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家的小娇妻》苏墨吟_(苏墨吟)完结版小说阅读

小说主人公是苏墨吟的书名叫《将军家的小娇妻》,《将军家的小娇妻》是最新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节选:《将军家的小娇妻》试读:苏墨吟嘴里含着一颗葡萄,有些疑狐的看碧娆,但她深知碧娆这冒冒失失的本性,所以听到她那一席话却没有太大反应,掀了掀眼皮一副懒洋洋的样子问道:“你家小姐我好的很。说吧,又听了哪家的八卦要说与你家小姐我听了。”碧娆看苏墨吟无甚反应,喘着粗气一拍大腿道:“这回是真有事,还是小姐你的人生大事,萧家的人来向小姐下聘了。”苏墨吟含在嘴里的一颗葡萄险些咕隆一声囫囵吞了下去,她赶忙将懒洋洋的身子支起来,吐了嘴里的葡萄,将手里的碗往旁边一放,脸上的表情说不出的讶然:“什么!”…

这不与我以前看的不同,主角苏墨吟之间故事情节曲折。文中情节一环扣一环,波折起伏,《将军家的小娇妻》很好看。

《将军家的小娇妻》苏墨吟_(苏墨吟)完结版小说阅读

苏墨吟倚在院中的葡萄架下的软榻上,怀里抱着一碗玲珑剔透的龙眼葡萄,一颗一颗的塞进嘴里,样子说不出的惬意享受。

入夏的天气,外头已有些闷热,但难得今天没了太阳,天色阴下来,院子里吹着习习凉风,她看着这难得凉爽的好天气,忙命了人摘了几串葡萄,洗干净了摆在她卧着软榻旁边的案几上,捻一颗吃一颗,一边吃还不忘玩心大发的将嘴里的葡萄籽和葡萄皮对准着吐进旁边摆着的一个琉璃盅里。

碧娆急惊风似的从前厅冲过来,远远看到她就扯着嗓门乍呼呼的叫起来。

“小姐,不好了!”碧娆话音方落,人已一阵风似的飘过来了。

苏墨吟嘴里含着一颗葡萄,有些疑狐的看碧娆,但她深知碧娆这冒冒失失的本性,所以听到她那一席话却没有太大反应,掀了掀眼皮一副懒洋洋的样子问道:“你家小姐我好的很。说吧,又听了哪家的八卦要说与你家小姐我听了。”

碧娆看苏墨吟无甚反应,喘着粗气一拍大腿道:“这回是真有事,还是小姐你的人生大事,萧家的人来向小姐下聘了。”

苏墨吟含在嘴里的一颗葡萄险些咕隆一声囫囵吞了下去,她赶忙将懒洋洋的身子支起来,吐了嘴里的葡萄,将手里的碗往旁边一放,脸上的表情说不出的讶然:“什么!”

她惊叫一声,一下子从软榻上跳起来。

碧娆看她终于有了反应,赶忙点头如捣蒜的道:“真的。人就在前厅与老爷说着话呢。小姐若不信,可以自己去看看。”

苏墨吟这下算是彻底傻眼了,她虽知这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这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呀。只是这一消息来得太快,快的她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消化这个令人震惊的噩耗。

好一瞬她才垮着一张脸,耷拉着脑袋,一托下巴苦大仇深的长叹道:“看来你家小姐这回是真不好了。”

苏墨吟沉吟一瞬突地跳起身,一溜烟就往前厅冲去,不管碧娆说的是真是假,她觉得自己必须去探探虚实,那萧家迁离帝都镇守在漠北都十年了,怎会突然被诏令回京了。

她心里带着疑狐,偷偷摸摸的摸到后堂,隔着门帘她竖着耳朵听动静。

苏父苏谦和难得像今天这般高兴,眼角眉梢都带着掩不住的兴喜。厅里上座分别坐着苏父苏谦和和另一个眉眼英挺的中年男子,年纪与苏谦和不相上下,远远看着就有一种说不出的威严与气势。

苏墨吟眯着眼睛看着,虽十年未见,但她却一眼就认出了堂上的萧离,堂堂的定远大大统领,果然是萧家来人了呀。

苏墨吟嘀咕一声,心里不由的沉了沉,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她抬眼无意识的去看落座在下面的人,只是他的位置挑的有些不巧,背对着她,苏墨吟抬眼看过去,却只能瞧见对方那一方后脑勺。

但是挺拔的身形加上那锦衣华服的年轻装扮,不用猜也知道堂下坐的又是何人。

她觉得有些气闷,也不知十年没见了,那萧焕云可还是十年前那可恶的模样,这般一想苏墨吟气的咬牙,脑子里蓦地就想起十年前,两人订下婚约的那一幕。

那时苏谦和还是萧离帐下的副将,只因那时父亲在战场上为萧离挡下了一箭救了他一命,萧离为感救命之恩,便提议两家永结秦晋之好。

苏墨吟那时只是个孩提,不过七八岁的年纪。而萧焕云已是个十一二岁的小小少年,那时候萧离指着苏墨吟对着萧焕云道:“焕儿,等墨吟长大了,你可要好好待她,她日后可就是你的妻子了。”

苏墨吟那时懵懂,自然不明其中的深意,只是萧焕云不客气的一席话,她却记忆犹新。

他指着她的脸,眉头邹成一个疙瘩冷冷道:“她这么丑,娶回去会被别人笑话的。”

若是换了现在,苏墨吟定要冲上去与之拼命,可是那时候,她闻得萧焕云那毫不客气的一席话,竟然没出息的抱着父亲的腿大哭起来,只觉得原来自己在别人眼里是个十足的丑八怪呀。

萧离和苏谦和呵呵大笑,只当那萧焕云一席话是童言无忌,只有苏墨吟记得,觉得当年萧焕云那一袭伤人的话分明是有意在羞辱她,所以她对那个萧焕云当真没有什么好感。

同年,萧家举家迁至漠北,萧焕云也从军和他父亲一起镇守在边关,两人之后便再也不曾照过面。苏墨吟一直以来也没有深想,虽然两人口头定下了婚约,但苏墨吟总觉得那些事离自己很遥远。

及笄那年,原本萧家就该差人上门下聘提亲,让两人完婚,但是却迟迟未见萧家潜人上门提及婚事,此事一拖再拖,更让苏墨吟确信这桩婚事日后定也是这般不了了之了。反正她是乐见其成,想着萧家忘了这桩婚事,正中她下怀,不管是那个女子,其实心里多少还是期盼着能自己寻一个中意的如意郎君,而不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草草就将自己给交代了。

只是她这如意算盘还没打好,这萧家就悄无声息的突然上门来了。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9-05 15:47
下一篇 2022-09-05 15:49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