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景朝沈柔》小说无广告阅读全文

主人公叫卫景朝沈柔的小说是《卫景朝沈柔》,它的作者是卫景朝,书中讲述了:鸨母毫不客气地打量着她,一双眼睛像是要穿透衣衫,毒辣过人。沈柔不由自主颤了颤,直只觉她的眼神带了刺,那刺一根一根,插进她的骨血里,要让她死在她的眼神里。她从未被人这样打量过。这样的眼神,像在掂量货物,让她觉得害怕,又觉得羞辱。…

《卫景朝沈柔》此小说故事情节引人入胜,案情连环紧扣,惊险不断,但是写的太长了!

《卫景朝沈柔》小说无广告阅读全文

谁也没有说话,谁也没有吭声。

谁都知道,这一去,生死未定,身不由己。

既到了这样的处境,还有什么可寒暄的呢?多认识一个人,不过是多一分伤心。

说不得,今日寒暄,明日就只剩了一幅白骨。

君意楼位于城南的春风巷里,占了大半条街,被人从后门带进去时,沈柔抬眼望了望。

那时阳光正好,君意楼闪闪发光的鎏金牌匾折射着正午的阳光,金黄的光刺得人眼睛生疼,让人不由自主眯起眼。

沈柔脚步一顿。

她看得出来,这鎏金匾额真正的材质,是早已生锈的铁。

不知怎的,好似从这匾额后头瞧见了自己未来的人生。表面上虚幻、风光、灼眼,金光闪闪,背地里却藏污纳垢,腐朽肮脏。

就像全天下所有的官妓一样。

光鲜亮丽的外貌,美丽的衣衫,华贵的首饰,掩盖着最不堪的人生,最落魄的身体。

八个人一起被带进去后,君意楼鸨母已站在园子里等着她们。

鸨母是位约摸四十如许的妇人,装扮的极为端庄,手持一把团扇,挡住半边脸,却遮不住骨子里的妖娆妩媚。

她抬眼瞟了一圈,兴趣了了,仿佛没什么能入眼的。

直到目光落到沈柔身上,她双眸一亮,从脸蛋自上往下,颈、胸、腰、臀、直至修长的双腿扫视一圈,方笑了一声,“是个好苗子。”

沈柔下意识蜷紧了手。

鸨母毫不客气地打量着她,一双眼睛像是要穿透衣衫,毒辣过人。

沈柔不由自主颤了颤,直只觉她的眼神带了刺,那刺一根一根,插进她的骨血里,要让她死在她的眼神里。

她从未被人这样打量过。

这样的眼神,像在掂量货物,让她觉得害怕,又觉得羞辱。

鸨母看她神态,似是分外满意。

调笑着收回目光,重又看向所有人,“我姓刘,你们日后便叫我刘妈妈,今儿既进了君意楼的门,便先听一听我的规矩。”

“君意楼是朝廷接收官妓的地方,像你们这些犯官之女,进来了就乖乖听话,不要再想些有的没的。听话的人,才能过上好日子。”

刘妈妈笑了一声,笑声并无温度,“若是不听话不懂事的,想来你们这些官家千金,不曾听过私窑子这种地方。我只告诉你们,若进了那种地方,才是真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这些官家千金们齐齐吸了一口气。

她们连“窑子”这个词都不曾听说过。

此时此刻,却不约而同地被刘妈妈的语气,吓得心口发凉,面无血色。

直觉,便知不是什么好地方。

更有那胆小的,直接被吓出了眼泪。

刘妈妈见状十分满意,又笑:“总而言之,君意楼的规矩,就是四个字,听话乖巧,你们明白了吗?”

众人不由自主回答:“明白了。”

“乖,你们都是好苗子,咱们君意楼的未来都在你们身上呢,只要你们肯听话,妈妈肯定疼你们。”

众女颤生生答是。

刘妈妈满意点头,便让她们先行休息。

她的目光只落在沈柔身上:“你跟我过来。”

沈柔不敢不从,却想着她刚才的目光,心底蓦地一凉。她不知对方要做什么,却明白没有自己反抗的余地,便随着走过去,很快,到了一间房内。

刘妈妈回首关上门。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9-06 09:08
下一篇 2022-09-06 09:1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