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戈网 新闻 > 首页 > 历史长河 > 历史瞬间 > 正文 >

神秘的阿富汗瓦罕走廊(一)

2018-02-13 15:57:39 点击: 来源: 止戈网 反馈
导读:最近几天,美军空袭阿富汗—塔吉克斯坦——中国边境地区的东伊运训练营地,神秘的瓦罕走廊又一次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中国的网络上关于瓦罕走廊似是而非的传言一直存在,笔者就此谈几点:

 作者:瀚海狼山

最近几天,美军空袭阿富汗—塔吉克斯坦——中国边境地区的东伊运训练营地,神秘的瓦罕走廊又一次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中国的网络上关于瓦罕走廊似是而非的传言一直存在,笔者就此谈几点:

瓦罕走廊(英语:WakhanCorridor)又称阿富汗走廊、瓦罕帕米尔,是阿富汗巴达赫尚省至中国新疆,呈东西向的狭长地带,位于帕米尔高原南端和兴都库什山脉北段之间的一个山谷。

历史上曾一度大部分为中国领土,是古丝绸之路的一部分,也是中华文明与中亚和印度文明交流的重要通道。

瓦罕走廊北依帕米尔高原南缘与塔吉克斯坦相邻,南傍兴都库什山脉东段与巴基斯坦及巴控克什米尔相接,西起阿姆河上游的喷赤河及其支流帕米尔河,东接中国新疆自治区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

瓦罕走廊长约400公里,东西走向,其中在中国境内长约100公里,南北宽约3至5公里,最窄处不足1公里;其余300公里在阿富汗境内,最宽处约75公里。中阿两国在狭长的瓦罕走廊东端相毗邻,边界线只有92.45公里。

瓦罕河由西向东流160公里后,注入帕米尔河。

瓦罕走廊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其东、南两面地势较高,西、北部地势较低。瓦罕走廊属于高寒山区,每年除678三个月外,均为大雪封山期。中阿接壤的边境地区基本上是人迹罕至的荒漠高原,地势复杂,气候恶劣,不适宜人类生存。

公元399年,东晋僧人法显从长安沿古丝绸之路西行求佛,归来后著有《佛国记》。法显在书中描述经过葱岭的路程是“上无飞鸟,下无走兽,四顾茫茫,莫测所之,唯视日以准东西,人骨以标行路”。

公元627年,唐朝高僧玄奘启程赴天竺(古印度)那烂陀寺,途中经过瓦罕走廊,并于公元645年返回长安,将其所见所闻写成《大唐西域记》。

公元747年,唐朝大将高仙芝率轻骑通过瓦罕走廊灭小勃律国,重新打通丝绸之路,但随后这一带又被兴起于西南亚地区的大食国和兴起于青藏高原地区的吐蕃向葱岭(帕米尔和喀喇昆仑诸山)发展势力后占领,唐朝的疆域退出这一带。

19世纪末,由于俄罗斯帝国的侵略扩张,中俄两国曾在包括瓦罕走廊在内的整个帕米尔高原发生争端。同时,俄、英两大帝国由于在中亚内陆地区争夺势力范围,也不断在阿富汗地区发生冲突。

为避免进一步的冲突,18953���11日,英俄签订了《关于帕米尔地区势力范围的协议》,划定两国在帕米尔的势力分界线,将兴都库什山北麓与帕米尔南缘之间的狭长地带划作两国间的“隔离带”,这条“隔离缓冲地带”就是瓦罕走廊。

 

1963年11月22日,时任中国外交部长陈毅和阿富汗内务大臣阿布杜·卡尤姆在北京签订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和阿富汗王国边界条约》,对包括瓦罕走廊在内的边界进行了划分。依照该协议,两国边界线南起海拔5630米的雪峰,北至海拔5698米的克克拉去考勒雪峰。是全世界海拔最高的陆地边境之一。

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塔利班控制着阿富汗90%以上的国土,但瓦罕走廊一直由北方联盟控制,远离阿富汗战火,因此不存在阿富汗战争难民越境到中国的问题。

目前,网络上关于瓦罕走廊的传言很多,但大部分都是似是而非,笔者在此一一做出澄清:

1,不靠谱的传言之一:瓦罕走廊是中国通往阿富汗和中亚、南亚的交通捷径?

首先,不要被瓦罕走廊中的“走廊”二字误导,目前的瓦罕走廊,在并不具备“交通捷径”的地理走廊功能。

中国在地理和交通上其他的著名“走廊”,比如河西走廊,辽西走廊等,都是真正意义上沟通不同地理大板块的交通和文化走廊;河西走廊沟通内地和新疆,沿途有兰新铁路和公路;辽西走廊沟通华北和东北,沿途有京哈铁路和京沈高速,这些地方,都是地理交通咽喉,中间是适合交通和补给的狭长平原,而两侧是难以通行的高山、沙漠或海洋。

但是,瓦罕走廊的地理、气候条件比较特殊,除了“狭长”和“两侧是高山,部分地区中间有河谷”这些符合“走廊定义”的地理特征,但瓦罕走廊中间并没有平原,只有极其人迹罕至的,海拔平均在4000米以上的干谷或者陡峭深邃的喷赤河及其支流的峡谷,可以说大部分瓦罕走廊,特别是目前属于阿富汗领土的300多公里的长条部分,既没有公路,更没有铁路,全是陡峭而又狭窄的高山和峡谷,根本无法进行现代交通。

 

在中国境内不到100公里的部分,直到2009年,才新修了一条国防公路,但距离中阿边境线仍然有10公里,在此之前,只有骡马能勉强通行的羊肠小道。瓦罕走廊中国境内的部分,相对还算比较宽阔平坦,而阿富汗所属的部分,比中国境内要险峻难行的多!甚至说连骡马通过的羊肠小道都不好找;而且一到冬季就大雪封山,一年可骡马通行的时间只有夏季3个月左右。而夏季往往有冰雪融化和山地暴雨引发的滚滚山洪,总的来看,这个所谓的“走廊”,是地球上最难通行的“走廊”,连“之一”都没有。

目前的瓦罕走廊,特别是阿富汗境内的部分,和当年的法显、玄奘路过此地时的环境,几乎没有任何变化,仍然是“纯原生态”,“上无飞鸟,下无走兽,四顾茫茫”需要“唯视日以准东西,人骨以标行路”。

瓦罕走廊“千古���变的原生态”,还表现的地名上,1300多年前,唐玄奘历经千难万险穿越瓦罕走廊无人区后,到达阿富汗境内的第一个大的居民点,《大唐西域记》中叫“昆都士”,再往西叫“马扎里沙里夫”,到今天,这两个地名还是如此,在关于阿富汗战争的新闻报道中被反复提到。

可以说从古至今,除了不畏艰险的探险家和虔诚的宗教求法者,没人会把瓦罕走廊当真正的交通走廊,古代还没有绕道哈萨克斯坦到中亚的铁路和公路,也没有飞机,求法者们冒险经过瓦罕走廊到印度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而当代就更没有必要非经过瓦罕走廊到印度了,因此今天的瓦罕走廊,甚至比唐代更加人迹罕至了。

瓦罕走廊虽然在清代一度大部分在中国版图内,但近代的瓦罕走廊这个地理长条的出现,还是大英帝国和沙俄帝国两家争夺中亚霸权,数百年难分高下后相互妥协,人为的搞出的一个“隔离带”,新中国在1963年与阿富汗政府的边界条约,只不过承认了既成事实。

既然是“隔离带”,那么必然是“老鹰不愿去,兔子不拉屎”的最荒凉和最险峻的地带,沙俄和英国人当年可没考虑给中国留下个向西方发展的交通走廊,侵略者哪有这样的好心?

因此阿富汗境内走廊最窄的部分,不到一公里宽,一侧是五千米以上的高山,一侧是喷赤河的深谷,中间连个能落脚的平地都没有,即使以今天中国人世界第一的工程能力,想在这样的环境下修建中阿公路或者铁路,也是非常困难的,总不能300公里全是钻隧道吧?

现在瓦罕走廊以北,中国通往塔吉克斯坦的公路早已修通,铁路也在规划中了。而通过瓦罕走廊直达阿富汗的公路和铁路,到目前连规划的影子都没有。

2,不靠谱传言二:中美上世纪80年代进行合作,黑侵略阿富汗的苏军,大批武器和物资,就是通过瓦罕走廊西运,交到了“反苏圣战者”手里,荒凉的瓦罕走廊,一度车水马龙?

这一条在网络上流传多年,遗毒深远。但大家看完第一条,就知道这第二条干脆就是某个对政治和军事地理一窍不通的家伙脑补出来的!流传甚广而无人更正,更说明国内军事网络的整体水平堪忧。实际情况是

 

(未完待续)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