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慎温言(温言陆慎)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陆慎温言全文阅读_(温言陆慎)

陆慎温言(温言陆慎)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陆慎温言全文阅读_(温言陆慎)“温言纯?”齐颂嗤了声,有些不屑的说道:“她不就在隔壁包厢,跟余元芳那老头子在一起,那老头子什么德性你们不知道啊”

余元芳是津南生意场上出了名的难缠,油盐不进老奸巨猾,温言已经喝了不下五杯,他仍旧不把话题扯到正事上。

反而是又给她倒了杯酒,语气的笑意藏都藏不住,“商小姐,久闻大名,真人原来这么漂亮,盛总可真是有福气。”

温言酒量其实不太好,以往出门应酬都会带上助理,但是这次却没合适的人能带上。

她想挡住自己的酒杯,却反而被余元芳抓住机会,握住手心捏了下,“商小姐果然年轻,皮肤就是好。”

温言哪怕头晕,也立马收回手,她忍着心里的不适,起身说:“抱歉,我去趟卫生间。”

她喝了酒头晕,撑在洗手池上缓了好一会,才将那股反胃的感觉压下去。

酒店走廊长,温言从洗手间出来,步伐很慢。

一想到余元芳黏在她身上的视线,她就觉得恶心。

路过一个包厢的时候,门陡然打开,温言和里面出来的人撞了个正着。

齐颂没想到会撞见温言,闻到她身上的酒气,下意识往后退开两步。

温言抬头看了他一眼,接着视线就落在了陆慎身上。

她张张嘴:“抱歉。”

齐颂是出去接电话,直接错开她,不耐烦地说:“别挡着我。”

门口就只剩下温言在,她也不知道怎么,脚步很扎了根一样,站在原地发呆。

直到里面有人喊了声:“温言。”

温言抬头,听见别人说,“把门关上。”

她这才猝然回神,默然拉上门,抬腿回到自己包厢。

她离开后,方才说话那男生有些自责的嘀咕了句,“我怎么觉得我太过分了一点,看她好像都要哭出来一样。”

旁边的同伴笑着说,“少想这些有的没的,轮到你了赶紧喝!”

温言回到包厢,余元芳的两个秘书已经离开,只剩下他坐在原位。

他看见温言进来,示意了下倒满酒的酒杯,“商小姐,说好的今晚不醉不归。”

温言知道他的本意已经不是合同,她瞥了眼酒杯,抬手推开:“余总,今天喝了酒不太适合谈生意,我们改天再约。”

她说完要走,但余元芳哪能同意,抓住温言的手腕,语气轻佻,“喝了酒才好谈生意啊。”

温言心里的恶心都要溢出来,免不了手上用力想挣脱他。

挣扎之间,包厢门被推开,冷冷淡淡的男音传来,“温言,还要让我等你多久?”

温言回头,陆慎神情淡淡的站在那里,目光有意无意的落在她身上。



陆慎没急着开车,他将车窗降下来,视线放在外面的霓虹上,散漫轻嘲的问,“什么时候能为了谈生意做到这种地步了?”

温言揉着额头没说话,她头痛的厉害。

陆慎冷嗤了声,单手搭在方向盘上,踩下油门就启动了车。

外面风大,吹的温言有些冷,她想关上车窗,却听陆慎说:“不准关,一身酒味难闻。”

温言一直都很会捕捉陆慎的情绪,哪怕现在醉了,也仍旧能分辨出他在生气。

生气的原因,估计是因为她身上的酒味。

温言又往角落里靠了点。

到家的时候,陆慎刚把温言丢进屋里,手机就响了起来。

宋音音在问他什么时候才能过去,他答应了宋音音晚点会去陪她。

挂了电话,陆慎正要离开,手指却突然被人勾住。

温言乖乖巧巧的坐在沙发上,手上拽着他的手指,她喝了酒,不光身上的酒气重,就连眼尾也在泛着红。

陆慎一顿,就见温言的手缠上了他的手腕,她仰着脑袋,哑着嗓子开口:“陆慎,你好久没找我了。”

她说完直接站起来,勾住陆慎的脖子就凑在他唇边讨好的蹭了蹭。

……

温言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全身上下都很痛。

她揉着太阳穴去浴室,站在浴室的全身镜前,看着自己身上的斑驳痕迹,才确认昨晚不是梦。

不过陆慎这次倒是很小心,没在她脖子上留下丁点痕迹。

大概也是害怕宋音音起疑心。

温言搞砸了公司一个五百万合作的事,很快就被宣扬出去。

朱莉借着空都要过来冷嘲热讽两句。

宋音音倒是没来,只听说她又和陆慎吵架了。

温言难得在员工餐厅遇见宋音音,她除了最开始,此后都是跟着陆慎一起去外面吃午饭。

宋音音端着个餐盘,和朱莉走在一起,瞧见温言愣了下。

温言自认和她关系不怎么样,转身就离开,宋音音跟了上来,在她对面坐下,迟疑的问道:“温言姐,你知道阿聿昨晚在哪里吗?”

这话里试探的成份更多。

温言微顿,随即淡然道:“他在哪你不知道?”

宋音音玩着嘴唇,勉强说,“昨晚我有事,不知道他ᵂᵂᶻᴸ在哪。”

温言面不改色:“嗯,可能在忙。”

宋音音没话说了,在温言这边囫囵吃了几口饭就匆匆离开。

只是下午些的时候,宋音音就又乖乖巧巧的跟在陆慎身后,看上去就跟没吵过架一样。

宋音音小跑着来找温言,她说:“温言姐,阿聿说过几天的公司团建活动,让我写策划。”

凌华的福利待遇好,每年的团建活动都是温言做出来。

她将已经完成了大半的文件给宋音音:“差不多我都做完了,你觉得不行就重新做。”

宋音音接过,脸上的笑容淡了几分,“好。”

温言懒得猜她的这些小心思,她还要忙着下周出差的事。

凌华有不少合作伙伴都在外省,每年年中的时候,陆慎都要出差好几次。

温言不知道陆慎今年还会不会再带她,毕竟他身边现在多了个宋音音。

然而第二天,陆慎还是通知了她,让她跟着去合城。

温言有些意外,“宋音音去吗?”

陆慎眼皮都懒得抬,“你说呢?”

宋音音当然会去,只是她是个实习生,又不太懂合城的关系,所以承担的身份就是陆慎的女朋友。

而温言,只是他的秘书。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4-04-12 21:30
下一篇 2024-04-12 21:31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