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对我了如指掌最新章节_容念婉高湛小说全文章节阅读_

在这里提供的《夫君对我了如指掌》小说免费阅读,主人公叫容念婉高湛,小说内容精彩丰富,情节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给大家带来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暮春时节,草木丛生,枝繁叶茂。 当属槐树最先展露花期,坠满了一枝头得白,冰晶玉串般的随风轻拂,散发着淡雅幽香。 今日正是长宁侯府老太爷的寿辰,上京城内达官显贵皆来祝寿,候府前门庭若市,来往宾客络绎不绝。…

夫君对我了如指掌全章节(容念婉高湛)文笔细腻优美,情节生动有趣,题材特别新颖,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言情佳作。

夫君对我了如指掌最新章节_容念婉高湛小说全文章节阅读_

暮春时节,草木丛生,枝繁叶茂。 

当属槐树最先展露花期,坠满了一枝头得白,冰晶玉串般的随风轻拂,散发着淡雅幽香。 

今日正是长宁侯府老太爷的寿辰,上京城内达官显贵皆来祝寿,候府前门庭若市,来往宾客络绎不绝。 

前厅热闹,后院却有一处极僻静的院落,远离喧嚣。 

院内房门紧闭,门口立着三个神色紧张的婢女,屋内时不时传来此起彼伏的哭泣声。 

“都是父亲的女儿,我却要日日受欺负挤兑,那丁嫣柔处处都要欺负我,母亲却没有精力替我撑腰,你们说我这到底是个什么命,怎么就这么苦呢。” 

说话的是长宁侯府嫡长女丁怀柔,她是侯夫人温氏所出,温家乃上京城勋贵大家,温氏当年嫁给丁正谦时,他还只是家中庶子,不能承袭爵位,又不想只得荫封,庸碌一生,如此立志要考取功名,挑灯夜战,刻苦读书。 

少年有鸿图之志,温大人见了欣赏不已,断定此人日后必有所成,如此便将爱女嫁给了她。 

温氏嫁给丁正谦时是下嫁,而丁正谦也因岳父的助力提点,成功走上了仕途这条路,功成名就。 

可奈何温氏体弱,终日缠绵病榻,丁正谦又是庶出,更偏爱怜惜侧室。 

如此长宁侯府的掌家之权旁落妾室尤氏之手数十年,而丁怀柔明是侯府里金尊玉贵的嫡女,却因母亲不理事,一应吃穿用度全由尤姨娘做主,从小受了不少委屈,吃了不少哑巴亏,还处处受丁嫣柔的欺负。

方才在寿宴上,只因她不善言辞,丁嫣柔就嘲讽她小家子气,上不得台面,还暗指丁怀柔这庶女作态,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嫡女,丁怀柔是庶女才是。 

“我从没因她是庶女而瞧不起她,可她却因我性子柔弱就处处踩压我,凡事都要高我一头就算了,如今竟当着众人的面嘲讽,这可叫我以后还怎么有脸出去见人呢!” 

丁怀柔一边说,一边哽咽着用帕子拭泪。 

她不善饮酒,可此翻从前厅挪移到后院这闺房姐妹局,她却吃了一壶的果子酒。 

自己吃还不算,还拉着陪着她的两个好姐妹一起一醉解千愁才行。 

“丁嫣柔那个小蹄子,我这就去揍她一顿,替你出气!” 

接话的是坐在一旁,定国公之女郁司宁,她家是武将出身,父亲和哥哥都是骁勇将军,如此她性情直爽,为人做事也直,在上京城贵女圈子里没人敢惹。 

她若说要和谁动手,决不是说说而已。 

可丁怀柔是个怕事的,她不过是诉诉苦而已,还不到伸手打人的地步。 

她怕自己一个人劝不住,忙向身旁另一女子求助,“婉婉,你快说说她,她最听你的话!” 

被叫婉婉的女子是太傅容怀钟之女容念婉,她喝多了,正支着下巴,在桌子上阖眼小憩。 

酡红的面颊,浓密缱绻的睫毛上翘,形成一个弯弯的扇形。 

她不知方才的发生了什么,听到丁怀柔的话,如梦初醒般睁开熏醉的杏仁眼:“怎么了?” 

丁怀柔快速的和她说了一下情况,婉婉这才了然,耷拉着摇摇欲坠的眼皮,半梦半醒道:“司宁,去之前记得先教会柔姐姐武功,不然我怕咱们走了之后,她会挨家法。” 

此话一出,郁司宁立刻似泄了气的皮球,气势全无。 

丁怀柔也道:“你能保我一时,却护不了我一世,家里这些事,终究还是要我一个人来面对。” 

“我……我大抵就该是个命苦的。” 

丁怀柔说着,又红了眼圈小声啜泣了起来。 

丁怀柔一哭,郁司宁便有些不知所措,半晌她安慰道:“不管怎样,你好歹还有娘,你看我,自从娘没了开始,我爹和我哥就开始嫌弃我,一言不合就揍我。” 

她撸起衣袖,洁白手臂露出一大块淤青伤痕,“你看,我这到现在还青紫着呢。” 

提起郁司宁的伤心事,挨打受罚,棍棒居多。 

丁怀柔最是胆小柔弱,哪里敢看郁司宁触目惊心的伤,不由得垂眸别去目光。 

郁司宁则是被打惯了,毫不在意的放下挽起的衣袖,继续道:“我想着这家我是呆不下去了,就想找个夫君嫁了,可竟没人上门提亲,我就瞧着我爹军营里的小将军不错,有意让他提亲,你猜怎么着?我竟然被他给拒绝了,你说愁不愁。” 

郁司宁提起这件事,郁闷的又自饮一杯,那小将军拒绝她的理由是她功夫太好,觉得配不上她。 

郁司宁想不明白,难道她找夫君就一定要找一个比她功夫还好的吗?若是这样,她这辈子岂不是很难能嫁出去了? 

忽然想起在一旁许久没吭声的容念婉,“婉婉,又睡着了?” 

她回头,便见容念婉手肘支着下巴,又阖起了眼,发髻上的小鱼流苏微荡。 

“没有呢。” 

婉婉这次并没睡,所以第一时间回答,“眼皮太沉了,想要眯一会,你们说,我都听着呢。” 

三人里,属她酒量最不好,几杯果酒下去,眼皮就开始打架。 

郁司宁偏着头,显然也是醉了,不过她酒量最好,见婉婉没睡,在桌底下戳了婉婉一下,给了婉婉个眼神。 

婉婉顺势看去,便见丁怀柔还在一旁默默的拭着泪,委屈极了。 

“若说惨,咱们谁都没有婉婉惨,婉婉你说是不是?” 

丁怀柔是个爱哭的性子,眼泪窝子浅,遇到委屈,不哭上个几个时辰是过不去的。 

能为她止哭的最好办法,就是说一个更惨的事,将她的委屈缩小。 

婉婉立刻领悟,附和道:“啊……对对对,我最惨了。” 

她虽这么说,可委实没什么可诉苦的事儿。 

丁怀柔当众被庶女嘲讽,郁司宁情系小将军被拒,而她……不过是个临时被抓过来喝酒凑数的。 

可见郁司宁和丁怀柔二人纷纷投来期盼的目光,丁怀柔是眼泪汪汪的同情,郁司宁则是给她鼓励,成败在此一举。 

婉婉眼眸一转,豆大的泪珠说下就下“你们两个这都算不得什么,我才最苦。” 

美人潸然落泪,打湿了手上绣着梨花的洁白锦帕。 

“柔姐姐的母亲不过是身弱了些,不常管事,可只要身子见好了,还是会护着柔姐姐的,司宁的父亲虽粗了些,可郁将军血性,说过要为亡妻终生不娶,便无人再敢提了,可我父亲……我眼看着就要有继母入门了。” 

说到这,婉婉簌簌哭泣,泪如雨下:“你们知道我一岁便没了母亲,娘是何模样都不知,这些年姑母隔三差五的来给父亲说媒,若日后父亲娶了续弦,有了正牌夫人,我便有了名正言顺的继母,继母再为父亲生儿育女,到那时我连个维护我的生母都没有,你们说我的处境是不是比你们两个更惨?” 

婉婉一岁多时,母亲苏氏因生育三胎难产而亡,她是由父亲和哥哥从小带大的。 

若说命苦,大抵谁都会有一些不如人意的悲惨遭遇,在自己的心里落下一个深深的影子,亦或是人生的遗憾,解不开的结。 

郁司宁连连点头,赞同道:“我母亲虽早逝,可我父亲说了,此生不会再娶的,我亦是没有后母之忧。你那个姑母的确讨厌,说来说去,还是你最惨。” 

丁怀柔还想哭,可一想婉婉连娘都没有,自己怎么说还有娘在,这点小委屈她若是再哭,那婉婉还不得哭死? 

好姐妹怎么能在人心口上戳刀子能?于是哽咽着,哽咽着,可她还是说什么都忍不下去,憋得涨红了脸,唇瓣都失了颜色。 

良久道了句:“咱们三个怎么都这么命苦呢。” 

说完,紧紧抱住了婉婉和郁司宁,呜咽起来。 

丁怀柔的性子,大抵不痛痛快快的哭上一通是过不去了,郁司宁想着自己堂堂国公之女,竟没人愿意娶,还要在那个家不知要过多久,挨多少揍,也忍不住情绪的哭了。 

婉婉有点懵,这时丁怀柔拉着婉婉的手,心疼的擦着她眼角可怜巴巴的两颗泪珠。 

自己哭得同时还不忘善解人意的开导婉婉:“傻姑娘,别忍着,心里不舒服就和我们一起哭出来,哭出来就好了。” 

郁司宁也抹着眼泪劝她。 

婉婉见她俩都哭了,只落下自己一个人,不哭似乎不合群…… 

于是三个姑娘凑在一起,洪水决堤一般,抱头痛哭起来。 

守在门口的三个婢女听到屋里的惊天地,泣鬼神,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眼瞪小眼。 

最先开口的是容念婉的婢女枫荷,“她们这么哭,不会把人招来吧?” 

丁怀柔的婢女莲儿道:“我们姑娘这院子偏僻,通常不会有人过来,不过要按着这个哭法,有点悬……” 

“老太爷过寿这样大喜的日子,三个姑娘跟哭丧似的,被人知道不太好吧?”郁司宁的婢女胡儿性子和她家小姐一样直。 

莲儿道:“要是被尤姨娘和二小姐知道了,肯定又要生事,说不吉利呢。” 

说着,赶忙将虚掩的门关个严实,将声音尽量不外泄,可哭了一会,屋里却并没有渐消的意思。 

莲儿有点急了,怕真的把人引过来。 

胡儿忽得想起什么来,忙扯高了调门向屋里道:“听说萧国公府的小公爷到了,还带了两只仙鹤,可好看了,席上的小姐们都去看了?” 

许是屋里的音量太高了,胡儿的声音并未很好的传递,这时枫荷忙接过话茬道:“仙鹤稀奇,送仙鹤的人更是难得,我看那些小姐们看仙鹤是假,看送仙鹤的人才是真。” 

“可不是。”胡儿也附和道:“听说席上的小姐都跑去了前院看小公爷,这功夫再不去,咱们可就抢不到好位置了。” 

莲儿听着屋里的动静,声音忽然渐消了,于是道:“那倒也没什么,左不过那仙鹤也是留在府里的,姑娘现在不去看,一会等人走了,也能看见。” 

“可人走了,就看不到小公爷了啊!”胡儿一副可惜模样,“这功夫人正在呢。” 

三个丫鬟你一言我一语的,再转过去听屋里的动静,果真静悄悄,连个哽咽的声音都没有了。 

婉婉是最先听到外面的说话声,戳了戳丁怀柔,“小公爷来了,你不去看?” 

丁怀柔正哭得投入:“什么小公爷大公爷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婉婉觉得她是哭傻了补充道:“萧国公家的小公爷,萧合呀!” 

萧合二字一出,果然是止哭的神器,丁怀柔顶着一双肿眼泡问婉婉:“真……真的?” 

婉婉点头,用最真诚的眼眸告诉她,好姐妹不骗人! 

丁怀柔吸了吸鼻子,擦了擦眼泪,忽然想到了什么天大的事,拉着婉婉问:“怎么样,我的眼睛没哭肿吧?还能见人不?” 

特别是心上人的那种! 

婉婉很负责任的告诉她:“现在用水粉遮一遮,还能补救。” 

郁司宁也忽然得到了什么启发,问向婉婉,“前厅是不是会有许多人,说不定能物色到一个夫婿?” 

婉婉把她拉到铜镜前,叫她先看看自己哭得花猫似的一张脸,“别说找夫婿了,出了这个门就要被人笑话死了。” 

郁司宁瞧着婉婉不施粉黛,却还如璞玉般无暇,怎么哭都哭不花的脸颊,不禁在心里暗叹了一番上天的不公。 

于是在婉婉的脸上蹭了一道水粉。 

婉婉的脸颊是雪白的肌肤里透着股淡淡的粉色,水粉却是冷冷地一道白,画在婉婉的脸颊上界限分明。 

郁司宁笑道:“你还说我,你看看你不也是了。” 

三个姑娘都是爱美的性子,哭归哭,伤心过后,再走出这道门,展现在人前的,自然还要是最整齐,最美的自己。 

萧国公府的小公爷不止是丁怀柔心里的白月光,更是整个上京城女子心里倾慕的对象,如此去前院的路途异常复杂,时不时便要碰到一同去看“仙鹤”的贵女们。 

婉婉,丁怀柔和郁司宁三个饮了酒,走起路来,有些发飘。 

三人并行,看似姐妹情深,实则只有她们自己知道,只有这样,才能完美的走出大家闺秀的端秀莲步来。 

当三人走到前院花园时,环廊下已经聚集了许多人。 

丁怀柔最先看到了老太爷和身旁的太夫人,她惊讶道:“祖父和祖母竟然也来了,还有定国公,安国公,順国公,敬国公,高国公……还有婉婉你父亲。” 

她带着些酒意,一个一个的念过去,都是朝中重臣,且这些人因年长身份贵重,通常情况下是不会亲自过来的。 

放鹤这种趣事,一般都是爱热闹年轻人的天地。 

可突然都来齐了,丁怀柔疑惑道:“这仙鹤的魅力真大,竟将人全都请动了呢。” 

婉婉看着这阵仗,觉得委实不像只是看仙鹤这么简单。 

这时,人群里安国公之女洪箐箐听到丁怀柔的话,忍不住道:“一只仙鹤哪里能将这些老臣都请来,是翊王殿下也来了。” 

她知道些小道消息,如此见丁怀柔疑惑,忍不住在她面前卖弄。 

“翊王?”丁怀柔转过一双微醉的眼睛看向她,“翊王不是在边关,怎么会在这呢?” 

洪箐箐得意道:“怎么你不知道?翊王边关大捷回京了,据说这仙鹤还是小公爷托翊王在边关带回来的呢。” 

翊王归来是朝廷机密,丁怀柔自然不知,震惊着:“所以,翊王会和小公爷一起来?” 

“那是自然。”洪箐箐倾慕翊王已久,若不是知道翊王此次会来长宁伯府,她才懒得过来。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而婉婉在一旁听到翊王两字时,心里便忍不住咯噔一下。 

她有一个秘密,那就是她在十二岁后,便经常会做一些奇怪的梦,梦里总是有一男子用强硬的手段欺负她。 

情景难以启齿,不堪入目…… 

这么多年过去了,梦始终都在,可她却从没看清过那个坏人的模样。 

可当婉婉听到翊王的名字时,却莫名背脊生寒,梦中之景缕缕浮上眼前,直觉叫她下意识觉得这个翊王不是好人,她想要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 

身体的反应总要比思维来的更快,她如一只受了惊吓的小鹿,慌乱的抽身,离开了人群。 

周围人很多,婉婉离开,便有无数人涌上来,丁怀柔和郁司宁并未有任何察觉。 

枫荷紧紧跟在小姐身后,却发现小姐好似受了什么惊吓似的逃离,她竟一时追赶不上。 

婉婉脱了人群后,便急迫的向马车方向走去,她只希望自己能赶在翊王到来之前离开长宁候府。 

可她饮了酒,又见了风,走起路来整个人晕乎乎的,路线似乎也不大符合心意。 

枫荷不知小姐好端端得,怎么突然就走了,还走的这么快,一边追一边道:“姑娘您慢点,小心石阶。” 

话刚落,女子的绣鞋便落在了布满青苔的台阶上。 

“啊……” 

身子倾斜一瞬失去了重心,冷冰冰的地面就在眼前,婉婉心里默念完了完了,要脸着地了,倏得酒意也消散大半。 

花容失色的姑娘吓得一声惊呼,却还未来得及亲吻大地,便觉腰腹一紧,先一步跌入了一方坚硬的胸膛。 

身子被强有力的臂膀拦住,一双大掌便扶住了她的绣臂,掌心用力,十分轻松的将她整个不扎根的身体托了起来。 

身侧发出一声银铃脆响,是婉婉发髻上的银簪滑了出去,跌落在青石台上。 

银灿灿的簪体顶端做了几朵精致浪花,浪花下坠着个由狼牙磨成的小鲤鱼。 

那人扶着婉婉,待她站稳后才俯身拾了她的发簪。 

旋即一方大掌映入眼帘,掌中盛着的便是她的小鲤鱼簪花。 

婉婉垂眸,便见发簪上的小浪花与男子衣袍上的祥云纹样很是相似,目光再下移,是双一尘不染的黑色长靴,比起自己的绣鞋不知大了多少。 

婉婉抿了抿唇,莲步后移将那双小巧玉足全部藏在裙摆中。 

“你的发簪。” 

头顶传来极有磁性的男声,可也就是这倏然而来的声音,让婉婉的心瞬时漏跳了一拍。 

“多……多谢。” 

她说服着自己不可慌乱,却还是无意识的颤着手去拿落在男子掌中的发簪,将其握在手中后,连头也未抬,慌忙福了个礼便匆匆离开了。 

身后的枫荷见小姐又跑了,只能咬牙继续去追。 

男子望着那个慌慌张张的小姑娘,深邃凤眸目送着皎丽身影,只见她裙袂随风微扬,翩翩如画,似一朵俏皮可爱的铃兰花。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9-09 13:13
下一篇 2022-09-09 13:15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