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星然江时宴的小说叫什么名字简星然江时宴全文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 简星然江时宴的小说叫什么名字简星然江时宴的小说叫什么名字列表简星然江时宴的小说叫什么名字简星然江时宴

简星然江时宴的小说叫什么名字(简星然江时宴)全文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 (简星然江时宴的小说叫什么名字)简星然江时宴的小说叫什么名字列表(简星然江时宴的小说叫什么名字)简星然江时宴

小说介绍

江时宴眉心紧皱,他好像做了个梦。梦里,简星然什么都没有说,只 是背对着他,慢慢远走。任由江时宴如何喊,都没有回头。“简星然!”江时宴猛地坐起身,满身冷汗。而此时,屋外的阳光从没拉起的窗帘中透出来,驱散一夜的黑寂。但莫名的,江时宴心中的不安更加浓重。…

免费试读

等江时宴起床时,整个别墅里一片死寂。

他四处看了圈没找到简星然,只瞧见了那份已经签好字的离婚协议。

纸上字迹娟秀,江时宴看着,心里莫名有些不舒服。

但很快,那股情绪便被压了下去。

他拿起笔 ,果断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做完这一切,江时宴便出门去公司,没再过问有关简星然的一丝一毫。

没有简星然打扰的日子,他本应该自在,但不知为何,却无端有些烦闷。

这天,江时宴参加完晚宴后,便让司机将自己送回了荣晟别墅。

打开门的一瞬间,他站在门口有一瞬间的怔愣。

也隐约想起,以前不管自己回来有多晚,这里总会有一盏灯亮着。

而简星然就会坐在沙发上……

江时宴怔怔望着那空无一人的沙发,许久才回过神走进。

他一步一步走上楼梯,家里,属于简星然的东西都还在。

但不知怎的,就是不一样了……

这天后,江时宴不管工作应酬多晚,都会回到这里。

理由,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

转眼,两个月后。

北城医院。

简星然靠在简母的怀中吊着药瓶,手背上一片青紫的针眼。

“估计熬不过今晚,你们……多陪陪她吧,尽量别留遗憾。”

医生的话跃然在耳,简母紧了紧怀抱,强忍着眼泪问:“星星,你有什么想做的事吗?还是说你想见什么人,妈可以……”

她没有说出江时宴的名字,但母女两个都知道在说谁。

一旁陪着的简父听到这些,再也忍不住,匆忙起身。

出门的一瞬间,他眼眶红了起来。

屋内,呼吸已经越来越轻的简星然摇了摇头:“不见了。”

就这样吧,对她和江时宴来说,这是最好的结果。

简星然窝在简母的怀中,像还在胎中时小小的蜷缩成一团。

对于自己的身体,她比谁都清楚,现在的自己甚至连父母的脸都看不清了。

胸口的痛越来越强烈,简星然尽力忍着:“妈,我唯一的遗憾就是不能再陪着您和爸爸,如果有下辈子……我想有个健康的身体,陪着你们……过完……一辈子。”

说到这儿,她几乎无法呼吸。

简母看在眼里,着急的大喊:“老简,老简!叫医生!快叫医生!”

很快,医生护士鱼贯而入。

简母和简父被请出了病房。

走廊里,简母透过门上的玻璃窗,不断祈求:“老天爷,我女儿这辈子没享过什么福,您一定要保佑她挺过去啊……”

一遍又一遍,一声又一声。

半小时后,只听病房里倏然传来一声刺耳的嗡鸣!

而心脏检测仪上的曲线……霎时拉平。

简母当场怔住,然后在简父的惊慌目光中,直直坠倒在地!

另一边,江氏集团。

江时宴正在开会,突然觉得心口一阵窒息的闷。

他强忍着不舒服开口:“今天就到这儿吧,散会。”

便率先走出了会议室。

回到办公室,江时宴连忙找出止疼药吃下。

可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有缓解。

他只当是最近忙于工作,休息不好,便干脆回了荣晟别墅。

可直到躺在床上睡去,这种状况都没有丝毫的缓解。

江时宴眉心紧皱,他好像做了个梦。

梦里,简星然什么都没有说,只 是背对着他,慢慢远走。

任由江时宴如何喊,都没有回头。

“简星然!”

江时宴猛地坐起身,满身冷汗。

而此时,屋外的阳光从没拉起的窗帘中透出来,驱散一夜的黑寂。

但莫名的,江时宴心中的不安更加浓重。

这样的日子过了三天。

但除却那一晚,他再也没梦到简星然。

这天,江时宴正坐在办公室里出神。

紧接着门被推开,沈妍走进来:“阿深,我想请你帮我个忙。”

“什么?”

沈妍在椅子上坐下,脸上妆容依旧精致妩媚:“和我结婚。”

江时宴愣了下,随即皱眉。

沈妍像是没看见,自顾自说:“我因为一些原因和顾家的婚约取消了,正好你和简星然不是离婚了吗?干脆我们结婚,这样一来,对于江沈两家都是利大于弊。”

然而江时宴闻言后只是说:“抱歉,我帮不了你。”

沈妍一愣:“为什么?”

江时宴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想到如果简星然知道这件事后的反应,他就没办法答应下来。

“我和简星然刚刚离婚,这么做,对她和简家的影响太大。”

听到这儿,沈妍眼神变了变:“你什么时候开始在意这些了?当初你帮我……”

“你也说了是当初。”江时宴打断了她的话,“沈妍,我很欣赏你的能力,但也仅此而已。”

话落,他站起身,拿过手机就要往外走。

然而就在此时,手机铃声却先一步乍响。

江时宴看着上面闪烁的“外公”的备注,心莫名一沉,随后接起:“外公,怎么了?”

电话那头,江老爷子的声音不似以往洪亮:“阿深,你现在来简家一趟吧。”

闻言,江时宴想到这么久没有联系自己的简星然,以为是她要求的,直接拒绝:“我还在忙,没空。”

说完,就要挂断电话。

然而这时,江老爷子的声音再度响起。

只一句话,顷刻间让江时宴僵在了原地。

老人声音喑哑:“你必须过来,来参加……星星的葬礼!”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12-15 09:50
下一篇 2022-12-15 10:1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