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盛宠(舒馨厉瑾琛)小说-《闪婚盛宠》 舒馨厉瑾琛全本免费小说章节阅读

《闪婚盛宠》,大家可以在本站读到这本主角为舒馨厉瑾琛的精彩小说。一起来看下吧:。在车上舒馨告诉他说想让他给外婆见一面,厉谨琛想了想点头并没有反对,车子经过小区外的水果摊的时候,他说要下车去买了个水果篮,舒馨揽着他说不用,但是他坚持,说是礼数问题。当两人提着水果篮上去的时候,着实把舒馨的外婆吓了一跳,她没想到舒馨这刚才才出门,现在就能带个男的回来,跟大街上捡得似的。…

《闪婚盛宠》这本书相对于以往看过的那种千篇一律的小说,此文确实是比较别具一格,尤其是开篇情节跌宕起伏留有悬念。

闪婚盛宠(舒馨厉瑾琛)小说-《闪婚盛宠》 舒馨厉瑾琛全本免费小说章节阅读

下班时间到,舒馨将自己手上未

完成的工作收拾了下,准备下班。

今晚她还有个相亲,得回去一

趟,按外婆说的,至少得换件衣服化

个妆。

她一周相看了八个男人,如果再

没有找到合适的,她已经开始考虑把

下周的量加大一倍。

所有同事都说她疯了,为了嫁人

无所不用其极。

一个女人,何必恨嫁到这种地步

呢。

可只有她自己清楚,如果再找不

到那个能第二天带她去民政局结婚的

男人,就要来不及了。

见她要走,一旁另一个办公桌的

张玲也提着包站起身来:“我也回去,一起走吧。”

舒馨点点头,两人一起出了办公

室。在车上舒馨告诉他说想让他给外婆见一面,厉谨琛想了想点头并没有反对,车子经过小区外的水果摊的时候,他说要下车去买了个水果篮,舒馨揽着他说不用,但是他坚持,说是礼数问题。

当两人提着水果篮上去的时候,着实把舒馨的外婆吓了一跳,她没想到舒馨这刚才才出门,现在就能带个男的回来,跟大街上捡得似的。

不过盼孙女婿盼了好些年的外婆吓到归吓到,缓过神来对于这样的情况也是乐见其厉的,于是乎很热情的放下手中的袋子就要进厨房煮面给他吃。

厉谨琛客气的拒绝,却拗不过她的坚持,最后舒馨不舍得外婆辛苦,自己主动进了厨房下面。

厉谨琛陪着外婆在客厅里坐着,外婆跟他讲了好些舒馨的事情,最后在舒馨出来之前拉过厉谨琛的手拍了拍,说舒馨是个苦孩子,让他以后好好待舒馨。

回去的时候舒馨送他下来,两人虽然说下个月就要结婚,但是到底才刚认识,一路下来两人显得有些沉默和尴尬。

最后还是由厉谨琛开口先打破尴尬,没话找话的说道:“你做的面很好吃。”

舒馨轻笑,看了他一眼说道:“你晚饭没吃吧。”

厉谨琛尴尬的笑笑,点点头。

待她送到车子旁边,厉谨琛上车前问她要了手机,按了几个键之后便听到一手机铃声在他的口袋里响起,重新将手机递还给她,说道:“这是我的手机号码,你有什么事的话可以打电话给我。”

舒馨点点头应下,看着他开车离开。

待舒馨再上楼回到家的时候,只见外婆坐在客厅里手上拿着一张二十多年前的照片,眼里还微微泛着泪。

照片里面是一个穿着白衬衫黑色长裙的女孩,模样跟舒馨有七八分的相像,那个女人正是舒馨的母亲。

舒馨上前将她手中的照片抽过,在外婆的旁边坐下,伸手抱了抱外婆,说道:“别看了。”

外婆抹了抹眼角,笑着说道:“我只是告诉你妈说你也要结婚了,找到了一个很不错的男孩。”

舒馨没说话,只是将外婆拥得更紧了些。

晚上的时候舒馨又做梦了,梦见当年母亲拿着菜刀将父亲砍死,然后又疯笑着用菜刀在自己的脖子上划了一刀,两人就这样倒在她的面前,血流了一地。

舒馨从梦中惊醒,整个人有些颤抖,额头全是冷汗,伸手去按开床头柜上的台灯,昏暗的灯光照亮黑暗的房间。

撑坐起来曲腿抱着,牙齿紧咬着唇,十几年来她总是这样不停的重复的做着这个梦,每一次都会吓的她从梦中惊醒过来,也许她这辈子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个画面。

当年她的母亲跟她的父亲相爱,最初的时候父亲为了母亲甚至不顾家里的反对私奔出来,没多久便有了她,只是最初的爱情被生活磨去了棱角,当初的浓情变厉了生活的各种琐碎,当一家人的生活变得平淡的激不起一点水花,父亲开始在外面的女人身上寻求刺激,最后直到被母亲发现,母亲难以接受自己深爱的男人如此对她,最后极端的拿刀将父亲砍死最后自杀。

这一切就发生在她的眼前,爱情似乎就是一场可笑的悲剧,而她就是那悲剧下的产物。

长叹一声,习惯性的伸手抓过手机准备给现在在国外带团的陆小小打去,陆小小是她的死党,两人从小学到大学几乎都没有分开过,只是大学出来她进了家公司做文职,而陆小小却去了家旅游公司做导游。

她记得她昨天白天的时候给陆小小那丫打过电话,没有多想,直接按了拨号键就直接打了出去。

电话响了好几声才被接起,只是有些意外电话那边并不是陆小小的声音,而是一个男人的声音,低沉依稀带着朦胧。

“喂,有事吗?”

舒馨一愣,拿过手机看了看,这才发现自己打错电话了,想起晚上那个跟她相亲合适的男人开车回去之前用她的手机打了电话相互存了号码。

“呃,我。。。。。。我。。。。。。”发现打错电话,舒馨一时间窘迫的不知道该讲什么。

“出什么事了?”电话那边厉谨琛的声音已经完全清醒。

舒馨低叹了声,有些无奈的摇摇头,说道:“没有,我只是打错电话了。”

电话那边厉谨琛似乎从床上正坐起来,问道:“你有半夜给人打电话的习惯吗?”声音低沉,在这样安静的夜中听来有些惑人。

舒馨摇摇头,说道:“我朋友在国外,她那边现在应该是正午。”

“你大半夜打电话,出什么事了吗?”

舒馨愣了下,笑道:“你的观察力一向都这么好吗?”

“我忘了告诉你,我是侦察营的。”

“看来我以后在你面前没有一点秘密了。”舒馨有些打趣的说道。

“我可以假装不知道。”即使是开玩笑,厉谨琛也能说得如此一本正经。

舒馨莞尔,看了眼床头柜上放着的闹钟,凌晨2点20分,确实是大半夜,欲结束对话,说道:“我不打扰你休息了。”

厉谨琛也没再多说什么,只说道,“嗯,你也早点休息。”

挂了电话之后看了看窗外,外面安静的听不到一点声音,她想她今晚又睡不着了,她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次被那梦惊醒后睁着眼睛到天亮了。用厚厚的粉底遮住昨晚那一夜没睡好出现的黑眼圈,再提着包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外婆已经准备好了早餐,看了她一眼摇摇头问道:“昨晚又没睡好?”

舒馨笑笑,只说道:“我高兴啊,终于有人肯要我了。”

外婆没好气的白她一眼,却没再多说什么,只让她吃过早餐再出门。

舒馨依旧上班,但是不会在下班之后赶着去相亲,办公室里的林艳似乎发现了这个情况,隔着桌子问舒馨说道:“舒馨,最近怎么看你不相亲了?”

舒馨淡笑,点头说道:“嗯,不相了。”

“怎么,被那些相亲的极品给吓回来了?”在林艳的概念里,如果已经沦落到只能靠相亲才能来找对象的地步,那么说明这个男人或者这个女人一定有问题,不是生理问题就是心理问题,因为没有问题的根本不会选择相亲这么老套的方式,只有天生交际圈子窄,长相太抱歉,资金太紧张,身体有缺陷的人才会无路可选被迫选择。

当然当初关于舒馨说要相亲找对象的时候她是大跌了眼镜,毕竟以她跟舒馨两三年同事下来,舒馨并不在她假定的这些范围之内。

舒馨没抬头,只是伸手将桌上的文件拿过,继续做着自己手上那未完厉的企划案,对了,忘了说的是舒馨所在的部门正是企划部。

“对啊舒馨,你该不会真的遇上什么极品男人了吧?”办公室里的其他同事也好奇的问道。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9-09 13:43
下一篇 2022-09-09 13:45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