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女成凰冷王独宠医妃》薛凌瑶荣渊小说全文完整版阅读

小说《绣女成凰冷王独宠医妃》是作者小白菜丫所做的一本爱情小说,小说中的男女主角是薛凌瑶荣渊,讲述了……

《绣女成凰冷王独宠医妃》主角为薛凌瑶荣渊这是我最最最喜欢的一本小说,没有之一!膜拜作者如沐春风的脑洞跟想象力,情节环环相扣,每个人物特点跟故事情节描绘的太清晰,喜欢每个角色。真心佩服作者强大的脑洞

《绣女成凰冷王独宠医妃》薛凌瑶荣渊小说全文完整版阅读

没记错的话,那腊梅当初是跟她的孪生妹妹秋菊一起被卖过来的。

腊梅死了,那秋菊

果然,她刚刚赶到就见到了正要被几个婆子按着投井的秋菊

薛凌瑶救下了秋菊,找借口让薛国公做主派到了她的院子里伺候。

所幸那丫头还算知恩图报,这几日在卿沐院,也是勤奋的很。

薛凌瑶再伺机给她几个甜枣,秋菊可谓是感激涕零。

这日。

薛凌瑶看了眼桌旁恭敬的秋菊,放下手中笔砚,将一封未署名的信笺交到了她手里,继而在她耳边低语了几句。

见秋菊转身离去,薛凌瑶才单手支着额头,望着她的背影眼神忽明忽暗。

而方才她给秋菊的那封信,其实是送去当朝三王爷府上的邀请函。

若是她没推算错时间的话,如今的陆子骞,已经与那狼子野心的四王爷荣玥修有所勾结了。

即便自己恨极了陆子骞,现在就送他去见阎王,但薛府将来的命运也仍旧不会改变,还有可能提前了四王爷对薛府的忌惮和怀疑,所以她倒不如先留着陆子骞。

但这一期间,她必须尽快找到个能跟四王爷势均力敌的存在依傍,以此来跟四王爷的势力抗衡,保全薛府。

所以她挑上了三王爷荣渊。

那个,神秘莫测,杀伐果断的男人。

今日她派秋菊去,也是因为她还不清楚卿沐院都有哪些是陆子骞的眼线,而秋菊方才承恩于她,无疑是最好的人选。

本以为会费一番功夫,没想到第二日就接到了见面的回信。

虽然心里疑惑的很,但薛凌瑶还是一早便梳洗打扮,借着买绣线的理由出了薛府,路过一家成衣铺时,薛凌瑶却顿住脚步,再次出来的时候,已然换了身风流倜傥的男装,继而直奔凤栖楼。

越走,她越觉得事情不对劲,可又不知是哪里不对劲。

算了,去看看再说。

一进凤栖楼的大门,扑面而来的脂粉味就呛得薛凌瑶小脸微变。

没想到,传说中不近女色的三王爷,竟会约人在这种地方见面!

她用袖口捂着鼻子,尽量不去看周围羞人的调笑声,跟着引路的小二直奔约定好的雅间。

守门的侍卫为她开门,朝里面恭敬道:公子,人来了。

一阵略带兴味的声音响起:让她进来吧。

薛凌瑶走进,透过半人高的屏风,隐约可见一身着绛紫绸袍的男子坐于雅间窗前,观看着下方的歌舞表演。

重生以来第一次有些紧张,薛凌瑶握紧身侧的手,暗道这次无论如何也一定要成功,大步的走了进去,一眼便看到男人微偏的侧脸。

男人长相是少有的俊美,可不知怎么回事,这位三王爷,给薛凌瑶的感觉,总是有些女气。

都说三王爷性情杀伐果断,冷傲不凡,也是曾上过战场的,可眼下这男子,她还真连想不到在战场上时,该如何号令千军

昨日来府上送信的丫头,可口口声声说的是‘我家小姐’,怎的今日却变成了个俊俏的小公子呢?

男人突然出声,薛凌瑶猛地回神,就见男人执起杯盏轻缀,多情的桃花眼似有若无的瞥了她一眼,唇边弧度带着几分戏谑。

她垂了垂眸,大胆的走到荣渊对面直接坐下,面上不动声色:王爷定在这种地方见面,若是换成女装,怕是早就被凤栖楼迎客的鸨娘给轰出去了。

男人挑眉,风流之态尽显:姑娘倒是聪慧,只是不知姑娘若是换上女装,可否有那位媚销姑娘美。

虽然没来过这,但薛凌瑶还是听说过的,那媚销乃是凤栖楼的头牌花魁,眼下这三王爷明显是在羞辱她,亦或者是试探她。

薛凌瑶抿唇,眼底有些许不悦,索性开门见山。

既然王爷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那小女子索性也开门见山好了。

她顿了顿,潋滟的眸子直直看向对面浅笑的男子:我今日邀请王爷来,是想跟王爷谈一笔生意!

哦?

男人面上微滞,下一瞬突然变得兴味无比,看的薛凌瑶有些别扭,总感觉这个三王爷,跟想象中的有些不大一样。

有趣,着实有趣。

不过,姑娘好大的口气,竟然敢与本皇子谈生意。

男人扶了扶衣袖,突然朝薛凌瑶靠了过去,眉眼轻佻的上下打量她:那你倒是说说,要怎么跟本殿下谈生意,又拿什么筹码跟本殿下谈,难不成,是要以身相许?

薛凌瑶被他的话噎了一下,有些哑然,关于筹码,来的时候她也确实考虑过,否则岂不是自取其辱。

只是这三皇子的表现,着实让薛凌瑶很是难受。

她站起身,不着痕迹的避开男人的靠近,从容的行礼道:小女子相国府嫡女,薛凌瑶。

你是国公府的嫡女?

男人有些惊讶,但也只是一瞬,他便恢复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原来是那第一美人儿?三哥果然好眼光。他眼中的兴味更浓了,甚至小声嘀咕道。

薛凌瑶没听清,一愣,三王爷您说什么?

没没没什么。对面的男人赶紧却用桌上的折扇敲了敲下巴:不过,你若是能拿出点诚意,我倒是可以考虑继续听你说下去。

她蹙眉:不知殿下说的是何诚意?

男人突然邪笑着站起身,戏谑的桃花眼似有若无的瞥了眼楼下,凉凉道:不如,你就跳个跟楼下一样的舞给本殿下解解闷?

薛凌瑶偏头看去,只一眼,小脸就蓦地红了起来。

有一半是羞的,而另一半,是气的。

只见楼下的女子正身着烟罗轻纱,春光大泄,姿态妖娆的扭动着身子,分明就是用来勾引男子才会跳的艳舞!

三殿下你

主子,公子已经在里面等您了。

薛凌瑶被气得不轻,刚想反驳他几句,却突然听到门口传来一阵声响。

而方才那还一脸戏谑的男人,脸色徒然滞住:完了,这么快就来了。

薛凌瑶眼底闪过疑惑,更觉得哪里不对劲:谁?

三皇子闻言敛了敛神色,眼底快速闪过一抹流光,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手忙脚乱的看着她道:外面的人是本殿下的好友,顾尚书之子顾明远,薛姑娘确定还要在这站着吗?

顾明远!

薛凌瑶面色徒然一僵。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7-08 09:18
下一篇 2022-07-08 09:2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