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稚岑妄小说热门全集在线观看 宁稚岑妄免费章节试读

本性不坏年纪也不大,没那么多坏心眼,唐阙如今病重,告诉了她当初的真相,侧面说明,唐阙也不是那么坏,起码,他最后选择告诉了她。

即便她没有多好受,反而愈发觉得难受。

唐阙听到她的声音有些惊喜,下意识露出笑容,不过程回看不到,两人皆是沉默,过了会,唐阙才说:“当初的事,是我不对,程回,我有愧于你。”

程回不接受他的道歉,但考虑到他如今病重,不想说太过分的话刺激他,某种程度上说,他们俩也算是同病相怜,她能体会被病痛折磨是什么模样,即便他们俩其实有些区别,一个是身体的疼痛,一个是心理疾病。

都很悲惨。

“你现在在做挽救吗?”

唐阙笑容苍白,却意外轻松了些,说:“我不敢让你原谅我,只不过我欠你一个解释。至于其他的,我不敢想。”

可能他感知到自己的身体情况一天比一天糟糕了,有些话再不说,以后都没机会了。

虽然他惧怕死亡。

人活着,其实都怕死。

程回:“我不会原谅你,唐阙,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唐阙声音很冷静,只是听起来而已,在程回看不到的地方,修长的手指早已握成了拳头,“我知道,要是我,我也不会原谅。程回,欠你的我只能下辈子还你了,这辈子只能这样了……”

护士在病房门口听到他模糊中透着说不出的苍白和无力,她暂时没有进去打扰他,稍微离开了会,给他时间。

程回眼眶蓄满热浪,她使劲眨了眨眼睛,强逼回眼眶里的热泪,她说:“你还是先过好现在吧,又不是什么绝症。”

他的病痛堪比绝症了,而且他本人的求生欲并不强,并不配合医生治疗,只不过医生没发现而已,每天要吃的药,他都丢进马桶里了,吃好了治好了又怎么样,也改变不了既定的事实,更重要的是,他不想在浪费时间了。

唐阙说:“程回,我知道你恨我,你不用勉强自己安慰我,我自己什么情况,我心里有数,等会我会跟我姐说一声,让她不再去打扰你。”

程回并不知道作何反应,她听出了唐阙语气的淡然,她也没有说再多,沉默了会,说:“好,再见。”

这是最后的道别了。

唐阙心里的那块石头终于放下了,他笑了笑重新躺回病床上,心愿已了,他最后给唐怀怀打了通电话,说:“姐姐,将上一代恩怨报复在无辜的人身上,并不能解决问题,程回已经出了国,她和贺川也断了,你不要继续了。”

唐怀怀:“你安心在医院治疗,其他事不用管。”

宁稚岑妄小说热门全集在线观看 宁稚岑妄免费章节试读

“姐……”

————————————-

“我知道你又要说什么,乖,你安心治疗,程回和贺川,还有程家这些事都不用你操心,你已经帮了我不少了,现在都交给我,你别管了。”

这话的意思是,唐怀怀不打算就此收手,她要继续。

唐阙劝不了,叹了口气,又说:“姐,别去打扰程回了。”

唐怀怀说知道了。

……

梁扬在微信上问程回过年回不回家,如果回去,那到时候就一起订机票回去,刚好有个伴。

程回之前和岑妄通过电话,岑妄也问她过年回不回家,她说不回家,她在伦墩还有事情做,脱不开身,而且程夫人没同意她可以回家。

程夫人送她出国的时候就说国了,没有她的命令,她不能回国。

程回一直记得呢。

岑妄当时说程夫人是气头上才这样说,怎么可能真舍得让她一个人在伦墩过年。

程回笑了,坚定不移不回去,即便要回也不是这会回去。

正如程夫人说的那样,她要有话语权就必须自己独立强大起来,不要依靠父母依靠家里,否则,她这辈子注定依附在程家下而活,极有可能连婚姻自由都没有话语权,她要摆脱程家,她要强大到自己有话语权,这样回国才能在程夫人面前挺起胸膛。

梁扬要回墉城,他也是墉城人,过年是一定回家的。

得知程回不回家,他问她:“你不回家,家里人不担心吗?怎么会让你一个人在外面过年。”

程回不回答,岔开了话题,梁扬听出端倪,没再过问。

程回如今都变得不爱出门玩了,以前有事没事就去找贺川,央求他带她出去玩,贺川一直都是有求必应,尤其是过年,有一年过年,她从家里溜出来去找他玩,他那时恰好和朋友在海边别墅玩,她说她也要来,他毫不犹豫开了几个小时车到市区接她,再去他那海边别墅也要几个小时车程,路上他接了不少电话,都是朋友打来催促他的,等他们到别墅那会,他朋友都散了,没剩几个人。

因为他接到程回过来,已经很晚了,早就散场了。

程回很失望,有点不高兴。

贺川二话没说重新点燃了炭火,叫了朋友再去买一些食材回来,他和程回继续下半夜。

当时就他们两个人,她不会烧烤,都是贺川包揽了所有活,不舍得让她辛苦。

他被炭火的烟熏了眼,提都不提,被油溅到了手背,也没放心上,就连他那朋友看到他挽起了袖子在那忙碌,不免露出惊讶的表情,惊讶于一个养尊处优的贵公子有了烟火味。

程回那会年纪小,不记事,以为贺川对她的好,是理所应当,她也就理所应当享受他对她所有的好,时间一久,她疏忽了日常生活的很多细节,比如贺川不爱下厨,更别说做饭给她吃了,他爱干净,她每次把他的东西弄脏,他也没有不耐烦过,很有耐心帮她收拾烂摊子。

诸如此类的事情太多了,她这会都想起来了。

今年没有了,以后也大概不会有了。

最后梁扬选择不回墉城了,今年留在伦墩过年,他约了程回,不过程回拒绝了,她说身体不舒服,不想出门。

梁扬想来看她,她还是给拒绝了。

梁扬有些挫败,说:“我哪里惹了你不高兴吗?怎么连吃顿饭的时间都不愿意给我。”

程回:“不是,是我自己的问题,抱歉。”

……

程回今年不回来,宁稚往她账户上打了一笔钱,足够她生活了,这笔钱程夫人不清楚,不过也猜到他做哥哥的会给程回汇钱。

程回不回来,程家显得异常的冷清,程夫人身体又不好,郁郁寡欢,连打牌都没心情了,整天在家里待着,也不出门了。

她和程父的关系也陷入了冰点,虽然程父很关心她,嘘寒问暖,一日不落,但是程夫人似乎跟程父怄上了气,不管他做什么,程夫人都没理会。

……

岑妄和贺承的那个案子最终以贺承公开道歉结束,他还赔偿了岑妄医药费和精神损失费,岑妄见此也不再计较,就和解了。

贺承公开道歉也掀起了不少的波澜,意味着他的人设崩坏,负面消息蜂拥而至。

岑妄不清楚,为什么贺承忽然示弱了,她以为,他会继续和她纠缠到底,绝对不会向她低头道歉。

公开道歉意味着,事情责任都在他,是他的问题。

一夜之间,他掉粉无数,恶评如潮,就连贺家也被波及到了,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贺承这下子混不了娱乐圈了,他相关那些商务广告代言全部下架,他的名字成了敏感词,但凡搜索出来的内容全是恶评。

即便如此,岑妄在这件事情中也吃了不少苦,比如被他粉丝扒了个人信息放在网上,还有过激的粉丝去画室发泄,胡乱喷油漆,虽然现在那间画室已经不是她的了,她已经转手了,但是现在还有影响。

岑妄并不觉得这事就此罢休,只不过她拿贺承也没办法。

岑妄不清楚贺承为什么会忽然低头的原因,还是沈如心告诉她的,是宁稚做的。

宁稚找到了贺承当年weixie的证据,以此威胁他。

当然了,这些事宁稚无法出面,最后出面的是贺川。

贺川还找了宋臣帮忙来着,本来男人之间的事,沈如心不过问的,但牵扯到岑妄,宋臣就告诉了沈如心,让她心里也有底。

沈如心说:“你应该早点告诉我,不然哪里有机会让贺承得逞。”

可可虽然不清楚大人们在聊什么,她看岑妄要哭的表情,连忙爬上她的腿,抱着她的膝盖,甜甜的嚷:“姨姨不哭,是不是姨父欺负你呀,可可帮你打姨父,可可保护你。”

“可可不能乱说哦,你姨父怎么会欺负姨姨,是别的坏人欺负姨姨,你姨父保护了姨姨。”

岑妄抱起可可,蹭了蹭她肉肉的脸颊,“可可真好,我没有白疼你。”

岑妄随后看着沈如心,一双眸子漆黑明亮,她眼神不经意间流露出柔情,手掌覆上了小腹,告诉沈如心:“我好像……有了。”

“有了?确定了?”沈如心惊讶道,连忙把可可抱下来,怕可可伤到了岑妄,“去过医院了吗?几个月了?这什么时候的事,宁稚知道了吗?”

“表姐,你一下子问这么多,我要怎么回答?”

“是我不好,那你一个个回答。”

自从打算要个孩子后,岑妄和宁稚就没有做过防护措施,宁稚嘛,还是担心她的身体,不过既然她想要,那就遂她意。

岑妄说:“有半个月了,之前一直没来,我还很担心是不是自己的问题,还好,我们俩都没事。”

“可是你怎么不怎么开心?”

岑妄: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4-04-19 17:56
下一篇 2024-04-19 17:56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