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戈网 新闻 > 首页 > 军事天地 > 军工科技 > 正文 >

双人坦克 路在何方?:短期前瞻

2018-02-19 16:06:43 点击: 来源: 止戈网 反馈
导读:由于双人坦克和3~4人的主战坦克相比,少了1~2名乘员,自然可靠性问题显得尤为突出。这一节的内容专业性稍强一些,可以跳过不读。不过,对于资深的兵器迷来说,认真读一读,可能会有些好处。

 双人坦克的可靠性分析

由于双人坦克和3~4人的主战坦克相比,少了1~2名乘员,自然可靠性问题显得尤为突出。这一节的内容专业性稍强一些,可以跳过不读。不过,对于资深的兵器迷来说,认真读一读,可能会有些好处。

坦克,是一个人-机结合在一起,共同完成战斗任务的武器系统。在这个系统中,坦克乘员的可靠性如何,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根据国外的统计资料,武器系统中由于人为因素(HIF)造成的故障和事故,占到系统总故障的20~45%!单就坦克而言,属于人为因素的故障和事故就很多,如:机油油压归零所致的烧发动机,发动机倒爆,冬天冻坏发动机,烧离合器摩擦片,下坡反转向,烧制动带,蓄电池放电过渡,夜视仪被强光照坏,起车过猛所致的零件损坏等。据统计,在坦克的各种故障和事故中,人为因素造成的约占三分之一左右。而这些���障和事故,本来是可以避免的。

关于坦克乘员的可靠性问题,这里不去给它下一个确切的定义,但它和机械的可靠性一样是客观存在的,是一个统计量。从可靠性的角度讲,当然是坦克乘员人数多些为好,可保持一定的“冗余度”。关于冗余度问题,可参看我在2015年第9期《坦克装甲车辆》上所写的文章。对于4人坦克或3人坦克来说,在“一专多能”的情况下,如有一名乘员丧失战斗力,另外两名乘员或3名乘员还可以完成“开车、打炮”两大任务,保持坦克的基本战斗力。对于双人坦克而言,坦克乘员的“冗余度”为零。即当一名坦克乘员失去战斗力时,另一名坦克乘员不可能同时完成“开车、打炮”两大基本任务。但是,当双人坦克上安装双套操纵控制系统,并且坦克乘员具有一专多能的本领时,便可以部分解决这一问题。由此可以引申出,要实现双人坦克,对坦克乘员的要求将会更高,而且随着坦克自动化程度的提高,坦克乘员必须由体能型向智能型转变;由单一专业型向一专多能型转变,即坦克的车/炮长要会开车,而坦克驾驶员也要会打炮和通信联络。

2×2乘员制双人坦克的探讨

关于2×2乘员制双人坦克,并不是一个新问题。国外的坦克专家早在二三十年前便已经研讨过这一问题。这里,再来探讨一下这一问题。

所谓2×2乘员制双人坦克,指的是有两套乘员组的双人坦克,即,上车的仍然是两名乘员,负责指挥通信、驾驶、打炮等,另外两名乘员不上车、准备换班,并且是保养车辆的主力,整个乘员组由4人组成。注意!这里用的是2×2,而不是2+2,两套乘员组具有相同的功能,可以互相替代,相当于足球场上的首发和替补上场球员的不同而已。

最早关注2×2乘员制双人坦克的是德国,除了技术论证之外,还实打实地进行了改造样车的实车野外试验。1990年夏天,德国国防部组织了第一轮的“VT2×2双人坦克试验”,即2×2乘员制双人坦克的野外试验。这项试验得到美国部分军方人士的支持,并取得了积极的成果。试验报告认为:“双人坦克的概念是可行的”,“至少在排长一级和至少就24小时连续作战而言,双人坦克是可行的,其前提是双人坦克上要有双套驾驶装置和武器操纵装置”。德国军方原准备于1993年进行扩大试验,由于国防预算紧缩、坦克发展放缓等方面的原因,估计扩大试验的计划未能实施。

进入21世纪以来,特别是俄罗斯研制出T-14“舰队”主战坦克之后,各国新型主战坦克的研制工作有回暖和复苏的迹象。而双人坦克的研制,特别是2×2乘员制双人坦克的研制,便是其中重要的选项之一。

反对双人坦克的人几乎都提到:“双人坦克不适于24小时战斗日的要求”。从1991年海湾战争中的100小时地面战争和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中可以看出,未来的大规模地面战争大都会采取充分准备、速战速决的方式。在这种情况下,2×2乘员制双人坦克基本上可以适应这一要求。利用战斗间隙适时换班,保证上车乘员有充沛的精力和体力,甚至比4名乘员组坦克车内连续工作和战斗24小时的效果还要好些。应当看到,坦克是战斗车辆,可居性较差,从车内乘员的饮食、休息乃至排泄废物等生理要求看,坦克并不适于24小时连续作战。就是从弹药基数和燃油箱容量来看,坦克也无法满足24小时连续作战的要求。在战斗中比较理想的做法是,2×2乘员组每3~4小时(最多8小时)换班一次,换班的乘员乘坐步兵战车或其他有装甲防护的战车跟进,适时换班,来个“主、配角”转换。而在战斗或训练结束返场的车辆保养中,可以4名乘员共同参与坦克保养,或者以跟进、待机(“备份”)乘员为主进行保养,保证上车战斗的乘员充分休息。

值得关注的是,在西方国家,在二三十年前,对2×2乘员制双人坦克很是热闹了一阵子,后来有点凉了下来。推敲起来,倒不是技术上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难题,主要是部队编制上的考虑。在美国,尽管军费预算十分庞大,但主要用到海空军上了。陆军的员额一裁再裁,以至于向海外派兵,时时会有“捉襟见肘”的感觉。由此也可以看出,实现2×2乘员制双人坦克,不但是个技术上的问题,更是部队编制体制、作战训练,乃至国家的总体战略考量的问题,蛮复杂的。

单人坦克和无人坦克可行吗?

既然实现双人坦克是指日可待的事,那么,热心的兵器迷自然会想到,可不可以一步到位,实现单人坦克甚至无人坦克呢?

其实,对于这一问题,各国的军事专家和坦克设计师们也曾思考过,并曾拿出各式各样的方案。早在半个多世纪之前,瑞典的坦克设计师们就设计出极具创新精神的无炮塔式的S坦克(即后来的S103主战坦克),在世界上率先实现了三人坦克。瑞典人宣称:“在必要时可以做到只有一名乘员便能完成驾驶和射击的双重任务”。这当然不是吹牛。S坦克是无炮塔式坦克,严格地讲是坦克歼击车,需要转动车体来实现火炮的瞄准,火炮的瞄准需要驾驶员的配合,加上它有一套“驾驶-射击装置”,而且是双套的(车长处也有一套),自然在紧急情况下可以实现单人驾驶和打炮。不过,这是特例,并不具有广泛性。

对单人坦克的概念性研究,似乎比双人坦克还要早些。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从1983年起,用了一年多的时间论证了一种称为“尼尼亚”(Ninja)的单人坦克,1985年公布了《未来坦克概念论证报告》。这种单人坦克的特征是具有人工智能/机器人系统,只有一名乘员,装有导弹、机关炮、机枪等多种武器,装甲防护增强,可以空运,战斗全重约13吨。“尼尼亚”单人坦克的外形要比当今的主战坦克小得多,这使它具有极强的战场生存力。不过,“尼尼亚”单人坦克也仅仅是概念研究而已,并未付诸实施。这和美国的未来战斗系统(FCS)夭折,有大体上相同的原因。

比较起来,倒是双人坦克更现实些。考虑到地球表面地形地貌的复杂性,主战坦克很难像战斗机那样实现单人操纵。至于在战斗情况下,双人坦克上有一名乘员丧失战斗力,由一名乘员完成驾驶和打炮两大任务,在有双套操纵控制装置的情况下,也是可以实现的。不过,这只是一个特例。笔者认为,在今后一二十年的时间内,研制双人坦克可能更现实些。由于主战坦克的多任务性,双人坦克比起单人坦克具有更多的优越性。至于作战任务相对单纯的反坦克导弹发射车一类,只有一名乘员上车,倒是不难实现的。

至于无人坦克,或称机器人坦克,其研究和关注的热度,甚至超过了双人坦克和单人坦克。不过,和单一任务的地面无人车相比,能够完成主战坦克相同作战任务的无人坦克,在可预见的一二十年内,恐怕还难以实现。即使人工智能再发达,但和极其复杂的地形地貌相比,和主战坦克担负的极其复杂的作战任务相比,现有的战场机器人只能算是“婴幼儿”的水平。当今的坦克乘员,不仅要具有高中以上的文化水平和健康的体魄,还要在专门的训练基地培训半年左右的时间,才能初步登车,再经过部队的野战实车训练、实弹演习,甚至实际参战,才能成为一名优秀的坦克乘员。而在陆地战场上,无人战车最先可能承担的作战任务,恐怕只限于战场运输、排雷清障、定点爆破、战场侦察、反坦克作战等任务。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