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聿知周予希)你我本无缘全靠我砸钱小说全文免费_(江聿知周予希)最新章节列表

(江聿知周予希)你我本无缘全靠我砸钱小说全文免费_(江聿知周予希)最新章节列表  “慢慢说。”周予希很早就想问宁初今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奈何宁初之前一直昏迷,现在醒了过来,周予希自然想听听当时是个什么状态。

  “我们今晚开的并不快,慈善晚会上予珩也没有喝酒,当时因为是凌晨,所以一路上都没什么车。”

  她记得很清楚,因为是凌晨,又是郊区,当时路上一辆车都没有。

  “我记得那辆大车是突然打起远光灯,然后加速向我们冲来的。”

  在予珩反应过来准备躲避的时候,她还能意识到对方对他们穷追不舍,调转车头向他们再次加速驶来。

  根本不是什么意外或者大车失灵,那辆大车很明显就是为了置他们于死地。

  周予希听了宁初的话,“果然如此…”

  虽然她早就想到这个车祸有问题,但是没有想到对方那么大胆,这么明显的陷害也做得出来。

  “肇事者抓到了吗?”宁初抓着周予希问道。

  周予希摇摇头,“没有。”

  说来对方也是一个狠人,车祸发生不久刚好有一辆车经过。

  目击证人看到发生了车祸,立刻打了电话报警。

  根据目击证人的证词,当时看到一个有点佝偻的身影在宾利车前左右观望。

  对方看到有车经过后,慌忙转身,从桥上跳了下去。

  目击证人都吓了一跳,赶紧下车往桥下看去,寻找肇事者,奈何天色较晚,距离江面又高,便什么也没看见。

  警察后来沿着岸边搜寻了一遍,上下两公里也没看到有人。

  这条江比较大,流水又比较急,按照警察的说法,很少有人能够游那么远。

  他们推测,要么肇事者已经溺亡,要么…肇事者水性极好,早就逃之夭夭了。

  溺亡……

  周予希和众人对视一眼。

  “不可能。”这个人绝对不简单。

  “对方给了多少好处?宁愿跳江溺亡?”周予希绝对不相信肇事者就这么简单的死了。

  现在尸体没找到,周予希就不会相信对方就那么简单的溺亡了。

  “宁初!”

  几人正讨论着,黄祯从远处小跑过来。

  “你没事吧?”一靠近黄祯就捧着宁初的脑袋左看看右看看。

  她一听说宁初醒了就连忙过来了。

  宁初刚哭过,黄祯一看就知道。

  再看向ICU里面的林予珩,黄祯也明白了什么事情。

  “我没事。”宁初抱住了黄祯的手,依靠在对方的身上。

  “没事就好。”黄祯现在就希望宁初平平安安的。

  “既然你没事,那我就继续去忙了,周氏那边应该也找了公关,我后半夜应该还有的忙的。”

  黄祯过来就是为了确定一下宁初什么状况。

  看到对方没事,她也就放心下来了。

  “蒋助理,你跟过去,周氏的东西你比较了解,可以协助一下她。”

  周予希知道对方肯定会找公关,想尽最大的能力将周氏的这些绯闻给压下去。

  “好。”蒋助理走到黄祯的身旁,等待着黄祯的下一步动作。

  宁初刚醒过来,并不知道周予希的布置。

  但是看样子也知道是公司的事,宁初开口询问,“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吗?”

  都找上公关了,事情可能不是简单的事情。

  现在予珩还在重症,必要的时候,她这个明星的身份,也可以给周予希利用下。

  周予希听到宁初的话有些感动,但是她还不想让宁初在这风口浪尖上露面。

  “没事,我能应付的。”

  周予希拍了下宁初的肩膀,让黄祯和蒋助理去忙去了。

  周予希和宁初等人就站在病房前讨论着目前的状况。

  四人没聊多久,梁仲谦的电话就响了。

  “好,知道了,把人带进来吧。”

  梁仲谦挂了电话后看向周予希,“警察知道宁初醒了,现在过来录一些口供。”

  周予希点头,“你现在可以吗?”

  “我可以的。”宁初想都不想就回答,“我要帮警察找出肇事者。”

  说完她看了一眼病房里面的林予珩,对于周家的事情她多少有些了解。

  也知道目前最大嫌疑的人是谁,她现在只想快些配合警察,将肇事者绳之以法。

  这时,周予希和宁初已经看到了梁仲谦的保安正带着几个警察往他们方向走来。

  警察出现在医院,外面的记者大多都收到了消息。

  “这个时候警察上门,想必是有人清醒过来了。”

  只不过大家不知道醒过来的是谁,又或者是两人都醒了过来。

  眼看着事件也算有了重大的进展,现场的记者连忙把最新的消息给报道了出去。

  ——周氏大楼

  一群股东自医院回来之后便联系公关对网上的传闻进行了清理。

  奈何周予希那边动手太早了,现在已经错过了最佳清理的时间。

  网上的网民因为之前撤热搜的事情产生了反骨情绪,你越不让我发,我偏要发。

  加上黄祯和蒋助理那边煽风点火,现在网上的舆论已经不是他们想清理就清理的了。

  “你看看网上的言论,都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张董指着助理带过来的资料,“胡说八道,告他们,给我一个一个的告!”

  公关:……

  现在的公关团队是胡董让助理请的,胡董说是让请最好的。

  但是周予希舍得花钱,早就让黄祯请了两个出名的公关团队。

  然后又将周氏集团的公关给全部藏了起来,加上周予希那边的充分准备,就算请了好的,短时间内想让舆论反转,也是很难的事情。

  公关:“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对于刚才甲方爸爸说的一个一个的告这些问题,公关觉得不是一个好建议。

  “现在我们告他们不过也是让他们赔点钱而已,但是这个操作会让周氏的名声更加差……”

  “那就没什么办法?我们花了那么多钱请你们过来,现在这点事情也搞不定?”

  公关:卑微打工人.jpg

  这个时候胡董发话了,“好了,张董,这件事情也不能说是空穴来风。”

  说完转头看向了坐在首位的周琛。

  办公室的气氛一下子就凝重了。

  公关:这是我能听的吗?

  刚以为能够吃个瓜,公关就被请了出去,看样子股东内部要开会了。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