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戈网 新闻 > 首页 > 社会民生 > 环球大观 > 正文 >

法媒称不少利比亚人怀念卡扎菲:支持者拥戴其子并组建武装

2017-11-01 08:04:57 点击: 来源: 止戈网 反馈
导读:  参考消息网11月1日报道据法国《费加罗报》10月16日报道称,卡扎菲阴影始终笼罩着混乱中的利比亚。6月底在开罗的一家豪华饭店举行了一个仪式,利比亚前政权的一些重要政治人物、军人和流亡中的卡扎菲支持者聚集到了一起。一名与卡扎菲亲近的人士高兴地表示,“我们理应庆祝一下”。报道称,今年6月9日,阿布·贝克尔·萨迪克旅发表了一份公报称,已经“根据新赦免法释放了赛义夫·伊斯兰·卡扎菲”。由利比亚东部政府

  参考消息网11月1日报道据法国《费加罗报》10月16日报道称,卡扎菲阴影始终笼罩着混乱中的利比亚。6月底在开罗的一家豪华饭店举行了一个仪式,利比亚前政权的一些重要政治人物、军人和流亡中的卡扎菲支持者聚集到了一起。一名与卡扎菲亲近的人士高兴地表示,“我们理应庆祝一下”。

报道称,今年6月9日,阿布·贝克尔·萨迪克旅发表了一份公报称,已经“根据新赦免法释放了赛义夫·伊斯兰·卡扎菲”。由利比亚东部政府公布的这一特赦是来自哈利法·哈夫塔尔将军的又一个信号,他最近还准许上千名卡扎菲支持者重返利比亚,甚至指定最忠实于卡扎菲的指挥官之一,马布鲁克·萨赫班出任苏尔特行动中心负责人,旨在打击各个反对派组织。在公布这一消息之后,支持前政权的许多人原本在卡扎菲后人的合法性问题上意见不一,如今却都表示支持他。近6年来,他们分成相互指责对方是“国家背叛者”的3个团伙,如赛义夫·伊斯兰的支持者、哈夫塔尔的支持者,以及主张恢复利比亚原貌的支持者。他们表示,紧张关系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赛义夫让所有人达成一致意见”。

然而,赛义夫·伊斯兰始终音讯全无。虽然有些观察家怀疑这有可能是知道他死亡的监狱看守发出的消息,但另外一些人则认为他确实活着,只是怀疑他重返利比亚政治舞台的能力。

图为利比亚前领导人卡扎菲

部族的影响力

不过,前卡扎菲政权的重要人物、现任国际革命委员会领导人的塔希尔·达希什表示,“利比亚人民将不会任由他选择”。这个委员会聚集了卡扎菲的支持者,并充当卡扎菲思想的宣传者。其成员自2012年以来为恢复从前的政权而开展活动,并声称有3万名成员。该组织明确指出,“这包括始终忠实卡扎菲的前辈、各个革命委员会和那些未公开活动的分支”,而且“大多数人员来自部族民众”。例如,他们自认为在其阵营中有瓦尔法拉等多个部族的

人员,包括约近40万秘密的忠实支持者。此外,2015年9月,利比亚部族最高委员会选定赛义夫·伊斯兰作为国家的合法代表。尽管该委员会没有真正的机构影响力,但它尤其对费赞和的黎波里地区的大多数民众却拥有极具象征性的权威。

在利比亚境外,“绿色抵抗组织”成员也大约有1.5万至2万人,一旦出现些许有利于他们的变动,这些人就准备返回利比亚。出于拥有一支准备在适当时候夺回政权的高素质军队的考虑,已有数千人被招募。利比亚国际危机研究组织分析家克劳迪娅·加齐尼表示,“已证实主要在德尔纳有一些前卡扎菲分子的训练营。他们也在埃及受过训,一些人已经回到了利比亚。这些士兵之前都参加过苏尔特战役”。

利比亚国际革命委员会发言人弗兰克·普恰雷利承认,“我们在进行渗透”。这个组织还在利比亚境外发挥作用,借助与过去亲近卡扎菲的政治人物的私下交往,依靠一些有钱的支持者,来资助开展为卡扎非平反的的媒体和各种行动。卡扎菲分子最自豪的,就是在西非开启了一条新战线。他们想要在塞内加尔、乍得、贝宁等共16个国家投入力量,以唤醒那些曾长时间受益于卡扎菲资助并怀念他的外国民众。普恰雷利表示,“行动的目标就是向西方领导人显示出卡扎菲的合法性。而且对我们来说,非洲存在着有利于谴责国际刑事法庭行动的土壤,后者目前起诉赛义夫·伊斯兰犯有反人类罪”。此类行动表现为非洲已出现了“绿色抵抗组织”的集会。驻扎在贝宁的该组织地区协调人奥斯卡·祖梅努试图让人相信,他们确实没有得到太多的支持,只有几十名成员,但在“不断增多”。他说,“我讲不好我们有多少人,但作为支持的储备力量将是巨大的。我们现在每天都接收到加入的申请”。

一位利比亚观察家认为,“这些在非洲的分支机构早已存在,让它们重新发挥作用并非难事”。但他称,夺回权力的努力仅凭非洲的一些组织是无法实现的。一位熟悉当地情况的外交官也认为,“他们把自己的梦想当成了现实!他们是不可信的。这都是些过去的把戏”。

怀旧者和狂热者

然而,“怀旧”正是卡扎菲分子的资本,他们乐于看到自2011年以来成立的不同政权接连失败。他们承认对一些失败并不陌生,并自夸对当地的一些破坏和制造不稳定的活动负责。他们让自己既是利比亚混乱的当事人,也是仲裁者,而这一混乱也让他们近来重新得到了怀念卡扎菲时代安定生活的利比

亚人的支持。研究利比亚危机所造成国际影响的专家贾拉勒·哈沙维认为,“卡扎菲分子的控制区现在毫无疑问地要比一年或两年前更大,这既没有夸张,也没有高估”。这位专家指出,“利比亚人已经厌倦了内战,尤其懒得理会各路精英考虑的微不足道的妥协。利比亚局势紧张,且深深地陷入分裂。在这样的情况下,2011年为人熟悉的重要人物,如赛义夫·伊斯兰就显得颇具吸引力。因为自2011年起主导政治舞台的‘新领导人们’没有能力给出一种治理方法或让民众接受的经济生活”。

此外,许多人自豪地挥舞着记录在宣布赛义夫·伊斯兰获释时人们奔走相告的视频。可从中看到在加特、奥巴里和拜尼沃利德,一些人舞动卡扎菲时代的国旗并高呼“卡扎菲!支持赛义夫·伊斯兰!”。在传统上属于卡扎菲势力范围的一些地区,他的支持者们不久前还保持沉默,因为害怕遭到报复。

现如今至少有数百人重新开始表示有节制的支持,这是流亡埃及的阿卜杜拉-巴西特所说的,他与国内前政权的支持者一直保持着非常密切的联系。他在2011年前是为赛义夫·伊斯兰的政治计划起推动作用的人之一,是其媒体顾问及发言人之一,也是陪伴他直至被捕的亲信之一。他回忆说,“赛义夫当时提前几天就将我们聚集到了一起,告诉我们要为利比亚考虑一些紧急的解决办法。的黎波里即将陷落”。

原准备搞民主过渡并接其父亲班的赛义夫“当年并没有想到自己会被捕”。去年公布的议会报告认可的消息证实,赛义夫·伊斯兰原本“很有可能会在利比亚实行改革”。巴西特强调说,“根据其身份,还有利比亚近7年的混乱,赛义夫具有合法性。他的支持率依然很高,但是国际社会现在强迫他退出。如果国家想要他回来,我们将不会让自己做相反的事情”。这样一种被不同人认定的能力并没有完全被当地观察家所排除。

的黎波里政治学院教授穆斯塔法·费图里认为,“如果普通支持者能够组织起来,是可以有所作为的。利比亚国内支持卡扎菲的人还很多,只需用政治主张将他们调动起来。如果举行有像赛义夫·伊斯兰这样的名人参与竞选的选举,卡扎菲分子能够获胜”。一些专家认为,在利比亚还没有出现真正的第3股力量的情况下,他们或许还能够“竞相叫价”,主要因为他们控制了利比亚的南部地区。几天前,联合国驻利比亚特别代表加桑·萨拉马表示,眼下的政治进程“向所有人开放,包括卡扎菲从前的支持者”。还有待于知道卡扎菲分子是否能够抓住这一机会。

这把匕首的现主人花了460万美元买下它,打算标价1000万美元卖给一位来自沙特阿拉伯的商人。图为遭洗劫的卡扎菲豪宅。

卡扎菲被推翻后,叛军接管了他的多座宫殿,在里面发现大笔财富和挥霍迹象,包括奢华的生活设施和收藏品。图为被洗劫的卡扎菲豪宅。

利比亚有丰富的石油矿藏,但自从卡扎菲下台以来,该国治安状态混乱,举步维艰。图为毁于战火的利比亚城市。

(2016-06-16 00:14:02)

7月28日,在利比亚的黎波里,卡扎菲政权高官接受审讯。据利比亚媒体报道,利比亚的黎波里上诉法院28日对30多名卡扎菲政权高官作出一审判决,包括卡扎菲次子赛义夫在内的多人被判处死刑。新华社/路透

7月28日,在利比亚的黎波里,卡扎菲执政时期的一些政府高官坐在监笼内受审。当日,利比亚一家法院宣布判处包括卡扎菲次子赛义夫·伊斯兰·卡扎菲在内的多名卡扎菲政权高官死刑。新华社发(哈姆扎·图尔基亚摄)

7月28日,利比亚一家法院宣布判处包括卡扎菲次子赛义夫·伊斯兰·卡扎菲在内的多名卡扎菲政权高官死刑。这是2014年4月27日卡扎菲次子赛义夫在利比亚津坦通过视频会议软件接受审讯的照片。新华社记者 张远摄

7月28日,利比亚一家法院宣布判处包括卡扎菲次子赛义夫·伊斯兰·卡扎菲在内的多名卡扎菲政权高官死刑。这是2014年5月15日赛义夫在利比亚津坦接受审讯。新华社/路透

7月28日,利比亚一家法院宣布判处包括卡扎菲次子赛义夫·伊斯兰·卡扎菲在内的多名卡扎菲政权高官死刑。这是2011年3月10日在的黎波里拍摄的赛义夫(资料照片)。新华社/美联

(2015-07-29 07:20:00)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