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城烟云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锦城烟云》讲述的费蕊孟昶两人的感情故事,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锦城烟云》简介:…

《锦城烟云》这本书相对于以往看过的那种千篇一律的小说,此文确实是比较别具一格,尤其是开篇情节跌宕起伏留有悬念。

锦城烟云

李太后不知道皇帝什么时候开始竟然与勾栏女子有交往,她在震惊之余有些哆嗦,站立在一旁的田敬全眼明手快,伸出手去说道:昨日有惊无险,既知陛下龙体无恙,太后娘娘放心便是。

贤妃她李太后极力按压着无穷涌动的惊骇,颤声问道:出了这么大的事儿,张都统为何没有及时赶到?张公铎回禀说:王昭远从太后这里出来,收到传书称陛下急召,臣不敢懈怠,当即领控鹤骠骑追到丈人观,却得知陛下已经先行回京。李虞候带着捧圣军走了大半,我便策马追着李虞候往回赶,到京都时已经半夜了,就在散花楼遇到了陛下。

李太后颓然坐下来,心想:孟昶即位以来每年都会前往青城山修行一段时间,这次他竟耐不住寂寞,宣召赵贤妃同游,每天不是攀崖临壑,便是登高眺远,宰辅大臣几番派人劝谏,他依旧不回宫。昨日张业请她出马,她只好将近卫王昭远召回宫中问话,只留都虞候李廷随侍驾前,没想到竟出了这样的事情。

赵贤妃这事儿难以明告天下,你们暂且不要声张,待明日跟众位大臣商议之后再做打算,退下吧。李太后是个清醒之人,她知道贤妃死得难看,如果按李廷的说辞昭示必然会引发天下人的耻笑,此时此刻,秘不发丧才是正确的选择。

从咸宜宫出来,张公铎冷笑着问李廷:李虞候好生机敏,你是如何得知陛下身在散花楼的?捧圣军把里里外外围得水泄不通,我身为都指挥使竟然不知道!

属下接到线报说王昭远在散花楼出现,因事出突然,来不及跟都统商议,便擅做决断,请张公责罚!

王昭远?张公铎冷笑着扬起马鞭,听你这么说,虞候还真是履职尽责呢!

没等李廷回答,那彪悍的身影已经绝尘而去

三郎是个聪明孩子,太后不必担心。

此时东方天际微明,晨晖透过云层照耀着皇城最巍峨的凝烟阁,宫禁咸宜宫依然灯火通明,延昌殿的一缕沉香从金色的狻猊鼎炉中冉冉升起,萦绕在四方盘龙的顶天柱间。李太后端坐于西厅暖阁,她的背后是一整排的蜀绣屏风,大朵艳丽的牡丹由金线、蚕丝织就,花瓣绣片平整光亮,连绿叶上的水珠也垂垂欲滴。

说话的人是当朝国老,太保赵季良,他还被皇帝孟昶尊为相父。李唐以来,风气开化,重臣奉召出入大内议事乃属常事。这是一个相貌忠厚、气质儒雅的老臣,漆纱幞头端正地戴在头上,身上穿着绛紫色的朝褂,犀角缂腰上的金鱼佩袋闪闪发光。

我知道高祖遗训,朝中大事由赖宰辅定夺,各地藩镇要靠肱股治理,哪儿有让使相卸下军职的道理?三郎少年心性,也就胡乱说说,你看他沉溺游幸月余不归,哪儿懂得整肃吏治?太后显得忧心忡忡,她脸上的泪痕未干,声音也还有些哽咽,手掌叠在膝盖上摩挲,极力控制着内心的紧张。

皇帝十三岁即充任行军司马,为高祖掌管两川府兵,十五岁便拥有自己的东川大军,十六岁册封皇太子监国,执杀逆贼李仁罕,雷霆手腕,当机立断。老臣看着他长大,岂不知三郎胸怀宏伟?赵季良面露温良,手执秘色茶盏安慰道。

赵卿!李太后拖长了声音,恳切地说,贤妃是你的好孩子,也是我的好孩子,皇帝平素跟她最要好,绝不会在这种时候做出荒唐的事儿来。他携贤妃躲到丈人观图清静,昨日事发突然,慌乱之下,言行不慎也是有可能的,还请太保不要责怪!如今后宫只剩我这妇人,外朝六军蠢蠢欲动,几路藩镇也有集结的迹象,太保要出面摆平;灌州天灾,太保还要告慰天下。不论如何请您强忍悲痛,务必保重身体啊!

赵季良的眼睛有些混浊,声音也颤抖起来,他明白太后所指,少帝根基未稳,如若继续锋芒毕露,恐怕落到贤妃身上的那道天雷迟早会落到他的身上,于是说道:方才,张公铎到府上禀告说,他赶到丈人观的时候,天师道长自称难辞其咎,当众拔剑自刎了。这件事儿,恐怕不像你我想象得这般简单不管怎么说,三郎无恙就好,老臣也放心了。

太后的手忍不住抖了抖,她知道,事实上,太保是内心最为哀痛的一个,贤妃赵氏原是他的掌上明珠,皇帝在这时候滞留勾栏,应是仓促间不知如何应对,又存心拖瞒贤妃薨殂真相,才不得已出此下策。

真凶固然要追查,可是要等到皇帝回宫后再做打算。

这时,赵季良站起身来,躬身一揖道:请娘娘放心,老臣在朝一日,便全力辅佐一日,若有心存忤逆、为难天家的人,老臣定当全力铲除,就算天下大乱,蜀国也不能再乱!李太后也有些激动,微闪的眼波似乎隐有泪光:赵卿是高祖的肱股谋臣,也是我唯一相信的人,你的心意我何尝不懂,皇帝回宫后,我定会好好训诫,让他知道相父的一片苦心。

赵季良闭着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点头说:贤妃命薄,让娘娘费心了。

倾谈到此,赵季良起身告退。

再过两刻,便是早朝。月余来,皇帝不在殿前,便由太保赵季良和太尉赵廷隐二人主持商议,于殿前将奏章批复交于中书省,再由门下侍郎毋昭裔牵头左右三司分发各部酌情处理,朝中一直运转正常,诸事顺当。由于灌州地震事发突然,朝堂上诸臣议事的重点便放在赈灾上,翰林承旨,李昊草拟诰令,毋昭裔领左右三司亲赴灌州进行灾情的勘察,制定赈灾额度。

今晨的成都府,空气中散发着团团诡异的气息。朝堂诸臣议事完毕,各级官员都滞留在承乾殿前,三三两两地议论着不肯离去。看到赵季良、赵廷隐、毋昭裔、张业、王处回和张公铎六位顾命大臣最后从大殿中出来,群臣立刻蜂拥而上。

太保,昨日城中传得沸沸扬扬,若朝廷没有明示,恐怕众口难服。

什么事儿沸沸扬扬?司天监早已预测荧惑犯积尸,青城山天雷地动,为何众口难服?赵季良神情不悦地反问。

昨夜捧圣军宵禁,城外散花楼被围了个水泄不通,坊间议论纷纷啊!

是啊,不知陛下和贤妃娘娘如今身处何地,是否平安?

听说是天谴。

赵季良环顾四周,理了理朝服,皱眉喝道:荒唐!昨日酉时灌州地动,捧圣军在散花楼查寻妖言惑众之人,坊间百姓不明真相地胡言乱语,这些话也要带到朝堂中来吗?

众人听到太保的话,立刻噤声不语。

赵季良说完,和张公铎、毋昭裔一道拂袖离去。大部分朝臣也都跟着散开,剩下的都看着赵廷隐、张业和王处回三人,站在阶前欲言又止。

这时,太尉赵廷隐心平气和地对殿前的群臣说道:诸位都散了吧,再过几日陛下回朝,有什么疑问,上疏便是。

灌州一片狼藉,陛下和贤妃娘娘难道还滞留在青城山上?有人私语道。

陛下这时候还不知在哪处温柔乡里呢,张业凑近那位朝臣,脸上露出一丝浅笑,等两天,嗯?

唉,少年轻狂啊!

若无阁老扶持,王朝能兴盛几时?

若是高祖陛下还在,这时候怎么会看不到人影?

气势汹汹的武将咬牙切齿,而那些平日里对皇帝期待颇深的臣子,听到这话也纷纷发出几声叹息,颓然离开。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7-23 19:06
下一篇 2022-07-23 19:08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