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轻柠江寒城小说/顾轻柠江寒城无广告阅读全文

那个手下的眼神立马就变了,他盯着顾轻柠,好像在判断话里面的真实性。顾轻柠看他不相信,再度把护士重新插入的针头拔掉,一串血珠染红了白色的床单。…

《顾轻柠江寒城》此小说故事情节引人入胜,案情连环紧扣,惊险不断,但是写的太长了!

顾轻柠江寒城小说/顾轻柠江寒城无广告阅读全文

那个手下的眼神立马就变了,他盯着顾轻柠,好像在判断话里面的真实性。

顾轻柠看他不相信,再度把护士重新插入的针头拔掉,一串血珠染红了白色的床单。

那个手下的眼神终于变了,出去打了个电话。

半个小时的时间,江寒城赶了过来。

他的面色是冷峻的,不耐的:“你想做什么,现在开始一哭二闹三上吊了是吗,当时纠缠你的不是我吗?”

顾轻柠仰头看着这个她爱了三年的男人:“江先生,婚礼举行结束之后,你可以放我走吗?我只有这个时候有勇气跟你说这些,希望你能给我一条生路。”

良久的沉默。

江寒城紧紧地盯着顾轻柠:“你是在开玩笑还是说真的?从三年前你开始纠缠我,几个月前给我喂东西,让我跟你发生那种关系,我以为你这辈子都要缠住我了。”

顾轻柠心底的酸涩,孩子失去带来的痛苦,让她又控制不住地流下了眼泪。

“我……”顾轻柠有些哽咽,“我想错了,我以为我们两个人之间最少有一份感情,最少您不会冷漠到让我去流产,我错了,所以我不想打扰你了……等我做完了那件事,让我走吧,好吗?”

江寒城盯着她,眼神让人看不透。

“寒城,我找你半天了,原来你在这里。”

寂静还没结束,一个美丽的女人走了进来。

江寒城看到她,眼神立马就变柔和了。

许期夕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顾轻柠:“这位是?”

“无关紧要的人罢了,你的检查做完了吗,我们一起去问问医生具体情况。”

江寒城说完这段话,许期夕笑着答道:“好啊。”

两个人旁若无人地交流着,紧接着并排走了出去,任谁看都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对。

顾轻柠在许期夕进病房之后,连头没敢抬起。

她自惭形秽,她是阴沟里的老鼠,许期夕是天上的月亮。

她们两个人本不应该见面的。

一直到晚上,顾轻柠才收到了来自于江寒城的一条短信,上面只有一个字:“好。”

顾轻柠看了那条短信,好长一段时间,最终露出了一个像哭一样的笑容。

转眼间一个月过去,顾轻柠出院了,而第二天就是她跟江寒城的婚礼。

“幸亏你把孩子打了,要不然怎么装许小姐啊,许小姐身材那么苗条,你挺着个大肚子,真是不知羞耻!”

顾轻柠一回去就收到了家里保姆的羞辱,她什么都没说,只回到了属于自己的房间,安安静静地收拾起了东西。

明天就是她这个替身到期的日子,她是时候收拾行李把自己赶走了。

顾轻柠一直都很清楚,她是许期夕的替身。

三年前她逃到这个城市,偶遇江寒城,两个人见面的第一眼,江寒城就喊了许期夕的名字。

他爱她。

顾轻柠对江寒城一见钟情,他在看到他的那一刹那,心跳乱了。

她那时候走投无路,不知道哪里生出来的勇气,在江寒城暗示她来做替身时,她立马就点了头,表示江寒城给她一个容身之所就好。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9-05 17:32
下一篇 2022-09-05 17:34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