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情蜜爱周少宠妻无度小说免费阅读

婚情蜜爱周少宠妻无度小说(主角叶蓝茵周亦行) 完整版,个人感觉很棒的一篇文!故事够曲折,有虐有爱,感情专一,一路悬念不停,看到停不下来,用了两天时间一口气看完的。…

《婚情蜜爱周少宠妻无度》这书不错。只要叶蓝茵不断更,我与各位书友同在。叶蓝茵不要让我失望。

婚情蜜爱周少宠妻无度小说免费阅读

叶蓝茵几乎是在瞬间按断了电话,让那些关于陈励川的高声喊叫就此划上休止符。
“齐董事长呢?”叶蓝茵盯着周亦行的眼睛,问了这么一句。
周亦行不语,他的脸色太冷,眸光更冷,冷的叫人害怕,叫叶蓝茵心颤。
他们吵架的次数屈指可数,可吵的最凶的一次,起因正是因为陈励川。
“我……”叶蓝茵心脏噗通噗通直跳,“亦行,我……”
“齐董走了。”周亦行说,“我送他的时候,没找到你。所以过来看看。”
叶蓝茵点头,把手机随意放在了花架上,然后走到周亦行的身边,“是斐然的电话。他的事情有些棘手,我刚才着急了。”
周亦行面无表情点了下头,自己操控着轮椅转了身。
叶蓝茵一惊,忙去帮他。
周亦行顿时停下了动作,周身泛起的寒意让叶蓝茵不敢再有任何其他的举动,只能站在他的身后,等待。
许久。
叶蓝茵心想不如就和周亦行都说了?反正她和陈励川真的是没有任何瓜葛,最多只是说起来尴尬别扭而已。
“亦行,你听我……”
“明天,让关禹跟你去把你弟的事情解决了。”周亦行打断叶蓝茵的话,“你不要再为此烦心。”
叶蓝茵淡淡的“嗯”了一声,所有的话系数咽了回去,推着周亦行离开。
……
翌日。
关禹驱车带叶蓝茵来到陆雪家。
敲了三声门,又是上次的那个“二舅”开的门,他油腻猥琐的长相让人看着恶心。
好在这次叶蓝茵身边有关禹在侧,让这男人不再敢再直勾勾的打量叶蓝茵,只叫出来陆雪后,就回了房间。
陆雪的脸上有抓痕,跟在陆母的身后,看起来瘦弱伶仃,可怜兮兮。
“上门认错?”陆母叉着腰说道,“那我闺女也未必肯答应!你们叶家仗着自己是城里人,就敢欺负到我们头上,也不看看我们是不是软柿子?我们可不是好欺负的!”
叶蓝茵被陆母尖锐的声音吵得耳朵疼,她看向陆雪,询问:“陆小姐,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陆雪唧唧索索的看了一眼陆母,陆母立刻道:“有什么要背人的?明人不说暗话!要说什么,就在这里说!别以为你带个爷们儿来,就能怎么样!跟个瘦鸡子一样,唬谁呢?”
关禹的脸色僵了僵,但没有言语,一切等候叶蓝茵的指示。
叶蓝茵无奈的叹口气,觉得自己是秀才遇上兵,什么道理都说不清楚。
“既然你的母亲不愿意,那我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
话毕,关禹拿出来一份协议,解释:“陆雪女士认定腹中孩子是叶斐然先生的,那么就签下这份协议,接受两周后的胎儿DNA测试。如果孩子确实是叶斐然先生的,那么叶蓝茵女士将支付陆雪女士五十万的精神损失费,并为陆雪女士和叶斐然先生即刻安排婚礼。可如果孩子不是的话,那么,请陆雪女士不要再纠缠叶斐然先生。”
陆雪听着关禹的话,眼泪不停的往下掉。
她嘴巴张了又合,合了又张,却是说不出什么来,只剩下了哭。
而陆母文化程度有限,不是很能理解关禹的话,只是听到了“五十万”之后,就激动抢走关禹手中的文件。
“五十万啊。”陆母不可思议的念叨着,“可以在村里该多少房子啊?再也没有哪个婆娘会笑话我是个寡母了。雪儿,你快答应啊!是不是要按手印子?快快快,快按啊!”
陆母说着,就去抓陆雪的手,而陆雪用力的甩开了。
陆雪抬头看向叶蓝茵,哭着道:“有钱就了不起是吗?一条命,是拿钱可以解决的事情吗?”
叶蓝茵面对这样的质问,不为所动,她说:“如果你不是为了钱,为什么会有这个孩子呢?陆雪,做人可不要双重标准。你连这个孩子的父亲都不敢说出来,还用孩子的命来摆高尚,简直就是个笑话。”
陆雪抿着唇,恨恨的瞪着叶蓝茵,心里恨不得撕烂她的嘴!
叶蓝茵有周亦行那样的丈夫,又有傅劲那样的爱慕者,她的父母那么疼爱她、尊重她,她自己还有学历,长得这么漂亮……为什么所有的好事全都落在了她的头上?
凭什么!
陆雪越比较,越仇恨。
她恨所有看不起她的人,也恨那些不愿意为她付出真心的男人,更恨自己不能让孩子去认亲生爸爸!
在如此亢奋的情绪之下,陆雪跑进厨房取了菜刀跑出来。
关禹吓了一跳,立刻护住叶蓝茵,“太太!您当心!”
陆雪冷笑,把菜刀放在自己的小腹处,对叶蓝茵说:“你不是想做亲子鉴定吗?我现在就弄死这个孩子,然后去和媒体曝光是你们这些人欺压老百姓,活活逼死了才一个月大的孩子!”
叶蓝茵没想到陆雪还能有这样的魄力。
她眉头轻皱,正想着该如何应对,结果就见陆母骂骂咧咧的冲了过去,一把握住了菜刀,还直接在陆雪的脸上啐了一口唾沫。
“你个没用的死丫头!你肚子里的肉能换五十万,你给弄死看看?我先弄死你!”陆母开始用蛮力去扯菜刀,“撒手!你个该死的……”
话没说完,陆雪忽然撒手。
那一瞬间,血飞溅起了一尺多高,喷射到了灰白的墙面上,无数个红色的小圆点勾画出镰刀的形状。
“啊!”
陆母一声惨叫,倒在了地上。
那把菜刀砍进了她的肩膀里,血很快便流了一地。
……
周亦行赶到医院。
由于周家和医院的书记和院长交情不浅,所以院方特意批出来一间VIP病房让受惊过度的叶蓝茵,暂作休息。
“茵茵!”
周亦行奋力的划着轮椅,被身后佣人推的还要快上一分。
叶蓝茵茫然的抬起头,看到周亦行后,就有了主心骨。
她走过去想要抱他,却又发现自己只能蹲下,才可以与他靠近。
“有伤到吗?”周亦行紧握着叶蓝茵的手,“脸色这么白,快叫医生来!”
“别!”叶蓝茵摇头,“我没事,就是被吓到了。关助理一直都挡在我前面呢。”
周亦行盯着叶蓝茵,一声长叹。
刚才接到关禹的电话时,他真是着急,生怕叶蓝茵会有什么闪失。
早知道那一家人如此不好应付,他该多派些人才是。是他低估了人心的险恶,也低估了在金钱驱使下,人的丧心病狂。
“周总,是属下没能保护好太太。”关禹自责道,“本以为开出的条件已经足够优厚,可没想到……那位妈妈被女儿伤的不轻,好在已经脱离了危险。”
周亦行淡淡的“嗯”了一声,伸手把叶蓝茵略微凌乱的发丝别在了耳后,“你没事最重要。”
叶蓝茵得到安慰,却是笑不出来,她觉得她把事情搞砸了。
可她又怎么能想到结局会是这样呢?既没想到陆母会这样压榨女儿,也没想到女儿恨母亲到竟会松手伤人。
现在,事情变得难上加难,该如何是好?
叶蓝茵心里开始发慌,想要询问周亦行的意见,叶斐然在这时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
他指着叶蓝茵,上来就骂:“你还有没有人性啊?你以为自己有几个臭钱,就可以践踏别人的尊严吗?你以为你是谁?”
叶蓝茵被吼的有些耳鸣,缓了一秒,就听周亦行冷声道:“你说她是谁?”
叶斐然一怔,这才看到周亦行,顿时有些惧怕。
“斐然,你听我说。”叶蓝茵起身走了过去,“这事确实是我办的不妥。我没想这母女二人会……”
“我昨天都给你说了,不是吗?雪儿的妈妈根本不拿她当人看!”叶斐然的情绪一下子又起来了,“你倒好,带着钱让人做亲自鉴定。你怎么不再加两个零,直接买了人家的命呢?我告诉你,雪儿肚子里的孩子就是我的!我现在就回去告诉爸妈,我要娶雪儿回家!”
说完,叶斐然不由分说就往外跑。
叶蓝茵急的手心冒汗,心想这事情要是让一向刻板传统的叶华东知道,恐怕又要进医院!
“斐然,你回来!”叶蓝茵作势要追去。
周亦行一把握住她的手,然后给关禹递了个眼色,关禹便命令门外的保镖把叶斐然架回来,并关上门守在了门口。
叶斐然十分不服气,刚要喊叫,就听周亦行冷声道:“你再敢对你姐大呼小叫,我让你一辈子都见不到那个姓陆的。”
“凭什么?”叶斐然反击回去,“别以为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
“钱?”周亦行一笑,“你也配谈钱?你连个男人,都算不上。因为你要是个男人,就该有用男人方式解决问题。出了事,你一力承担,不要打电话求救。”
叶斐然被说的顿时没了任何脸面,脸红的可以滴出血来,就和小时候每次做错事躲在叶蓝茵身后的样子一样。
叶蓝茵有几分心软。
可周亦行握着她的手再加力,就是在提醒她,不要再纵容心软。
“那女人看你心思单纯,还大男子主义,便用自己的弱势去套牢你。你把这样的女人娶回家,不仅会气死你的父母,也会耗光你的大好青春。你姐帮你去摆平这事,你却过来责备你姐。既是如此,你的事情,我们大可不必再管。”周亦行说着,看向关禹,“去见我的岳父岳母接来惊唐府与我和太太同住。”
“是。”
叶斐然知道周亦行说一不二,立刻就吓得没了脾气,忙求叶蓝茵,“姐,你快劝劝姐夫!我……爸妈要是知道了我的事,一定会气坏身体的。”
叶蓝茵一听叶斐然说这话,反倒是希望他有刚才质问他姐夫的勇气了。
叶斐然早产,从小体弱多病,所以杨英慧格外宠爱他,甚至可以说有些溺爱。这也就导致了叶斐然缺少了一个男人该有的责任感,做错事像个无措的孩子。
“你现在知道顾虑爸妈了?刚才呢?”叶蓝茵问道,“你要是告诉了爸妈你要娶陆雪,而陆雪别的不说,单是未婚先孕,你觉得爸能接受吗?”
叶斐然眉头一拧,羞愧的低下头,不说话了。
叶蓝茵无奈的叹息,心累不已,好在周亦行握着她的手,他手掌心的温度始终在传达给她力量。
噔噔噔——
门口传来敲门声,接着,保镖放了一个护士进来,护士紧张道:“是周先生吗?刚送进来的刀伤病人家属在病房门口吵了起来。书记、书记说这是医院,还请您能……”
周亦行看向叶蓝茵,说:“一起去。”
叶蓝茵点头,吩咐保镖一定看好叶斐然,就和周亦行、关禹一同离开病房。
……
住院部。
陆母所在的病房外围了不少人,有看热闹的病人,也有路过的家属,大家议论纷纷的。
关禹让两个保镖过去开路,不多时,陆雪衣衫不整坐在墙边的画面,就展露了出来。
叶蓝茵看的心里一惊,加快步伐走了过去,结果又见陆雪的二舅一脸得意的站在病房门口。
他说:“搞大了肚子想回家?谁养你啊!不要脸的小荡.妇!和你妈一样,骚的难受!”
叶蓝茵同为女人,听到这话,可以想象陆雪的心情。
她把自己的风衣脱下来披在陆雪起来,却引得她浑身剧烈哆嗦,好像是发作了癫痫病似的。
叶蓝茵叫了“医生”,又听陆雪咬牙切齿:“你来装什么好心?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你在说什么?”叶蓝茵拧眉道,“你还有没有是非黑白之分?”
陆雪咬着嘴唇。
她就是恨!恨所有比她好的女人!更恨有男人爱的女人!
为什么她用尽所有手段,好不容易爬上了那个人的床,甚至是怀了他的孩子,得到就是一句“打掉”呢?
她为什么就是嫁不进去豪门?成为人上人?
“你根本就是不知廉耻!”陆雪拿叶蓝茵发泄,“有了丈夫,还和别的男人勾三搭四!不要脸!”
叶蓝茵简直觉得匪夷所思,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耳朵。
她冷声道:“如果你想好好解决问题,我们就解决。可如果你是这样的态度,我只有报警。让警察来评断。”
话音一落,陆雪的二舅忽然喊道:“你把她抓走吧!最好把她妈也交给警察!这里面,完全没有我的事。”
这到底是什么一家人啊?!
叶蓝茵有理讲不清楚,站在原地着急,周亦行来到她的身边,简单明了决断道:“报警。”
陆雪一见周亦行,那种崇拜爱慕之情油然而生。
再看看他身边站着的叶蓝茵,她心里的妒火犹如滚滚洪流,剧烈拍打着她的心房。
两重夹击之下,陆雪忽而扭头看了看躺在病床上的母亲,只恨那一刀没能致死。而现在的情况,母亲半死不活的,她还要来供养,想想就只剩下了绝望。
“哈哈哈哈!”
陆雪狂笑了几声,惊得众人怔愣。
而就在这一刻,她从地上爬起来,不顾一切的往前狂奔。
大家一时间全都懵了,只有周亦行眸色一寒,沉声道:“她要寻死!”
关禹即刻派保镖去拦截。
叶蓝茵紧盯着陆雪的身影,揪心不已,想着这事要是再闹出什么人命,那就更是一团乱麻,会给每个人都带来不同程度的伤害和麻烦。
然而,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陆雪在杂乱无章的莽撞之下,撞了一个人,而那个人便是昨日也出现在医院里的文桦。
叶蓝茵看了一眼周亦行,示意他自己过去看看。
从一个病房走到另一个病房门口,不过几十步而已,可这一段距离却要拉开一个尘封多年的帷幕。
“阿桦,出什么事了?”
这熟悉又陌生的声音从那间病房穿出来,像是一缕似有似无的清风,缠住了叶蓝茵的脚步,更缠住了叶蓝茵的心。
文桦皱着眉头,把怀里的女人交给身后的保镖,想阻止下面的事情发生。
可这一切,为时也晚。
陈励川已经从病房出来。
“阿桦,快进来。”陈励川的声音带着沙哑,“你不能露面,会被认出来的。快进……”
话未说完,陈励川愣在原地。
在距他数步之远的叶蓝茵,也愣在原地……
那一年,政法大学的海棠花开的正娇艳。
叶蓝茵拿着新买的录音笔,看着周围美丽的海棠树,有时还会傻里傻气的去伸手接下一片花瓣。
看着可爱的花瓣,她莞尔一笑。
抬起头,也正是在这海棠飘舞的静好美景之中,她看到了站在海棠树下的陈励川。
两人的视线宛如月老手中的红线,完全是不由自主的牵引在了一起。
那浅浅的一眼,却是烙印在两个人的心中。
陈励川爱叶蓝茵胜过一切,包括他愿意为之贡献一生的法律事业。只要叶蓝茵愿意对他笑,他就愿意献出生命。
而叶蓝茵那时情窦初开,对于陈励川有羞涩、有依赖,更有爱恋。为了和陈励川在一起,她暗暗改掉了很多小毛病,甚至是不去使小性子。
可就是这样相爱过的人,一次离别,便是永远的错过。
如今,政法大学的海棠花仍是政法大学的一景,只可惜对他们而言,海棠不依旧。
“蓝、茵。”
陈励川没想到自己日夜都要在心里默读千遍万遍的名字,此刻读起来,却是如此的艰难晦涩。
叶蓝茵的身子抖了抖,微张着嘴巴,大脑一片空白。
直到她的手忽而被一只有力冰凉的手死死攥在,她才幡然醒悟眼前之人,不是别人。
是陈励川。
“茵茵。”周亦行喊道,“不做个介绍?”
周亦行看着陈励川,眼中无悲无喜,却是宛如一个冷面修罗,带着慑人也骇人的强大气场。
叶蓝茵低头看向他,还是微张着嘴巴,可喉咙就像是被人给死死掐住,说不出来一个字。
“有什么好介绍的?”文桦站出来,带着一脸的笑意,“表哥,这位不是你一直关照的陈律师吗?多么熟悉的人,还需要表嫂介绍?”
周亦行根本不看文桦,他转头看着叶蓝茵,眼中的情绪让人无法解读。
叶蓝茵舔舔干涸的嘴唇,尝试着张口说什么,就又听:“她什么也不知道,你不要为难她。”
说话的是陈励川。
这话令周亦行的眼中闪过杀意、恨意、怒意、敌意,这些交织在一起,让他看起来像是一头困兽,徒有力量,却无法挣脱牢笼。
确实。
现在的周亦行就是个残废,连站起来拥抱自己的女人都做不到,他还有什么好说的?
松开叶蓝茵的手,周亦行冷冷的看了关禹一眼。
关禹自从看到陈励川这个大炸弹出现,心脏就悬在嗓子眼儿那里。眼下,他秒懂周亦行的意思,立刻绕到轮椅后面,推走了周亦行。
叶蓝茵愣了愣,等到发现手心空了,她本能的抬脚就往周亦行那边追去。
文桦见状,上前抓住了叶蓝茵的手腕,低吼道:“你看见励川,连声招呼都不打吗?你知不知道你丈夫对励川下了禁令?这么多年,励川无法踏入帝都半步。这一次,要不是我费尽心思把他接来见程主任,他……”
“阿桦。”陈励川出声制止了文桦后面的话,“蓝茵什么也不知道,你不要对她这样疾言厉色。”
文桦咬着牙,恨不得抛开叶蓝茵的心,看看是黑的还是红的!
不!
叶蓝茵根本就没心!
否则,她不可能抛下那么好的陈励川,而投入周亦行那个冷血魔鬼的怀抱里。
“蓝茵,好久不见。”陈励川有些虚弱的走到她的身边,帮她掰开了文桦的手,“你过得还好吗?”
叶蓝茵隐约感受到陈励川指间传来的温度,微凉,但却也实在。
可不管此刻她有多少的感慨万千,她心里最在意的,都是周亦行!
“不好意思。”叶蓝茵不太敢去看陈励川的眼睛,因为记忆里,那双眼睛总是包容她的一切,不管是好还是坏,“我得去看看我老公,他……抱歉!”
说完,叶蓝茵头也不回的跑开。
文桦气到胸口要爆炸,大喊了一声“叶蓝茵”,却也知道不可能叫回来这个鬼迷心窍、不分善恶的女人。
而陈励川目不转睛的看着叶蓝茵离去的身影,心里有欢喜,也有心痛。
他欢喜他终于见到了他的女孩,心痛他的女孩已经成了别人的女人。
童心亦晚说:
明天见!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7-07 18:41
下一篇 2022-07-07 18:43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