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夫郎黑化了小说全本完结版免费阅读

爆火言情小说《我的夫郎黑化了》正在火热连载中,这本小说是由作者美人与骨倾情力创的作品,故事里的主人公分别是谢平安白离,其主要内容讲 述了……

我的夫郎黑化了是一部非常精彩的小说,这部小说情节曲折动人让人爱不释手,作者是美人与骨,推荐大家阅读。

我的夫郎黑化了小说全本完结版免费阅读

谢平安成功把水老正君给糊弄过去了,但是兄长那边就不太容易了。

只不过因着水妙儿是外女,谢玉衡不好说什么。

你呀,那日可是出尽了风头。谢玉衡看着已经洗净的谢平安。

现在外头都说谢二小姐为了自家兄长,连明威将军都不放在眼里了。

谢玉衡没想到小妹会为他出手。

让我看看,打的疼不疼?谢玉衡想看看她伤的怎么样了。

平安舍不得兄长受委屈。谢平安猫儿似的在兄长身边撒娇,用脸蹭了蹭兄长的肩膀。

兄长就不要生气了,我再也不敢了。

不敢,我看你是敢的很。谢玉衡摸了摸小妹的头。

说起来你今年也及冠了,可有看上哪家的少爷。

那位白公子虽然没了卖身契,可他失忆了,以前的事情全然不知。

若是你喜欢,留下来做个小侍也不妨事。若是正君的话,怕父亲也不会同意的。

我才十六,还是个小孩子呢。谢平安还真没想过要娶谁。

这女子汉应当以建功立业为志,儿女情长,就放在一边吧。

我竟不知小妹还有了志向。谢长安回府就听说了小妹的杰作。

小妹这计策的确是妙啊。

先在水老正君面前装作被水妙儿打,再让去接谢长安的谢玉衡看到水妙儿被打。

谢平安自然是想的好计策。

谢平安看到长姐身后站着一位男子,身着青色长衫,看起来干净利落。

谢长安看到小妹打量这人,便道:这位自称是白小侍的兄长。

谢长安入府的时候,正好看到门房将此人拦下来。

你是白离的兄长?谢平安看两个人也不像啊。

莫小安行走江湖这几年,靠的就是坑蒙拐骗,行骗之术早已出神入化。

就是他母父诈尸还魂,都不一定能识破。

罗椒不让莫小安杀谢平安,那莫小安怎么有机会进入谢府。

要不是水妙儿耽误了他的事,他早就得到罗椒的信任住进谢府了。

给水妙儿下点泻药,不过是给她个教训。

小的前些日子在即墨郡瞧见您二位,思索再三,才敢来此相认。

莫小安知道谢平安的这位小侍失忆了。

失忆就代表之前的记忆都是空白的,这不正是个进入谢府的大好机会。

你有何凭证?谢平安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不过白离一心想要恢复记忆,不然就是想去挣钱。

就他这白痴的样子,除了去做个冷血无情的杀手,只能留下来败事有余了。

眼前这个人,说不定能让白离安生一段时间。

反正也是个失忆的人,姑且骗上一骗,让她轻松几天吧。

就是不知道即墨郡那出戏,是巧合,还是故意的。

到底是为了钱财,还是为了她谢平安的美色。

我多年未见,信物莫小安想着随便拿出个什么来,谢平安摆了摆手。

想来你也不会认错自己的弟弟,罢了。

谢长安见二人说完,便道:母亲过些日子便来了,秋小侍也在。

谢长安得了母亲的信,信上不仅说把秋晚带来了,还有一位叫冷月的公子。

据说是母亲要纳侍。

那位公子的年纪,做谢长安的弟弟还差不多。

罗椒知道的时候,已经打碎了一盏茶。

我在这里辛苦经营,她倒好,有一个秋晚还不知足。

那冷月是个大多的孩子,她竟然也舍得下手。

罗椒气的浑身发抖,砰的一声,又一个茶盏掉在地上碎了。

多亏是要先带回来,还没碰过什么。

要是让那些御史知道了,就要参谢府家风不正,让长安怎么办。

正君,你消消气,或许梧桐想劝,可抵不住罗椒在气头上。

她以前一门心思都在生意上,我只当她是个喜欢挣钱的,对男女情爱不放在心上。

罗椒就怕谢宁出门在外不方便,他又不能亲自跟着,便提拔了秋晚。

谢宁从没带秋晚出去过,罗椒以为她一心扑在生意上,没想到也是个花心的。

这么多年,不定藏了多少外室,生了多少庶出,都是我不知道的。

正君还是少生气些,咱们大小姐不是屋里还没有人嘛,实在不行就

梧桐本想说谢家主如何没有情爱,可正君您是分毫看不见她对您的情谊啊。

那是个什么货色,怎么能塞给长安。

那就给二小姐,她才刚及冠。

长安都还不曾娶夫,屋里一个人也没有,她是哪里来的福分,怎么能在长安前头。

梧桐看正君左也不行,右也不行,便不开口了。

罗家落败后,罗椒的母亲为了府上几十口人有饭吃,便将罗椒嫁给了谢宁。

谢宁这些年的真心实意,罗椒是一点都没放在心上。

谢宁接济了罗椒父家多少,罗椒都觉得是应该的。

罗家现在没了富贵,都要靠一个外嫁子填补。

梧桐有时感叹,多亏大小姐争气,在东宫谋了差事,大少爷又是个稳妥的性子。

秋小侍是从少爷屋里出去的,是个不争不抢的性子,少爷倒也不用烦忧。

这是这冷月公子是什么来头呢?

她屋里不是有个白什么了,至于这个冷月,等人到了再说吧。

梧桐这才想起来,二小姐屋里那位白公子虽然还没名分,但也是养在屋里的人了。

再说白离突然多了一位兄长,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莫小安看到白离,总觉得有些熟悉,好像真的在哪里见过。

白离失忆后,性情大变,此刻呆萌的看着莫小安,问了许多问题。

莫小安答了几个,最后只好说他们年幼便走失了,他一直没放弃寻找弟弟。

你与父亲像,我与母亲像,我一看到你就认出来了。莫小安觉得哄孩子太累了。

这样啊,那大哥会武功吗?新一轮的提问又来了。

莫小安在心里琢磨着:要不还是给孩子下药吧,能毒哑那种。

谢宁此番上京,便是全家在上京定居了,安陆郡的老宅只剩下些人日常照料。

谢宁到的这天,风和日丽。

几月不见,平安又胖了一些,玉衡怎么瘦了,是不是平日里太过操劳了。长安呢,怎么也不来接我。

谢宁吩咐管家大包小包的往里搬东西。

后头马车下来了两位男子,秋晚与冷月这一路上聊的十分投机,因而二人坐在了一起。

只冷月开口就是叔父,俨然让自己低了一辈。

谢玉衡倒是不知母亲究竟要不要纳侍了。

谢宁对美人并不看重,果真是如罗椒所说,一心扑在生意上,因此谢府才能被冠以皇商。

谢长安倒是对美极为讲究,若非要说像谁,那就是罗椒了。

他屋里用的东西,比宫里的君卿还要讲究。

谢平安初来倾城国时,对这里的一些词也有些糊涂。

比如这君卿就是她那个时代的后妃。

毕竟是个女尊国,有些书本里不知道的词汇,也很正常。

谢宁知道秋晚是罗椒屋里人,平时在院子里侍弄花草。

如今成了她的小侍,还是一副不争不抢的样子,总是说椒儿的好话。

谢宁有时候挺孤独的,也没个能谈心的人。

谢长安忙着学业功课,每日闷在书房里。

谢玉衡跟着父亲学管家账目,府上被他打理的井井有条。

谢平安倒是个贴心的,但谢宁也不敢同庶女太过亲近,只能多给些银子了。

谢平安先将人迎了进来,长姐跟太女请了假,一会儿就回来了。

若说罗椒不重规矩,他可以当众打庶女的脸,丝毫不觉得自己做错了。

若说罗椒重规矩,谢平安不该出现在正门,秋晚也不能从大门跟着家主进去。

因而谢平安觉得,只要无关罗椒的利益,她就是去金銮殿打滚,那也是无妨的。

家主连日奔波辛苦了。罗椒不动声色的看了冷月一眼。

身姿纤瘦,模样白净,眼神灵动,动作大方,的确是个妙人。

这身上竟然还背着一个勺子,真是够奇怪的。

冷月见过罗正君,大少爷,二小姐。

冷月的语气不卑不亢,动作行云流水,从容大方。

冷月听秋晚叔说过,这位正君不喜欢冠妻姓,因而府上都称呼罗正君。

这是冷月,就安排他住在谢宁头一次来上京谢府,还不知哪里是什么地方。

安排在厨房就行。冷月醉心厨艺,在厨房最合适不过。

对对对,还是在厨房附近的院子吧。谢宁定下最终的住所。

谢平安有些纳闷,莫不是长姐会错了意,母亲带回来的是个厨夫。

不管是小侍还是厨夫,冷月都已经住了下来。

冷月每天都在厨房里泡着,好像要跟锅碗瓢盆成亲似的。

谢平安看他动作如行云流水,每一个动作都跟画似的。

那酱料啊,面粉啊,就好像长了眼睛似的,都不会落在他身上。

真是让人赏心悦目。

有句话叫秀色可餐,你就正配它。谢平安道。

二小姐这贫嘴的功夫倒是和谢家主一样,你也是个爱吃的人?

冷月本来就是一个厨夫,只是原来的酒楼倒了。

他无家可归,正好遇到了挑剔的食客。

谢宁在吃上极为讲究,正好看上了冷月的厨艺,就带回来了。

冷月听人说男子是要嫁人才行的,那样就会有个家了。

如果有一个自己的家,那就不会被人抛弃了。

所以冷月想要嫁给谢宁。

但谢宁已经有正君了,正经人家的小侍,都是需要正君同意才能进门的。

秋晚这一路上也收获颇多,这孩子善良,母父早逝,是被舅父舅母养大的。

因为不想做舅父的累赘,这才去了酒楼做厨夫。

冷月心思单纯,与人为善,又凭着一手好厨艺在酒楼混的日子很好。

若不是机缘巧合,也不会跟谢宁回来。

秋晚觉得与平安正好相配。

正君嘴上不在意,心里是妒忌的,肯定容不下冷月。

以妻主对平安的宠爱,只要他为正君解决这个麻烦,让冷月做平安的正君,应该不成问题。

谢平安可不知道秋晚的想法。

我最爱美人。原主的眼神都长弯了,带回来的男子个顶个的丑。

听说原主以前也赶人走过,谢平安照葫芦画瓢,也没人怀疑。

那你觉得我如何?冷月问。

冷月又和谢宁提了小侍的事情,可她突然就变卦了。

若是我纳侍,会影响长安的仕途,椒儿不会同意的。

冷月想到那日谢宁的话,觉得他很快就要无家可归了。

我母亲再怎么好看,也不能和长辈抢,她还要指望着谢宁吃饭的。

她不纳我了。想到这个冷月就不开心,连糕点也不想做了。

酒楼的人都说我有好样貌,就是入宫做君卿都会被宠爱,谢家主怎么就看不上我呢。

谢平安不得不承认,他这手艺和他的颜值一样很可以。

但是谢府最大的事情就是谢长安的仕途,罗椒可指望着祖坟冒青烟呢。

要不你纳我吧,我吃的不多。

这个

谢平安虽然好色,但也有礼义廉耻。

回头我跟母亲说说,你快做糕点吧。

谢平安还得去巴结兄长,让他早点带自己出去。

书铺的事情可是一丁点着落都没有呢。

好,等你以后纳了我,别说是糕点,就是满汉全席,我也能做。

厨艺就像是天赐给冷月的,无师自通。

因而他这话说得极为自信。

行,到时候我给你盖一座大厨房,让你随便折腾,想做什么做什么。

反正做梦也不要钱,谢平安还是可以让冷月痴心妄想一下的。

现在谢平安成年了,他随时可能被分家。

还是先想想怎么不动声色的在罗椒眼皮子底下挣钱吧。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7-07 19:59
下一篇 2022-07-07 20:01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