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严的妖孽人生小说免费阅读全文_萧严肖晴萧严的妖孽人生免费阅读无弹窗最新章节列表萧严的妖孽人生_萧严的妖孽人生萧严肖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萧严的妖孽人生小说免费阅读全文笔趣阁_萧严肖晴(萧严的妖孽人生)免费阅读无弹窗最新章节列表(萧严的妖孽人生)_萧严的妖孽人生(萧严肖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小说介绍

出神之际,一阵电话铃声唤回了肖晴的思绪。她看着来电显示的江寒川三个字,一时不知该不该接。电话铃声不停响着,肖晴深吸一口气,按下接听键。电话一接通,江寒川朗润的声音立刻响起:“秋烟你今天有时间吗?我想和你当面聊聊。”话落,好似生怕她拒绝,他又急急开口:“电竞是个不错的行业,我希望你别意气用事。”…

免费试读

出神之际,一阵电话铃声唤回了肖晴的思绪。

她看着来电显示的江寒川三个字,一时不知该不该接。

电话铃声不停响着,肖晴深吸一口气,按下接听键。

电话一接通,江寒川朗润的声音立刻响起:“秋烟你今天有时间吗?我想和你当面聊聊。”

话落,好似生怕她拒绝,他又急急开口:“电竞是个不错的行业,我希望你别意气用事。”

见她沉默,江寒川趁热打铁:“我们见个面吧,好好聊聊。”

他话已至此,肖晴也不好再拒绝。

她心想当面说清楚也好,她不想让萧严误会。

默了瞬,她轻声答应:“好,那我们在陶居餐厅见。”

陶居餐厅就在南大附属医院附近,与江寒川见完面,刚好可以去看病。

江寒川得到肯定答复,语气难掩欣喜:“行,那一会儿见。”

话落,他便挂断了电话。

肖晴敛了情绪,撑起身体走向卫生间洗漱。

半小时后,陶居餐厅。

舒缓的音乐不断播放着,肖晴走进来时,江寒川已经到了。

待她落座,江寒川率先开口:“你喝点什么?还是以前的抹茶冰沙?”

肖晴怔了瞬,旋即摇了摇头:“不用了,谢谢。”

话落,她直奔主题:“学长,我来就是想和你说,我真的不考虑打职业,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江寒川眸光一黯,霎时沉默。

片刻后,他还是不死心追问:“为什么,你喜欢游戏,还有天赋,我想不通你为什么要拒绝。”

话落,他的话音一顿,森森目光投向肖晴:“你是不是还对当年的事心存芥蒂?”

肖晴想说不是,可胃部突然袭来的疼痛让她收了声。

她弓身按住了作疼的胃部,瞬时冷汗淋漓。

江寒川腾地起身,蹲到她身旁紧张出声:“秋烟,你怎么了?”

见她脸色惨白如纸,江寒川慌了神:“我这就带你去医院!”

话落,他一把将肖晴打横抱起,疾步朝门外跑去。

南大附属医院。

江寒川抱着肖晴,慌慌张张来到急诊室门口。

此时,医院里人满为患,走廊上挤满了人,护士喊着:“请排队挂号!”

江寒川找到长椅空位,轻手轻脚将肖晴放下:“我去挂号,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

说完,他急匆匆朝挂号台跑去。

走廊上,看病的人来来往往。

肖晴意识朦胧地垂着头,双手紧按着发疼的胃部。

护士小姐又在新一轮的叫号。

“易梦,易梦在吗?下一位易梦。”

易梦这个名字让肖晴竖起了耳朵。

正当她愣神之际,萧严的声音扬起回应:“易梦在!”

肖晴猛地抬头循声望去,就见萧严一把抱起易梦,走进了一旁的急诊妇科室!

霎时,周遭的喧闹好像按下了静音键。

肖晴的世界寂静无声,眼前来往的行人皆成虚影。

她的目光锁在妇科室方向,不多时,就见萧严再次抱着易梦冲出来。

似是察觉到了她的注视,萧严的视线投了过来。

四目相接的瞬间,萧严脚步一缓,只是看了她一眼便抱着易梦转身,跟在护士身后离开。

直到他的背影渐行渐远,肖晴才恍然回神。

她挣扎着撑起身体,刚站起身,胃部的坠痛拉扯。

肖晴眼前一黑,堪堪朝着地面倒去……

恍惚中,她似乎跌进了一个熟悉的怀抱。

肖晴醒来时,已经身在病房。

她缓缓睁开双眼,望着头顶的白色,有一瞬间的恍惚。

萧严抱着易梦的画面在眼前闪过,她不由攥紧了双手。

出神之际,一个熟悉的男声响起:“你醒了。”

肖晴循声看去,就见萧严坐在自己的病床旁。

他静静地看着她,眸中似是担忧。

肖晴侧过头去,不想看他。

上一秒还在抱着易梦,下一秒又来关心她。

自己这个女朋友对萧严来说,到底算什么?

和别的女生有什么区别?

空气陷入静默,萧严察觉到肖晴到肖晴的动作,眉头一皱。

几秒后,他缓缓开口:“生病了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肖晴闻言,胸口霎时涌上一股闷气。

她冷冷反问:“你不是要陪易梦,有时间接我的电话?”

气氛陡然僵住,萧严的眉头皱得更深。

望着肖晴纤瘦的背影,他压低声音开口:“易梦当时不舒服,又联系不上别人,难道我要置之不理吗?秋烟,你不要无理取闹。”

他的话说得那么理直气壮,一字一句像针一样扎在肖晴心上。

输液的手背血管,因为用力而血液回流。

她看着输液管里的鲜红深吸了一口气,闷闷出声:“我的男朋友,当我需要他的时候,他却在照顾别人。”

话音刚落,萧严冷声反诘:“我不在,所以你就去找江寒川?”

肖晴当即一噎,怔怔地看向他。

明明做错事的是他,现在他却倒打一耙。

下意识想要脱口的解释卡在喉咙,怎么也说不出口。

陌生感油然而生,她仿佛不认识般怔愣地望着萧严。

沉默半晌,肖晴收回视线,她生生咽下解释。

最后,深吸了一口气:“萧严,我们分手吧。”

她的语气很轻,却字字铿锵。

病房里寂静一片,窗外蝉鸣阵阵,聒噪得让人胸闷。

过了许久,萧严才沉沉开口:“你要和我分手,是打算和江寒川旧情复燃?”

他没由来的猜忌让肖晴心底的微末希望瞬间破灭。

她肖晴眼眶一热,颤声道:“在你眼里,我就是这样的人?”

肖晴受伤的眼神让在气头上的萧严,神志清朗了瞬。

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划破僵持。

屏幕上易梦的来电显示不停闪动,肖晴的心也跟着起伏。

她注视着萧严的动作,希望他能按下挂断。

可他还是起身接起了电话。

他轻嗯了两声后,丢下一句:“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回来。”

说完,他朝门口走去。

望着萧严离开的背影,肖晴沉声开口:“萧严,你现在要是走出这个病房,我们就真的完了。”

萧严身形一顿:“别闹,你等我回来。”

话落,他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病房。

直到病房门被砰地关上,肖晴才恍然回神。

萧严真的走了。

她怔怔地看着病房门,心脏的抽痛感疼得她喘不过气来。

哪怕此刻他们已经吵到分手,他还是义无反顾地去找易梦。

这段感情,她还有什么不死心的呢?

肖晴缓缓伸出手,拔掉了手背上的输液针,按着针孔,下了病床。

午后的阳光洒进室内,门被悄然合上,肖晴的身影彻底消失在了视线。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3-06-25 03:30
下一篇 2023-06-25 03:5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