述故事时富有朝气,时不时还闪过幽默的话语。

这个士兵有点浪漫

从这组精确的数据中,我们或许能窥见军人杨华文维和行动的概貌——执行马里维和任务的时间是从2013年12月至2014年9月。其间,发生了火箭弹袭击37次、自杀性爆炸或路边炸弹袭击32次、手榴弹袭击4次、武装交火波及4次、劫持事件3次、难民寻求庇护3次、社会骚乱波及2次、疫情危害1次、自然灾害3次。不到一年时间,他所在的分队却累计执行了458次任务责任区机动巡逻,和239次警戒护送等急难险重任务,并实现了“零伤亡”。

维和行动危机重重,杨华文当初为什么会想当兵呢?

大学时青涩杨华文

大学时青涩杨华文

杨华文说自己想当兵的种子是舅舅播下的。他的舅舅是军人,有种雷厉风行的风范,这形成了他对解放军的最初印象。高考时填报的第一志愿就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科技大学。

“读军校挺严格,谈恋爱是违反军校规定,明文禁止的。”当然,每晚的体能力量训练——睡前100个俯卧撑,100个深蹲,100个仰卧起坐,他坚持了四年。

当然,大学期间也有特别“青春”的时候,譬如,跟同龄男生一样,他爱看悬疑类美剧,也喜欢《电锯惊魂》这样有点刺激的电影。

杨华文和妻子无声的离别

杨华文和妻子无声的离别

杨华文说,作为军人,他或许早已习惯“别离”,但是过年的时候会特别想家。而对于妻子,他更是充满歉意。

仅仅领结婚证1小时之后,杨华文就接到前往马里维和的任务通知。虽然他的爱人是懂得奉献精神的人民警察,但是作为女人,作为妻子,“她的心理并不好受”,只要听到“维和”两个字,她就可以瞬间触动泪腺,用手机数次搜索“马里”“维和”“非洲必备”,就会失眠一晚上。

在马里维和时,杨华文基本每天都会通过电话和微信跟妻子保持联系。但是,在情人节或者妻子生日时,他却无法在她身边。有一次过节,杨华文就地取材,折了一束塑料花,拍照给妻子看。这种看似“寒碜”或“朴素”的举动,却能维持他与妻子的“心心相印”。

维和是场修行

马里缺水并且极端高温

马里缺水并且极端高温

在马里维和时,杨华文的身体面临极限挑战。马里在撒哈拉沙漠地区,温度可以高达50℃,“马里是一片滚动的热浪,地面沙子已经达到70℃高温,将生鸡蛋放入正午的沙中两个小时候,竟然熟了,战靴里的脚丫也起了泡。”这对普通人来说,是个极限挑战,为此他们需要通过严苛极端的耐高温训练——里三层外三层严密包裹,不喝水减少排汗,才最终让身体适应当地气候。

西非原始纯粹,也处处险象环生。“沙漠里的蛇和蝎子毒性非常大,我们基本每天都能看见。”杨华文说。

维和军人的心理素质更是万里挑一。

虽然“维和很艰苦”,但战友得了疟疾扛着不说,还慷慨地将战区珍贵的果汁(可补充匮乏的维生素)让给其他人,这令杨华文很钦佩。在维和后期,杨华文更是赶上了埃博拉病毒肆虐,这种病毒被冠以“人命黑板擦”的恶名。“如果没有战友间的互相支撑,要顺利度过难关恐怕很困难。”杨华文说还有很多事情,并不惊天动地,却让人倍感温馨。

西非纯粹又复杂的气质

西非纯粹又复杂的气质

在杨华文眼中,“西非风情”有一种纯粹又复杂的气质,既是桀骜的撒哈拉、宽阔的尼日尔河、炽热善变的气候、乐观善良的百姓,也是贫穷落后、战乱不断的马里北部。“那里有纯粹的美,也有罪恶的丑。”

杨华文曾在加奥唯一一所医院见到一个小女孩,当时正处于枯水缺水时期,“就住在我们营区隔壁,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在等待治疗,我半个月前去,她在,我半个月后去,她还在,医院里没有病床,就连很多药品也缺少。她看上去很正常,却因为高烧失去听力,她母亲找到我们,说能不能救救她的孩子,”

在加奥大街上,至少一半的孩子背着小盆要饭,而这些苦难,都更让他觉得和平是如此宝贵。

杨华文形容了维和行动带给他的最大遗产是:“越是艰难处越是修心时。”他说,中国已经30年没有打过仗了,可能很多人已经忘记了和平的宝贵。2017年公映电影《敦刻尔克》里有句经典台词:“你热爱战争的唯一原因是没有参加过战争,没有感受过分离和永别。”杨华文对此深有感触。

而这种对和平生活的珍视感也被他写在了《弹在膛上》文末:“我又胖回了180斤,因为家里再也没有血与火。”

另一方面,维和生活也有快乐的时候。例如,维和的外国军人对中国军人友好、自来熟,“像中国军人去尼日尔步兵营,他们也不查身份,刷脸就行,物资紧缺的时候,中国军人向他们借砂箱,说打个借条,他们说不用,随便拿,倾囊相送。”乍得籍作战处长尤里斯非常喜欢中国,手上竟然有本《毛泽东语录》。

尤里斯手上拿着《毛泽东语录》

尤里斯手上拿着《毛泽东语录》

又譬如,维和士兵们也有文化生活。在每月举行的生日晚会上,虽然条件艰苦,找不到蜡烛和生日蛋糕,但他们会制作电子蛋糕投影在幕布上;组织会对压力大的同志进行一对一的心理疏导,杨华文虽然没有患“战后心理综合症”,但归国后一度不愿回忆维和往事。

杨华文形容这像“断片”或是“穿越”,马里的经历让人恍如隔世,它似乎并不处于同一个时空,“思维上衔接不上,感觉是两个世界,很难去回忆当时的细节,大约两年时间就完全没有动力提笔。”他说。

战狼2》最后一幕是真的

让杨华文来谈谈2017年大火的电影《战狼2》,似乎再合适不过。“爱国情怀永远不会过时,但影视作品必然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所以《战狼2》不能说是精准地反映了海外维和人员的状态。”杨华文说。

在他看来,“冷锋”是退役军人,虽然保持着军人的作风,他的行动却不属于“统一指挥”,而“服从命令本是军人的天职”。“当然也有特别动人的地方,也够血性和担当,电影的最后一幕——冷锋单臂举起五星红旗穿过交战区——是真实的。”在杨华文维和期间,就发生过类似的场面,当时当地百姓举行暴力示威,但看到营区高高飘扬的五星红旗就纷纷绕开了。

电影《战狼2》中的红旗一幕

电影《战狼2》中的红旗一幕

但其实,不少人对维和存在误解。杨华文形容真实的维和军人有一种艰难状态:“冰水混合、引而待发”,即不开枪可能会遭到袭击,开枪虽能自卫,但也会升级冲突。杨华文刚从马里维和归来后,很愿意倾诉维和的事情,但发现人们往往并不能完全理解维和是什么样的体验,这促使他写下《弹在膛上》一书。

杨华文热爱创作,他说:“即使新书一本都卖不出去,他也愿意自己留一本放在床头。”他也不会刻意迎合市场,“现在的一些军旅小说有点脱离现实,我希望能自己构思一个军旅故事。

对杨华文而言,维和既是一项考验,也是一种荣誉。“维和虽然小众,但却干着最伟大的事业”,当问及“如果还有机会去维和他会不会去”时,他欣然给出肯定回答,你能感觉到他的骄傲感满溢心田。

 

杨华文训练时野外摄像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