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为巅「精彩小说」宁远柳梦清免费阅读

大道为巅资源作品风格搞笑,构思大胆,脑洞清奇,区别于传统的总裁文,作者弈青锋脱离套路,用个性化描写手法和 不一样的角度描绘出了一个既啼笑皆非又感人至深的故事,大胆的构思也让人眼前一亮!诚挚 推荐,这是一本值得追捧的精品好书。…

很久都不曾看书,在无意间看到《大道为巅》这篇小说,我就被深深的吸引了,男主和女主的爱情很美好,女主的心也很善良,非常喜欢看!

大道为巅「精彩小说」宁远柳梦清免费阅读

第五章:又捡回来个人

然宁远却并不意外,他早就知道这里有个人,这片血泥沼泽他不是没来过,所以那边一出事,才死了命的朝这里跑。

在决定深入灰雾之前,他大致便已经谋划出脱身之策,冒险可以,但不意味着送死。

只有区区炼气士一境的他当然知道自己最大的本钱是什么,便是这临渊本身!

望着手中的鬼王珠,宁远也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单单这一颗鬼王珠,怕是能顶百枚阴珠了。

然云舒却对那鬼王珠全然不感兴趣,一直推着宁远的肩膀,示意他前去那人影处看看。

“真想看?看过了可别后悔,到时候别怪我没提醒过哈!”宁远笑着道,眼中生起了一抹玩味儿。

云舒理所当然道:“哼,有什么好怕的,本姑娘行走江湖多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么得事儿!”

宁远直接无视了云舒的吹嘘,背着箩筐,于这血泥沼泽之中深一脚浅一脚的前行,终于看到了那隐藏于雾气之中的人影。

这一眼望去,当真是惊的云舒汗毛倒竖!

只见那人一只脚踏足于血泥之中,另一只脚保持着迈步的姿势!

**在外的筋骨血肉一次又一次的腐烂,重生,甚至能看清其心脏的跳动,以及血管中血液的流动!

肋骨如金如玉,最为骇人的是,这家伙的丹田之景,一眼望去,其丹田自成异象!

无边灵海波涛汹涌,海中七重道宫金光四射,于海中又另起一座仙山,高达千刃,直入云天。

自道宫至山巅以一座金桥相连,于那山巅之上,依稀能看到一座气势恢宏的朝天阙,以镇压自身气运。

这次云舒是真的惊讶了,不禁道:“修道者,先开神庭,再启天藏,化无边灵海,铸道宫,起仙山,搭寿桥,立朝天阙,这家伙至少是七境修士!”

“观其骨血内腑,就连肉躯都被家伙修到了五境炼气士淬骨凝血的程度,双道同修,好家伙,厉害了厉害了!”

云舒对这人上下打量着,丝毫不吝啬自己的赞美之言,那人自是察觉到了宁远两人的到来。

一双遍布红血丝的双目直勾勾的盯着二人,仍旧以强悍的修为抵挡着血泥沼泽中的诡异力量,于腐朽和重生之中挣扎。

“嗯,的确厉害,我那呼吸法就是看他学会的……”宁远也点着头,的确是看会的,毕竟这家伙的肺叶都暴露在了空气中……

云舒又给了宁远一个板栗咬牙道:“说,你这家伙还有多少事情瞒着我!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宁远揉了揉脑袋,无辜道:“我至于瞒着你么……这有啥看的,他在这儿也有些年头了,这儿腥臭腥臭的,我闲着没事儿带你来这儿干嘛……”

云舒望了望那如血骷髅一样的家伙,又看了看宁远,大眼睛咕噜噜的转个没完,显然有了鬼主意。

将小脑袋凑到宁远的耳边,低语道:你可以把他背出去啊,要是能把他收了当跟班儿,那多美,什么阴鬼王,岂不是来多少灭多少?何至于这么狼狈……”

那人显然听到了云舒所说,一双遍布血丝的眼中尽是渴望以及哀求,竟轻轻点了点头。

入耳的香风让宁远打了个哆嗦,望着那人道:“你个小机灵鬼,就你会想,这人跟鬼是不一样的,他太强了,到时候谁成谁跟班还说不定呢,我的情况你不是不清楚……”

这话显然是说给那人听的,宁远不是没考虑过,只不过风险太大,这血泥沼泽都没要了些家伙的命,宁远不想过多招惹,他很清楚自己的倚仗是什么……

云舒撇了撇嘴,仔细想了想,的确是这么回事儿,可嘴上还是说:“切,没劲!不过倒也值了,有了这次的意外收获,拿下那株宝药不成问题……”

而宁远早已习惯了云舒的嘴硬,掂了掂箩筐道:“我还是先把你送回神女宫,最近临渊有点儿不太平,小酆都降临的时候,我再去找你……”

说着便不再理会那人,直接无视了其哀求的眼神,转身便走,走之前,还从布包里掏出个陶罐儿,往里装了不少的血泥!

“喂喂喂,宁哥儿……再背着我玩会儿呗,神女宫里好闷的!”云舒哀求着,一个劲儿的朝着宁远撒娇,显然不想回去。

而宁远却无情拒绝道:“天一黑,临渊里太危险……”

无论云舒咋说,宁远就是不为所动,将之送到了神女宫,云舒依依不舍的从箩筐里下来,望着微笑摆手的宁远,不禁气的跺了跺脚……

突兀道:“回了家,最近便不要再出门了,小酆都降临,我会让红雀去叫你。”

宁远步子一顿,他很少见到云舒如此认真的样子,点了点头道:嗯,我心里有数……”

出了神女宫的宁远并没有直接回山谷,而是又跑回了当初猎杀小鬼的地方,望了望,灰雾还没有涨上来……

稍微辨别了下方向,在地上又是好一阵挖掘,将散落在各处的十几颗阴珠收入囊中,本打算就此回家。

可却好似想起什么一般,来到了当初那被阴鬼王用巨石砸出的巨坑之下。

果不其然,坑中躺着一人,鲜血于身下汇聚成一小滩儿,若不是胸口仍旧微微起伏,宁远还以为他死了,只剩一息尚存……

能于灰雾之中与阴鬼王拼成这个样子,绝不是什么易于之辈,观其身形,年纪不大的样子。

不过血肉模糊的已经看不清面容,他显然也察觉到了宁远的到来,艰难的睁开双眼,眼神中很是震惊,显然不理解这家伙是怎么从阴鬼王的追杀中活下来的……

只见宁远蹲下身子,望着他的双眼,淡淡道:“想活?还是想死!”

残存的意识让他有了些许的清明,动了动嘴巴,却只有鲜血涌出……

可他的眼神却让宁远的心狠狠的一揪,其中所蕴的不是恐惧,更不是哀求,而是一种坚韧的渴求,坚韧到,不畏惧死亡的降临,他更畏惧的是因为自己的死而无法完成所渴求之事!

这让宁远想起了当年的柳梦清……

不禁长叹一声,终究还是心软了,将那血肉模糊的少年抱起装入箩筐之中,喃喃道:“你最好还是不要害我……”

说到这儿,宁远的眼中一寒:“不然介时你会后悔自己为何当初没能死在这里!”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7-08 20:54
下一篇 2022-07-08 20:56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