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温暖秦弈沉

小编今天给大家带来小说《季温暖秦弈沉》,小说《季温暖秦弈沉》讲述了主角季温暖秦弈沉两人之间的恋爱感情史,内容精彩情节多变,作者喔喔文笔精深。值得阅读,简介:…

《季温暖秦弈沉》主角为季温暖秦弈沉,这本书内容合理,情节上没有太多的漏洞,文笔不错。值得慢慢品味

季温暖秦弈沉

季家别墅,客厅。

温静怡看着面前站着的季温暖,眉头直皱,大发脾气。

季温暖,你虽然没受过高等教育,最基本的礼貌也不懂吗?你哑巴了吗,人都不会叫?你看看你这穿的是什么?街上的乞丐都比你穿的体面!

季温暖穿着黑色的卫衣,下面是破洞牛仔裤,单手插着裤兜,笑的漫不经心,淡淡道:没人教过我这些,没爹妈管教的孩子就这样!

温静怡气的站了起来,被季语童拽住,妈!

季语童打量季温暖。

那个营养不良的乡巴佬什么时候变的这么漂亮了?

小脸白嫩如雪,五官精致的像是刻意雕琢过的。

尤其那双眼睛,清冷又妩媚,比她还要漂亮。

肯定整容了!

季语童心里嫉妒极了,恨不得在季温暖脸上划上两刀。

面上却笑的一脸亲切。

妈她就是这样,刀子嘴豆腐心,但初衷是好的,她也是想你改变,能变的更好。

季语童拽了拽温静怡,撒娇道:妈,你有什么话,好好和姐姐说。

温静怡看了季语童一眼,坐下,声音放软。

之前电话里我也说了,秦家那孩子今年24了,到了要成家立业的年纪,他家世好,学历高,你呢?这么多年一直在乡下,学校都没进过,要学历没学历,要才艺没才艺,你自己对着镜子照照自己,你浑身上下,哪里有一点女孩子的样子?你就没有一样能拿得出手的,不说我们,就是你自己,也不好意思嫁过去,拖累别人一辈子吧?明天你带上信物,和我去秦家把这门婚事退了。

季温暖抿着嘴唇,没说好也没说不好。

季语童接着劝道:秦家是高门大户,规矩多,姐姐你这么多年在乡下习惯了,肯定不适应,而且你和志轩哥哥没感情,哎,豪门太太不好当,妈这么做是为了你好,她是不想你嫁过去受委屈。姐,退了婚,你也不要回去了,我们会想办法让你进我的学校,到时候你找个喜欢的男人谈场校园恋爱,然后结婚。

季温暖一脸憧憬,意味深长:你们这么替我着想,我肯定会好好报答的。

她打了个哈欠,你们安排吧,我困了,房间在哪儿?

季语童没想到季温暖这么轻易的就答应了,愣了下,反应过来,甜甜笑道:在楼上,我这就让人带你上去。

季温暖转身,脸上的乖巧温顺不再,她勾着嘴角,清冷的眸子,满是讥诮的寒光。

季语童看着季温暖的背影,还是不安心,忧心忡忡的,妈,姐姐真的会退婚吗?志轩哥哥那么优秀,她万一要看到志轩哥哥改变主意了怎么办?

温静怡不以为然,安慰季语童。

你个傻丫头,她看上志轩有什么用?志轩能看得上她吗?还有你秦阿姨,她根本就不可能接受她这样的儿媳妇,她老实听话我还能容得下她,她要挡你的路她不同意也得同意,志轩是你的,有妈在,她就别想和你抢。

第二天,季温暖跟着温静怡母女大包小包一起去了秦家。

季温暖刚下车,就看到一个穿着枚红色旗袍的女人,满脸笑容从别墅里面走了出来。

阿姨。季语童甜甜的叫了声。

一段时间没见,童童更漂亮了,这小嘴甜的呦。

她摸了摸季语童的脸,走向季温暖,夸道:这就是温暖吧?真是个美人胚子,比你妈年轻的时候还漂亮。静怡,你也是的,来就来吧,还带这么多东西,快进去坐。

季温暖很快猜到了来人的身份。

秦家长女,秦志轩的母亲,秦长君。

秦长君的事,季温暖在回江城之前,就听说了不少。

最轰动的是她十九岁下嫁给自己的贴身保镖,第二年怀孕生下秦家长孙。

说是嫁,其实是男方入赘,所以秦志轩是随母姓。

季温暖看着热情亲切没有半点架子的秦长君,漂亮的媚眼儿露出几分玩味,跟在一群人的最后面进了客厅。

温静怡坐下,环顾了一圈,志轩呢?怎么没看到他人?

秦长君笑的更加开心,回道:本来是和我一起回来的,他太爷爷舍不得他,非多留他住几天,我已经让他搭乘早上的飞机赶回来了,一会就到。

秦家老太爷是秦家目前辈分最高的,虽然退了下来,但不管是在秦家还是公司,都有很高的话语权和威望,手上也有股份。

季语童一听是他留秦志轩,很高兴,甜甜笑道:要知道志轩哥哥要陪太爷爷,我们就晚点过来了,这样志轩哥哥也不用赶来赶去的辛苦,太爷爷他老人家身体怎么样?等这次学校考核结束,我和妈妈还有外婆一起去看看他。

秦长君敛了笑,忧心的叹了口气,人老了,难免有些小毛病,他经常提起你,你要去看他,他肯定很高兴。

秦长君话落,看着温静怡,羡慕道:静怡,你是怎么教出这么讨人喜欢的姑娘的?不知道哪个傻小子有福气,能娶到这样的媳妇儿。

温静怡欣慰又骄傲。

她打小就让我省心,志轩今年不小了吧?你像他那么大的时候,孩子都会打酱油了,我今天来,也是为了他的事,季温暖!

季温暖进屋后,就在沙发安安静静的坐着,冷眼旁观,看三个女人演戏。

见被点名,斜靠着沙发,抬起头来,淡淡笑道:轮到我了吗?

温静怡一噎,被气到。

她控制住脾气,用眼神警告季温暖,问道:你昨晚是怎么答应我的?

季温暖似是想起什么,了然的哦了声,看向秦长君。

秦长君也看着她,那神色期盼又紧张。

季语童更是,巴巴的盯着季温暖,放在膝盖上的手不自觉的握成了拳头。

季温暖眨了眨眼睛,修长的羽睫遮挡住了她眼底冷锐的锋芒,我不打算退婚。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7-17 22:35
下一篇 2022-07-17 22:37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