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先生的偏执绝宠

《纪先生的偏执绝宠》的主角是纪之珩白晚,小说《纪先生的偏执绝宠》的作者白晚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精彩章节节选:…

作者白晚的文笔清晰,剧情不错,如果可以的话把纪先生的偏执绝宠这本书拍成电视剧,,强力推荐此书!

纪先生的偏执绝宠

林丽桦是听到了,挂了电话,皱起了眉头,快步出去,对着安装针孔摄像头的工人说道:“你们轻点,不要弄坏东西,移动过的地方要复位,不要被人看出来,我现在去楼下把风,让你们撤退的时候,你们要五分钟之内撤退,听到了吗?”
“知道了夫人。”
白晚听到关门声,松了一口气,从柜子里出去,羞恼的瞪着纪之珩,“你这是什么意思?”
“知道什么是自爱吗?”纪之珩冷声问道。
“什么?自爱?是你吻我,我一直在拒绝。”白晚不淡定地说道,想起是她先不小心碰到了他的脸,“之前那个吻我不是故意的。”
纪之珩的目光更冷了,“不是拒绝别人就是所谓的自尊自爱,被人欺负到头上来了,一句话都不吭,那就是作践自己,你好像不明白,什么样的人才能够被人尊重和爱戴。”
“我不吭是因为和你一起躲在柜子里,我无法吭声。”白晚激动的提高了分贝。
“那你为什么要和我躲在柜子里,不是因为你心思想歪了,才会自乱阵脚吗?我就是你的一个同学,就算是一个客人也好,没什么需要躲躲藏藏的,你求着我藏起来的时候想的是什么?”
“是我怕被误会。”
“身正不怕影子歪,清者自清,只要你心思坚定,就不怕被人误会,即便被人误会,那是他们的无知,但是自己先误会了,那就不要怪别人多想,我看不用在你家吃饭了。”纪之珩朝着外面走出去,打开了门,光明正大的。
白晚颓废的坐在了沙发上,脑子里消化的纪之珩的话。
是她太介意别人的想法才会拉着他去柜子里的,也是她不小心亲了他,但是他吻她干嘛,为了羞辱她,还是为了教训她?
她的脑子里很乱,也很烦,好像有团乱麻,她找不到线头,理不出一根线。
工人听到房间好像有声音,弄好了浴室的针孔摄像头,走过来看,看到白晚,愣了一下,“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白晚睨向工人,眼圈发红,冷声命令道:“如果不想坐牢,怎么安装上去,给我怎么拆下来。”
“啊,这个,不是我们要安装的,是林女士……”工人解释着,对着白晚幽冷的眼神,没有再说下去。
不一会,林丽桦进来,尖酸刻薄的打量着白晚,“你是怎么进来的?”
“我自己租的房子,你问我怎么进来的?我还想问问你是怎么进来的。”白晚不悦的站起来。
“我儿子家我不能进来吗?”林丽桦趾高气扬。
“没有哪个婆婆在儿子家安装针孔摄像头,还有,请你找你儿子问清楚,这里是我家,不是你儿子家,你儿子在别处买了别墅,你有空倒是可以过去看看。”白晚鄙夷地说道。
林丽桦震惊了,“你说他在别处买了别墅,在哪里?”
“在哪里我不知道,如果没有别的事情,你可以出去了,另外,别侵入我的私人空间,不然告上法庭,没有脸的是你!”白晚警告道,打开了门。
“什么你的私人空间,你吃的用的都是我儿子的,这里我想来就来,想安装就安装,还要看你脸色了!”林丽桦尖锐道。
“那真不好意思,如果你用金钱衡量私人空间,那么,结婚后我没拿过萧烨一分钱,所以,你在这里连站的地方也没有,以后还请你不要来了。”白晚冷声说道。
林丽桦火冒三丈,“你这是什么态度,有你这么对长辈的嘛,什么家教!”
“在质问别人什么家教的时候至少要自己先有家教,我不觉得一个游走在犯罪边缘的人值得被尊重,如果你自称长辈,那么,先拿出你长辈应有的样子再来跟我说教!”
“反了你!”林丽桦气的一巴掌朝着白晚的脸上甩上去。
白晚抓住了林丽桦的手腕,冷冽的看着她,一字一句清晰的表达道:“只要伤我一根汗毛,我都会找记者好好说说什么是家暴。”
林丽桦抽出手,指着白晚的鼻子,“你别给脸不要脸,我没见过你这么恶心的人,生不出儿子还有礼了,脸皮呢,都给良心吃了吗?白晚你等着,我看你怎么滚出我们萧家。”
白晚打开林丽桦的手,离开萧家,她求之不得,毫不畏惧道:“我,等着。”
林丽桦气呼呼的走了,走前用力的甩上了门,那些工人看林丽桦走了,也都匆忙离开了。
白晚把他们拆下来的摄像头丢进了垃圾桶,脑中想起纪之珩说的话,“不自尊,不自爱。”
呵。
她有种想哭的冲动,但……委屈只能往心里咽,没有人会在乎她有没有难过,有没有憋屈,有没有被误解。
深吸了一口气,调整了情绪,忍住了眼泪,走进了厨房,该干的,还是要干的。
下了面,放了点牛肉,豆腐干以及鸡毛菜,简单的吃完,开始剥虾。
手机响起来,她看是陆泽逸的,擦了手,接听。
“白晚,你知道纪之珩怎么了吗?他刚才退房了。”陆泽逸担心的问道。
白晚的心往下一沉,有种酸酸涩涩的感觉溢出来,好像江南的烟雨朦胧上了心头,很闷。
明明她没有错,明明她没有想多,也没有不自尊,不自爱,可是,已经被纪之珩贴上了这些标签,她能怎么办?
“我不知道,对不起。”白晚道歉道。
“你能把他喊来参加晚上的宴会吗?如果他没有来,会出大事。”陆泽逸好声好气地说道。
纪之珩都那么排斥她了,她再打电话过去,就真的不自尊不自爱了,“对不起,我做不到。”
“你最好还是把他喊过来,你现在能在澄海国际工作,都是因为他的关系,如果他走了,大老板那边估计会针对你,而且,因为纪之珩的出走,大老板直接打电话给了财务,你的奖金取消了。”陆泽逸提醒道。
白晚垂下了眼眸,自嘲的扯了扯嘴角,眸色腥红的看着前方,“原来我能留在澄海国际是因为纪之珩的关系,我一直以为我是面试进公司的,既然他走了,我是应该也滚蛋了,一会我过来公司辞职。”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7-17 22:54
下一篇 2022-07-17 22:56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