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戈网 新闻 > 首页 > 历史长河 > 华夏春秋 > 正文 >

十万中国军队扼守北平,却落得狼狈撤退的下场 谁应该负主要责任?

2018-02-12 14:19:30 点击: 来源: 止戈网 反馈
导读:日本中国驻屯军所辖各部至1937年7月20日为止,全部到达指定位置,完成了进攻部署。驻屯军司令部驻天津,步兵旅团司令部驻北平,下辖部队分散配置在丰台至山海关的北宁铁路线上。其中第1联队主力驻北平丰台与通县,一部驻天津;第2联队主力驻天津,其余分驻在塘沽、滦县、秦皇岛、山海关等地;增援华北的日军独立混成第1旅团集结于密云;独立混成第11旅团驻扎高丽营;第20师团主力到达天津,并以一部在唐山和山海关集结。原有的驻屯旅团全部集结于北平。总兵力约30000人。

 日本中国驻屯军所辖各部至1937年7月20日为止,全部到达指定位置,完成了进攻部署。驻屯军司令部驻天津,步兵旅团司令部驻北平,下辖部队分散配置在丰台至山海关的北宁铁路线上。其中第1联队主力驻北平丰台与通县,一部驻天津;第2联队主力驻天津,其余分驻在塘沽、滦县、秦皇岛、山海关等地;增援华北的日军独立混成第1旅团集结于密云;独立混成第11旅团驻扎高丽营;第20师团主力到达天津,并以一部在唐山和山海关集结。原有的驻屯旅团全部集结于北平。总兵力约30000人。

中国方面,驻平津与冀察地区的第29军共辖步兵4个师,骑兵1个师和1个特务旅,2个保安旅,总兵力约10万人,其军部驻南苑。第37师驻北平和保定地区,师部驻北苑;第109旅驻保定,一部驻任县;第110旅驻西苑、八宝山、卢沟桥和长辛店一带;第111旅驻北平城内。第3师驻天津附近韩柳墅、小站、廊坊、马厂和大沽一带,该师第1旅驻大名、广平、长垣地区。第143师驻察哈尔省及河北省境内的平绥铁路沿线。骑兵保安部队及独立第39旅驻北平黄寺和北苑,并有一团驻北平城内。冀北保安部队和独立第39旅驻北平黄寺和北苑。在日军向平津地区集结期间,南京政府军事当局也派兵一部向保定和石家庄地区集结。在日军完成进攻部署后,第29军也令第132师在永定河以南集结,并令该师独立第27旅进入北平担任城防。

7月26日,攻占了廊坊的日军继之又占领了平津间的北仓、杨村、落垡等车站,切断了天津与北平之间的交通。宋哲元得报后,立即召见外交特派员,告以“战争恐不能免”,(《中国外交史料丛编(四):卢沟桥事变前后的中日外交关系》,第202页。)急令第143师师长兼察哈尔省主席刘汝明迅速返察,做好作战准备。

就在同一天,驻丰台日军500余人自丰台乘卡车数十辆,开到广安门外财神庙以北集结。当晚7时许,约200名日军分乘载重汽车十数辆向广安门开来,冒充城内驻华使馆卫队野外演习归来,企图混进北平城。担任广安门城防的独立第25旅第679团刘汝珍部识破诡计,乃打开城门,诱引日军入城之后,一齐开枪射击。敌军顿时陷入一片混乱之中,损失惨重,敌首樱井德太郎负伤而逃。当日,香月清司向宋哲元发出最后通牒,限29军于27日正午以前将卢沟桥和八宝山附近的第37师撤至长辛店,并把北平城内的第37师所部全部撤出城外,然后陆续退往保定,“如果不实行,则认为贵军未具诚意,而不得不采取独自行动以谋应付”。([日]秦郁彥:《日中战争史》,第337页。)按照日军要求,简直是要中国军队拱手让出北平。

不待中方答复,日军便于7月27日凌晨3时向通县发动总攻。双方激战至午时,中国军队寡不敌众,突围撤退。同日晨5时,日军也向团河围攻,并出动飞机18架配合作战,中国守军伤亡逾千人���至此,蒋介石和宋哲元都感到和平解决中日冲突已毫无希望。蒋电令宋部,“应固守北平、保定、宛平各城为基础,切勿使之疏失,保定防务应有确实部队负责固守”。(《蒋介石致宋哲元电》(1937年7月27日),侍从室电稿,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藏。)宋哲元一方面电呈南京国民政府,陈述华北局势严重;另一方面正式答复日方,拒绝一切无理要求,退回日本的最后通牒。宋哲元当日召集军政要员会议,会后发表了《决尽力自卫守土通电》,表示在“国家兴亡,千钧一发之际”,要“决心固守北平,誓与城共存亡”。(上海《大公报》,1937年7月29日。)

可是,宋哲元对日态度的摇摆,使抗日作战丧失了最宝贵的时间,日军绝不允许第29军有喘息的机会。7月27日深夜,日军对北平南郊的南苑发起试探性进攻。28日黎明,日军向北平地区第29军发起总攻。集结于团河附近的日军第20师团主力与位于北平东南约15公里处马驹桥的华北驻屯军一部,在40架飞机的掩护下,从东、南两面同时向南苑阵地进攻,另以混成第4旅团所部切断了南苑到北平间的公路联系。其独立混成第1旅团、独立步兵第11旅团,由北平北侧推进,攻击北苑和西苑。日军出动飞机轮番轰炸北平四郊中国守军的工事。战斗进行得十分激烈。第29军在敌重兵围攻下仓促应战,“因驻地分散,且中其缓兵之计,未能将兵力集中”,(《津浦铁路作战概要》,国民政府军令部战史会档案,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藏。)

沦陷后的北平

很快被敌军切成数段,分割包围。加之防御工事简陋,尤其是南区方面,仅以营房周围障碍物为掩体,在日军优势炮火和飞机的狂轰滥炸下,被炸得血肉横飞,惨不忍睹。很快,各部队之间的通讯失去联络,造成指挥失灵、秩序混乱,情况极其险恶。位于丰台的日本驻屯军主力,前出至大红门地区,切断南苑到城内的道路,阻击由南苑向城内撤退的第29军部队。下午,南苑战斗结束,第29军副军长佟麟阁壮烈殉国,第132师师长赵登禹在撤向北平时,受到日军袭击,中弹身亡。

29日上午,日军独立混成第11旅团进攻北苑与黄寺。黄寺守军冀北保安部队与敌战斗至中午后撤退。北苑守军独立第34旅与敌战斗后转移到古城,战斗结束后又返回北苑。该旅于31日被日军解除武装。留在北平城内的独立第27旅被改编为保安队,维持治安,数日后突围到察哈尔省。第29军第37师奉令向保定撤退时,该师第110旅在宛平至八宝山之线掩护军部和北平部队经门关沟南撤。任务完成后,该旅于30日撤向保定。日军独立混成第1旅团和驻屯旅团分别在30日晚和31日进占长辛店西南高地和大灰厂附近地区。至此,文化古城北平完全沦陷于日本侵略者的铁蹄之下。

张宪文等:《中国抗日战争史·第二卷,全民族奋战:从卢沟桥事变到武汉沦陷

(1937年7月—1938年10月)》,北京:化学工业出版社,2016年版。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