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灵

《蛇灵》内跌宕起伏的故事,就看小说《蛇灵》,这里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我的懵懂青春,主角为龙灵墨修小说精选:…

《蛇灵》这本书相对于以往看过的那种千篇一律的小说,此文确实是比较别具一格,尤其是开篇情节跌宕起伏留有悬念。

蛇灵

就在我锁骨刺痛的时候,就见河面上,那口华丽的棺材已经被慢慢的拉出了浑浊的水面。
而棺材盖上,钉着的一个颗人头,也慢慢的露了出来。
那人头泡在水里,却完全没有被泡胀,只是微微发白。
黑发都拖在脸侧,就在人头露出水面的时候,我锁骨上的鳞纹更痛了。
隐约的感觉到什么低低的笑声,那被钉在棺材上人似乎睁开了眼睛,远远的盯着我。
我隔得远,忙捂着刺痛的锁骨,往前一步,看了看。
可再细看的时候,却见棺材又往上拉了一点,那双眼睛已经闭上了,尸体慢慢被拉出水面。
锁骨上的细鳞扎得更痛了,也就在这时,膻中穴上还插的石针好像发着暖,将那种刺痛压了下去。
我不由的反手摸了摸胸前,忙掏出手机打电话给秦米婆,让她来看看,这事明显已经不对,她绝对知道些什么。
又朝车边道:“李伯,让他们先别拉。”
李伯原本抱着李婶在车里看着,见到那棺材这么华丽,还有点希望不是李倩的。
可就在钉在棺材上的人头出水的时候,李婶扑下了车,站在河边,盯着棺材“啊啊”尖叫,如同哀嚎的母兽。
李伯根本不在车里,而是在河边死死的抱着李婶,生怕她扑过去。
岸边聚集的人越来越多了,议论声也越发的高,还有人不停的拍照。
我心底却越发的急,又是棺材,又是钉了人,总让人想到回龙村往棺材上搭的死蛇。
可打着秦米婆的电话,她一直没接。
就在我准备先阻止他们把棺材拉出来的时候,就听到有人吆喝一声:“拉上来了,拉上来了。”
在岸边看不真切,我忙跑到桥上去看。
那具棺材已经被拉到了船上,棺身极其巨大,李倩被几根锁链紧紧的缠锁在棺材上。
而李倩穿一身鲜红的嫁衣,四肢平躺展开,被钉在那具棺材上。
头顶,肩膀两侧,双手掌心,双膝盖,还有双脚心,各钉了一颗极长的铜钉。
可除了钉着李倩的地方,其他地方全部用金银镶着各色的宝石,整具棺材看上去似乎都是新打的。
桥上议论纷纷,不解的道:“这怕是以前的钉门神哟?”
钉门神是老旧的私刑,就是女的偷情出轨太过份,惹起众怒的话,就用钉子将四肢在门板上,丢进河里,任其自生自灭。
一般知道都不会有人救,最后连人带门板沉河里,所以又叫祭河神。
因为有李倩钉在棺材上,所以就算那棺材上面珠光宝气,那些打捞的也没敢动。
任由锁链缠着棺材,连船都不敢开到岸边,怕出事,任由大船停在河面。
船上的人都是划救生艇到岸边,一上岸就被围住了。
那个开船是领头是个二十多岁的青年,晒得黝黑,远远的就呵斥着众人:“刚拉了钉了门神的棺材上来,你们围着看,不要惹了脏东西啊。散了!散了!”
看热闹的,这才退去,又在讨论是谁家的闺女是不是做了什么恶事,被钉了门神,那棺材里是什么。
我趴在桥拦上,看着船上的棺材,上面的雕纹看不明白,但李倩那蜿蜒湿腻的黑发,总让我想到浮千。
而且她看上去,就好像刚泡进水里的,五官有身体半点都没有变。
正奇怪着,就听到手机响。
秦米婆给我回了电话:“找到了?”
我嗯了一声:“可她被钉在一具棺材上?”
秦米婆似乎沉默了,低声道:“这事你自己看着办吧,你不是想知道回龙村的人,为什么都该死吗?还有龙家的秘密吗?蛇棺被镇,这些被它掩饰的东西慢慢的就冒出来了。”
我还想再说什么,她就挂了电话。
这事果然和回龙村有关。
我还在再打过去问,就听到有人沉着嗓子问我:“你是龙灵?”
一扭头,就见是那开船的青年,他沉眼看着我:“我是肖星烨,老李叫我来开船捞尸的,他让我找你。”
诧异的看着他,他却朝我瞥了瞥眼。
顺着他眼神看去,却见李伯双眼恳求的看着我,然后跟着救护车,送昏迷的李婶去医院的。
我没想到这事怎么就落我手上了?
“他说这尸体是你找到的,你肯定有办法将尸体弄下来,让他女儿入土为安。”肖星烨掏出烟,抽了一根塞嘴里,还朝我递了递:“要不要来一根?定定神?”
他这倒是“绅士风度”啊,我摇了摇头:“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你不知道?”肖星烨深深的吸了口烟,吐了个烟圈才道:“也对,蛇酒龙就你这一个女儿吧?果然单纯的富家千金啊……居然连这都不知道,这事怕和你们龙家脱不开干系。”
他这话里,嘲讽鄙夷不屑都有。
我扭头瞪着他:“所以我就该给他们收尾?”
肖星烨见我这样,似乎愣了一下,弹着烟灰,靠着桥护栏,看着船上那具棺材:“别说镇上这条河,就是省市开的矿产、还有外面那些挖沙淘金的,背后的老板却是你们回龙村,你知道吧?”
“而且你看吧,那棺材上面光金子就几十上百斤,众所周知,整个镇、乃至整个市的金店,都是你们龙家人开的。”肖知烨抽了口烟,手住下指了指:“据说淘的金子,就是这条河的。”
“所以呢?”我看着肖星烨,沉声道:“这跟李倩有什么关系?”
“回龙村遭报应了?”肖星烨朝我吐了个烟圈,冷笑道:“你当真不知道?”
我扭头看着他,冷哼道:“说重点。”
“好像近两年,所有金铺的金子都突然变成了沙子,就算外面运进来的金饰,也会变成沙子。”肖星烨抽烟厉害。
抽完又点了一根:“传闻是龙家人淘沙太狠,挖穿了河底,惹怒了河神。”
“这钉门神,又叫祭河神,你该听说过吧?”肖星烨朝我点了点下面,轻声道:“所以我的意思是,这事是你们龙家做的,你就去把李倩的尸体取下来,让老李入土为安吧。”
肖星烨低头看了一眼:“多好的姑娘啊,跟你一般大,好好的就钉了门神。”
“你说龙家人在整个镇四处挖沙沙?连市里的河,都是龙家人挖沙船?”我似乎想到了什么,沉笑道:“可现在回龙村所有人都死了,那些船呢?”
龙家人不是还有很多其他产业吗?为什么要到处开挖,是在找什么?蛇棺吗?
“我又不是龙家人,我怎么知道。”肖星烨耸了耸肩膀,朝我伸了伸手:“我带你上船吧。”
就在我扭头的时候,就见周围看热闹的,都扭头看着我,窃窃私语。
肖星烨带我下桥头,我一走过去,所有人跟避瘟神一样的就散开了,全部都警惕的看着我。
好像靠近我,就会怎么样。
“上来。”肖星烨上了救生艇,朝我瞥了瞥头:“会游泳吧?自己坐稳了。”
我看着摇摇晃晃的救生艇,再看岸边用阴沉目光审视着我的吃瓜群众,直接跨到了救生艇上。
肖星烨划着救生艇,带我上大船:“那棺材如果真的是祭河神的,你也别乱动,尸体有点怪,而且那些铜钉上面有符纹。”
“听说你跟秦米婆在学问米,应该知道点东西吧?”肖星烨划着船,扭头看着我道:“你们回龙村就你一个活的了,你别边在我船上村灭啊。”
我只是沉眼看着船,上船的时候,我一伸手,肖星烨见我胳膊上尽是划着的刀伤,眼神闪了闪,好心伸手拉了我一把。
一上船,那种阴冷气,就让我浑身发冷。
棺材有半个人高,这会还淌着水。
李倩湿漉漉的头发顺着水淌了下来,湿湿的贴在棺身,看上去,就好像回龙村那些缠棺蛇。
更古怪的是棺材盖上好像刨出了一个人形的空缺,正好镶着李倩。
明明李倩的头发湿得滴水,可那红色的嫁衣却半点水都不沾,似乎还是干的。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7-20 11:47
下一篇 2022-07-20 11:49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