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幼梨程宴北(那我哄哄你程宴北)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许幼梨程宴北最新章节列表_(那我哄哄你程宴北)

许幼梨程宴北(那我哄哄你程宴北)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许幼梨程宴北最新章节列表_(那我哄哄你程宴北)  许幼梨病情来的措手不及,程宴北从卧室药箱里拿出退烧药给她泡好,许幼梨喝下,烧却还是迟迟退不下来。

  他又从浴室拿出几条干净的毛巾打湿来,用冷毛巾各敷在她的额头,手腕,小腿部位给她物理降温,同时不停倒水让许幼梨喝下补充水分。

  折腾了一晚上,直至清晨六点左右烧才渐渐降下来。

  许幼梨也沉沉睡过去,这一觉睡的安稳却冗长。

  临到傍晚才醒来,她睁开眼睛,动了动身子,酸痛感消失,整个人精神了许多。

  尤诗眠坐在沙发上看到她从楼上下来,关心问候道:“幼梨,好点了吗?”

  许幼梨手摸摸脖子,露出清淡的笑容:“好多了,谢谢嫂子关心。”

  她目光环绕客厅一圈,只有尤诗眠一人:“父亲母亲没在家吗?”

  尤诗眠抱着套枕,“没有,他们出去参加宴会了,言南也跟朋友去外面吃饭。”

  许幼梨在沙发上坐下,“…………程宴北今天有回来吗?”

  尤诗眠摇摇头:“没有,我早上七点多起来就看到他出门去公司了。”

  “那么早?”许幼梨有些讶异,她六点多退的烧,退完烧后隐约看到程宴北进浴室洗漱,七点多就去公司,他一夜没睡,她以为程宴北多少会休息一下。

  尤诗眠:“是啊,他看到我之后跟我说你生病了提醒我们都别进去吵你。”

  “少奶奶们,晚饭准备好了。”徐琼走进客厅喊她们吃饭。

  尤诗眠起身活动活动身子:“走吧,去吃饭。”

  饭桌上。

  许幼梨看着放在自己面前的鸡蛋羹,小米粥,牛奶,又往对面尤诗眠面前的大菜看看,嘴角抽抽。

  “徐姨,这是为什么?”

  她不理解…………

  徐琼有些不好意思,挠了挠头:“少奶奶,这是程少特意吩咐的,说您生病了不能吃辛辣油腻食物。”

  许幼梨:“…………”

  尤诗眠捂嘴笑:“幼梨,宴北是在关心你呢,吃这些确实很利于胃口恢复。”

  许幼梨:“…………”

  她吃了这些真的不利于胃口恢复…………

  “嫂子,我现在食欲挺好的,所以………”她看向站在一边的徐琼,眼睫眨了眨,“徐姨,我想吃辣的。”

  徐琼面露为难之色:“少奶奶,吃辣的对您身体不太好,您今晚先吃清淡点,明天你想吃什么辣的,我再叫厨房给您做。”

  尤诗眠也劝道:“是啊,身体重要,忍一忍,明天再吃辣的,况且这还是宴北特意交代的,多细心为你着想呀。”

  许幼梨:“…………”

  这个着想她并非很想要。

  她拿起瓢羹浅淡尝了口,没有味道,不知道在吃什么…………

  “徐姨,我吃不下这么多,麻烦你拿两个碗给我。”

  徐琼笑道:“没事的,少奶奶能吃多少就吃多少,吃不了的我等会收拾掉。”

  许幼梨放下勺子,“徐姨,我想留些给程宴北吃。”

  徐琼:“…………”

  尤诗眠:“…………”

  “少奶奶,少爷他不太喜清淡…………”

  许幼梨支着下巴:“没事,我也想细心点,他昨晚没睡好,吃这个有助于身体消化。”

  难道她就喜好这种清淡了吗?

  毕竟是小两口之间的事儿,徐琼点头叫人从厨房拿出两个碗勺来,将小米粥和鸡蛋羹分别各倒入一半在碗里。

  等程宴北晚上回到卧室后,就看到桌上摆着的两碗粥。

  许幼梨坐在沙发上拿着稿子做笔记,看见人回来,她微微歪了歪头:“今天没睡好吧。”

  听到她的话语,程宴北挑挑眉朝这处走来,语气有些欠:“啧,这是关心我?”

  许幼梨没否认,眼神落在茶几上的两碗粥上,语气有些乐:“特意留给你的。”

  程宴北在她身旁坐下,随意看了眼桌上的两碗粥,懒洋洋地偏头看她:“好吃特意留给我的?”

  许幼梨浅淡一笑:“是呀,快尝尝。”

  程宴北一顿,不紧不慢拿起桌上的小米粥尝了口。

  许幼梨笑眯眯问他:“你自己看看这好吃吗?”

  程宴北看她皮笑肉不笑的,语调闲闲:“生气了?”

  许幼梨眼眸微阔, 嘴角微微莞尔:“我吃饱了撑的。”

  程宴北笑着摇摇头,慢条斯理地吃着碗里的粥。

  许幼梨瞧他吃的起劲,抿了抿唇角:“谢谢你昨晚的照顾。”

  程宴北侧头看她,舌尖抵了抵腮:“有奖励吗?”

  许幼梨眨了眨眼,目光转到桌上的碗:“奖励半碗鸡蛋羹。”

  程宴北意味深长地看了眼她,又拿起勺子吃起来。

  此时,卧室门被敲响,程宴北碗里的小米粥也见底,他放下碗勺,起身开门。

  许幼梨听出来人的声音是徐琼,只一下,就看到程宴北关上门,手里提着两大袋的外卖。

  他将外卖袋放在茶几上,随后撕开包装盒,两三下,一盒盒的烧烤,生蚝摆放在桌上,香气扑鼻的烧烤味十足。

  “点的微辣,你能下饭。”

  程宴北一边低头收拾着盒子一边说道。

  许幼梨脸色一凝,双唇擦出些许光亮:“我吃?”

  程宴北停下手中的动作,抬眼看她,唇角噙着笑:“朋友圈不是发了吗?”

  许幼梨眼眸动了动,前面顾盼糖分享了张烧烤图给她,叫她出去吃烧烤,天气寒酷明天也要早起,许幼梨就婉拒了。

  但那张图让人看得十分有胃口,自己晚上也没吃饱,她就顺带将这张烧烤图转发在朋友圈,文案配了个晕的表情。

  没成想程宴北看到了,说起来,她不怎么发朋友圈,就算发朋友圈,在她的印象中程宴北也从未给她点赞评论过。

  “你不是交代徐姨不能让我吃辛辣油腻的?”

  她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前面说是不能吃辛辣油腻的,这会又亲自给她点上了。

  程宴北低眼看向手腕上的表,语气懒散:“现在已经是第二天,可以吃。”

  许幼梨:“…………这份量好多。”

  至少是七八个人的食量。

  程宴北慢悠悠道:“我吃饱了撑的。”

  许幼梨:“…………多少钱,我转你。”

  程宴北听闻唇线拉直,面无表情看着她:“许幼梨,骂人这么狠?”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4-04-19 16:49
下一篇 2024-04-19 16:49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