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小说军婚甜宠时太太请认命安一诺时瑾深全章节免费阅读

爆火言情小说《军婚甜宠时太太请认命》正在火热连载中,这本小说是由作者小施倾情力创的作品,故事里的主人公分别是安一诺时瑾深,其主要内容讲 述了……

作者小施对人物刻画还是很用心,《军婚甜宠时太太请认命》这本书很好,值得期待。

经典小说军婚甜宠时太太请认命安一诺时瑾深全章节免费阅读

米雅梅:让瑾深好好‘调教调教’一诺也好,这越‘调教’,他们就越恩爱。

沈怡:我就怕以后一诺知道,是我这个婆婆和她的亲妈,在红酒里动了手脚,她会很生气的。

米雅梅:生气归生气,只要你找到了中意的儿媳,我也找到了中意的女婿,一切都不重要。

订婚的第三天。

时瑾深因为公事,暂时离开了时府,离开了京城。

听说时瑾深这一去,至少要半个月才能回来。

安一诺庆幸极了。

只不过安夫人那叫一个心狠。

时、安两家订婚成功后,安夫人就将她赶出了安家。

时夫人更是迫不急待的,收留了她这个无家可归之人,让她住进了时瑾深的房间。

听说,这也是时瑾深的主意。

时瑾深离开的第十二天。

安一诺看见时震轩和夏小唯走来。

他们好像是从时老将军的书房里走出来的。

两人停在湖边的柳树前,似乎起了争执。

时震轩不是不在京城吗,怎么突然回来了?

懒得管。

反正,他已经和她没有任何关系了。

安一诺调头就走。

一诺。身后的时震轩追上来,拉着她的胳膊往后一拽,为什么要躲着我?

一诺也是你叫的?安一诺甩开时震轩,我现在是你嫂子。

我知道是我背叛了你,你不会原谅我。但你也没有必要想方设法的嫁给我哥。

想方设法?

不是吗?你和时瑾深才见第一面,就见到床上去了。

随你怎么想。安一诺转身。

一诺。时震轩再次把她拽回来,你是在报复我吗?

你给老娘放开。

安一诺恶心地挥开他。

又说:

老娘看你一眼都恶心。

哪还有心思报复你?

报复你不用花精力吗?

老娘好好的日子不过。

特么的,全部浪费在报复你的这件事情上吗?

时震轩皱了皱眉。

阴郁修长的眼睛里,是挥之不去的忧愁和痛心。

时震轩,你是脑袋进了水,又没装排水管吗?

安一诺双手环胸。

又说:

我拿得起放得下,知道取舍。

像你这种裤子随便脱,女人随便上。

一边说着忠于爱情、忠于爱人,又一边和三儿摸摸搂搂的男人。

我是甩都甩不及,怎么可能还会再在你身上浪费半点的精力?

那你为何要嫁给时瑾深?

你是什么人?安一诺垂下手,淡漠道,我有必要回答你吗?

我都跟你解释过了,那天是夏小唯给我下了药。时震轩欲上前,被安一诺制止,别对我拉拉扯扯的。

一诺,真的是夏小唯设计我

停。

安一诺比了一个手势,分别瞥了时震轩和夏小唯一眼。

你也别解释,别说什么谁设计你,你和夏小唯不过是插座找插销,一个想插,一个想被插。

一诺,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我是正常的男人,你一直不让我碰,又遇到夏小唯给我下药

夏小唯上前两步,震轩,我没有给你下药,爷爷都答应我们俩结婚了,你为什么还要纠结和一诺的过去?

安一诺看着两人的好戏。

夏小唯拉着时震轩的胳膊。

又说:

况且,我已经怀了你的孩子,一诺也把你放下了。过去的事情,你就不能忘了,和我好好组建一个家庭,好好生活吗?

时震轩甩了夏小唯一巴掌。

贱人,别以为我不知道,是谁让爷爷,让我妈知道你怀孕的事情。我和一诺有今天,都是因为你。

震轩?夏小唯捂着脸,委屈的哭出来,我真的没有

婚我可以结。时震轩咬咬牙,但是婚礼,你永远也别想举行。

最后,时震轩把目光移回安一诺的身上。

眉眼中的凶厉与厌憎,慢慢的转为不舍、留恋和无奈。

他看了安一诺几秒,无奈的转身离开。

安一诺。夏小唯扬着巴掌上前,都是因为你。

想干什么?安一诺捏住夏小唯的手腕,打我?你打得过我吗?

你?夏小唯越是挣扎,越挣扎不动,你这个狐狸精,分手了还想缠着震轩?

嘴巴还真是不老实呢?安一诺火了,反手一巴掌。

顿了顿,又说:

你先拆散我和时震轩,还敢骂我狐狸精?

我看你还真是长了一张B脸。

说着一口B话。

干着一堆B事。

一天不瞎BB,就活不下去了是吧?

安一诺,你打。

这回,夏小唯倒是不护脸了。

反而挺身上前。

你最好是把我肚子里的孩子一起打掉。

时家这么看中这个孩子。

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后,立即让我和震轩结婚。

要是他们知道这个孩子是你打掉的,你还能好好的当你的将军夫人吗?

放心。安一诺漫不经心的拍了拍手,陷害我,你还嫩了点,别忘了你和某男明星夜会酒店的事。这个孩子是不是时震轩的,我想时家的人会很感兴趣。

你夏小唯哑口无言。

我什么?

反正现在震轩要娶的人是我。

那又怎样?安一诺嘲笑,你不觉得,时震轩对我还余情未了吗?越是得不到的,他越珍惜,像你这种随便就能上的人,他看都不想看一眼。说不定,他上你的时候心里想的人却是我。

安一诺,你太过分了。

呵呵!安一诺背着手,转身离开,有你在时府,以后的日子就有趣多了。

她最喜欢的,就是收拾贱人。

安一诺,你别得意得太早。

安一诺悠哉游哉地往前走。

安一诺,难道你不知道,上将还有个青梅竹马吗?听说,一向满眼严厉又冷峻无情的上将,在这个女人面前,可以笑得如是温暖的春风。而且,他只会在这个女人面前微笑。

夏小唯看着止了步的安一诺,绕到她身前,又说:

下个月时老将军过寿,这个女人会和上将一起提前回来。你说她回来了,你这个将军夫人,是不是也是形同虚设?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7-08 20:47
下一篇 2022-07-08 20:49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