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该唤我魏夫人小说_陛下该唤我魏夫人薛平贵王宝钏最新章节目录薛平贵王宝钏_陛下该唤我魏夫人薛平贵王宝钏小说全文免费

陛下该唤我魏夫人小说_陛下该唤我魏夫人(薛平贵王宝钏)最新章节目录(薛平贵王宝钏)_陛下该唤我魏夫人(薛平贵王宝钏)小说全文免费

小说介绍

我低头,瞧着手上的碧玉镯子,通体无暇,价值不菲。十八年后,薛平贵会成为西凉王,还会认祖归宗,继承大唐李氏的江山。为了以防万一,我不能开罪他。我要让他主动放弃我,带着愧疚。报复一个男人最狠的方式,是成为他永远得不到的人。我偷偷去了寒窑,出门前特意把身上的钗环卸下,入乡随俗地穿了朴素的衣衫。…

免费试读

薛平贵在外面等了十几天,小翠时不时递消息出去,但他迟迟见不到我,每天来的时间从七八个时辰变成了两三个时辰。

后来,他索性不来了。

「瞧瞧,才十几天就等不了了。」我跟小翠说:「他走之前,可曾留下什么话?」

「薛公子说,他要想办法赚银子,让老爷夫人看得起他,还说一定能让小姐过上好日子。」

「是吗?」

我低头,瞧着手上的碧玉镯子,通体无暇,价值不菲。

十八年后,薛平贵会成为西凉王,还会认祖归宗,继承大唐李氏的江山。

为了以防万一,我不能开罪他。

我要让他主动放弃我,带着愧疚。

报复一个男人最狠的方式,是成为他永远得不到的人。

我偷偷去了寒窑,出门前特意把身上的钗环卸下,入乡随俗地穿了朴素的衣衫。

听邻居说,薛平贵这几日东奔西走找活计。

他回来时,我正单薄地站在风里,轻咳几声,如弱柳扶风。

「宝钏,你怎么来了?」他喜出望外。

我含情脉脉地望着他,欲语还休,几度哽咽。

「平贵,没有你的日子,我一天也过不下去。」

他一把将我拉进怀里,眸中是失而复得的欣喜:「我们永不分离。」

我伏在他的肩头,又娇弱地咳了几声。

小翠道:「小姐绝食几日,终于逼得老爷夫人同意了,就立马出来见公子,身上还没好利索呢。」

薛平贵急忙脱下衣衫替我裹上:「快进去,外面有风。」

寒窑里缺乏光照,密不透风,味道很不好闻。

我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一想到王宝钏在这里过了十八年,我只想骂她傻 X。

「小姐,大夫说您的药不能断了,否则会留下病根的。」

小翠已经被我教得很上道了,欣慰。

「什么药?」薛平贵扶我坐下。

我拿出手绢擦擦嘴角:「几味补气血的药,平贵别担心,我不吃也没事的。」

「这怎么行?你的身体最重要。」薛平贵信誓旦旦:「把药方给我,我去抓药。」

薛平贵好不容易从家里找了张能写字的纸,拿着我写好的药房出去了。

我写的黄芪枸杞党参等几位药材,每样都不算便宜。

小翠拿出脂粉盒,我照着脸盆把脸涂了一遍,务必让自己看起来病恹恹的。

薛平贵提着药材回来时,脸上的神情并不好看。

他极力装作淡定的样子,小翠无意道:

「呀,这些药只能喝两顿,大夫说小姐至少要喝三个月才行。」

薛平贵的神色差点没崩掉,仍朝我笑道:「没事,喝完了我再去买。」

夜里,我睡在床上,薛平贵打地铺,用一块破竹帘子隔开。

我跟薛平贵说,我想等身体好了以后,与他在红烛前拜了堂,再像夫妻一般同睡。

薛平贵很是认可,他说:「宝钏是大家闺秀,礼不可废,是该如此。」

他以前是叫花子,现在找了活计,去江边码头帮人卸货,一天能得三钱。

可我喝的药一天至少要五钱,何况还要吃喝,薛平贵以前那点积蓄很快就见了底。

晚上他在草席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隔着破竹帘,我温柔地问:「平贵,怎么了?」

他思索半天后才开口:「你从家里出来的时候,身上有没有带东西?」

「啊?」我假装听不懂。

「那个……首饰什么的,你是相府小姐,我想,你平时应该戴着这些吧?」

我半天没吭声。

「宝钏?」

许久后,我委委屈屈的声音才响起:「平贵,你以为我是怎么从相府出来的?」

「娘怕我绝食而死,这才心软,让我打扮成丫鬟仆人的样子,偷偷把我送出来的。」

「哦。」他低低地叹息:「原来是这样啊。」

薛平贵抓来的药材量一次比一次少,甚至以次充好。

他看着柔弱不能自理的我,眉头微皱:

「这个药到底有没有用啊,是药三分毒,要不停几天?」

小翠是我的嘴替 :「大夫说了,喝上三个月才能见效呢!」

薛平贵看了小翠一眼,略带厌恶。

私下时与我商量:

「宝钏你看,我一个人在外面挣钱,我养你自然没问题,但是养三个人的话多少有些吃力……」

「你要赶小翠走吗?她从小跟在我身边。」

「当然不是!」他陪着笑:「我的意思是,隔壁婶子帮小翠找了个挣钱的活计,去客栈帮人刷刷碗……」

「那谁帮我煎药?谁负责做饭?」

「这些活,你都可以学嘛,总不能一辈子衣来伸手饭来张口……」

但我本可以一辈子衣来伸手饭来张口。

是你把我拉进这黑暗沉闷的窑洞,让我过你的生活。

并且理所当然地,打着爱的名义。

让丫鬟出去挣钱给主子花,这种主意亏薛平贵能想得出来。

黑夜浓稠似墨,我清了清声:「小翠没干过刷碗的活,万一把人家的碗摔了,得不偿失。」

他许久没吱声,不知是不是生气了。

我现在还不想让他厌烦我。

于是我主动提议:「后山有些野菜,明天我和小翠去挖野菜吧,这样吃饭能省一大笔钱。」

「好,好。」薛平贵连连答应:「辛苦你了,等我赚了钱,一定让你过上好日子。」

「嗯呢。」

第二天我便带着小翠上山挖野菜了。

挖野菜蛮好玩的,就当体验农家乐,天然有机绿色食品,吃起来别有一番滋味。

但是只坚持了两天。

腰酸,手疼,还想食肉糜。

烈日下,本小姐我体力不支,晕了过去。

醒来时,陈大夫刚把完脉。

薛平贵一脸愧疚:「宝钏,是我不好,你的身体还没恢复好,我不该让你出门。」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3-06-21 06:30
下一篇 2023-06-21 06:5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