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明月招婿明月喻嘉言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明月招婿》是作者明月所做的一本爱情小说,小说中的男女主角是明月喻嘉言,讲述了……

作者明月写的《明月招婿》这本小说,故事构思巧妙,语言流畅,明月喻嘉言对待感情深情专一,只是节尾太匆忙,故事未結尾,遗憾!!!

热门小说明月招婿明月喻嘉言全文免费阅读

“呜呜呜…明月…娘可怜的明月…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娘也不活了…”
凄切哀婉的哭诉声萦绕在明悦耳畔,吵得她头脑愈发昏沉。
她记得自己是在公司加班到很晚,下楼的时候一不小心踩空,磕到脑袋晕了过去。
难道是有人发现了她,把她送到了医院?
可就算是这样,也不该有人这么伤心的守着她哭啊。
而且还是一个自称“niáng”的人?总不会是她以为的那个“娘”吧?
她6岁那年,她妈妈就已经因病过世,而她父亲则很快就又娶了其他女人为妻。
后母是头婚,对她这个小拖油瓶一万个看不上眼,跟她父亲结婚的条件就是她绝对不能出现在小家碍后母的眼,所以她一直都是跟着爷爷奶奶、姥姥姥爷生活的。
老人们对她倒是存了几分怜悯,可他们毕竟年纪大了,自己都需要儿女照看,平时说话做事,都少不了要顾忌自家儿孙的感受和意见,很多时候根本身不由己。
明悦自小就是个敏.感的,叔伯舅姑等一众血亲对她隐隐的嫌弃,她如何感觉不到?
为了不给爷爷奶奶、姥姥姥爷添麻烦,明悦很自觉地从初中开始就住去了学校里面。
只有寒暑假,她才会迫于无奈,厚着脸皮去到亲戚家里蹭吃蹭住一段时间。
好不容易熬到上了大学,她更是连每年的寒暑假都不再到亲戚家里碍人家的眼。
即使是本该阖家团圆的新春佳节,她也是次次都待在学校宿舍,买上一大堆零食,独自一人平静度过。
她也曾谈过恋爱,尝试过去信任、去付出,可她的三次恋爱却都未能修成正果。
明悦不知道她是因为父亲的变心之快对所谓的“爱情”抱有疑虑,还是骨子里根本就是个冷心冷情、只爱自己的人,反正她每次恋爱,都无法全心全意去付出、去信任。
她和她的前男友们彼此试探、互相衡量,最终在这个过程里慢慢走远,直至彼此分道扬镳。
明悦有过遗憾、有过伤心,但却很快就会再次恢复到心如止水、怡然自得的独身状态。
一晃眼,她30岁了,空窗期更是已经持续了好几年。
朋友劝她,亲戚催她,她却半点儿不着急。
反正即使孤身一人,她也一样过的相当滋润。
如果非要说有什么不好,大抵就是像现在这样,即使她受伤入院,也根本不会有人心急如焚的赶过来守着她,甚至因她而忧心哭泣。
早就已经明白,只有不去期望,才不会失望的明悦在心底自嘲一笑,用尽全身力气,挣扎着睁开了自己那仿佛有千斤重的沉重眼皮。
“天!明月醒了!二弟妹,明月她醒了!我就说,明月福大命大,一定不会有事的。”一道清脆爽利的女声高声呼喊,充满喜悦的急切话语成功打断了一直萦绕在明悦耳畔的哭诉声。
“娘!娘!你们快来看,明月她醒了!”妇人一边高喊一边掀开门帘快步走了出去,而好不容易睁开双眼的明月却已经呆愣当场。
首先映入她眼帘的,是一双红肿含泪的眼,眼的主人是个神情憔悴的中年妇人,她的表情正处于由悲向喜转换的中间阶段,看着既可笑又可怜。
“呜呜呜…娘的小明月…”那妇人嘴角翘着,眼泪却像断线的珠子,噼里啪啦砸在了明月盖着的薄被上。
明月张了张嘴,正想说些什么,脑袋里面却突然像是被人狠狠敲了一锤子。
她痛得差点儿尖叫出声,然而还没等她张开嘴巴,她就已经再次眼前一黑,晕了。
“明月!!!”一直守着她哭的中年妇人见了,顿时发出一声凄厉叫喊。
屋子外面正脚步匆匆往这边来的明老太王氏,被她这一嗓子喊得差点儿栽倒在地,还是谢氏眼疾手快扶了一把,手软脚软的老太太这才免了摔个狗啃泥。
谢氏正是之前喊人过来的爽利妇人,她是明家的大儿媳,和守着明月哭的二儿媳陶氏、至今尚未露面的三儿媳周氏是妯娌。
“明月怎么了?又不好了?不是说已经醒过来了?”明老太被大儿媳谢氏搀扶着,一边脚步匆匆往屋子里面走,一边一叠声的问着哭声凄厉的二儿媳陶氏。
陶氏挂着满脸的泪,噗通一声跪倒在明老太身前,“明月又晕了,娘,求您再给明月请个大夫过来吧。”
明老太一边点头一边对谢氏道:“快,快让大郎跑一趟。”
谢氏“哎”了一声,掀开门帘,小跑着去后院菜地喊自己的大儿子明许。
明许也正脚步匆匆往前院来——陶氏的那声“明月”实在喊的太凄厉,他在后院都听到了,吓得他锄头一扔就朝前院冲了过来。
母子两个一照面,谢氏二话不说就指着大门口让他去请大夫来。
明许一听,也顾不上先去看妹妹了,拔脚就往村东头的李大夫家里跑。
很快,李大夫就被明许一路拖着小跑进了明家的院子。
他一边大口喘着气,骂明许不敬老,是要累死他这个半老头子,一边脚下不停、很诚实的朝着明月所在的房间一路小跑。
明许被骂了也不生气,只憨憨笑着,帮刀子嘴豆腐心的李大夫拿药箱。
“都出去,都出去,别堵在屋子里!”李大夫一见屋里大大小小挤满了明家人,顿时吹胡子瞪眼的开始赶人,“老嫂子和老二媳妇留下,其他人院子里待着去!”
明家人虽然不放心明月,但却没人敢跟李大夫对着干,于是除了明老太和陶氏之外的明家人,呼啦一下全都退到了院子里。
李大夫也没拿乔,第一时间就给明月把了脉。
面对明老太和陶氏小心翼翼、紧张兮兮等着他“宣判”的担忧眼神,他大手一挥安慰两人,“甭担心,这丫头已经没事儿了。”
陶氏松了半口气,她看了一眼仍然处在昏迷状态的明月,犹豫着问李大夫,“那我家明月咋还不醒?”
“老头子给她扎几针她就能醒。”一边说着,李大夫一边取了银针出来。
果然如他所言,明月被他扎了两针之后就又缓缓睁开了眼。
明老太和陶氏齐齐合掌念佛。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7-07 18:34
下一篇 2022-07-07 18:36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