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戈网 新闻 > 首页 > 军事天地 > 军林秘史 > 正文 >

“76号”魔窟究竟多疯狂?李士群:左手消灭蓝衣社,右手打倒CC团!

2018-02-14 14:25:39 点击: 来源: 止戈网 反馈
导读:本文作者马振犊,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馆长、研究馆员。南京大学中华民国史研究中心、南京师范大学“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研究中心、浙江大学“蒋介石与现代中国”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研究生指导老师。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季我努学社讲座嘉宾。

 本文作者马振犊,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馆长、研究馆员。南京大学中华民国史研究中心、南京师范大学“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研究中心、浙江大学“蒋介石与现代中国”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研究生指导老师。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季我努学社讲座嘉宾。

陆军,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副研究馆员,曾发表民国档案与民国史论文多篇,参与编辑《日本侵华图志》。

76号在上海滩将三民主义青年团上海团部一网打尽,被破获的上海“三青团”组织人员名单在伪《中华日报》上公布,并由伪警政部颁发了《三青团员自首办法》:“三青团团员自首者,应向政治警察署或警政部驻沪办事处(76号)领取申请书,逐项翔实填明,附最近二寸相片四张。申请自首;并应亲填悔过书,按印指模,觅具现任���民政府荐任职以上官吏二人,或殷实商店之保证,请求准予自新;申请书及悔过书经政治警察署或警部驻沪办事处审查合格后,即发给自新证。”

三民主义青年团上海支团纪念章

其后直到1944年夏,三青团上海几任书记长奚培文、庄鹤礽等先后投降或被76号逮捕,奚培文提供了20多名上海三青团人员名单,导致他们全部被关入76号。国民党在沪负责人蒋伯诚、吴绍澍托付伪政府内部官员金雄白营救,花了不少钱来贿赂76号特务。

金雄白在自我吹嘘“帮助重庆不是为了邀功而是良心发现”的同时,还写了以下一段话:“同时我不能不忍痛指出,当时重庆派在沦陷区之地下工作人物,殆半多是浮躁浅薄之流,能够冒险在敌人势力范围内从事地下工作,诚然是一项光荣的任务……但那时的地下工作人员好似唯恐别人不知道他是在担任着秘密工作,一有机会就自动暴露出自己的身份,而且更夸大其地位如何的崇高,目的是不是仅仅为了要沦陷区的老百姓对之肃然起敬?或者包含有其他的副作用……所以那时上海有多少国民政府派来潜伏着的工作人员几乎成为公开的秘密”。金雄白的这番话,多少道出了76号对渝特工战“全胜”的另一内幕。

金雄白作品书影

面对一系列战果,李士群得意忘形,狂妄声称:左手消灭蓝衣社,右手打倒CC团!

当李士群疯狂镇压军统人员时,有人劝他悠着点儿,说76号“血腥味太浓”,李士群回答说:“我已恶名在外,就算现在金盆洗手,人家会放过我吗?我确实杀过不少人,但那是以血还血、以牙还牙,不然,现在我们会安稳地坐在这里喝茶?从季云卿、屠振鹄、高鸿藻、陈箓到中央储备银行的职员,重庆那边的刺客手软过吗?那一年(1939年)光在租界里他们就伤了我四十多人,我若手软,季云卿他们死不瞑目。再说徐恩曾他们抓我的时候也太狠了点儿,电刑、老虎凳、辣椒水全都用到。我现在的确对中统军统的人下手不轻,可是没有碰过朱家骅的人,将来你要为我做证哦,哈哈!”

“76号”旧址

他的这番得意忘形的话,标志着76号特工总部的活动从此进入“全盛期”���

马振犊、陆军著,《76号特工总部》,重庆出版社,2017年10月第1版。

编辑:南京师范大学近现代史硕士生雷晓凡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