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小说独家蜜爱by胡二白阅读

主角叫洛天沐染真的小说叫做《独家蜜爱》,它的作者是胡二白最新写的一本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小说《独家蜜爱》的作者是胡二白,这里给您带来洛天沐染真免费阅读,构思巧妙,情节动人,千万别错过哟。

全文小说独家蜜爱by胡二白阅读

Sara出来看见沐染真一个人跪倒在走廊上,半倚在门口,调侃道:你这是进门之前还给我行了个大礼?

沐染真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跟Sara说清楚刚才自己遇到的奇葩事情,但她要是现在砸门把里面的人拉出来,虽然是出气了,但她的身份多有不便,明天就要进剧组了,她可不想在这个紧要关头惹是生非,所以就算万分憋屈,她也只是捡起地上的鸭舌帽,然后跟着Sara进了房间。

喝了杯水压压惊之后,沐染真才把今天遇到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最后还总结了一句:我们还是快一点离开吧,我总觉得他在觊觎我的美貌。

其实不用沐染真说,她们也准备离开这里了,只是这最后一天闹出这么一桩不开心的事,沐染真万分憋屈。

Sara猜测是不是有人走漏了风声,隔壁那个男人其实是沐染真的私生饭,但仔细想来,私生饭哪里会那么适可而止啊。

她还去跟老板打听了一番,老板也只是说那一帮人是结伴的旅行者,正好旅行到这个地方。

思来想去,Sara得出结论安慰沐染真:应该也就是一个没认出你,但是觉得你好看,就来**一番的普通人,别想太多啊,好好休息,明天该进剧组拍戏了。

从走廊上捡回来的鸭舌帽沐染真一进门就随意丢在床上,等晚上收拾行李的时候,她才发现,这个鸭舌帽不是她的。

刚刚在走廊的时候,她跟那个男人的鸭舌帽都掉在了地上,那个男人匆匆捡起帽子回了房间,应该拿错了,沐染真那个时候也没多想,想着地上的帽子就是自己的,就给捡了回来。

两个帽子都是黑色的,也没什么显眼的logo,以至于她到现在才发现这个帽子不是她的。

是要现在还回去给他?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沐染真拿着帽子思忖许久,想出了一个折中的办法明天早上走的时候把帽子挂在他房间门口,这样既不用看见他,也把东西还了回去。

至于她的帽子嘛,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沐染真憋屈啊,一晚上都翻来覆去睡不着,脑子都在想着自己要怎么虐那个穿戴整齐的衣冠禽兽,到了深夜,她在脑海里打人打累了,才沉沉睡去。

第二天她们是七点半的时候离开的民宿,她路过那个男人的房间门口的时候,就把帽子挂在了门把手上,等她跟Sara拉着行李箱走到院子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地,就回头往三楼的方向看去,就看见了站在三楼窗后的那个男人。

他站得笔直,双手环胸,就这么明目张胆地看着她。

明明是他在看着她,沐染真却莫名地觉得心虚,迅速移开了视线,她没有了帽子,现在戴着能挡住半张脸的墨镜和口罩,整张脸就露出额头,但明明已经捂得这么严实了,在那个男人的目光下,她还是感觉自己完全暴露在外,一点安全感都没有了。

这种压迫感,实属诡异。

于是她加快了离开民宿的脚步,拉着行李箱走到院子门口的时候,还被绊了一跤。

虽然她这次没有回头,但是她觉得,三楼的那个男人此刻一定在笑她。

想她堂堂的一线歌手,二线演员,何时这么怂过。

可是她干不过啊,那个男的一看就不是善茬,反正那个男的也没认出她来,现在她一走,谁知道她沐染真这么怂过啊。

沐染真就样安慰了自己焦躁不安的小心情,乐呵乐呵地往外拖行李,到了民宿门口准备把行李搬上车的时候,民宿门口就开过来一辆面包车,车一停,就陆陆续续从车上下来十几个人。

沐染真不禁感叹一句:果然是中国五菱神车啊,能塞这么多人。

她就是突然愣住了,一直盯着那辆面包车看,谁知道从驾驶座上下来的那个长得凶神恶煞的男人突然瞪了她一眼,把沐染真给吓了一跳。

有句名言说得好啊,从五菱面包车上下来的人,千万不要惹。

所以,她迅速把行李放到后备箱,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坐到了车上。

等车开走的时候,她才敢回头看。

看什么呢?Sara问道。

我发觉啊,住在这家民宿的人,真的都不是什么善茬,刚刚那车上的人,怎么看怎么都像黑社会。

那住咱们隔壁的那个,你觉得像什么?

沐染真认真想了想,道:像电影里面长得好看的配角,初看惊鸿一瞥,然后你就去开了个会员想去看他,结果第二集他就挂了的那种。

Sara嘴角一抽:你是有多盼着人家不好啊。

至少我承认他长得好看了。

剧组里民宿差不多一个小时的车程,沐染真赶到的时候,大家才刚刚开工,她换了拍摄时要穿的衣服之后就开始化妆了。

电影里她初次登场,穿得就是一袭红色长裙,风情万种地出现在众人面前,她肤色白,大红唇加持,简直是气场全开,第一个镜头就是一遍过。

导演看着拍出来的片段一直对她赞誉有加,直言是选对了人。

沐染真见导演那么满意,就暗戳戳地找Sara过来商量:既然导演那么满意,我是不是就可以要求涨一下片酬?

Sara的回复是赏了她一个脑瓜崩。

拍了几天之后,就拍到一些大场面,需要用到一些群众演员,有一幕是沐染真持枪被人追,群众演员出来的时候,沐染真就觉得他们有些眼熟,再仔细一想,哎,不就是那天在民宿看见的从面包车上下来的一伙人嘛。

原来是群众演员啊,长得凶神恶煞地,倒是很适合演坏人。

沐染真在他们面前晃悠了几下,发现他们没认出她就是在民宿门口被他们瞪的人,当下腰板都挺直了。

拍摄的地方选在了郊外,沐染真的戏份不多,一场在早上,一场在下午,拍完早上的戏,她只能等着。

虽然校区人烟罕见,但风景还是不错的,Sara有事,她在车里呆得无聊,就撑着小伞自己出来溜达。

云南蚊虫多,虽然喷了驱蚊水,但还是没什么用,她扇着小扇子赶着蚊子,一个人走在剧组旁边的小道上。

她穿的是绑带式的球鞋,鞋带有些滑,她走了没几步,鞋带就开了。

她蹲下来,把扇子伞放在地上,弯腰去系鞋带,她刚把鞋带系好,准备站起来的时候,头顶上就投过来一片阴影。

她迎着日光抬头,看见逆光处的男人,可阳光过于毒辣,晃得她一时间看不清楚男人的长相。

她还没回过神来,那个男人就突然弯腰,把手上的鸭舌帽扣在了她的头上。

这不是那个民宿的男人吗?

当沐染真遛弯回来,Sara正在跟副导演说话,看见她就招手把她给喊了过去。

Sara和副导演身边还站着一个男人,背对着她,但是身形高挑,十分具有存在感,等沐染真走近了,那个人才转过头来,对她笑着打了声招呼,那一口大白牙十分晃眼。

沐染真脚步一顿。

这不是前几天出现在民宿的那个黑皮肤的大白牙嘛,她突然想到自己刚才见到的那个男人,心里暗道一声这伙人还真的是阴魂不散啊。

愣着做什么,快点过来。

Sara催了一句,她回神,迈步走了过去。

染真姐,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们请来的武术指导,叫段景之,以后专门负责你的动作指导了。副导演是个刚毕业不久的年轻小伙子,比沐染真小了几岁,有后台,但是为人谦逊,一口一个姐叫得沐染真都不好意思了。

不对,这个事情它不对啊。

沐染真小心打量着这个叫段景之的男人,虽然形象阳光,笑得时候一口大白牙格外显得格外无害,但是沐染真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

发觉沐染真在看自己,段景之微微颔首,笑得更加灿烂了。

沐染真有些尴尬地收回视线,转头对副导演道:我有动作指导了啊,我前几天的动作都是那个师傅负责的。

你之前的动作指导师傅受伤了,我们这才重新找了一个。副导演解释道。

受伤?

昨天晚上她在学动作的时候,还被动作指导师傅开玩笑一个过肩摔摔在了软垫上,怎么今天他就受伤了,难不成是晚上梦游从楼梯上摔下来了?

沐染真心里疑惑,但是没问出声,只是若有所思地哦了一声,然后笑着朝段景之伸手你好,我是沐染真,以后就请段老师多多指教了。

段景之也笑着握住了沐染真的手,但松开手之后,他的目光依旧定格在沐染真身上。

虽然说做她们这一行的,都是要活在聚光灯和别人的目光之下,但这么**裸的视线,她难免会觉得不自在,刚想躲,段景之就道:沐小姐是真的漂亮啊,我之前一直以为你是靠化妆和电视滤镜才那么好看的。

不止是沐染真,就连Sara也是嘴角一抽,旁边的副导演也是无奈扶额,这武术指导,也忒不会说话了吧。

这个场面怎么看怎么尴尬,沐染真笑而不语,但副导演总觉得平静之下其实暗藏杀机,他又寒暄了几句,就借口导演找他有事,脚底抹油跑了。

但段景之似乎过于神经大条,察觉不到这微妙的气氛,还笑得一脸憨厚。

沐染真笑了笑,一撩头发,头一歪,道:人们总是对未知的东西表示质疑,比如外星人和海里的美人鱼,又比如,我的美貌。

这种自夸的语录,沐染真信手拈来,Sara看她那副搔首弄姿的妖精样,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心道自己带了个什么妖孽啊。

偏生段景之真的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面对沐染真这种自恋的话,还能不动如山,憨憨点了点头,然后从口袋里摸索出小本本。

沐小姐可以给我签个名吗?

签个名的事嘛,反正她现在也是闲着,沐染真拿过他的本子,刚想问他要写什么,段景之就道:您给我签个沐染真爱段景之就好了。

沐染真拿笔的手一顿,抬头对他干笑:你还真的敢写啊。

我有个朋友,挺喜欢你的,皮夹子里都是你的相片,我要是拿了你的签名回去,一定可以在他面前好好炫耀。

等沐染真给段景之签好名之后,段景之就捧着小本子一路小跑跑开了。

沐染真看着他的背影,一脸纠结的样子。

她在民宿时遇到的那些人全部都在剧组出现,而且那个拿她帽子的男人行为又是那么怪异,再加上这个段景之突然出现在剧组,成了他的动作指导,这一系列的事情联系在一起,她总觉得过于蹊跷。

蹊跷得都有些反差,事出反常必有妖,所以从刚才看见段景之起,她就一直保持着警惕之心,但现在看来,段景之这脑子应该跟那些复杂的事情没什么关系。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7-07 12:08
下一篇 2022-07-07 12:24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