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靠生子成绝嗣帝王心尖宠姜意小说哪里能看-小说推荐快穿:靠生子成绝嗣帝王心尖宠姜意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迂腐的可爱。

  好在她对他的性子有所了解,那药便是下在他面前的羹汤之中。

  但为了不让栗华清怀疑,宋栩给是灌了他几杯酒。

  一刻钟过后,宋栩似有些坐立难安。

  他的身子也有些摇摇欲坠。

  宋栩在他面前摆了摆手,栗华清努力摇头想让自己看清楚眼前的一切,却最终倒了下去。

  宋栩就很奇怪。

  那药分明会让人变得亢奋,怎的他竟是晕倒过去了?

  宋栩又摸了摸栗华清的体温,确实很烫。

  但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宋栩拍了拍他的脸,想将他给叫醒,但他睡得跟死猪一样。

  宋栩费了极大的力气才将人给搬到了榻上。

  她苦恼的想着,现在应该怎么办?

  这男人睡着了,那很多事情就不好做了。

  不过转瞬间,宋栩就想到了办法。

  又拍了拍人的脸,确定这男人短时间内不会醒过来之后,宋栩就扒光了他的衣裳。

  然后放了一点血,撒到了榻上。

  做完了这一切,宋栩又留下了一封信,便就走了。

第381章 腹黑帝王*明媚天真少女12

  栗华清醒后,还有些头疼。

快穿:靠生子成绝嗣帝王心尖宠姜意小说哪里能看-小说推荐快穿:靠生子成绝嗣帝王心尖宠姜意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或许是因着先前太困了,故而他觉得自己这一觉睡得格外的舒坦,也格外的沉。

  就好像过了很多天一样。

  之前发生的事情,若非刻意的提起,他都不会想到。

  但是很快,看到陌生的环境,陌生的床榻,光裸的自己,以及褥子上那一抹鲜红。

  他瞬间想起先前所发生的一切。

  他似乎是同淮安公主在一起的。

  那之后……

  不会吧……

  栗华清一时觉得整个天都要蹋了下来。

  他……他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他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且他一点点映像都没有。

  也可能这都是自己的错觉,这血许是自己的。

  抱着这样幻想的栗华清下了榻,然后看到了宋栩留下来的书信。

  宋栩说:“放心,我不用你负责。”

  短短八个字,已是能说明白一切。

  他和淮安公主……

  栗华清一时浑身发颤,他狠狠给了自己一耳光,他怎么能做出这样的混蛋事。

  看着外头传进来的天光,他一时都有些胆颤,不敢出去。

  任由自己在无边的黑暗中躲避,直至避无可避,栗华清踏着沉重的步伐走出了这个酒楼。

  一路上,他想了很多。

  事情是他做下的,即便宋栩不让他负责,可他当真能不负责?

  只这样一来,便对不住姜意了。

  他想,回去之后,他应该先将此事同姜意说上一声,让姜意有些准备。

  只怕是会伤到姜意。

  但一直瞒着也不是办法。

  又是一阵头疼。

  栗华清回到家中后,最先见到了宋柯。

  宋柯问他:“淮安呢,她昨儿个不是同你一道儿出去了吗?”

  “公主她……没回来吗?”栗华清的脸色原就很差劲,如今一听这个,便不由变得更加差劲了。

  宋柯道:“一直没有。”

  栗华清道:“我……我也不知道。”

  随即落荒而逃。

  栗华清回到了房中,对上姜意一张担忧的面庞。

  “夫君,你回来了?”姜意问道:“昨儿个可是太忙了,只夫君都忘记告诉妾身一声,让妾身担心了一整夜,生怕夫君遇到什么事了。”

  姜意的神色很憔悴,一瞧昨儿个便是没有睡好。

  她在这里为自己担惊受怕,而自己……

  栗华清一想这个,便更加愧疚。

  对姜意的愧疚同对宋栩的愧疚拉扯着他的内心。

  他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开口。

  姜意只以为他昨儿个是累着了,忙道:“夫君应该还没有用膳,妾身一早准备了参汤,这便给夫君端来。”

  栗华清看着她为他忙前忙后,那些呼之欲出的言语,便更加说不出口了。

  姜意见他一下一下的按着头,不由道:“夫君今日休沐,可要好生休息一番。”

  “嗯。”栗华清道:“你也坐下来。”

  姜意坐到了栗华清的身边,她同他说起王婆子之事。

  “我不曾想到夫君竟会那般果决。”她眸中盈满真挚的谢意思。

  栗华清道:“这些原早就是我该做的,只从前念着她是母亲身边的人,一时不落忍,让你白白受了那么长时间的苦。”

  “不苦的。”姜意道:“夫君能明白,于我而言就是不苦的。”

  这般善解人意的话,听在栗华清的耳中更是慰贴。

  她似乎永远都是这般安静的、善解人意的。

  他对她好一分,便能收获她三分的欢喜。

  他自私的不想失去这般平静而又美好的生活。

  倘若那桩事不曾发生的话,他们原本可以永远那样幸福的生活下去。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

  纠结又痛苦,却又自私的想将这样的时日多留一会儿。

  栗华清最终什么都没有说。

  只是当他再度见到宋柯的时候,宋柯含笑对他道:“方才我收到了淮安让人递过来的话,说她回京了,栗大人也不用担心。”

  栗华清心中则是一个“咯噔”,淮安公主走了。

  他不免想,她离去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心情。

  堂堂公主,却委曲求全……

  她不让他负责,他就当真能不负责吗?

  他自然从来都不是一个这样的人。

  他忽然转身回了房中。

  “小意,我有桩事情要同你说。”

  姜意也被他这般郑重的模样给吓了一大跳,“什……什么事?”

  栗华清眉头紧锁,“我昨日酒后同淮安公主……”

  他难掩愧疚,“虽说公主说不用让我负责,但我是个男人,又如何能不负责呢?”

  姜意茫然了,“你……你要如何?”

  她都还有些没回过神来。

  “你先听我说。”他想上前安抚姜意,只是手还没有摸到姜意的头,就被她给一把打掉。

  “你要如何?”

  “她是公主,你既要负责,便要娶她,那我呢?”

  栗华清道:“你自然是我的妻子。”

  “但她是公主,当然也不能做妾,便也只能委屈你,让她做我的平妻。”

  “届时你和她,也算是平起平坐。”

  “自然,这建立在她肯下嫁的基础上。”

  “若是不肯,我也没有办法,姜意,我不会当真委屈了你的。”

  但姜意心里知道不是这样的。

  人家是公主,怎会和她平起平坐。

  即便是平妻,但公主自会压她一头,更不要说她上头还有个难弄的婆婆。

  一时间,姜意只觉得自己周身尽数都是黑暗。

  这种感觉,竟是比从前在姜家时还要恐怖。

  她有些不能接受。

  眼下是公主,那将来呢?

  栗华清见她久久没有说话,语气不由严肃了一些,“姜意,这已是我能为你考虑到的最好的结果了,你最是善解人意,一定能理解我的吧。”

  姜意有些心累,她不同意又能如何呢?

  她强颜欢笑道:“我能理解夫君。”

  栗华清道:“我便知道,你放心,你是我的发妻,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冷待你的。”

  他欲上前抱住姜意,但姜意下意识的退了一步。

  栗华清道:“我知道你现在暂时心里应该很乱,且一个人静一静吧。”

  栗华清出去后,又将此事同宋柯说了一遍。

  虽然他不知宋柯是哪个王爷,但总归是宋栩的兄长,将这事说给宋柯听,总是不错的。

  他提出了自己的解决办法,能不能接受便要看宋家兄妹的意思了。

  宋柯沉沉的目光落在栗华清的身上,他有些微不悦,“这就是你的诚意?”

  栗华清头皮一麻,但还是坚持道:“实是微臣家中已有妻室,千错万错都是微臣一人的错,微臣只能做到这份上,自然,若公主要微臣的性命,微臣也只能应命。”

  宋柯心中的那点子不悦便更多了。

  栗华清明显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4-04-19 15:53
下一篇 2024-04-19 15:5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