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戈网 新闻 > 首页 > 社会民生 > 社会观察 > 正文 >

农家两胖男孩“吃播”成网红,其父:鼓励是想给孩子留些回忆

2018-01-13 11:38:06 点击: 来源: 止戈网 反馈
导读:“作为一名真正的吃货,必须得会‘一口闷’。今天妈妈做的小鸡腿。”老大刚说完,老二紧接着说,“一口闷!”伴随夸张的嘴吧唧声,两兄弟将伸在镜头前、卤得熟烂的鸡腿,直接往嘴里塞。为制造节目效果,老大一嘴下去

  “作为一名真正的吃货,必须得会‘一口闷’。今天妈妈做的小鸡腿。”老大刚说完,老二紧接着说,“一口闷!”

  伴随夸张的嘴吧唧声,两兄弟将伸在镜头前、卤得熟烂的鸡腿,直接往嘴里塞。为制造节目效果,老大一嘴下去,鸡腿只剩下骨头。老二塞了几次都没成功,一脸失望着急的表情,还伸出手比划嘴和鸡腿的大小,最后还是没成功。

  这条时长17秒的吃播视频,在某视频直播平台一小时播放量就达到18万次。一天之后,播放量达到了150万次。

  对拥有223万粉丝的两兄弟来说,这不算什么。最高的一条吃播视频播放450万次。如果算上其他网络平台,达数千万。

  在直播时代成就的各色网红里,未成年,或许是除了胖、吃货之外,两兄弟最独特的标签。

  从起初面对镜头紧张,说话不自然,到如今会设计台词,形成特定风格,胖哲兄弟和他们的父母,学会了讨好粉丝,以及面对网络戾气。但具体的,“不方便讲”。

  两兄弟的父亲对澎湃新闻说,收入并不多,鼓励孩子做吃播,是希望给他们留些回忆。

因为太胖,两兄弟开始减肥。

  无意间成网红

  两兄弟在某视频直播平台的账号名为胖哲兄弟。简介显示,他们祖籍河南濮阳市台前县,现住山东烟台市。

  两兄弟的父亲,在距烟台市中心约18公里的一个城中村里,开了家杂货铺。杂货铺也是他们的家。

  澎湃新闻看到,40平方米不到的房间,被隔成三小间。门打开就是正厅,两边摆着堆满五金物件的柜子。走几步,就到正厅尽头,那里摆着一张上下铺床,两兄弟就睡在这里。两兄弟直播时用的饭桌,白天也是折叠立起来,防止占位置。

  12月的烟台,海风有些刺骨,屋里很冷。虽然床边摆着一台电脑机箱般大小的火炉,但没有生火。胖哲兄弟的父亲告诉澎湃新闻,房间小,白天做生意门一般都开着,“风老往里吹,点了火炉也不起啥用。”

  两兄弟的脸冻得通红。他们都读初一,在同一个班,老大14岁,老二12岁。澎湃新闻到访,老大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低声打了招呼,老二抬头看了一眼,低头继续玩王者荣耀。

  两兄弟的父亲把火炉升起来,告诉澎湃新闻,孩子们成为网红是个意外。2016年初,两兄弟摆弄他的手机,因为好奇,在该平台上传了第一个视频。

  视频中,老大馒头就大葱,随大流喊了一句“双击双击”。

  老大既然拍了,老二也不能落下。隔了没几天,两人一人一根胡萝卜一个青辣椒,开始了他们的吃播之路。

  两兄弟直播前准备食材。澎湃新闻看到,最早的那条吃播视频,老大脸比现在胖得多,吃东西没有吧唧声,说话明显胆怯,有些脸红。

  2016年,被称为“短视频元年”,无数人挤破头颅,在视频直播平台建立自己的账号,想要在这个平台里分一杯羹。

  没想到的是,两兄弟拍的吃播视频,在网上一传十十传百火了起来。两兄弟的父亲说,他从头到尾都支持孩子们做这件事,但最终目的,是想让两兄弟做自己喜欢的事,还能留下一份美好的回忆。

  2017年初,两兄弟的粉丝已经达到100万,到12月,粉丝量突破两百万大关,而且还在不断上涨。两兄弟在该直播平台里,有700多个已经上传的视频,播放量都在150万次以上,单条视频播放量最高达到420万次。

  两兄弟的父亲透露,孩子们肯定应付不了这么多事,同在该平台做吃播的表哥,给了他们很大的帮助。“从一开始教他们怎么把视频拍好,到后来教他们买三脚架稳定手机开直播。”不过,同样是吃播,表哥的粉丝只有18万。

  不过,两兄弟的父亲,不认为两兄弟火了。“在我眼里,孩子们就是娱乐,在不耽误学习的情况下,也就是吃饭时拍拍视频。”他反复提到这句话。

  人气上去了,粉丝和喷子都跟着来了。两兄弟还小,如何处理这些问题?两兄弟的父亲只是摇头,没有说话。

  “搂起来”

  12月16日下午,星期六,不上课,两兄弟早早开始准备此前答应粉丝们的直播。他们从菜市场把原料买回来后,把桌子放好,然后在桌子上支好三脚架,调整好后开始直播。

  门外天色渐晚,白炽灯泡的灯光有些晃眼。小桌子上放满了一会儿要煮的食材和一个电磁炉。父母为避免打扰他们直播,躲到了隔壁的小房间。

  直播开始了。

  放油,点火,加水,放菜。直播时,总会遇到各种情况,两兄弟显得轻车熟路。油溅到了老二的脸上,老大一直帮弟弟擦脸,还问有没有疼。半小时后,两兄弟开始狼吞虎咽了。

  “搂起来。” 老大夹起一个丸子,在镜头前晃了晃,吹了几下便一口吞了进去。

  评论区,有网友夸两兄弟可爱,还有网友猜测两兄弟家里很富有,天天大鱼大肉。老大一直不停回答问题。老二话不多,偶尔会讲点“冷知识”,比如他们做饭的锅可以放两百个丸子。

  一个粉丝送了60多瓶“啤酒”(注:1啤酒花费10快币,一块钱=10快币),老大一下把正在吃东西的老二拉起来,连鞠三躬,道谢。有喷子带节奏,说两兄弟是傻子,老二干着急,老大一句话呛了回去:“说我们傻,那你和俩小孩计较也好不到哪去”。

  有网友说要拜师,老大笑呵呵说,自己没啥才艺,就会吃好吃的,“这还要学那不是傻子么”。

  直播一个小时后,两兄弟要下播了。撤掉手机和三脚架,一家人也不做别的菜,就拿直播时煮的火锅,当晚饭吃。

  这样的晚饭,这家人已经吃了无数次。

  一年多的直播生涯,让两兄弟成长了很多。

  “这里面好些吃的不是我爸妈做的,是我自己做的!”老大向澎湃新闻说,“这个火锅肉丸就是我做的,我最拿手的。”

  原本有些腼腆的老大,眼睛亮了起来。“你得先去市场买青菜和肉丸子,还有老九九(注:一种火锅底料),等锅里的水开了,把料放进去,水再开时,把丸子放进去。”

  和直播时相反,现实中,老二更活泼一些。

  店里来顾客,老二忙着玩王者荣耀,老大跑过去招呼顾客。因为人多手杂,怕丢东西,顾客打开包装看货时,老大时不时瞟一眼顾客的手。嘴里,也偶尔夸夸自家的商品。

  因为经常大吃大喝,原本就不瘦的两兄弟,难免更胖。两兄弟的父母也意识到这个问题,开始让他们减肥。今年年中以来的吃播视频中,两兄弟的肉食大大减少,素食多了起来。两兄弟的床头还挂着一个小白板,写着“10月28号减肥第一天。”

  半年下来,身高约1米8的老大减了20多斤。尽管如此,仍然有190斤。老二111斤。

  “他们都好奇我为啥越吃越瘦。”老大看了看玩游戏的弟弟,开心的说:“我比他减得快一点。”

  有不少网友,在两兄弟的吃播视频下感叹,看着他们发视频,和他们一起成长。直播以来,两兄弟的外貌也和最初直播时变化很大。但还是有人认得出来,有顾客买东西时调侃“大网红啊,还不给我们这些粉丝优惠点”。老大笑而不语。

  也有同城的粉丝找过两兄弟,有想合影的,有想拜师学艺的,但大多数时候,父母出于安全考虑,不会让他们太接近孩子。

  “当警察和当兵都很帅”

  每天放学回到家,兄弟俩吃饭前先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拍视频。调整好手机的位置,把吃的放到手边,再让爸妈离开拍照范围,两人对一下前一晚睡觉前商量好的台词,就开始录制。

  视频拍完,立刻被上传至网络。整个过程不到10分钟。从家常便饭到从年轻人群体里流行的火鸡面,再到奶奶从河南老家寄过来的猪肉饼。餐桌上两兄弟的食物总在变。

  有时,两兄弟也不拘泥于拍自己吃东西,还会借鉴一些其他快手主播的段子,经过改编后,再拍成视频段子。这些段子的播放量赶不上两兄弟做“老本行”吃播的播放量。

  两兄弟“网红”的身份,更多是留在网络上。回归现实,一切就又变得平凡起来。两兄弟的班主任告诉澎湃新闻,并没有觉得两兄弟是网红主播,他们和其他普通的孩子一样。

  两兄弟父亲询问接受采访有什么好处,明白可以增加曝光,但又害怕本就曝光度极高的两兄弟,会因为媒体的报道产生不必要的麻烦。“孩子做这个没啥收入,就想让他俩拍着,等他们长大了回头来看能有个念想。”

  他们已经在烟台市住了5年,还有一个六岁的弟弟被留在老家,由爷爷奶奶照顾。五金店铺面是租的,除去租金等开销,勉强够一家人的花费。

  两兄弟会接一些广告,还有一些直播打赏。

  说到收入时,两兄弟的父亲说:“这没啥不能谈的,小孩子挣钱,都是些零花钱。”老大对澎湃新闻说:“接的广告很少,都是通过我留在直播平台资料里的微信找过来的。”

  据两兄弟的父亲介绍,两兄弟没有签约,因此没有签约工资,平时直播也是看热闹的居多,打赏礼物的只有很少一部分,再加上每次直播,平台都要收50%的提成,一场直播下来,能有四五百元已经属于非常多了。而且两兄弟因为还在校,每星期也就周六下午直播一会儿,挣的钱并不多。

  父亲没有没收两兄弟的钱,而是让他们自己支配。两兄弟很懂事,没有乱花。老二也只是拿自己挣的钱,给自己买了个王者荣耀里的英雄皮肤。

  因为怕他们沉迷网络,周一到周五,胖哲兄弟的父亲都会将两兄弟的手机没收,只有周末和他们拍视频的时候还给他们。

  正说着,他喊老二不要老盯着手机看,老二把手机收了起来。

  老大对直播很认真,他觉得既然做了就要做好,但他也明白父亲说的道理,“学好了,才能有出路,直播只是个副业”。

  老大的梦想是当警察,这也是他努力减肥的原因。老二还没说话,老大就帮他说了:“他想当兵。”

  两兄弟的原因很一致:当警察和当兵都很帅。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