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宝团宠锦鲤有空间红豆绵绵冰 完本在线小说免费阅读

《农家小宝团宠锦鲤有空间》内跌宕起伏的故事,就看小说《农家小宝团宠锦鲤有空间》,这里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我的懵懂青春,主角为宁锦绣季萧尘小说精选:…

这不与我以前看的不同,主角宁锦绣季萧尘之间故事情节曲折。文中情节一环扣一环,波折起伏,《农家小宝团宠锦鲤有空间》很好看。

农家小宝团宠锦鲤有空间红豆绵绵冰 完本在线小说免费阅读

你这个死老头,抱着闺女不撒手,女儿我也有份的,你快抱回来给我看看。

老婆子,你刚生完孩子身体虚,还是我帮你带闺女吧,你好好养身子。宁老头舍不得放下这宝贝疙瘩,能多抱一会就一会。

好你个死老头,我之前生老大老二他们的时候,咋没见你这么上心的,那几个臭小子生下来,你看都不看,现在霸占着闺女不让我看!你什么居心?

小子和闺女不一样,怎么能比呢?你看我逗得闺女多开心。

苏氏着急了,生怕闺女一直被这死老头抱着,以后长大会比较喜欢爹,到时候她岂不是要跟这老头争宠?

老头子,你翅膀硬了是不是,枉我含辛茹苦为你孕育了五个子女,怀胎十月,你居然连女儿都不让我看

她假意掉了几滴眼泪,宁老头怕了她了,只好把闺女抱到她身边,自己则蹲在床边继续逗弄小囡囡。

宁老头都抢不到,宁老大和宁老二只有在旁边眼红的份了!

不要抢,不要抢!锦绣要娘亲!锦绣咿咿呀呀地挥舞小胖手,娘亲身上有奶香味,要跟娘亲贴贴,可惜她的婴语没人听得懂。

一会功夫,翠芬拿着块红绸布风风火火地进来,给小姑娘换了襁褓,锦绣刚才拼命挤出来的时候累坏了,她歪着小脑袋,手指含在嘴里,不一会就睡着了。

我闺女真好看,就连睡着也这么可爱。

温情脉脉的时候,宁老三手里抓着一条活蹦乱跳的大鲫鱼闯进来。

爹,娘!鲫鱼,好大的鲫鱼!

那鲫鱼湿滑又好动,滑腻得宁老三几乎掐不住,干脆直接抱在怀里,蹭满身腥味。

吉祥村本就不算富庶,家家靠着几亩地过日子,宁家人口众多,家里本就勒紧裤腰带过日子,这两年收成不好,更是有了上顿没下顿,别说吃肉了,能顿顿吃完糠米都是福气了。

宁老头眼睛直发亮,搓了搓手一脸不敢置信:你这哪弄来的好东西?外头大风大雨的,堤坝都拦不住,你成日乱跑别淹沟里!

什么外头,这都是家门口捞的!宁老三满脸喜色,门口水塘里涨了水,把河里鱼都带了上来!

宁老头听得喜上眉梢,家里揭不开锅,正愁着怎么给老婆子补身体,这真是瞌睡送枕头了!

快!让你媳妇拿去炖汤,赶紧给你娘好好补补!

诶!爹,我这就去。

苏氏心里高兴,亲了一口小闺女:闺女一出世,咱家就有好事发生,老大,老二,你们记住了,妹妹是家里的宝贝疙瘩,你们要好好爱护她,不能让人欺负她。

老大跟老二相差两岁,老大已经二十八岁了,两人一直在田里耕种,是老实肯干的汉子,很听爹娘的话,连忙点头应声:知道了,娘。

我们一定会保护妹妹的。

苏氏看着听话的儿子,满意地点了点头,又吩咐老大,老四在镇上做工,老大你找人捎个口信给他,让他这几天请假回来一趟,至于小五,他去府城赶考,你给他写封信,信上就写母女平安,让小五好好备考。

行,娘,我这就去办。

老大识得几个字,写信的任务就落到他身上,他露出憨厚的笑容,走了出去,翠芬跟着他一起出去,见相公一脸傻样,伸手掐了他一下。

相公,我不是多话,刚出生的女娃娃,用这么好的布包身子,那绸缎看料子要好几两银子呢,小姑子用了之后就没用了,也太浪费了,要是拿去换些红糖来

宁老大急着去写信,摆了摆手,不在意道: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妹妹还那么小,皮肤嫩着呢,这可是咱宁家求了好几代才得来的宝贝,娘能不惯着么!至于红糖什么的,回头我就带老二老三再去寻摸些鱼,卖了换些银子!

翠芬一想也是,小姑子来了,说不得宁家的好运也跟着来了呢!

锦绣满月那天,下了近一个月的雨停了,天空还出现了彩虹。

真是个好兆头,宁老头开心极了,苦思冥想,给自家乖女儿取了个好意头的名字宁锦绣,还掏出了家底给锦绣办满月酒,请村上的人来喝满月酒沾沾喜气。

宁老四淌着水从镇上回到吉祥村,手里拎了一只老母鸡。

他刚到家,就丢下手里的鸡,去屋子看妹妹,苏氏坐在床侧,打着扇子给小锦绣扇风,替她驱赶蚊虫。

宁锦绣趴在床上,无聊地玩起了手指,将手指放在口中吮吸,吮了一会又觉得这种行为太蠢,便吐了出来,眼珠滴溜溜的转向了四哥哥身上。

她这个四哥哥年轻一点,生的比家里另外三个哥哥要好看,她喜欢漂亮哥哥。

她的眸子晶莹似黑葡萄,咿咿呀呀地朝宁老四伸出胖乎乎的小手。

宁老四盯着像瓷娃娃一般的小妹妹,越看越喜欢,舍不得挪开眼,他瞧见她伸手的动作,指了指自己:绣绣,是不是要哥哥抱啊?

啊,啊

是啊,是啊,要漂亮哥哥抱。

宁老四喜出望外,伸出手将小绣绣抱到怀里,动作不自觉地变轻柔,生怕自己用劲会弄疼妹妹。

宁锦绣赖在四哥哥温暖的怀抱中,手也不安分,玩着他垂下来的一缕长发,下手没轻没重的,不小心扯到了他的头皮,宁老四吃痛,却不气恼,只是哄着妹妹。

绣绣乖,头发不好玩的,一会四哥给你找别的玩意,给你编织一只草蚱蜢怎么样?

听到四哥会编草蚱蜢,宁锦绣笑颜盈盈,露出两梨涡,同时松开了抓头发的手。

老二媳妇春桃推门进来,她性子怯懦,脸涨得通红,娘,外头出、出事了!

出啥事了?苏氏吓了一跳,赶紧走到窗口朝外看。

宁家不大的小院里挤满了人,有些是村子里的,苏氏是认识的,可有些半大的孩子却是眼生的,亦步亦趋地跟在村里人的后头,瞧着就像是他们亲戚。

这些个人,怎么有好些脸生的?都是哪来的?

春桃缓了口气,这才捏着衣角道:这还不是连天的雨下的,咱们村子还算好的,别的地方地势低洼的,都已经有了水患,这些脸生的怕都是投奔亲戚来的,村里有些个人家就带着一起来吃席,咱们、咱们哪有准备他们的饭

家里准备的吃食并不够招待这些客人的,谁也没料到这种情况,宁老头急得不行,打发春桃来问问老婆子。

能不能去问邻居借一点,总归是救急,他们不至于不帮,先置办了席面再说!

一听这话,春桃连连摇头,公公已经去问过了,最近大家日子都不好过,谁家有多余的粮食往出借的?

这可真是赶狗入穷巷,可如何是好?

苏氏一狠心,指向宁老四带回来的鸡:把老四带回来的鸡宰了,加点菜能炖一大锅鸡汤,其他的咱们再想办法。

宁老四一听,立马急了:娘,这鸡是我送给绣绣的,可以下蛋的,等绣绣再大一点就有鸡蛋羹吃了。

在宁老四怀里的锦绣一听这是四哥送她的礼物,怎么能宰了吃?

她咿咿呀呀了半天,没人听得懂,瘪着嘴哇哇的哭了起来。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9-18 22:39
下一篇 2022-09-18 22:41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