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福妻甲天下

《家有福妻甲天下》这部小说的主角是明秀禾萧玄奕,《家有福妻甲天下》故事情节经典荡气回肠下面是章节试读,内容情节极度舒适。主要讲的是:…

《家有福妻甲天下》这本书相对于以往看过的那种千篇一律的小说,此文确实是比较别具一格,尤其是开篇情节跌宕起伏留有悬念。

家有福妻甲天下

“男人啊,有时候得拉下脸;我老头子什么药都有,就是没有后悔药。”
王太医和萧玄奕坐在破房子的桌前,面前各有一碗酒,桌子中间孤零零的一盘盐水毛豆;春秋在门槛上坐着被晚霞染红的天边,耳朵却竖起来听着屋里的动静。
萧玄奕道:“喝酒。”
银子是明秀禾赚的,房子是她买的,她心里装的是别的男人,才和他大吵一架,划清界限,他怎么能拉下脸去找她?
王太医道:“我冷眼看着,之前她确实不像话,要不我也不能总劝你休了她。但是最近这两个月,你不觉得她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吗?”
萧玄奕怎么能不觉得?又有谁,能比他感受得更深?
可是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有一样没变,那就是她并不想要和他过日子。
萧玄奕早就想过分开那日,只是没想到,她离开之后,自己竟然会觉得空荡荡的。
“不说那些。”萧玄奕道,“我给您老倒酒。”
王太医摇摇头:“你这倔驴。从前的对错不说,这次的事情,确实是没为她考虑。”
萧玄奕“嗯”了一声。
孙茂名和吴旭铎确实都投奔了明家,但是其中有一人是假装的,是想混进去做卧底的。
萧玄奕为了让那人获得信任,才决定“上当”——太子遗书这件事,他本来就知道是假的。
他有信心可以逃到京城,那边有人接应,帮他求情,不会让他因此殒命。
宋珊珊知道后,一定要回京帮他周旋,却没想到,事情最后变成这样。
“这件事不怪她。”王太医道,“而且她这么一来,所有人都知道你想回去,是她拦着,也不算他们办事不力,明家也不会怪罪。不过,明家会不会找秀禾的麻烦就不好说了。”
最后一句,意味深长。
萧玄奕却想,自会有人护着她。
“王老要做他的邻居,以后麻烦您老人家帮我看顾着晔儿。”
王太医已经答应做明秀禾的邻居,所以萧玄奕才会如此说。
“好好的,你们两个怎么就闹成这样了?”
回去之后,王太医还嘱咐春秋:“你和秀禾子走得近,帮忙说和说和。”
春秋身子一扭,抗拒溢于言表:“这件事情我不劝。从前秀禾子如何,我都是听人说的,不作数;我认识的秀禾子,重情重义,没有对不起过谁。您和萧大哥盘算你们的,却不为她想,这样太过分了!我都觉得没脸再去见她,更别说去劝她了。”
她事先确实什么都不知道,但是明秀禾会怎么想她?
少女要强,发狠跺脚道:“我再也不去见她了。”
话音刚落,明秀禾轻松明快的声音在隔壁响起:“春秋,春秋明天早上咱们俩早点搭鸭巢,起晚了太晒。”
光搬家过来不行,还得把野鸭们都弄来。
她已经让二丫去告诉野鸭们,就算这几日把蛋下在烂泥塘里,也不给萧玄奕一个!
春秋立刻道:“好。”
“不用吃饭,来我家吃,我明天做甜豆花。”
“好嘞。”
王太医笑骂道:“看,这就是在我面前厉害呢!萧玄奕这兔崽子干的好事,把我老头子也连累了。”
春秋道:“您别否认了,我都知道,这事您也有份!”
这边祖孙俩说话,一墙之隔的母子俩也在说话。
“爹,爹……”晔儿托腮坐在门槛上,眼巴巴地看着外面,等萧玄奕回家。
明秀禾狠狠心道:“你爹要看着旧房子,否则被人烧了怎么办?晔儿想爹的话,白日里娘让你去铺子里找他好不好?”
晔儿摇摇头,他想晚上和爹娘一起睡。
这个新家好,有一铺大炕,娘铺上了厚厚的温暖的被褥,下面烧得热乎乎的。
他高兴地在床上打了好几个滚,因为他终于可以睡在爹娘中间了。
现在告诉他,爹不来,他难以接受。
明秀禾虽然心疼,但是知道总要有这个阶段。
两人分开对晔儿肯定会造成影响,但是那样一个不负责任的爹,还是算了。
晔儿是含着泪入睡的,明秀禾替他盖好被子,在地上铺了厚垫子,做了半个时辰的瑜伽,又洗了个澡才沉沉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吃完饭,晔儿迫不及待地要去找萧玄奕。
明秀禾也不拦着,只是这小东西还记挂着他爹没饭吃,揣了两个肉馅烧饼才出门,如果被拦着,还要带一碗豆花去给他爹顺顺呢,气得明秀禾鼻子都歪了。
胳膊肘往外拐的小东西!
算了算了,她只当喂了狗。
明秀禾和春秋用了两天时间把鸭巢弄好,野鸭们又回来下蛋。
春秋看得惊讶不已,道:“我先前还担心它们不肯挪窝,看起来是我想多了。秀禾子果然厉害!”
明秀禾笑着岔开话题道:“冬天要来了,回头多买些破布塞进去,免得回头天气冷,野鸭不下蛋。”
眼下能依靠的就只有这些野鸭,所以她得上心些。
春秋看看树枝,试探着道:“我到底爬得不高,这些鸭巢是不是太密了?如果萧大哥来帮忙,肯定能爬到更高的树枝上分散开。还有,鸭粪的话……”
“不要紧,这样就很好。”明秀禾淡淡道,“我打算从村里雇人来收拾鸭粪。”
她一个月十几两银子的进项,还不能花个百八十文请个人?
春秋脸上露出失望之色。
她虽然嘴上厉害,但是心里还是希望两人尽快和好;而明秀禾态度没有丝毫松动,她难免就有些郁郁。
明秀禾只当不知道她的想法。
她错看了萧玄奕,从前还真当他是有责任的男人;没关系,她眼瞎她认,从现在开始,自己杀出一条血路便是。
“找人的事情也不能太鲁莽,”明秀禾道,“这个活儿轻松又有银子赚,怕引起纷争;我寻思着找里正给我指个人,又怕他指个不靠谱的。这几天你也帮我在村里寻摸寻摸,看看有没有靠谱的。”
春秋点点头。
明秀禾没想到的是,第二天早起的时候,外面的鸭粪被打扫得干干净净。
谁做好事不留名?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7-18 18:26
下一篇 2022-07-18 18:28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