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危机(薛灵芸穆沉栩)全文免费阅读_《女主危机》小说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女主危机》小说内容跌宕起伏,本文主角为薛灵芸穆沉栩。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精选:我最后看向穆云生,那是我的师父,救我于水火,授我功法,教我做人。他的手在袖子里捏得死紧,我看出他的紧张。我忽地不知如何说出口,说出他对他的小徒弟动了情?还是说他自私伪善?…

薛灵芸穆沉栩是小说《女主危机》的主要人物,原创作者薛灵芸倾心所创的一本言情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

女主危机(薛灵芸穆沉栩)全文免费阅读_《女主危机》小说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我看着他们哭红的眼睛,看见了穆云生无悲无喜的眼里涌上了一抹哀伤,看见了低着头的陆叙,还有红着眼睛的沈渊。

这是我从未见过的样子。

我心里却莫名觉得畅快起来,这一年的恨意达到了顶峰。

天底下最喜欢我的小鱼不见了,所以他们也不能好过。

他们是占据我前半生的人,如今剥离开来,却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难过。

我看着他们,忽然笑起来,那话恶毒至极,却叫我十分开心。

「其实我早就想说,你们懒惰自私又无能,遇事连自保都做不到,得到机会却不珍惜,让你们修炼就和要了命一样。」

我转头又看向陆叙:「还有你,事事都做不好,做错事永远只是和我讨饶卖乖,你做的多少事情,是我给你擦屁股,你同其他弟子打架,还是我去和师尊求情,再三保证,最后罚你在思过崖跪了一晚,你还觉得我在偏爱他,你以为你这些年能在凌霄峰待这么久,是凭你那吃多少灵丹妙药都不长进的天赋,陆叙,你明明就清楚,门内弟子,我最偏爱的便是你。」

陆叙讷讷喊了我一声师姐,我瞪他一眼:「别喊我,恶心。」

他眼睛一红,上前几步,却在对上我厌恶的视线时顿住。

「我让你帮我把他送出去,你都做不好,废物一样的东西。」

我又看向沈渊:「你说你喜欢我,我们一起长大,一起修炼,你扪心自问,你究竟是喜欢我,还是喜欢那个打败你的天才,你的喜欢,简直一文不值。

「我离开凌霄峰时,你说我除了修炼,什么都不会,我不会表达感情,可你自己想想,我对你不好吗?你忘了那年在魔渊历练,中了百香毒,是谁替你找到的蛇丹,我那时差点死在那里,你进阶是谁替你护法,免你受心魔困扰,你是不是早就习惯了,所以觉得我应该替你做这些事情?

「我是因为在乎你,把你当朋友,所以才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到头来只得你一句,除了修炼什么也不会。」

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在我脑袋里浮现,我却觉得莫名悲哀,或许只是我习惯了为他们做这些事情,以至于让他们觉得那是我分内的事情。

我最后看向穆云生,那是我的师父,救我于水火,授我功法,教我做人。

他的手在袖子里捏得死紧,我看出他的紧张。

我忽地不知如何说出口,说出他对他的小徒弟动了情?还是说他自私伪善?

我什么也没说,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情,我同穆云生,其实一开始,并不是这样。

他那时候手把手教我写字,手把手教我功法,他也会与我长谈修道之路的难处,要我善良,要我保护苍生,要我不要太执着于仇恨,做我爹那样的人。

我也会冲他撒娇,将练剑练久后红了的手腕摆在他的面前喊疼。

他对我也是对薛灵芸那般,纵容又无奈。

我的整个少女时光几乎都是在他的注视下长大。

他是天元大陆最强大的人,而我是他唯一的徒弟。

那时我萌生了不可出的心思,我对我的师父动情了,千丝万缕的情意日日缠绕着我的胸口,最后渐渐滋生了心魔。

民间都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于是我杀死了我的心魔,开始远离了穆云生。

他是我的师父,我将他奉为神坛,让他高高在上。

可那日撞见他们苟且的画面,神坛上的人落下,他向来带着悲悯的脸,忽然变得面目可憎,我只觉得他伪善至极。

他教我的道理,他自己都做不到。

他有私心吗?他自然是有的,他的私心是薛灵芸,为了她,甚至不惜将我置于死地。

我只道:「穆云生,欠你的,我还清了。

「我同凌霄峰,日后再无瓜葛。」

走时穆云生拦住我,手里幻化出了一颗红色丹药。

「这是锁魂丹。」他顿了顿,还是道,「是师父对不住你。」

我没有拒绝,直到走出凌霄峰外,我才将丹药给顾青鲤服下。

可是怀里的人毫无反应,漂亮的脸上依旧苍白,我眼泪忍不住大颗大颗地落下,趴在他的怀里哭得很是难过。

我还没有来得及告诉顾青鲤,他对我很重要。

特别重要。

我带顾青鲤回了望月宗,将他放在天池内,他最喜欢天池的水了。

他身体没有变化,也一直没有醒来。

我的身体恢复得很快,许是因为顾青鲤给的那颗龙珠。

我一下子丧失了修炼的斗志,浑浑噩噩守在顾青鲤身边看着日升月落。

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我什么都没有了,没有爹娘,没有师父,也没有朋友了。

那日我的手被白残花刺划伤,落在了白残花身边枯萎的藤蔓上,那藤蔓一下子活了过来,然后手上的伤也快速愈合。

我划破手指,试着将血喂进顾青鲤的嘴里。

一滴两滴……

忽地,少年手指微微动了一下,我睁大眼睛,然后泪流满面。

我忽然想到,逃亡的一年里,我无数次的受伤,却又好得很快,我只以为是因为自己的身体好,修为高,便忽略了顾青鲤每次苍白的脸,也忽略掉了他藏在袖中的手,还有嘴里淡淡的血腥味。

而每次他也只会在我醒来时对我惊喜地笑,而后委屈巴巴地撒娇。

「小月亮,你吓死我了。」

平日一点小伤,他都嚷嚷着喊疼,可该喊疼的时候,又倔得很。

「傻鱼。」我捏了捏他的脸。

约摸过了一个月,在我将手腕划破贴向他的唇瓣时,少年胸膛微微起伏了下,而我的心脏,随着这微微起伏,忽然开始跳动起来。

一下一下,像是活了过来。

除去每日观察顾青鲤是否醒来,我又开始了没日没夜的修炼。

终于在顾青鲤昏迷的第 91 天,他忽然睁开了眼睛,眼神迷茫,声音委屈。

「小月亮,我做了一个噩梦,很长很长时间的噩梦。」

他将我抱在怀里,身体微微颤抖。

我看着他的模样,忍不住心疼。

我问:「你梦见了什么?」

「我梦到你变成了人人喊打的女魔头,他们说你坏,说你伤害同门,说你盗取凌霄峰的东西,还放走了魔族的大魔头,可是你没有做那些事情,我梦见他们都不相信你,无论你怎么解释。

「后来你真的堕魔了,然后变得很厉害。」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9-11 09:59
下一篇 2022-09-11 10:01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