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娇殿下》魏淮昀顾行止-小说魏淮昀顾行止娇娇殿下全部章节目录

魏淮昀轻拍我的肩膀,漫不经心道:「别太难过,回头你烧了的,我都一概不差地替你寻来便是。」「我宫中宝物良多,殿下怎么说大话?」瞧他这副万事不挂心的模样我实在觉得好笑,郁结也一扫而空,便有心思调侃他。…

娇娇殿下大结局在线阅读(主角魏淮昀顾行止) 完整版,个人感觉很棒的一篇文!故事够曲折,有虐有爱,感情专一,一路悬念不停,看到停不下来,用了两天时间一口气看完的。

《娇娇殿下》魏淮昀顾行止-小说魏淮昀顾行止娇娇殿下全部章节目录

我同魏淮昀的婚事定在三月后,瑞雪照丰年,讨个吉利。

到了皇宫,父皇已经在筵朝殿摆好宴,候着我们俩。

带着他进殿的时候,我就看到了顾行止坐在右侧三排,与周黛面对面。

他仍是一身绣金纹的白衣,玉带束发,面如冠玉,眉眼深远,薄唇如樱,端是一副清冷模样,高山白雪,月下谪仙,凡人不可亲近。

我脚下步子顿了顿,敛下眼皮,不再看他。

这么细微的举动都被我身边这人察觉到:「怎么了?」

他声音懒懒散散,轻轻柔柔,略带着点关心。

唯恐他又生气,胡乱敷衍过去,与父皇母后见了礼便落座。

魏淮昀与我坐在一张案几上,上头的肥美膏蟹他一只也不曾碰。

「怎么不吃螃蟹?」我侧头看他,顺手拿起一只。

魏淮昀抬手支着额侧,撩着眼皮子瞧我:「又腥又麻烦,懒得吃。」

大概是给瞧昏了头,我体贴道:「我帮殿下剥便是。」

他没所谓地应了,我便低头细细给他剥壳,比给自己吃还认真。

身侧投下一片阴影,这人靠近过来,惹是生非:「公主怪会心疼人的,往常待你那前人,可是如此?」

听他又提顾行止,我忍不住偏头瞧去,却只见顾行止端着酒杯饮酒,连一道眼神都没递来,反是周黛冲我笑了起来:「皇姐怎么吃起螃蟹来了?」

我对这玩意儿过敏,也算是人尽皆知,她这么一说,席间众人自然看了过来,包括顾行止。

「公主怎么不说话?」魏淮昀可不知道众目睽睽之下当谨言慎行一说,身子骨好像更懒了一些。

我顶着众人的视线,将剥好的蟹肉蟹黄放进玉盘中,给他倒了一叠醋,放上些许生姜碎去腥:「吃罢,不曾这般,只你一人。」

虽然声音不大,但耐心听还是能辨出,座上父皇母后都笑了起来,席间众人也跟着笑,就连周黛都掩面,好似我们是什么神仙眷侣。

唯独顾行止将手中的白玉杯扔进了一旁的渣斗中,吝啬地瞧了我一眼,只一眼,就瞧得我五内生寒。

魏淮昀极敏感,顺着我的眼神望过去,冷声道:「公主在看谁?」

还不等我想出个法子敷衍过去,就有侍卫慌张地进来跪伏在地:「启禀陛下,洛水殿走水!」

洛水殿是我的宫殿,我自然着急地朝外跑。

筵朝殿众人也都跟着出来。

火势极大,分明要将里头烧得一概不剩,包括那些乏善可陈的回忆。

顾行止在那七年里也曾对我温柔过,洛水殿里藏着许多他送我的东西,虽与周黛不可相比,但到底是个念想。

我呆呆地回头看向他,他一身白衣立在那,面无表情,好像看的是烟火,而非灾火。

直到周黛凑到他身旁,他才弯腰倾听,露出些许认真的神色来。

魏淮昀轻拍我的肩膀,漫不经心道:「别太难过,回头你烧了的,我都一概不差地替你寻来便是。」

「我宫中宝物良多,殿下怎么说大话?」瞧他这副万事不挂心的模样我实在觉得好笑,郁结也一扫而空,便有心思调侃他。

他只是轻啧一声:「我母族是大魏第一皇商,什么玩意儿给你弄不来,没眼力见儿的东西,你宫中最宝贝的还在,急什么。」

最宝贝的东西?

我眨巴了两下眼睛,意识到他说的是他自己,忍不住弯腰笑了起来,周遭的人都纳罕,我宫殿尽毁竟然还笑得这般开心。

「殿下所言极是,本宫最宝贝的东西还在,已是万幸。」

我声音不大不小,父皇听了带头拍手:「我儿倒有风流。」

群臣莫不附和,唯独顾行止站在不远处直勾勾地看着我,漆黑的眸子里一片深色,看得人喉头发紧。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9-06 19:55
下一篇 2022-09-06 19:57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