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未央祁川小说免费阅读季未央祁川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寒川和向晚的小说免费阅读_季未央祁川小说免费阅读季未央祁川小说最新章节列表季未央祁川

季未央祁川小说免费阅读(季未央祁川)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寒川和向晚的小说免费阅读_(季未央祁川小说免费阅读)季未央祁川小说最新章节列表(季未央祁川)

小说介绍

祁川顿了顿,就没有再留她了。而是飞快扒完饭,说:“那你赶紧回去休息。”季未央沉默了一会儿,道:“你给我说说,你跟周意那结婚照怎么回事。”季未央计较他跟周意那张结婚照的事情,也挺久了。如果不是祁川生病了,这事情也不可能拖到现在。她好早之前就该问了。一直憋着,也怪难受的。她跟祁川没什么的时候,没觉得结婚照有啥,但是现在打算结婚那一步了,一想到祁川曾经那么细致的去修补周意的结婚照,心里就犯堵。…

免费试读

“岁岁。”祁川道,“再一会儿。”

季未央下意识的说,“你这儿太冷了。”

真的冷。

祁川顿了顿,就没有再留她了。而是飞快扒完饭,说:“那你赶紧回去休息。”

季未央沉默了一会儿,道:“你给我说说,你跟周意那结婚照怎么回事。”

季未央计较他跟周意那张结婚照的事情,也挺久了。

如果不是祁川生病了,这事情也不可能拖到现在。她好早之前就该问了。

一直憋着,也怪难受的。

她跟祁川没什么的时候,没觉得结婚照有啥,但是现在打算结婚那一步了,一想到祁川曾经那么细致的去修补周意的结婚照,心里就犯堵。

祁川则是挑了挑眉,盯着她没有说话。

这眼神,似乎显得她很计较似的。

“算了,反正也不关我的事,你爱说不说。”季未央伸手去开车门,离开前,还不忘把饭盒给带上。

祁川正好也伸手给她拿饭盒,两个人的手就这么碰上了。季未央这才发现,他的手冷的跟一块冰一样。

她忍不住盯着他的西装外套看了一眼,自己要穿得少,也是他活该。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结婚照在当初锁上那间主卧的不久后,我就丢了。”祁川道,“你好奇的是哪一部分?”

季未央凉凉的说:“你当时可是连主卧都不想让我进,对那间她住过的主卧,宝贝得不得了。”

“你们女人在这些事情上原来这么上心。”祁川若有所思道,“我当时只是觉得,你对那间房间并不喜欢,每一回都放不开,为了我们能有更好的体验,我才搬到了隔壁。之后跟你住过的那间,就变成了我的主卧。至于之前那间,只是原本的婚房,但周意没有住过。”

“那这现在还不是你说说。”季未央觉得太冷了,牙齿都开始打哆嗦了。

祁川无奈道:“你还是先回去穿件衣服,别在这里跟我瞎唠了。”

季未央打着手机闪光灯在车子周围照了照,看见祁川车子里有一些泡面袋子,估计是从小卖部买的。她的视线再次移到祁川身上,这位可是自己不吃垃圾食品的。

“我说的是,你为什么,对周意那张结婚照那么上心。”季未央真的都想对祁川上手了,她都在这儿吹冷风了,可想而知,她是多想听到点不同的。

“一方面,是因为当时跟我母亲的矛盾,她越不喜欢什么,我越喜欢跟她对着干。她摔了周意的结婚照,我就偏要修。”当然,这一点,是祁川很久之后悟出来的,当时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这种想法。

而另一个原因……

“结婚照,也不是我和周意自己去拍的,我们确实去拍了,但是最后,我都不满意。最后结婚照这张是合成的。”

结婚照上的那条婚纱,周意当时极其排斥,但还是去试了,最后她没有再看那套婚纱一眼。而祁川却对那一套情有独钟,最后才有了这张合成的结婚照。

对于祁川而言,结婚照上的,是他喜欢的风格,也是他印象中他想要的新娘,其实跟对方是不是周意,关系不大。

那只是他想象中的,一种偏好和喜欢。

“周结婚照上那条婚纱,你觉得怎么样?”想到这儿,他突然问了季未央一句。

“祁少爷亲自挑的,那哪能差啊。”季未央似笑非笑说。她也不冷了,就想冲祁川来个两拳。

祁川莞尔,淡道:“那一件,倒还真是我亲自选的。”

季未央也不知道人家男朋友,是不是也喜欢这种,逆向顺毛。

“是祁老板了,果然不一样。当了商人,气质就变了。”季未央风凉的说,“希望祁老板以后给我小公司留条活路才行。”

祁川跟她讲道理,反问她:“你觉得我敢得罪你么?”

季未央觉得他可没有半点不敢。

“回来是我父亲逼我的,当然,也是因为我们之前就谈了交易。病情趋于稳定后,本来我就该担起责任的。而他总说你不好,我迫切的想跟他证明你很好。”祁川认真的说,“我想跟你处一辈子,最好是我家里人也能接受你,当然我也不是会被他所摆布。可是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我才会考虑跟我父亲闹掰。

就如同我希望你父母能接受我一样,我也希望我父母也能接纳你,让你有归属感。跟他硬钢到底,但是他依旧瞧不上你瞧不上你家里人,你心里也不会舒服。只不过,我迫切过了头,跟我父亲在你的事情上太过较真了。”

当然,还有祁川自己,对季未央特别自信,也自信过头了。

这点祁川没说,说了季未央又得抬杠。

季未央思考片刻,道:“你跟你父亲的交易,是不是那会儿,他跟你妈离婚的事,你答应他什么了?”

祁川没细说:“也就是这么回事。”

季未央又盯着他的西装看了片刻,有些犹豫和心疼的开口说:“你是不是很冷?”

祁川如实说:“冷。”

“好可怜,大冬天都下雪了,风又大,你也没见件羽绒服穿。”季未央说。

祁川挑眉附和说:“可不是,都冻傻了,我比我前面那台车的哥们还可怜,那哥们昨天就被迎接进门了。”

季未央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有多冷啊?”

祁川也没有隐瞒:“手机打字都很麻木。”

谁知季未央却乐了,半点心疼都没有了,轻飘飘的说:“冷呀,冷就对了,你这有事不跟我商量,不是自找的么。你看看我之前多心疼你,都是你自己作的。我现在看你饥寒交迫我都要开心死了。我回去了,再见。不对,是以后再也不见了。”

季未央走的那是潇潇洒洒。

祁川有些头疼的捏了捏眉心,无奈的勾了下嘴角。

季未央一到家,就冷的直打哆嗦。

季母道:“怎么去了这么久才回来?”

季未央说:“跟他聊了一会儿天。”

“原谅他了?”

季未央摆摆手说:“不会这么轻易原谅他的,这才几天啊,我之前可是被冷落了小半个月呢。而且他这还什么也没有做,诚意又不足。没有到我心里考核标准。他还拒绝我求婚,不给个结果,原谅他也没有用。”

季母拿了外套给季未央披上,季未央钻进被窝却半天睡不着。

大晚上的,又是一场大雪。

季未央恍恍惚惚的想,这可不会把祁川给冻死了吧?

想着想着,更加睡不着了。

凌晨到底是收拾了毯子,出了门。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3-03-06 12:20
下一篇 2023-03-06 12:4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