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戈网 新闻 > 首页 > 军事社区 > 权威 > 正文 >

伏击“鱼鹰”:CV-22带着200多弹孔生还的战例!

2018-01-11 13:30:45 点击: 来源: 止戈网 反馈
导读: 原标题:伏击“鱼鹰”:CV-22带着200多弹孔生还的战例! 这是V-22“鱼鹰”服役后首次实战中

原标题:伏击“鱼鹰”:CV-22带着200多弹孔生还的战例!

这是V-22“鱼鹰”服役后首次实战中被“胖揍”,过程即惊心动魄又啼笑皆非,结局却让我们对其可靠性、生存性和美军官兵素质有新的认识……


一、南苏丹撤侨

2013年12月,一个新国家成立了,南苏丹,还没来得及庆祝,马上陷入内战。

美国非洲军区司令部马上成立了一个非洲之角联合任务部队CJTF-HOA,迅速排谴东非快速反应部队来加强南苏丹首都Juda的美国大使馆的防御力量。很快,开始撤离无关人员。美国国务院和五角大楼依然对一年前利比亚班加西大使馆外交人员“团灭”的教训记忆犹新。此次,美军反应迅速,准备尽早撤侨。南苏丹已经陷入血腥内战,而美国公民分布在当地的多个城市,撤侨难度很大,国务院按程序动用军事力量。

我们的故事主人公:David A. Shea,是一名CV-22“鱼鹰”飞机的空勤工程师,隶属于佛罗里达Hurlburt基地的美国空军第8特战中队。

12月18日,根据撤侨需要,第8中队的CV-22部署到了吉布提Lemonnier基地(距离著名的解放军吉布提基地也就十几公里,火炮射程范围内)。3天之后,就接到了撤离南苏丹使馆人员的任务。2架C-130和几架CV-22组队参加,其中CV-22作为备份,因为它的垂直起降特性,可以在C-130无法按计划降落时,发挥作用。机群离开Lemonnier基地,开始了他们南苏丹撤侨行动第一波。

经过1000英里长途飞行,机群进入南苏丹领空,然后发现原计划着陆的Juda机场跑道被堵塞。

队员们有点沮丧,飞了这么远,结果C-130无法着陆。不过最终,地面人员还是想办法清理出了一段跑道,两架C-130顺利着陆,搭载着120名被撤离人员离开南苏丹,顺利抵达了肯尼亚首都内罗毕。而作为备份的CV-22机群则返回了Lemonnier基地。Shea和他的战友们都觉得,撤侨任务应该完成了吧,轻轻松松混到一次任务资历,可以回家咯。

高兴地太早,一个坏消息传来,大约30名美国人被困在了Bor,这是一个联合国维和任务营地。营地里除了美国人和联合国工作人员,还有14000名当地难民为了逃避叛军的攻击,在该处避难。Bor是南苏丹最大的省Jonglei的首府,也是第一个被叛军控制的省,而这个联合国维和营地是唯一幸免的目标,被数千名叛军包围。

不像政府军控制的Juda,目前根本搞不清谁是Bor的真正控制者。美国政府官员想方设法联系到了所谓的Bor地区叛军首领,告知他美国军队的飞机将前往该联合国营地进行撤侨。Shea和他的战友们被告知:叛军首领允许美军撤侨的请求,并承诺撤侨区域是安全的,不会受到攻击。

二、“地狱敞开了大门”

2013年12月21日,一个平静的周日上午,Shea永生难忘的日子,3架CV-22从Lemonnier基地起飞,代号分别为“公鸡73”、“公鸡74”和“公鸡75”。照例,一架MC-130P“战斗之影”运输机将为他们提供空中加油服务。除了机组成员,3架CV-22上还搭载了21名海军“海豹”特战队员,“公鸡73”上有4名“海豹”,包括领队,他们的任务倒不是去作战,主要是确保着陆区的安全,维持秩序,组织协调和必要的医疗急救服务。

虽然此前一天,一架联合国直升机被当地的地面火力击落,但这个联合国营地是由印度维和部队防御,且得到了叛军首领的承诺,美国人觉得没大问题。所以没有带任何压制和配合兵力。

经过漫长的飞行,3架CV-22终于进入南苏丹领空,然后降低高度,低空飞往联合国营地。当距离营地还有几英里时,机群进一步降低高度,在联合国营地上空低空通场,好让地面的人清楚看到他们的身份。Shea解释说:因为跟叛军事先打过招呼,低空通场能让叛军提前知道美国人来了,这样不至于引起混乱或误会。

然后机群掉头,向着联合国营地内的着陆场飞机,着陆场清晰可见,没有障碍物,Shea所在的“公鸡73”开始进入着陆航线,很快接地。

飞机机轮刚一着地,“就像地狱敞开了大门!”Shea突然发现四面八方突然出现无数火网向他们扑来,“伏击的时机把握的非常完美!”

此时“公鸡73”正在把发动机吊舱转为垂直状态,无数对空武器和轻武器火力席卷“公鸡73”的机身。

“一瞬间,我们的多个系统都被打坏了”,Shea说:“他们打坏了电力系统、液压系统,更糟的是一个主燃油管路也被打断,燃料喷涌而出,由于是一个唯一主管路,我们还无法关闭隔离它。”

在评估损伤的同时,Shea试图识别目标并用尾门的12.7毫米机枪还击,突然Shea被一颗子弹命中胸部。巨大的冲击力把Shea重重打倒在机舱地板上。Shea意识到自己被打中了,他痛苦的翻个身,发现机舱的特战队员都被打倒在地,当时觉得他们都已经死了,因为他们都一动不动。

Shea迅速检查了自己的伤情。他发现虽然自己身上沾满了战友的血迹,但自己没有大碍,子弹正好打在了他防弹衣的胸部插板里。

虽然如此,也不是“没事”,就像被人当胸抡了一大锤一样,胸口疼痛不已。但怀着战友“牺牲”的义愤,他还是挣扎着爬到尾门机枪那里,通过舱门,他看到“公鸡73”和“公鸡75”正在惊恐地躲避地面火力。

而因为两侧发动机和旋翼影响,“鱼鹰”只有尾门机枪,没有侧射火力的缺陷暴露无遗!根本无法有效压制地面火力,侧面全是盲区。

“公鸡73”上的飞行领队Mittelstet在遭到射击的第一时间就在无线电力大喊:“Taking fire! Taking Fire! Go around! Go around!”,让其他两架鱼鹰赶紧爬升躲避敌人火力。

“公鸡75”的驾驶员Fingarson发现他前面的“公鸡74”马上冒出了一团烟。来不及多想,Fingarson的“公鸡75”还处于发动机吊舱水平的“飞机”状态,马上来了个左急转弯,然后右急转弯,躲避可能的地对空导弹。然后飞往一个“航线出口点”,但感觉肯定被子弹击中了。后来检查发现被打中10多发,幸亏自封闭油箱发挥了作用,也没有任何系统损坏。

Shea通过地面射击的枪口焰发现了敌人,但周围成千上万难民也在四处跑动,根本无法还击。“这些叛军很好地利用难民掩护了自己,而且他们到处都是,这简直就是一次精心策划的伏击!”

三、努力直着飞

从如此密集的火力下撤离地面的美国人,已经完全不可能,三架“鱼鹰”的损伤程度也不允许再进行第二次尝试。机群开始撤退。

当“公鸡73”开足马力离开着陆点时,机舱内喷洒的JP-8燃料的挥发味道几乎让人窒息。Shea本能的操纵开关关闭了尾舱门,结果没有意识到这个动作“耗尽了液压系统最后一点压力”,所有的辅助液压系统都完蛋了。等到尾舱门关闭,燃料的蒸汽和尾气不再排进来,Shea的头脑才稍微清醒一点。

Shea从无线电力听到,三架“鱼鹰”都受损严重,机组成员们都惊恐不已,争先恐后在频道里声嘶力竭吼叫着。

“公鸡73”的两位驾驶员Maj. Ryan P. Mittelstet和Brett J. Cassidy上校却很快冷静下来,因为他们需要空勤机械师Shea和SSgt. Christopher Nin一起配合,在大部分液压系统失灵的情况下,让飞机能“直着飞”!而其他特战队员则全部躺在地板的血泊之中。

特战队员都中弹了,但看上去还不至于马上致命。但是每个人都吓坏了,因为都是自己朝夕相处的战友啊。Shea开始帮助受伤的特战队员。整个特战安全小队的领队就躺在Shea背后,此时大家才发现他受伤很重,动脉破裂。另一名特战医护兵给他绑上了止血带,Shea则用一个战斗绷带绑他按住伤口,但是血没有止住,Shea就这样按压了一路,直到落地。

根据应急备用计划,机群将飞往乌干达Entebbe机场,因为原路返回需要翻越山脉,气象条件也不好。即便如此,前往Entebbe的航程也有400英里,更何况由于受损,“公鸡73”的发动机吊舱无法回复全平飞状态,也是困难重重。

现在,除了“公鸡75”,其他两架“鱼鹰”都有漏油现象,虽然自封闭油箱发挥了作用,但都有燃油管路被打断,造成不可抑制的泄露。而且这两架飞机的三余度液压系统都有一路受损。

四、“都怪我手欠!”

更糟的是“公鸡73”的燃料泄露“近乎疯狂”,需要空中加油,所幸那架MC-130P依然在附近空域待命。

当“公鸡73”准备伸出加油探管,从加油机那里加油时,大家才沮丧地发现,“鱼鹰”的辅助液压系统完全坏掉了,机械师Nin不得不通过人力手摇曲柄把加油探管伸出去——虽然操作手册上有介绍,但这还是第一次在任务中用到这个备用功能。

“公鸡75”受伤最轻,主动飞到一边,让其他两架“鱼鹰”先加油。

在空中加油的同时,“公鸡74”上一名特战医护兵开始通过无线电联系组织“机动血库”(这是美军的做法,即每次参与行动前,所有官兵提前登记和通告自己的血型,一旦有人受伤,其他血型合适的战友可以立即作为新鲜血浆来源,第一时间为他紧急输血,为后续救治赢得时间),他统计了三架飞机上的人员受伤情况,所需血型,以及机上其他人员携带的急救血浆血型,做好了分配方案,这样一旦飞机在机场着陆,马上可以在飞机之间传递救命的血浆,第一时间输血救人。于是Shea一手保持按压这队员的伤口,另一手拿无线电通报伤员情况,还要协助Nin保持“公鸡73”能飞。

“公鸡73”的漏油问题是如此之严重,一边飞,一边漏,以至于飞了一段以后,油量又开始告警,不得不进行了第二次空中加油。要知道凭借“鱼鹰”的转场航程可达2780英里,正常情况下从Bor飞到Entebbe这种90分钟的400英里小任务根本不需要空中加油。

更倒霉的是,上次加油完毕后,机械式Nin也是习惯性的把加油探杆摇了回来,结果第二次空中加油又要手动摇出去,摇一次需要300多转,可以想象Nin心头无数匹草泥马在奔腾……

后来Shea回忆,“公鸡73”第一轮空中加油12000磅,相当于CV-22的油箱容量,现在又空了,你就可以想象当时漏油速度之快!

五、头盔刹车片

为了在燃油白白漏掉之前多跑一会儿,驾驶员Mittelstet和Cassidy全程把马力开到最大。Shea后来回忆说:“正副驾驶全程都很冷静,想尽办法让飞机快点飞,早点到机场。”

等到“鱼鹰”进入乌干达境内时,各架飞机也基本上查清了受损情况,“公鸡73”最严重,一台发电机损坏,辅助液压系统受损,意味着起落架、加油探管、尾舱门、跳板、前轮转向、刹车以及其他系统都失效了。液压系统损坏,意味着飞行员必须用应急压缩氮气系统把起落架“吹”出来。

随着起落架被“吹”出来,着陆在Entebbe机场,由于刹车和机轮转向全无,“公鸡73”在跑道上一直在跑,停不下来!Shea手头当然也没有轮档,急中生智,Shea抓起一堆头盔,挨个塞在机轮下面,终于让“鱼鹰”停了下来。然后大家马上开始转运伤员。

他们运气好的出奇,机场上正有一架C-17“环球霸王”运输机准备起飞,上面满载了一整个美军驻内罗毕外科医疗队的医护人员。

一点都不意外,C-17上的医疗队员们听说后,无不“兴高采烈”地跑到三架“鱼鹰”这里帮忙——可算找对人了!Shea发现他们此时根本插不上手,这狗屎运!此时,“机动血库”的血浆也开始传递给最需要的伤员。然后C-17满载着医护人员和伤员全速飞往内罗毕,那里的医院已经提前做好了准备。

“如果没有提前备妥的血浆和急救措施,有些伤员恐怕就要丧命了”Shea颇为感慨地说。最终,所有伤员都获救,没有人丧命。

这时,Shea才有空查看了一下飞机伤情,三架“鱼鹰”上总共找到200多个弹孔。


六、尾声


几天后,当波音-贝尔的工程师们来维修这些“鱼鹰”时,他们一致认为“不可思议”。然后他们在Enterbbe机场花了几个月维修这些CV-22让它们能回家。现在,这些CV-22又在Hurlburt基地正常飞行了。

而当时遗留在Bor附近联合国维和营地的美国人,第二天通过联合国直升机和其他雇佣的商业直升机顺利回到了南苏丹首都Juba,和其他300名美国军人、供应商一起乘飞机离开了这个国家。

而第8特战中队的三架“鱼鹰”的机组成员荣获了国家航空协会颁发的2013年Mackay Trophy奖,被称为“空军年度最值得称赞的飞行任务”。这个历史悠久的奖曾经颁给美国一战王牌Rickenbacker、二战空袭东京的Doolittle、音速第一人Yeager等空军英雄。颁奖词说到:“在危机时刻做出正确的决定,杰出的空勤人员团队,优异的空勤人员资源管理……拯救了34名机组成员,和三架价值8900万美元的战机。”

事后“公鸡75”的飞行员Maj. Taylor Fingarson说道:“没有任何一架飞机遭遇过我们那天那种情况,这次的南苏丹任务是对CV-22生存能力和多用途性的最好检验”。Fingarson在飞CV-22之前,飞过3年的F-16战斗机,然后是3年的U-28A特战侦察机。从2010年开始,他在空军特战司令部的CV-22上飞了450小时,包括在阿富汗和中东执行战斗飞行任务。

评论:

1、此战例证明,“鱼鹰”可靠性和生存性还是可圈可点的,此前长达25年的研制周期和220亿美元的研发费用没有白花,研制期间因事故丧生的30条人命也没有白白牺牲,为“鱼鹰”的生存能力改进提高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2、 短暂的惊慌之后,美军还是训练有素的,包括立即改变计划,团队的默契的配合,想尽一切办法,一边抢修飞机,配合飞行,还要急救。

3、一些细节,包括对加油探管的“手动模式”的掌握,“机动血库”,急中生智的“头盔刹车片”

4、当然也有批评声音说,南苏丹时间,暴露出“鱼鹰”不适合在高威胁敌对火力下使用。

算是给我们一些新的认识吧……

-----------------------

微博同名:默虹美海军学习小站


欢迎朋友圈转发,请勿任何中文平台非授权转载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