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戈网 新闻 > 首页 > 历史长河 > 时代纪年表 > 正文 >

我在陕西历史博物馆修文物

2018-02-13 15:53:05 点击: 来源: 止戈网 反馈
导读:对于文物的好奇,也许来自盗墓小说所创造出的悬疑气氛;也许出于想要对某段历史的探索;也许来自对古代文化器物的迷恋……

 “每件文物都是有生命的。”

对于文物的好奇,也许来自盗墓小说所创造出的悬疑气氛;也许出于想要对某段历史的探索;也许来自对古代文化器物的迷恋……

但我们常常忽略了一类特殊的人群,他们也会进入墓穴探索,他们万分热爱文物的历史和文化,他们甚至心疼每一件被破坏的文物多于心疼自己的身体,他们被称为“文物修复师”,在陕西历史博物馆就有这样一群为了文物辛苦工作的人。

今天,小编进入到文物修复师的工作室,即将为你全程直播陕历博壁画修复的秘密。

我在意大利学修复”

在上个世纪90年代,文物古迹的保护并不是受到重视的行业。在博物馆修复文物的工作人员,大都是从民间寻找到的工匠艺人,用经验打磨出的手艺虽细致,却很难永久的保留下来,老师傅们带着手艺离开时,手艺也这样失传了。

马艺蓉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开始了文物修复的工作。和许多同行的想法一样,“当时参加工作,不仅是抱着学习的心态,还有一个任务,就是将国外的数据化分析的先进技术,引入国内。”马艺蓉说,“最初跟着老匠人学手艺,刷板子、打浆糊,民间收徒学习几年的内容,我们必须迅速地掌握。”

▲留意学习期间

现在来到陕西历史博物馆的唐代壁画珍品馆,大家能够看到的古迹和壁画,大都是马艺蓉和同事们共同完成的壁画修复成品。

修复前后

“最早学习的文物修复大都是纸质、丝质的有机质文物,那一段跟着师傅学习的经历,让我了解到对待文物该有的态度,已经不能用细心来形容,更像是小心翼翼。”马艺蓉说,从纸制文物、青铜、陶瓷的修复,到最后壁画研究修复,对待文物的技巧在变化,但是初衷并未改变。

2005年,一次偶然的学习机会,马艺蓉与同事一同去意大利进行系统学习。6年的意大利学习,让在中国较少遇到的羊皮卷、皮革、手工造纸等文物复刻技术,得到很大提升。就像艺术是相通的,很多技巧,以及修复时对于材料的选取,都在国外的学习中逐渐进步。

走进古

“在壁画修复之前,进入墓穴也是一个重要的工作。”马艺蓉说,陕西历史博物馆展出的“山水图”和已经损毁严重的“玄武图”,就是一个自己亲身经历的故事。

2009年在追索武惠妃石椁时,陕西历史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在警方缴获的移动硬盘中,意外发现了一批出精美的唐代壁画。出土的墓志表明,该墓是唐玄宗时期尚书右丞韩休、夫人柳氏的合葬墓,其夫人下葬年代为天宝七年。

这批珍贵的壁画,正是马艺蓉与同事一起进入修复的,该墓墓室南壁为朱雀图,北壁西侧为玄武图、东侧为山水图。西壁是树下高士图、东壁上绘有乐舞图。遗憾的是,玄武图已被盗墓贼挖出的盗洞破坏。

“当时我被派去整理山水图的保护、揭取,而第一个工作就是捡起已经掉落的壁画碎片。”马艺蓉说,山水图与玄武图相邻,盗墓者敲敲墙壁,听到了壁画后面中空的声音,于是将玄武图敲碎,进入后面的墓穴。

盗墓者拍摄的玄武图原貌(图片来自网络)

一段后记

陕西历史博物馆收藏的壁画以墓葬类居多,所藏唐墓壁画1000多平方米,600余幅。仅一级品就有100余幅,这些壁画包括自1953年我国首次成功揭取的咸阳底张湾唐张去奢墓、薛氏墓出土壁画以来的50多年间陕西关中地区出土的近30座唐代贵族墓壁画。

▲修复前后

壁画的保护与揭取就好像120出急诊救人一样,需要做各种检查、制定手术方案、做手术等等,修复师的工作充满了复杂的数据分析和机械化的重复工作,但是仍让人无法放下这个具有魅力的工作。

我们把时间投在哪里,时间就会沉淀出绚烂的光影,任岁月洗磨,历久弥新……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