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赐秦澜全章节_风水异闻录小说阅读

主角叫李天赐秦澜的小说叫做《风水异闻录》,它的作者是开挖掘机的派大星最新写的一本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风水异闻录》这本小说写的很好,超喜欢这种风格的文笔,作品隐意很深,需仔细品读。

李天赐秦澜全章节_风水异闻录小说阅读

第16章

见到我灵魂出窍,陆鹤鸣收去哭丧的脸,嘿嘿笑着问,“兄弟,是不是死的时候有人哭,觉得心里舒服多了?”

“并没有。”

我说,“我阳寿未尽,只要保存好身体,便可等有朝一日擒拿真凶,解蛊后再魂归体内。”

“只是活人灵魂离体越久,越会虚弱甚至溃散。现最首要的,是找一具刚死不久的尸体让我暂住。”

魂魄离体的咒决,是太上清心咒的一种,是我翻阅爷爷的书库时,无意间学会的,却没想今日能派上大用。

慕容长青嘴里咕咕哝哝的念着我听不懂的咒语,等她再睁开眼时,瞳孔上蒙了一层薄薄的阴气,这大概是苗疆巫蛊一族,特有的通阴咒决。

果不其然,咒决唱诵之后,慕容长青目光落在我的魂魄上。

她问,“你是想借尸还魂?”

“是。”

“这里就是珠州人民医院的停尸间。如果运气好,兴许今天就能找到合适的载体。”

在慕容长青的带领下,我来到靠楼梯间一号停尸房前。

她说,“两天前你入院时我曾调查过,这里放置尸体的新鲜程度,是按照号码排列的,这里兴许有你想要的东西。”

话落,慕容长青拔下一根头发,伸进锁眼里。

发丝钻入锁眼的刹那,竟化为密密麻麻的黑色小虫,只听见噼噼啪啪的几下,门就应声打开。

“进去吧。”

我狐疑的看了慕容长青一眼,旋即灵魂直接穿透门体,进入停尸房中。

狭窄昏暗的房间内,陈列着十二张铁架床,总共有五具尸体,可惜都是些老人。

就在这时,门外忽然传来脚步声,两个护士推着铁架床,进入太平间内。

“哎,年纪轻轻的就出了车祸,据说是个海龟留学生,还是赫赫有名的秦氏财团董事长的养子。”

“刚下飞机,就被高空抛物砸得心脏骤停,真是人各有命……”

两个护士正聊天时,我便躺在了铁架床上,与被白布盖着的尸体渐渐融合。

从床头贴着的照片看,死者是个年轻男人,心脏骤停体表无伤痕,且因刚死不久,身体活性强,格外适合附身。

三个呼吸过后,我再度睁开双眼,掀开盖在脸上的白布坐起身。

稍许寂静后,一个年轻小护士眼皮一翻,直挺挺的向后倒去,还好我及时起身,将她搀扶住。

年纪稍大些的护士,两腿哆嗦一**跌坐在地上,嗷的一嗓子震得我耳朵发麻。

“鬼啊!”

太平间的动静,很快引来保安和楼上的主治医生,众人熙熙攘攘站在楼梯口张望,却不敢进入。

保安站在门口,惊恐的看着胸口挂着死亡标志号牌的我,反倒是头发花白的老医师走进太平间。

他捏了捏我的胳膊肌肉,又摸了摸颈动脉,喃喃说道,“真是个奇迹!我行医这么多年,第一次见到有人在心跳骤停六个小时后死而复生!”

“马上安排全身检查,并立即联系病人家属!”

我说,“我没事,不用检查。”

“胡闹!你还想再死一次吗?”

老医师格外严厉,无奈我只能被推上一个又一个的机器,全身扫描检查一遍以后,仍不放我出院,说要等待家属来接。

慕容长青和陆鹤鸣也在病房,与我一同等待。

陆鹤鸣大口啃着桌上不知谁留下的苹果,含糊不清的说,“兄弟,你这次附身的可是超级大土豪!”

“要我说,你干脆在这具身体里住下算了,比你当个寒酸风水师强得多。”

我没有理会陆鹤鸣,而是对着镜子打量我的容貌,并翻出病历本,查找关于死者身份的有用信息。

在解除蛊毒之前,为了不引起没必要的恐慌,我要以这句尸体的身份活下去。

死者二十五岁,名字叫秦博古,六年前去国外留学,回国时被高空抛物砸中心脏,当场心脏骤停身亡。

令我感到惊讶的是,这个秦博古竟然是秦德文的养子!

还没等我翻阅完病例,病房门就被推开,老泪纵横的秦德文一把搂住了我,“孩子,我就知道你福大命大,没那么容易死!”

秦茵站在门口,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咧了咧嘴角像是在笑。

我又向门口张望了一会儿,发现秦澜并没有跟来。

还没等我说话,陆鹤鸣就指着秦德文,惊声说道,“我认得你!你就是那个身家十几亿的秦氏财团老董事长!”

“这位是……”

我解释说,“他们都是我在国外的朋友,专门漂洋过海来投奔我。”

秦德文喜不自胜的道,“呵呵,既然是来投奔博古的,那就是我秦家人。今天博古死而复生,晚上我摆宴庆州,两位请一定赏光。”

“那感情好!”陆鹤鸣笑嘻嘻的凑上前,“秦董事长,我最近手头一点紧,能不能……”

“不能,闭嘴。”

慕容长青恶狠狠的瞪了陆鹤鸣一眼,旋即上前温声说,“秦先生好,我们想在贵舍借住几日,不知方不方便。”

“这有什么不方便的,我热烈欢迎!”

……

办理过出院手续,秦德文派一辆粪叉标志的轿车,来医院门口迎接。

我想要上车时,却被秦德文拦住。

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语重心长的道,“博古,你已经六年没见过小澜了。这次给你们个机会,单独相处培养感情。”

话落,秦德文就带着四人上车离去,仅留下我一人站在原地。

约莫半盏茶时间过去,一辆熟悉的黑色轿车停在身前,身穿OL制服,身材高挑的女人摇下车窗,俏脸阴霾却勉强挤出一丝笑容,“上车吧。”

女人是秦澜,她此时身体携带的气,却让我格外陌生。

忐忑、紧张、恐惧、恨意、杀气……

她发际线位置,隐约可见血丝。天灵盖缠绕着斑驳黑红两色煞气,通常只有屠户和杀人犯才有。

我冷不丁问,“你杀了人?”

嘎吱——

秦澜猛的一颤,车子打偏钻进绿化带,还好她刹车及时,没酿成事故。

“你胡说什么呢。”

秦澜的气息格外混乱,证明她在紧张,神情却表现得格外淡定,“难不成你觉得,高空抛物是我故意干的?”

“是与不是,只有你自己知道。”

我说,“刚才从医院太平间,钻出一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他白天不敢出医院大门,但一直在恶狠狠的盯着你。”

“倘若真是你杀了他,他会在晚上找到你,有仇报仇,有冤报冤。”

“你向我坦诚,兴许我能帮你。”

秦澜曾被我种下代表至纯至真的佛印,证明她心性纯良,不会轻易伤害人。

她的人品值得我信任,因此可以坦诚一切。

秦澜先是一惊,旋即疑惑,“你……你说话的语气,和我的一个朋友特别像!你是不是刚才被砸傻了?”

“你没猜错,我就是李天赐。”

“你再跟我回一趟医院,就什么都清楚了。”

……

我带着惊疑不定的秦澜,来到停放我冰棺的停尸间,向她讲述了自从离开秦家后,发生的一系列事情。

为了避免秦澜恐慌,我刻意隐瞒了人头虫身的秦茵部分。

由于我精通道教佛学典籍,也算是半个修行之人,身上气场过于强大,秦博古这等刚死之魂,不敢靠近。

否则秦澜出现在停尸间这等极阴之地的刹那,恐怕就会被秦博古借助地势害死。

“借尸还魂?这……太过匪夷所思!”

秦澜扶着额头良久,才勉强能接受我借秦博古尸体复活的事实。

我再度问,“秦博古,是不是你杀的?”

“是!”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7-15 10:19
下一篇 2022-07-15 10:21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