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戈网 新闻 > 首页 > 军事天地 > 军事评论 > 正文 >

中国如何反制美军航母访越南 已在空中水下有所行动

2018-03-13 06:03:15 点击: 来源: 止戈网 反馈
导读:一支美国航母群正在南海航向,它们的目的地是越南岘港。这支由“卡尔·文森”号航母率领的舰艇编队,于3月5日到9日期间访问越南岘港。在这之前,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于今年1月对越南进行了基调乐观的访问。而“卡尔·文森”号航母的到来,将是抵达越南港口

  一支美国航母群正在南海航向,它们的目的地是越南岘港。

  这支由“卡尔·文森”号航母率领的舰艇编队,于3月5日到9日期间访问越南岘港。在这之前,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于今年1月对越南进行了基调乐观的访问。而“卡尔·文森”号航母的到来,将是抵达越南港口的最大和战斗力最强的美国军舰。

  其实,“卡尔·文森”号航母群最近一个月以来,一直在南海上转悠,美国人显然想在这里对南海周边的东南亚国家释放一些信号,也对中国释放一些信号。这些信号归结成一句话,可能就是“美国会坚守在南海,不离开!”

  而越南,似乎也在扮演着一个新的角色。

  继续扎根南海?

  由 “卡尔·文森” 号航空母舰和“迈克尔·默菲” 号导弹驱逐舰为主力的打击群在2月中旬访问了菲律宾马尼拉后,一直在南海航行。美国海军的一份声明说,这支舰队的几千名官兵中的一些人在马尼拉提供了人道援助。

  美国海军的这份声明说,这支航母舰队此行的目的是为了“推动海上自由并加强地区安全”,并与本地区盟国合作。但美国一些学者认为,中国可能并不这么认为,北京会以间接的方式应对美国海军航母作战群。

  由于文莱、马来西亚、菲律宾、越南等也都对南海部分区域提出了主权要求,由于这些声索方在军事上都弱于中国,所以,美国,这个对这处海域没有主权声索的军事霸主,经常在这里巡航,名义是“确保商业航行的畅通无阻”。

  虽然,现在东南亚国家公开支持美国这种做法的人越来越少,但是有些人出于政治上的需要,也会配合美国。例如,菲律宾议员加里·亚历哈诺说:“我认为,一定要向世界显示,南中国海是国际海域,不是中国的内湖,而只有美国能够挑战中国或者在南中国海提供力量的平衡。”

  美国成了这些人眼里的“救星”,而这些人的“呼喊”,也成了美国人对外宣扬自己必须留在亚太,留在南海的“理由”。

  于是,从今年年初开始,“卡尔·文森” 号航空母舰就在西太平洋活动,在南海巡航的场面更是比以往常见。今年2月14日,美军邀请了国际和地方媒体登上正在南海巡航的“卡尔·文森”号航空母舰进行参观采访。目的很明显,就是告诉当地媒体和东南亚国家,“美国在南海不会躲闪”。

  “卡尔·文森”号航母打击群指挥官、海军少将约翰·富勒当时表示,美国希望大家都知道美军在这里行动,而且扮演着重要角色。他说:“我们在南中国海活动,而且我们直言不讳地这样说。我们没有躲躲闪闪,我们将靠港访问。”

  在访问菲律宾时,菲律宾政府和军方一些官员当天也应邀登上“卡尔·文森” 号航母参观。于是,富勒说,“太平洋地区这些国家希望美国在这里巡航”。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办公室一位高级官员在“卡尔·文森”号航母上被问到马尼拉当局是否欢迎美军在有争议海域巡航,这位官员回答说,“美国一直是菲律宾的老大哥,是菲律宾的军事同盟。”

  后来,这也被美国媒体理解为,菲律宾政府希望美国海军继续留在南海。

  于是,我们可想而知,在“卡尔·文森”号航母抵达岘港后,肯定会有一波越南媒体和美国西方媒体做些文章,比如“越南支持美国海军在南中国海的行动”,“越南希望美国在亚太继续发挥制衡中国的作用”……

  美国智库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高级研究员吉原恒淑说,“未来几年,甚至几十年,中国在南中国海的‘永恒’存在,已经是美国及其盟友不得不面对的‘新常态’,南中国海将会‘更拥挤’,亚洲的海事局面也将更具竞争性,更具对抗性”。

  美国人声称,中国在南海的军事力量不断扩大,将对美国及其盟友在亚洲的利益产生影响,同时,美国及其盟友在亚洲行动的风险在增加。相比之下,美军军力却有“相对衰退”之忧。

  罗伯特·托马斯

  美国前第七舰队司令、退役海军中将罗伯特·托马斯在一个研讨会上说,2009年以来,美国在南海的力量就“相对衰落”了。“如果你把数字以及向某个特别地点投入资源的意愿考虑在内,这是相对‘衰落’。我们‘潜在的敌人’在这个特殊的地方累积了巨大的力量,而且他们的距离短。对我们来说,无论是从后勤还是其他角度,我们都是劳顿之师。”

  前美国海军作战部长,退役海军上将盖瑞·拉夫黑德说,美国在南海的自由航行活动并没有体现美国的威慑力,只是一种声明,展示了美国对亚太地区的承诺,“美国在南海和东海仅仅部署一个第七舰队不符合时代需求”。

  不过,根据五角大楼最新的消息说,美国今年将有更多舰艇执行在南海的“航行自由行动”,而且美军已派遣更多的海军陆战远征队前往亚太地区,以“抵御中国的影响力”。

  所以,“卡尔·文森” 号航空母舰在停靠菲律宾之后,又停靠岘港,发出的信号已经很明显。

  “印太战略”的支点

  近年来,美国不断提升与越南的关系,美国时任总统奥巴马还曾亲自访问越南,这是自越南战争后,美越关系的一个“高潮”。由于越南和美国之间在上世纪70年代爆发过战争,而且几十年时间里,两国一直是“死敌”,过去越南一直很难得到美国的支持。

  显然,特朗普上台担任美国总统后,新一届美国政府依旧很重视与越南这个东南亚重要国家的关系。1975年越南战争结束后,美越军事关系发展又将走出重要一步。“卡尔·文森”号访问岘港,被认为是特朗普政府升级美越关系的重要标志。

  据报道,“卡尔·文森”此次访越将有导弹驱逐舰随行。虽然并非所有抵达岘港的美舰队官兵都将被允许上岸,但这将是有史以来停靠在越南港口的最大型美国军舰,标志着越南与美国之间军事接触方式的变化。

  范光荣

  3月2日,在美国“卡尔·文森”号航母即将来到岘港之前,越南驻美国大使范光荣高度评价了美国与东盟的合作关系,显然是在为这次航母访问预热。

  在美国首都华盛顿, 美国—亚洲研究院(USAI)3月2日举行的戊戌年春节招待会上,越南驻美国大使范光荣对美国与包括东盟国家在内的地区各国在各个领域的合作关系不断发展, 有利于地区和平、安全、合作与发展等给予高度评价。

  与此同时,越南国家主席陈大光于3月2日至4日对印度进行国事访问,这是自2011年时任越南国家主席张晋创访印后,7年来首位访问印度的越南国家主席。

  在访问前夕,陈大光接受了印度托拉斯新闻通讯社(PTI)的采访。陈大光说,印度与越南在南亚和东南亚地区均有着战略位置,这是两国在多个领域加强合作的重要基础。此外,凭借海洋经济发展的优势,陈大光认为,两国应在制定航海战略方面加强信息互换和分享经验。

  陈大光在接受印度《经济时报》采访时,被问到如何评价印度的“东进战略”。陈大光说,越南欢迎印度在落实“向东行动”政策以及加强对东盟的互联与合作中的努力和强有力承诺。作为2015—2018年东盟与印度关系协调国,越南积极同印度开展合作,推进印度与东盟各国之间的合作关系。

  一边是美国航母访越,越美关系再次“升级”;一边是越南与印度的关系变得热络,越南主席7年来首次访问印度。这背后,可以看出在美印力推的“印太战略”下,越南正在成为一个积极的配合者,而美印似乎想把越南塑造成“印太战略”下,在西太平洋的支点。

  在“印太战略”下,2017年 11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先后与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日本首相安倍和印度总理莫迪会面后,美日澳印四国联盟有了复苏的迹象。此后,今年1月18日,四国海军高官就海洋秩序问题联合向中国施压,更被认为是“四国联盟”形成的具象。

  五角大楼今年1月公布的“新国防战略”称,中国正持续发展军事现代化,近期目标是寻求获得印度洋和太平洋地区的霸权。

  而在美印看来,关于海上主权纠纷,越南是东南亚国家中军事实力最强大的,也是最高调说“不”的声索方,过去由于美越敌对,越南一直很难得到美国的支持。但是,这种局面在发生改变,越南越来越多地公开支持美国海军在南海的存在,以推动“地区和平与稳定”。

  “卡尔·文森”号抵达岘港

  这次“卡尔·文森”号访越时将停靠岘港市仙沙港,而比较早些时候“卡尔·文森”号航母曾经访问菲律宾时,其停靠的地点安排与这次有一些不同。当时“卡尔·文森”号停靠在港口外大约10公里处,所以越南似乎对美国航母表现出更开放、更欢迎的姿态。

  此外,基于2011年签署的“推动双边防务合作谅解备忘录”、2015年签署的“防务关系共同愿景声明”,以及“2018-2020年阶段行动计划”等协议,美越两国同意加强两国防务合作。

  所以,从大的层面来看,越美两国在五个合作领域取得了一些进展,越南对此感到满意。换句话说,美越双方在“确保航行自由”,以及船舶和军用飞机的航行和飞越自由等战略利益方面达成共识。

  中国的“南海节奏”

  一些美国分析人士认为,美国航母到访越南岘港,可能会让中国加快南海岛礁建设的速度,并且可能会部署一些军事力量,比如战斗机。

  今年2月7日,中国空军在官方微博上公开宣布,解放军引进的最新型苏-35战斗机首飞南海的消息,而且还配了相关视频。根据官方的说法,本次飞行属“联合战斗巡逻”,目的在于强化“远程作战能力”。

  而在美国看来,中国高调宣布苏-35战斗机首次巡飞南海,意在回应美国军舰不久前在南海水域的“自由航行”行动。

  可以看出,对于美国人逐渐增加在南海的军事航行活动,中国也在主动“出牌”,而且是按照自己的节奏。

  除了天空,解放军在水下也有行动。

  香港《南华早报》1月22日的消息说,中国在美国位于西太平洋最大的军事基地关岛附近水域具有战略意义的两处深海海床上安装了高分辨率的监听设备。一些专家认为,那些传感器可以监听追踪在从关岛到南海活动的潜艇,截听潜艇在水下彼此之间以及与指挥基地的联络信号。

  事实上,从2009年起,中国海军就开始试图突破“第一岛链” 。“第一岛链”是指西太平洋上,从日本本土、琉球群岛、台湾、菲律宾一溜下来的众多岛屿形成的岛链。中国认为,这是美国及其盟友封锁中国的岛链,中国也把突破“第一岛链”当成自己取得西太平洋航海权的第一步。

  2015年,中国空军也加入前出“第一岛链”的活动。根据中国官方媒体的报道,到2017年,中国空军前出第一岛链目前已经“常态化”,一个月几次出行,且正在向第二岛链进发。

  而从2013年以来,中国在南海岛礁开始“扎硬寨”。中国扩建部分南沙岛礁,修筑飞机跑道和可以容纳喷气战斗机和雷达系统的设施。在西沙的部分岛礁,中国也有着同样的行动,而且如今已成规模化。

  这让美国有点坐不住了,本来就不是这个区域的国家,如今又面临失去南海的抓手。“扎根南海”的根,正在一点一点被斩断。

  因此,有美国分析人士指出,特朗普总统上任第一年,主要精力都放在朝鲜核问题和与中国的贸易问题上。而南海的议题,有可能得到特朗普政府任期第二年的更多关注。

  在美国五角大楼公布的《国防战略报告》中,美国把中国军队现代化以及中国在南海的扩张看作对美国的“主要威胁”。“中国在南海的终极企图是随着军力的增加,取得对南海地区的最大控制权”。

  吉原恒淑认为,现在的中国俨然已经成为亚洲的“海上强国”。这是10多年前不敢想象的,甚至被人严重怀疑的事情,现在却已经成为亚洲的 “新战略现实”。

  但是,挑起新一阶段南海矛盾和冲突的是谁?是美国!

  事实上,中国正在加快平复南海“动荡”的努力,解决南海问题是一个长期过程。去年11月,中国和东盟就启动“南中国海行为准则”框架达成共识。

  中国与东盟国家于3月1日至2日在越南芽庄举行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第23次联合工作组会议。

  东盟轮值主席国新加坡的国防部长黄永宏2月7日也表示,东南亚国家联盟希望加快与中国之间的“南海行为准则”的谈判。而且,他承认,在一年内达成协定是不现实的。

  所以,在“南海行为准则”真正达成之前,美国仍将制造机会维持自己在南海的存在,而中国也将按照自己的节奏,实现南海的和平稳定。(作者署名:石江月)

  本栏目所有文章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凡本网注明版权所有的作品,版权均属于新浪网,凡署名作者的,版权则属原作者或出版人所有,未经本网或作者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