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戈网 新闻 > 首页 > 军事天地 > 军林秘史 > 正文 >

暗战金三角:中共解放军缅北越境作战

2018-04-29 10:43:02 点击: 来源: 止戈网 反馈
导读:1960年1月28日,历时6年的中缅边界谈判终于达成一致,并于同年10月1日中国国庆节在北京签订《中华人民共和国和缅甸联邦政府边界条约》。 民国时期《调整省区方案草案》中的分省政区图,左下角滇西省最西部即是江心坡,图中的中印边界即是中印传统习惯线,远在麦克马洪线以南(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由于当时的中国,国内因大跃进引起经济衰退,国外与美苏交恶,苏联将中国开除出社会主义阵营,美国组织了“东南亚

  1960年1月28日,历时6年的中缅边界谈判终于达成一致,并于同年10月1日中国国庆节在北京签订《中华人民共和国和缅甸联邦政府边界条约》。 民国时期《调整省区方案草案》中的分省政区图,左下角滇西省最西部即是江心坡,图中的中印边界即是中印传统习惯线,远在麦克马洪线以南(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由于当时的中国,国内因大跃进引起经济衰退,国外与美苏交恶,苏联将中国开除出社会主义阵营,美国组织了“东南亚条约组织”围堵中国,中国与东南亚边境号称“竹幕”,与欧洲的“铁幕”相对应;与印度关系也开始紧张;又因支持东南亚各国共产党革命,使东南亚各国对中国心怀戒心,1958年缅甸与美国签订了长达十年的军事援助条约。中国所面临的国际国内环境极端恶劣,中缅边界条约实际被赋予了传达中国与邻国和平相处意愿的含义,因而对于中缅边境谈判,中国实际让步很大。 麦克马洪线东段——中缅边境段实际成为中缅边界,只不过以“传统习惯性定界”代替,约27,000平方公里土地被划归缅甸,南坎约220平方公里土地由“永久租赁”缅甸改为划归缅甸,英国侵占的片马与古浪、岗房地区约153平方公里以及缅甸掸邦被中华民国协议让予英国的班洪、班老以西约189平方公里等土地划归中国。 尽管缅甸在中缅边境谈判中占了很大的便宜,英国人的“地图开疆”变成了现实,但缅甸政府却高兴不起来。中缅边境缅方一侧,虽名义上是缅甸的领土,但实际控制这一地区的是撤入缅甸的国民党残部,缅甸政府几次出兵企图进入这一地区都战败了。如果不能进驻边界地区,条约中得到的实惠,只能是纸面上的,不得已缅甸政府硬着头皮,向中国政府提出派军入缅帮战的要求。为打开外交局面,显示睦邻的诚意,中共爽快地答应了缅甸的请求。 缅北孤军 1949年12月9日,国民政府云南省主席卢汉,设计扣押了时任西南军政长官张群、第26军军长余程万、第6编练司令部司令兼第8军军长李弥等国民党军政要员,宣布云南起义。后出于争取城外驻军的考虑,卢汉先后释放了余程万、李弥并发放了两军的军饷。李弥回到第8军后,即挥军围攻昆明,然而此时解放军二野陈赓兵团三个军已紧急入滇,第8军、26军残部退往中缅边境地区的蒙自一带。1950年初,在解放军滇黔桂边纵、陈赓兵团打击下,两军大部被歼灭。3月9日,第8军237师709团残部800余人在团长李国辉带领下,越过边境进入缅甸,成为最后一只被赶出国境的国民党部队。此前,1950年1月14日,已升任云南省主席、第8兵团司令的李弥奉召前往台湾。 李国辉部进入缅甸后,在缅甸靠近泰国边境的城市大其力下辖的一个村庄小孟棒,与副团长谭忠率领的26军93师278团残部600余人相遇,两人遂萌发了以金三角为基地,发展势力的想法。在他们看来,此地地处缅甸、老挝、泰国三国交界,山高林密,人烟稀少,可进可退,特别适合游击战,而且三国政府军在他们眼里根本不堪一击。于是,两人将队伍取名“复兴军”,并以军法约束部队,与当地少数民族搞好关系,很快发展到3,000多人。此后,缅甸政府曾多次派军围剿,都失败了。 消息传到台湾,蒋介石很是惊喜,在大陆上竟然还有国军在坚持“复兴”,立刻召来李弥面授机宜,派往缅甸领导老部队。李弥的到来,复兴军发展更快,还在司令部驻地修建了机场,直接接受台湾的补给。到1953年1月,复兴军已发展到18,500余人,活动面积20万平方公里。虽然复兴军几次意图反攻云南都失败了,但是对付解放军不成的复兴军,对付起缅甸政府军来每战必胜,李弥甚至一度有当“缅甸王”的想法。 金三角的国民党残部(图源:VCG) 缅甸很无奈,最终只能去联合国哭诉,东南亚各国也乘势联合提出抗议,美国及台湾国民党政府虽贵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也不得不顾及脸面,同意从缅甸撤军。1953年11月至1954年3月,绝大部分复兴军乘美国民航飞机撤往台湾。两年后,蒋介石再次想起仍然留在缅甸的复兴军残余,派遣曾任其卫队副队长的第8军原副军长柳元麟前往缅甸收拾残部,组建“云南人民反共志愿军”,几年之间又发展到3,000多人,缅甸政府仍然无法应付,这才有了请求中国出兵的故事。 慷慨的帮助 中共答应缅甸政府出兵请求后,为防消息泄露失去战机,即以谈论边境堪界为由派代表团前往缅甸首都仰光商讨堪界及作战事宜。 1960年6月27日至7月5日,中方首席代表前驻缅甸大使姚仲明,首席顾问、云南省军区副司令开国少将丁荣昌,总参作战部边防处长开国大校成学俞,同缅甸首席代表国防军副总参谋长昂季,首席顾问、缅北军区司令山友,举行了多次会谈,商议堪界、作战细节。11月,两国又在云南昆明会谈,签署堪界警卫协议,赋予解放军越境作战的权利。根据协议,解放军可以进入缅甸境内20公里,清剿国民党残军,时间初步定在1960年11月22日左右。 为了不给别国攻击中国的口实,也为了不引起东南亚各国的不安与惊恐,中央军委、总参作战部将边境20公里作为一条红线标在地图上,发给各作战部队。毛泽东直言,谁越过红线就杀谁的头。 根据国民党残部驻扎分散、长于丛林游击战的特点,昆明军区确定了16个作战目标,计划派出3个战斗群22支突击队远程奔袭,并且强调一定要打歼灭战、斩首战,绝不打击溃战。鉴于缅甸国防军力量薄弱,无法有效堵截国民党残部,中共多次提醒缅方加强军力。 11月21日晚21时30分,中国22支突击队迅速向指定目标奔袭,次日清晨战斗先后打响。16个目标仅两个扑空,国民党残军两个师长被击毙。然而,当吃过解放军苦头的国民党残军发现对手是解放军后,一触即溃,向缅甸纵深逃窜,越过了20公里红线,原本应与中方同时打响的缅军也毫无动静。坐镇昆明的昆明军区司令员开国中将秦基伟不得不一面命令部队停止追击,一面向中央军委请示,要求向缅方沟通越线追击。 1961年1月初,缅甸国防军调集一万余人,拉开了清剿国民党残军的“湄公河战役”,准备痛打“落水狗”。残军将中共当年对付自己那一套原样照搬,大踏步后撤,不计较一城一地得失,诱敌深入,集中兵力歼灭有生力量。最初缅军是捷报频传,此时周恩来、陈毅、罗瑞卿正率团参加缅甸独立13周年庆典。 1月9日,周恩来、罗瑞卿等离开缅甸后,剧情反转,缅军被围困在王南昆至芒林一线狭长地带,孤立无援。不得已,缅甸政府通过仍在缅甸访问的陈毅,再次向中国请求援助,要求中国边防军越过20公里线追剿国民党残军。19日,周恩来代表中央军委表示同意。21日,缅甸国防军代表又直接飞到中国边防军前线指挥部,要求越过20公里线攻击国民党残部。 时任解放军总参谋长罗瑞卿认为,要帮忙得趁早,等缅甸吃了大亏遭到国民党残部重创,就会对我们有意见;既然缅甸都不怕国际影响,我们怕什么影响不好,应该立即出兵。经中央军委批准后,昆明军区立即派遣8个营、2个便衣队前往。不过,中央军委仍然给部队做了许多限制,不能到老挝边境作战,枪炮弹不能过湄公河,河中的汽艇不能打,靠岸的确定是国民党残军的可以打。 25日,中国边防军作战开始。由于战场深入缅甸境内过远,丛林密布交通不便,国民党也吸取了第一次被突袭的经验,并且熟悉地形,制定了一旦作战不力即逃入老挝的计划,中国边防军虽顺利地为缅军解了围,也歼灭了部分残军,使缅军占据这一地区,但仍未达到全歼的目的。 最终,缅甸以国民党残部来不及撤走、销毁的美援武器为证据,再次前往联合国“控诉”台湾国民党政府干涉内政,美国也对国民党政府违反规定使用美援武器大为光火。次年,在国际压力下,包括柳元麟在内的约1万余“云南人民反共志愿军”被撤回了台湾。但仍有少数残军选择了留下,沦为雇佣军,以帮助泰国政府清剿泰共为代价,获得了当地居留权,这就美斯乐、唐窝等泰国北部“中国村”的由来。 国民党残部大部分撤离缅北后,缅甸政府实际上任然没能完全控制缅北,少数民族武装、缅共填补了国民党残部撤离后的权力真空,间接造成了后来缅北、金三角的毒品泛滥,以及今天缅北复杂的局势。 …转自多维新闻网http://www.dwnews.com…1505878906200…这种胜利极为罕见,但并非从不存在。事实上,黎塞留(马萨林)、梅特涅、俾斯麦取得的胜利,即是这种胜利。他们不仅仅获得了战场上的胜利,还迫使对方接受和平,更建立了稳固的胜者秩序,最大程度上消减了反抗者的能量和希望。 黎塞留缔造的法国霸业秩序,其厉害之处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 通过扶持对于法国来说相对可控的海上强国荷兰,来遏制相对不可控的英国,从而为法国的海上霸业和扩张奠定基础;同时通过与实力有限的德国各个诸侯合作,分解了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的权力,彻底摧毁了中欧强权出现的可能,使得法国影响力深入中欧,造就了法国陆上霸权的地缘环境。 黎塞留奠定的胜者秩序,使得任何一个法国统帅,都可以轻易使法国在欧洲海陆获得支配地位。无论是路易十四这样的冒失鬼,还是拿破仑的这样的战争狂人,甚至路易波拿巴这种外交庸人,都可以在欧洲发挥主导作用,这就是黎塞留胜者秩序的伟大之处。 “陛下,臣永别了。逢臣告退之际,聊以自慰者,唯有身后王国的无上荣光和威严,陛下的敌人无不被打倒或以横遭羞辱。战争结束之日,彼等将永屈王国之下。” ...转自多维新闻网http://www.dwnews.com...1505878377674... 这种胜利极为罕见,但并非从不存在。事实上,黎塞留(马萨林)、梅特涅、俾斯麦取得的胜利,即是这种胜利。他们不仅仅获得了战场上的胜利,还迫使对方接受和平,更建立了稳固的胜者秩序,最大程度上消减了反抗者的能量和希望。 黎塞留缔造的法国霸业秩序,其厉害之处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 通过扶持对于法国来说相对可控的海上强国荷兰,来遏制相对不可控的英国,从而为法国的海上霸业和扩张奠定基础;同时通过与实力有限的德国各个诸侯合作,分解了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的权力,彻底摧毁了中欧强权出现的可能,使得法国影响力深入中欧,造就了法国陆上霸权的地缘环境。 黎塞留奠定的胜者秩序,使得任何一个法国统帅,都可以轻易使法国在欧洲海陆获得支配地位。无论是路易十四这样的冒失鬼,还是拿破仑的这样的战争狂人,甚至路易波拿巴这种外交庸人,都可以在欧洲发挥主导作用,这就是黎塞留胜者秩序的伟大之处。 “陛下,臣永别了。逢臣告退之际,聊以自慰者,唯有身后王国的无上荣光和威严,陛下的敌人无不被打倒或以横遭羞辱。战争结束之日,彼等将永屈王国之下。” ...转自多维新闻网http://www.dwnews.com...1505878377674...  1960年1月28日,历时6年的中缅边界谈判终于达成一致,并于同年10月1日中国国庆节在北京签订《中华人民共和国和缅甸联邦政府边界条约》。 民国时期《调整省区方案草案》中的分省政区图,左下角滇西省最西部即是江心坡,图中的中印边界即是中印传统习惯线,远在麦克马洪线以南(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由于当时的中国,国内因大跃进引起经济衰退,国外与美苏交恶,苏联将中国开除出社会主义阵营,美国组织了“东南亚条约组织”围堵中国,中国与东南亚边境号称“竹幕”,与欧洲的“铁幕”相对应;与印度关系也开始紧张;又因支持东南亚各国共产党革命,使东南亚各国对中国心怀戒心,1958年缅甸与美国签订了长达十年的军事援助条约。中国所面临的国际国内环境极端恶劣,中缅边界条约实际被赋予了传达中国与邻国和平相处意愿的含义,因而对于中缅边境谈判,中国实际让步很大。 麦克马洪线东段——中缅边境段实际成为中缅边界,只不过以“传统习惯性定界”代替,约27,000平方公里土地被划归缅甸,南坎约220平方公里土地由“永久租赁”缅甸改为划归缅甸,英国侵占的片马与古浪、岗房地区约153平方公里以及缅甸掸邦被中华民国协议让予英国的班洪、班老以西约189平方公里等土地划归中国。 尽管缅甸在中缅边境谈判中占了很大的便宜,英国人的“地图开疆”变成了现实,但缅甸政府却高兴不起来。中缅边境缅方一侧,虽名义上是缅甸的领土,但实际控制这一地区的是撤入缅甸的国民党残部,缅甸政府几次出兵企图进入这一地区都战败了。如果不能进驻边界地区,条约中得到的实惠,只能是纸面上的,不得已缅甸政府硬着头皮,向中国政府提出派军入缅帮战的要求。为打开外交局面,显示睦邻的诚意,中共爽快地答应了缅甸的请求。 缅北孤军 1949年12月9日,国民政府云南省主席卢汉,设计扣押了时任西南军政长官张群、第26军军长余程万、第6编练司令部司令兼第8军军长李弥等国民党军政要员,宣布云南起义。后出于争取城外驻军的考虑,卢汉先后释放了余程万、李弥并发放了两军的军饷。李弥回到第8军后,即挥军围攻昆明,然而此时解放军二野陈赓兵团三个军已紧急入滇,第8军、26军残部退往中缅边境地区的蒙自一带。1950年初,在解放军滇黔桂边纵、陈赓兵团打击下,两军大部被歼灭。3月9日,第8军237师709团残部800余人在团长李国辉带领下,越过边境进入缅甸,成为最后一只被赶出国境的国民党部队。此前,1950年1月14日,已升任云南省主席、第8兵团司令的李弥奉召前往台湾。 李国辉部进入缅甸后,在缅甸靠近泰国边境的城市大其力下辖的一个村庄小孟棒,与副团长谭忠率领的26军93师278团残部600余人相遇,两人遂萌发了以金三角为基地,发展势力的想法。在他们看来,此地地处缅甸、老挝、泰国三国交界,山高林密,人烟稀少,可进可退,特别适合游击战,而且三国政府军在他们眼里根本不堪一击。于是,两人将队伍取名“复兴军”,并以军法约束部队,与当地少数民族搞好关系,很快发展到3,000多人。此后,缅甸政府曾多次派军围剿,都失败了。 消息传到台湾,蒋介石很是惊喜,在大陆上竟然还有国军在坚持“复兴”,立刻召来李弥面授机宜,派往缅甸领导老部队。李弥的到来,复兴军发展更快,还在司令部驻地修建了机场,直接接受台湾的补给。到1953年1月,复兴军已发展到18,500余人,活动面积20万平方公里。虽然复兴军几次意图反攻云南都失败了,但是对付解放军不成的复兴军,对付起缅甸政府军来每战必胜,李弥甚至一度有当“缅甸王”的想法。 金三角的国民党残部(图源:VCG) 缅甸很无奈,最终只能去联合国哭诉,东南亚各国也乘势联合提出抗议,美国及台湾国民党政府虽贵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也不得不顾及脸面,同意从缅甸撤军。1953年11月至1954年3月,绝大部分复兴军乘美国民航飞机撤往台湾。两年后,蒋介石再次想起仍然留在缅甸的复兴军残余,派遣曾任其卫队副队长的第8军原副军长柳元麟前往缅甸收拾残部,组建“云南人民反共志愿军”,几年之间又发展到3,000多人,缅甸政府仍然无法应付,这才有了请求中国出兵的故事。 慷慨的帮助 中共答应缅甸政府出兵请求后,为防消息泄露失去战机,即以谈论边境堪界为由派代表团前往缅甸首都仰光商讨堪界及作战事宜。 1960年6月27日至7月5日,中方首席代表前驻缅甸大使姚仲明,首席顾问、云南省军区副司令开国少将丁荣昌,总参作战部边防处长开国大校成学俞,同缅甸首席代表国防军副总参谋长昂季,首席顾问、缅北军区司令山友,举行了多次会谈,商议堪界、作战细节。11月,两国又在云南昆明会谈,签署堪界警卫协议,赋予解放军越境作战的权利。根据协议,解放军可以进入缅甸境内20公里,清剿国民党残军,时间初步定在1960年11月22日左右。 为了不给别国攻击中国的口实,也为了不引起东南亚各国的不安与惊恐,中央军委、总参作战部将边境20公里作为一条红线标在地图上,发给各作战部队。毛泽东直言,谁越过红线就杀谁的头。 根据国民党残部驻扎分散、长于丛林游击战的特点,昆明军区确定了16个作战目标,计划派出3个战斗群22支突击队远程奔袭,并且强调一定要打歼灭战、斩首战,绝不打击溃战。鉴于缅甸国防军力量薄弱,无法有效堵截国民党残部,中共多次提醒缅方加强军力。 11月21日晚21时30分,中国22支突击队迅速向指定目标奔袭,次日清晨战斗先后打响。16个目标仅两个扑空,国民党残军两个师长被击毙。然而,当吃过解放军苦头的国民党残军发现对手是解放军后,一触即溃,向缅甸纵深逃窜,越过了20公里红线,原本应与中方同时打响的缅军也毫无动静。坐镇昆明的昆明军区司令员开国中将秦基伟不得不一面命令部队停止追击,一面向中央军委请示,要求向缅方沟通越线追击。 1961年1月初,缅甸国防军调集一万余人,拉开了清剿国民党残军的“湄公河战役”,准备痛打“落水狗”。残军将中共当年对付自己那一套原样照搬,大踏步后撤,不计较一城一地得失,诱敌深入,集中兵力歼灭有生力量。最初缅军是捷报频传,此时周恩来、陈毅、罗瑞卿正率团参加缅甸独立13周年庆典。 1月9日,周恩来、罗瑞卿等离开缅甸后,剧情反转,缅军被围困在王南昆至芒林一线狭长地带,孤立无援。不得已,缅甸政府通过仍在缅甸访问的陈毅,再次向中国请求援助,要求中国边防军越过20公里线追剿国民党残军。19日,周恩来代表中央军委表示同意。21日,缅甸国防军代表又直接飞到中国边防军前线指挥部,要求越过20公里线攻击国民党残部。 时任解放军总参谋长罗瑞卿认为,要帮忙得趁早,等缅甸吃了大亏遭到国民党残部重创,就会对我们有意见;既然缅甸都不怕国际影响,我们怕什么影响不好,应该立即出兵。经中央军委批准后,昆明军区立即派遣8个营、2个便衣队前往。不过,中央军委仍然给部队做了许多限制,不能到老挝边境作战,枪炮弹不能过湄公河,河中的汽艇不能打,靠岸的确定是国民党残军的可以打。 25日,中国边防军作战开始。由于战场深入缅甸境内过远,丛林密布交通不便,国民党也吸取了第一次被突袭的经验,并且熟悉地形,制定了一旦作战不力即逃入老挝的计划,中国边防军虽顺利地为缅军解了围,也歼灭了部分残军,使缅军占据这一地区,但仍未达到全歼的目的。 最终,缅甸以国民党残部来不及撤走、销毁的美援武器为证据,再次前往联合国“控诉”台湾国民党政府干涉内政,美国也对国民党政府违反规定使用美援武器大为光火。次年,在国际压力下,包括柳元麟在内的约1万余“云南人民反共志愿军”被撤回了台湾。但仍有少数残军选择了留下,沦为雇佣军,以帮助泰国政府清剿泰共为代价,获得了当地居留权,这就美斯乐、唐窝等泰国北部“中国村”的由来。 国民党残部大部分撤离缅北后,缅甸政府实际上任然没能完全控制缅北,少数民族武装、缅共填补了国民党残部撤离后的权力真空,间接造成了后来缅北、金三角的毒品泛滥,以及今天缅北复杂的局势。 …转自多维新闻网http://www.dwnews.com…1505878906200…

  1960年1月28日,历时6年的中缅边界谈判终于达成一致,并于同年10月1日中国国庆节在北京签订《中华人民共和国和缅甸联邦政府边界条约》。

  

     民国时期《调整省区方案草案》中的分省政区图,左下角滇西省最西部即是江心坡,图中的中印边界即是中印传统习惯线,远在麦克马洪线以南

       由于当时的中国,国内因大跃进引起经济衰退,国外与美苏交恶,苏联将中国开除出社会主义阵营,美国组织了“东南亚条约组织”围堵中国,中国与东南亚边境号称“竹幕”,与欧洲的“铁幕”相对应;与印度关系也开始紧张;又因支持东南亚各国共产党革命,使东南亚各国对中国心怀戒心,1958年缅甸与美国签订了长达十年的军事援助条约。中国所面临的国际国内环境极端恶劣,中缅边界条约实际被赋予了传达中国与邻国和平相处意愿的含义,因而对于中缅边境谈判,中国实际让步很大。

       麦克马洪线东段——中缅边境段实际成为中缅边界,只不过以“传统习惯性定界”代替,约27,000平方公里土地被划归缅甸,南坎约220平方公里土地由“永久租赁”缅甸改为划归缅甸,英国侵占的片马与古浪、岗房地区约153平方公里以及缅甸掸邦被中华民国协议让予英国的班洪、班老以西约189平方公里等土地划归中国。

       尽管缅甸在中缅边境谈判中占了很大的便宜,英国人的“地图开疆”变成了现实,但缅甸政府却高兴不起来。中缅边境缅方一侧,虽名义上是缅甸的领土,但实际控制这一地区的是撤入缅甸的国民党残部,缅甸政府几次出兵企图进入这一地区都战败了。如果不能进驻边界地区,条约中得到的实惠,只能是纸面上的,不得已缅甸政府硬着头皮,向中国政府提出派军入缅帮战的要求。为打开外交局面,显示睦邻的诚意,中共爽快地答应了缅甸的请求。

      缅北孤军

     1949年12月9日,国民政府云南省主席卢汉,设计扣押了时任西南军政长官张群、第26军军长余程万、第6编练司令部司令兼第8军军长李弥等国民党军政要员,宣布云南起义。后出于争取城外驻军的考虑,卢汉先后释放了余程万、李弥并发放了两军的军饷。李弥回到第8军后,即挥军围攻昆明,然而此时解放军二野陈赓兵团三个军已紧急入滇,第8军、26军残部退往中缅边境地区的蒙自一带。1950年初,在解放军滇黔桂边纵、陈赓兵团打击下,两军大部被歼灭。3月9日,第8军237师709团残部800余人在团长李国辉带领下,越过边境进入缅甸,成为最后一只被赶出国境的国民党部队。此前,1950年1月14日,已升任云南省主席、第8兵团司令的李弥奉召前往台湾。

        李国辉部进入缅甸后,在缅甸靠近泰国边境的城市大其力下辖的一个村庄小孟棒,与副团长谭忠率领的26军93师278团残部600余人相遇,两人遂萌发了以金三角为基地,发展势力的想法。在他们看来,此地地处缅甸、老挝、泰国三国交界,山高林密,人烟稀少,可进可退,特别适合游击战,而且三国政府军在他们眼里根本不堪一击。于是,两人将队伍取名“复兴军”,并以军法约束部队,与当地少数民族搞好关系,很快发展到3,000多人。此后,缅甸政府曾多次派军围剿,都失败了。

        消息传到台湾,蒋介石很是惊喜,在大陆上竟然还有国军在坚持“复兴”,立刻召来李弥面授机宜,派往缅甸领导老部队。李弥的到来,复兴军发展更快,还在司令部驻地修建了机场,直接接受台湾的补给。到1953年1月,复兴军已发展到18,500余人,活动面积20万平方公里。虽然复兴军几次意图反攻云南都失败了,但是对付解放军不成的复兴军,对付起缅甸政府军来每战必胜,李弥甚至一度有当“缅甸王”的想法。

         

金三角的国民党残部(图源:VCG)

         缅甸很无奈,最终只能去联合国哭诉,东南亚各国也乘势联合提出抗议,美国及台湾国民党政府虽贵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也不得不顾及脸面,同意从缅甸撤军。1953年11月至1954年3月,绝大部分复兴军乘美国民航飞机撤往台湾。两年后,蒋介石再次想起仍然留在缅甸的复兴军残余,派遣曾任其卫队副队长的第8军原副军长柳元麟前往缅甸收拾残部,组建“云南人民反共志愿军”,几年之间又发展到3,000多人,缅甸政府仍然无法应付,这才有了请求中国出兵的故事。

        慷慨的帮助 中共答应缅甸政府出兵请求后,为防消息泄露失去战机,即以谈论边境堪界为由派代表团前往缅甸首都仰光商讨堪界及作战事宜。

1960年6月27日至7月5日,中方首席代表前驻缅甸大使姚仲明,首席顾问、云南省军区副司令开国少将丁荣昌,总参作战部边防处长开国大校成学俞,同缅甸首席代表国防军副总参谋长昂季,首席顾问、缅北军区司令山友,举行了多次会谈,商议堪界、作战细节。11月,两国又在云南昆明会谈,签署堪界警卫协议,赋予解放军越境作战的权利。根据协议,解放军可以进入缅甸境内20公里,清剿国民党残军,时间初步定在1960年11月22日左右。

        为了不给别国攻击中国的口实,也为了不引起东南亚各国的不安与惊恐,中央军委、总参作战部将边境20公里作为一条红线标在地图上,发给各作战部队。毛泽东直言,谁越过红线就杀谁的头。

        根据国民党残部驻扎分散、长于丛林游击战的特点,昆明军区确定了16个作战目标,计划派出3个战斗群22支突击队远程奔袭,并且强调一定要打歼灭战、斩首战,绝不打击溃战。鉴于缅甸国防军力量薄弱,无法有效堵截国民党残部,中共多次提醒缅方加强军力。

        11月21日晚21时30分,中国22支突击队迅速向指定目标奔袭,次日清晨战斗先后打响。16个目标仅两个扑空,国民党残军两个师长被击毙。然而,当吃过解放军苦头的国民党残军发现对手是解放军后,一触即溃,向缅甸纵深逃窜,越过了20公里红线,原本应与中方同时打响的缅军也毫无动静。坐镇昆明的昆明军区司令员开国中将秦基伟不得不一面命令部队停止追击,一面向中央军委请示,要求向缅方沟通越线追击。

        1961年1月初,缅甸国防军调集一万余人,拉开了清剿国民党残军的“湄公河战役”,准备痛打“落水狗”。残军将中共当年对付自己那一套原样照搬,大踏步后撤,不计较一城一地得失,诱敌深入,集中兵力歼灭有生力量。最初缅军是捷报频传,此时周恩来、陈毅、罗瑞卿正率团参加缅甸独立13周年庆典。

        1月9日,周恩来、罗瑞卿等离开缅甸后,剧情反转,缅军被围困在王南昆至芒林一线狭长地带,孤立无援。不得已,缅甸政府通过仍在缅甸访问的陈毅,再次向中国请求援助,要求中国边防军越过20公里线追剿国民党残军。19日,周恩来代表中央军委表示同意。21日,缅甸国防军代表又直接飞到中国边防军前线指挥部,要求越过20公里线攻击国民党残部。

        时任解放军总参谋长罗瑞卿认为,要帮忙得趁早,等缅甸吃了大亏遭到国民党残部重创,就会对我们有意见;既然缅甸都不怕国际影响,我们怕什么影响不好,应该立即出兵。经中央军委批准后,昆明军区立即派遣8个营、2个便衣队前往。不过,中央军委仍然给部队做了许多限制,不能到老挝边境作战,枪炮弹不能过湄公河,河中的汽艇不能打,靠岸的确定是国民党残军的可以打。

        25日,中国边防军作战开始。由于战场深入缅甸境内过远,丛林密布交通不便,国民党也吸取了第一次被突袭的经验,并且熟悉地形,制定了一旦作战不力即逃入老挝的计划,中国边防军虽顺利地为缅军解了围,也歼灭了部分残军,使缅军占据这一地区,但仍未达到全歼的目的。

        最终,缅甸以国民党残部来不及撤走、销毁的美援武器为证据,再次前往联合国“控诉”台湾国民党政府干涉内政,美国也对国民党政府违反规定使用美援武器大为光火。次年,在国际压力下,包括柳元麟在内的约1万余“云南人民反共志愿军”被撤回了台湾。但仍有少数残军选择了留下,沦为雇佣军,以帮助泰国政府清剿泰共为代价,获得了当地居留权,这就美斯乐、唐窝等泰国北部“中国村”的由来。

        国民党残部大部分撤离缅北后,缅甸政府实际上任然没能完全控制缅北,少数民族武装、缅共填补了国民党残部撤离后的权力真空,间接造成了后来缅北、金三角的毒品泛滥,以及今天缅北复杂的局势。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