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要崩,疯批摄政王推我当皇上花浅玥(剧情要崩,疯批摄政王推我当皇上花浅玥)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剧情要崩,疯批摄政王推我当皇上花浅玥阅读无弹窗)剧情要崩,疯批摄政王推我当皇上花浅玥最新章节列表_(剧情要崩,疯批摄政王推我当皇上花浅玥)

等候着一起进来伺候我。”夕长风也不管她听不听,自顾自用着诡异的语调仿若在诉说着别人的故事般,笑得阴森森的说道。

  花浅玥听到他说的话,面色微变了变。她静静的看着眼前做女装打扮的男人,脸上的神情无悲无喜,如一个陌生人般,只静静的看着他。

  她的反应,令夕长风感到很满意。

  若是在她的眼里看到了同情,那会比杀了他还要难受。

  “我的好皇兄,说我就像我的母后一样,都是万人骑的青楼娼妓。但是他却不知道,正因为我母后,也就是那个贱女人是青楼的娼妓,而我从小就跟着她在青楼里长大,各种春药对于我来说根本没有效果。所以,我假装服从了他,然后将他找来的那些乞丐全部都杀了,一个都不剩。”他说着,脸上露出了嗜血般的神情,甚至还轻tຊ舔了舔红唇,就好像吸血鬼品味着美味的血液一样。

  花浅玥看着她的样子,眉头微微轻蹙了起来。一想到那个画面,她只觉得胃部有些不舒适。她想着,站起了身来。

  “需要朕帮你报仇吗?”她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一字一句的说道。

  听到她说的话,夕长风全身一滞,脸上骇人的煞气般的神情刹那间消失得一干二净。他再次舔了舔自己有些发干的唇瓣,声音沙哑不确定的问道:“姐姐,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你千方百计的出现在此处等朕,不就是为了找朕帮你报仇吗?”花浅玥直直看着他,直言不讳的问道。

  夕长风如毒蝎般阴暗的眼神慢慢的变得有些生气了起来,他的眼神亮了亮,心跳更是不受控制般怦怦乱跳了起来。他一脸期待的看着她,有些紧张的问道:“姐姐你会帮我,对吗?”

  花浅玥摇了摇头,如实的回答道:“现在的朕,帮不了你。”

  夕长风一听,眼神瞬间又黯淡了下来。

  “但是,以后不好说。”花浅玥看着他,又是补充道。

  夕长风一听,眼睛又是重新 亮了起来。

  “但是,朕并非无条件帮你。”花浅玥看着他,面无表情的说道。

  夕长风自然知道,他按捺住内心的激动,神情冷漠的说道:“只要能杀了夕文然,姐姐想要夕国,那便拿去吧。”

  花浅玥一听,满意的点了点头,她正有这样的打算。她深知,若是不将周边的小国都统一起来,一个桑国没了,还会有无数个桑国出现想要侵占地大物博的云朝。她深信,卫煜也一定有这种想法。所以,她决定帮夕长风。

  “从今以后,你就跟着朕吧。如今,你已经成为了夕国头号通缉犯人了。再叫夕长风这个名字怕是不合适了,你可有其他的名字?”

  “我还有个名字叫云风”夕长风眸子里闪过了一抹复杂,看向了她说道。

  花浅玥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也不追问他,点了点头说道:“你在朕的身边男装打扮终究不方便,就一直女装打扮吧,你能接受吗?”

剧情要崩,疯批摄政王推我当皇上花浅玥(剧情要崩,疯批摄政王推我当皇上花浅玥)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剧情要崩,疯批摄政王推我当皇上花浅玥阅读无弹窗)剧情要崩,疯批摄政王推我当皇上花浅玥最新章节列表_(剧情要崩,疯批摄政王推我当皇上花浅玥)

  “一切都听姐姐的安排,只要能杀了夕文然。”夕长风一说到夕文然,便一脸的戾气,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道。其实他还想说,只要跟在她的身边,让他做什么都可以。但他犹豫了一下,最终识趣的没有说出来。他怕自己会把她吓跑了。

  “此事,急不得,得要从长计议。既然你答应了,此事就这么确定下来,你现在可有地方落脚?朕得想想如何名正言顺的将你收留下来带回皇宫才不会引起他人的注意。”花浅玥低垂下了眼帘,若有所思的说道。她说着,觉得有些口干,便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润了润喉。

  这间屋子里,在她海公公提前通知了卫府做准备后,卫府的人便提前烧起了地龙,所以此时,屋内暖烘烘的,一点都不冷。不知是不是卫煜有先见知明,他就好像提前知道她会来一样,在离京出征之前就提前让府中的家丁铺好了地龙,她来了,倒是正好用上了。所以,当她看到夕长风只身着一件单薄的衣裙时,她并不感到担心 。

  “人家现在就在品香楼中卖艺不卖身。”一听到她问起了自己的住处,夕长风的脸上难得露出了窘迫的神情说道。

  呃……

  花浅玥的嘴角抽了抽,他还当真在青楼里,还卖艺不卖身。想到这里,她的视线有些古怪的落在了夕长风那婀娜多姿的身段上,心想,眼前的人当真是雌雄难辨。若不是她早已经认清他的真面目,就连她都不一定看得出来眼前的女子是少年身。想到这里,她说道:“既是如此,那就更好办了,朕现在就让虎子去青楼要了你的卖身契”

第195章 抓刺客

  “一切听凭姐姐的安排。”夕长风抬手半遮脸,一脸的娇羞。

  ……

  “那就这么安排了,你现在先回品香楼,剩下的就交给朕。”花浅玥别过了视线,仿若没有看到般,在房间里踱步说道。

  “姐姐的大恩大德,妹妹无以回报,唯有以身相许了。”夕长风亦是站起了身来,脸上露出了我见尤怜般的神情看着她,可怜兮兮的说道。

  ……

  花浅玥嘴角抽了抽,不知道为何,她总觉得自己可能捡了一个麻烦。

  “以身相许你个头,还不快给朕滚回你的品香楼去。”她一脸无可恋的表情看着他,不与他不客气的说道。

  “姐姐,你考虑一下人家嘛。其实人家的活儿也挺不错的,你也知道的,人家从小便在青楼里长大,男人那方面的活儿都略精通,虽然人家还没有机会实际实践过。”夕长风面不红耳不赤的说着。

  花浅玥只觉得自己的太阳穴突突的跳动着,皮笑肉不笑的威胁他说道:“朕数三声,马上从朕的面前消失,不然咱们之前所说的话便不作数了。”

  她说完以后,转过了身背对着他,也不管他有没有反应过来,便开始数了起来.

  “1……2……3……”

  身后的窗棂似乎被打开了,刺骨的寒风瞬间侵入了屋内。

  花浅玥以为夕长风已经走了,一回头,却看到他笑得一脸人畜无害的站在了窗口旁。而在他的一旁,则是一身黑色劲装的无影拿着剑站在窗外指向了他的脖子处。

  夕长风朝她摊开了手,一脸无辜的说道:“皇上,不是人家不想走,是你的人不让人家走啊。”

  此时,他说话的声音不再是他本身浑厚粗哑的声调,而是有些娇滴滴嗲嗲的夹子音。听到花浅玥一时之间有些反应不过来,不过也是瞬间的事情。

  看着眼前的一幕,她一脸无语的抬手揉了揉额头,摆摆手示意的说道:“无影,让她走。”

  无影看了一眼眼前红衣打扮的少女,又是看向了房间内同样是红衣盛装的皇上,眉头微微轻蹙,在她的命令之下,不得不收起了剑。

  这个陌生的女人,到底是何时进入房间的,他竟然察觉不到她的存在。他想着,眉头紧拧,低垂着头站在了窗外,并不言语。

  楚虎等人听到这头的动静,跑了过来。

  当他们看到出现在皇上房间里的红衣少女之时,脸上立马露出了警惕与防备的神情。特别是海公公发现眼前的一幕后,几乎是下意识的尖着嗓子叫道:“刺客,快来抓刺客。”

  “闭嘴”花浅玥抬手揉了揉额头,几乎是忍无可忍的喝斥道。

  瞬间,在屋外的人均是一脸惶恐的跪了下来。

  “皇上,恕罪。”

  “玩够了没有。”花浅玥看向了夕长风,冷若冰霜的问道。

  夕长风看着眼前的一幕,嘴角一勾,不畏惧的看向她意味深长的说道:“姐姐,我等你来接我。”

  他说完以后,双手撑在了窗栏上,运作敏捷的翻过了窗口,双手拎起了衣裙在摄政王府中光明正大的奔跑了起来。

  因为得了皇上的允许,所以众人都放弃了去追那名疑似刺客的红衣少女,紧低垂着头跪在了地上,等待着皇上的命令。

  看着夕长风跑了出去,花浅玥才反应了过来他身上的衣服非常单薄。她本想唤住他,但眼前的人早已经敏捷的像林间的小鹿般,跑得不见了踪影,由此可见他对摄政王府的地形非常的熟悉 。见此,她抬了抬手,示意众人都起身。

  “你们几个进来再说吧。”她说着,扫了一眼一直紧低垂头看起来一副深受打击的无影。

  “是,皇上”众人起身,楚虎等人则是绕到了 门口走了进来 ,卫府的家丁则是连忙将窗给关住。

  “属下失职,请皇上降罪。”一进入房间内,无影就跪了下来。

  楚虎等人一听,连忙也跟着跪了下来。

  “属下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4-05-22 15:28
下一篇 2024-05-22 15:28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