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星儿景延琛(米星儿景延琛小说泼墨文学网)全文免费阅读_米星儿景延琛全文_(米星儿景延琛)米星儿景延琛小说免费阅读全文泼墨文学网

米星儿景延琛(米星儿景延琛小说泼墨文学网)全文免费阅读_米星儿景延琛全文_(米星儿景延琛)米星儿景延琛小说免费阅读全文泼墨文学网

小说介绍

景延琛将旁边的西装翻开,露出了那件红色的复古长尾裙,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应该是上次米星儿参加公司年会的那件晚礼服。自从那次他从迪拜回来后,米星儿总是忘事儿,习惯把自己的物件留在他的卧室里。耳环,裙子,项链……他不知道说了多少次,米星儿嘴上说着没有下一次,转头又忘记。…

免费试读

房门被打开。

一张和他有五六分相似的脸进入她的眼帘。

“司寒,感冒好点了吗?”

傅清荷走进来,巡视了一下四周,不由得蹙眉:“米星儿还没回来?”

景延琛淡然的收回眼神,轻轻“嗯”了一声。

“你们不是还没离吗?这个当妻子的也太不称职了吧!不离婚也不回来照顾一下生病的丈夫,她什么意思啊?”傅清荷坐下,嘴里又开始不停的埋怨,“米星儿这女人除了耍这些小伎俩还能有什么用,我早就应该把她撵出去的!”

“你是来照顾我的吗?”景延琛终于忍不住开口,泛白的脸色看起来有些不悦。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

傅清荷摆了摆手,起身把景延琛手中的电脑拿过来,勾唇笑了笑:“你生病就好好休息,米星儿不在,你还有姐姐照顾你呢。”

说完,傅清荷带着电脑离开房间。

景延琛还有些恍惚。

这才发觉他生病的时候,其实有很多可以来照顾他,朋友亲人,他一个都不少。

但是米星儿不一样,亲人因为意外离世,宋氏倒台后那些表面朋友也没有了往来,身边也就只有林可一个人,难怪米星儿总说,他是她唯一的亲人。

可是关于米星儿生病的模样他完全没有映像。

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有注意过。

景延琛躺下来,依照傅清荷的话闭眼休息。

这一天,基本都是在睡梦中度过。

傅清荷喊他起床吃饭的时候,都已经临近夜晚,他终于退烧。

“司寒,你找个时间和米星儿赶紧离了。”

餐桌上,傅清荷这样说。

景延琛坐在对面,没有搭话,一勺勺吞咽着米粥,瞳色如墨。

“等我到时候给你介绍一个新的名媛千金,据说是墨尔本大学硕士毕业,学历,家室都配得上你,人也漂亮,上次我在宴会上看过一面,你应该会喜欢的。”

傅清荷想换弟妹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每次跟景延琛聊起这件事情的时候,就以忙当借口。

现在倒好,嘴上不反驳她了,估计是想通了。

但景延琛只是放空了自己,完全不记得傅清荷说过什么。

想着,米星儿既然决定跟他玩持久战,他也不该这么快就缴械妥协。

他要养好身体,等着米星儿自己眼巴巴的回来。

高烧减退后,景延琛恢复了往日精力充沛的样子。

打开衣帽间,景延琛伸手在放满西装的衣柜里翻了翻。

忽然看见一抹红色,藏在他满是西装的夹层之间。

景延琛将旁边的西装翻开,露出了那件红色的复古长尾裙,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应该是上次米星儿参加公司年会的那件晚礼服。

自从那次他从迪拜回来后,米星儿总是忘事儿,习惯把自己的物件留在他的卧室里。

耳环,裙子,项链……他不知道说了多少次,米星儿嘴上说着没有下一次,转头又忘记。

她真是从不把自己的话放在心里。

景延琛拧了拧眉心,刚要准备取下来的手突然一顿。

他为什么要取下来?

以后米星儿回来了他在拿这裙子质问她才对。

问她,为什么又乱放东西。

这样一想,那双节骨分明的手往旁边移了一下,取下身边的深灰色西服。

整理完毕后,景延琛回头看了一眼那件留在西服之中的艳丽红色长尾裙,好像映照出了米星儿穿它时的样子。

他知道这是错觉,但他的确想看看,米星儿再穿着这件裙子的时候。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3-03-23 16:20
下一篇 2023-03-23 16:40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