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少的傀儡小娇妻

《傅少的傀儡小娇妻》这本书大家都在找,为各位推荐《傅少的傀儡小娇妻》作者为时妩情节波澜起伏,细节描写的惟妙惟肖,小说的主人公是顾清歌傅斯寒,讲述了:…

作者时妩写的《傅少的傀儡小娇妻》这本小说,故事构思

傅少的傀儡小娇妻

第9章

但一想到刚才傅斯寒那将近杀人的眼神,她只好忍住了伸手去挠后背的冲动,双手平稳地放在膝盖上,咬着下唇一直忍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的时间,就在顾清歌觉得实在忍不住的时候,一阵悠扬的手机**响了起来。

这段手机**在狭隘的空间里显得很突兀,顾清歌身子一僵,这好像是自己的手机**。

冷不防的,傅斯寒的眸子睁开,顾清歌登时感觉周围的温度下降了些许。

他醒了……

顾清歌僵在原地不敢动,两人就这样僵持了好半晌,傅斯寒扭过头看向她。

“接电话!”

听言,顾清歌这才反应过来,哦了一声,然后赶紧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她的眸色深了几分,没有接电话就将电话给挂断了。

随后又将手机给静音了、

这些动作落到傅斯寒的眼里,却让他嘲讽地勾起了唇角,“不接?”

顾清歌将手机放回口袋里,点头:“嗯,你不是要睡觉吗?我怕吵到你。”

“嗤。”傅斯寒却不屑地冷笑一声,“是怕吵到我,还是心虚?”

听言,顾清歌觉得他这句话实在太过莫名其妙,“心虚什么?”

她不明白!

傅斯寒眸中掠过一抹嘲讽,“不敢当着我的面接电话,是情夫打来的么?”

他记得,她并不是一个清白的女人。

顾清歌脸色一变,总算是明白过来他说自己心虚是为什么了,好看的秀眉皱了起来,她无语地看着他。

“我不过是看你在睡觉听不得一点声音,所以才没有接电话而已。”

说完,顾清歌见他仍旧是以侧脸对着自己,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她气得咬唇嘟嚷了一句。

“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倏地,傅斯寒紧闭的冷眸忽地睁开,射出一道寒光朝她而来,“有胆子,就再说一遍。”

他说得不缓不慢,声音也不大,可已经无端生出一股凌厉之气来,这道气势势破竹,惊得顾清歌忍不住缩了缩肩膀。

顾清歌抿了一下唇角,心下觉得自己好懦弱,可是面对他如此张扬霸道的气势,让她再说一句,她又没这个胆子。

气死她了!

真希望傅家的奶奶病情赶紧好起来,这样她就可以跟这个恶劣的男人一拍两散了,省得相看两厌。

手机关了静音以后,顾清歌也不知道手机有没有再响过,两人一路无言到了医院。

下了车以后,顾清歌刚准备跑远一点去拿手机来回电话,可刚走了两步后面的衣领却被人给揪住了。

“回来。”

“放开我。”顾清歌挣扎着:“我要去打个电话。”

“打电话去哪儿不行?还是真心虚?给情夫打电话?”

傅斯寒眸色一冷,猛地从她手中夺过了手机,顾清歌脸色一变,旋身想去抢。

“还给我。”

顾清歌只有165公分,而傅斯寒有183公分左右,他这一抬手,顾清歌跳起来都触碰不到那部手机。

“你还给我!”

顾清歌拿不到手机,只能一直在他面前蹦哒着,可每一次都抢不到。

像一只可怜的小丑。

傅斯寒抬头看了手机一眼,很老式的手机牌子,手机边沿都被摩擦得有点泛白了。

傅斯寒蹙起眉。

“快点把手机还给我!”顾清歌还在他前面锲而不舍地蹦哒着,他低下头,看到急得眼眶都快红了,纯净的眸子里似乎隐隐泛起雾意来。

靠!

这就要哭了?

傅斯寒冷着脸将手机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在离开医院以前,手机由我保管。”

听言,顾清歌脸色一变:“凭什么?”

“凭什么?呵,看来你到现在都还没有搞清楚状况。”

“我怎么没有搞清楚状况了,手机是我的。”

傅斯寒冷着脸,沉默不语地朝医院内走去,顾清歌见状,只好赶紧跟着他的脚步追上前,边走边问:“你到底拿我的手机做什么?我只是想给我妹妹回个电话而已。”

然而傅斯寒根本就不理她,他修长的腿迈的步子很大,顾清歌小跑着追他都有些吃力。

猛地,傅斯寒停住脚步。

顾清歌紧急地刹住脚步,差点就撞上他的后背了。

“一会进去病房以后,该怎么做你知道吧?”

听言,顾清歌愕然地抬起头:“什么?”

傅斯寒低头扫了她一眼,突然伸出一只胳膊来。

顾清歌露出不解的神色,望着那只横在自己面前的胳膊:“怎么了?”

“你脑袋是拿来当摆设的吗?”傅斯寒突然没好气地质问了一句,“在人前我们是夫妻,懂?”

“我知道啊。”顾清歌点头,她当然知道自己跟他是夫妻了,结婚证都领了,睡也睡过了,用不着他来费心提醒。

“夫妻应该怎么做?”傅斯寒真想敲开她的脑袋,看看她整天在想着什么,明明表面上看起来挺机灵的,可为什么这么迟钝?

夫妻应该怎么做?

这个问题难倒了顾清歌,她以前又没有结过婚,她怎么知道?

看她站在那里不动,傅斯寒冷笑:“都已经不是处女了,还不知道男女之间的相处方式?”

这句话充满了嘲讽,顾清歌拧起秀眉,刚想反驳他,傅斯寒却直接不耐烦地将胳膊架到了她的肩膀上,然后冷声吩咐:“没时间跟你啰嗦,病房就在前面,一会见到我奶奶,你要跟我假扮成很恩爱的夫妻,懂么?”

听到这里,顾清歌总算是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了,她点头:“我知道了,你不早说。”

“谁知道你这女人是不是在欲擒故纵,这么简单的事情还需要别人说?你有没有脑子?”

你才没有脑子!

顾清歌在心里嘀咕了一句。

“快点!”傅斯寒催促了一句,顾清歌这才伸手挽住了他的胳膊,然后感觉到傅斯寒的身体一僵,抬起头就看到他拧起了秀眉。

顾清歌立即想到了舒姨跟自己说的事情。

他们家少爷有洁癖,也就是强迫症,她现在这样碰他,他岂不是要发脾气了?

想到这里,顾清歌试图收回自己的手,然后一边问道:“你不是不喜欢别人碰你吗?”

听言,傅斯寒的步子一顿,是啊,他不喜欢别人碰她。

可是这眼下这女人……

他刚才居然没有想到这一方面,最关键的是,他居然对她没有抵触?

想到这里,傅斯寒蹙起眉。

于他而言,这绝对不是一个好的现象。

想到这里,他冷笑出声:“是,特别是你这种爱慕虚荣且有心机的女人。”

听言,顾清歌脸色一变,直接将手收了回来。

“既然如此,那就各走各的吧。”

“你敢!”傅斯寒冷斥了一句。

“你不是不喜欢我这种爱慕虚荣的女人碰你么?”顾清歌没好气地回了一句。

她发现自己在他面前似乎胆子在逐渐放大,从一开始的小心翼翼到现在敢偶尔顶句嘴了。

“是,知不知道你碰了我以后,今天这件西装回去以后就得扔了?不过那不代表你就不需要做戏了,在我奶奶面前,你敢露出丁点马脚试试?”

“……”原来是为了他奶奶,看来他是因为他奶奶才妥协的吧?

要不然怎么可能会这么做?

顾清歌在心里犯嘀咕,没想到他看起来冷冰冰的,倒是挺孝顺的。

大概自己跟他的婚事,也是他奶奶一手促成的吧?要不然他肯定会发火。

想到这里,顾清歌才不情不愿地挽住了他的手,跟着他一块走进了病房。

病房里请了好几个专人看护着,进去的时候,专人在替老奶奶削着水果。

“奶奶。”

傅斯寒一进门便低声唤了一声,声音低沉好听,而且冷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暖暖的亲情之意。

顾清歌有些意外,没想到冷如冰石的男人跟他奶奶说起话来,居然这么温柔……

“小寒来了?”傅奶奶看到他们,苍老的脸上立即绽放出笑意,当目光触及到傅斯寒身边的顾清歌时,老奶奶的目光更加柔和了几分。

“清歌也来了,快,到奶奶身边来坐。”

听言,顾清歌看了傅斯寒一眼,本来只是下意识地看向他,却没想到意外居然对上一双深情温柔的眸子,“奶奶叫你过去呢,去吧。”

“……好。”

如此大的转变,顾清歌还真是有些不适应,点头抽回自己的手,然后朝傅奶奶走地这去。

傅奶奶看到他们双手是搂在一起的,眸里的笑意又加深了几分。

这个孙媳妇乖巧伶俐,气质也很干净,很得她的喜欢。

“奶奶。”顾清歌在床沿边坐下来,傅奶奶立即拉住她的双手,仔细地盯着她瞧。

“乖,你这孩子真的是越看越喜欢,云笑就是厉害,不仅自己生得好,生的女儿也这么好看,奶奶啊,真的是越看越喜欢。”

“谢谢奶奶。”顾清歌露出恬静的笑容,垂下眉眼,一副很安静乖巧的模样。

傅奶奶想到了什么,拉着她的手亲切地问道:“刚才看你跟小寒是一块进来的,你们……”

小寒?

是了,傅奶奶应该是在叫傅斯寒的名字,不过小寒这个名字,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呢?

明明那么高大俊美的一个男人,居然有个小字,听着就觉得极有违合感。

还没有回答,顾清歌就感觉如芒在背,不用回头,她大概就知道是谁在看她了。

他是在用眼神警告自己。

思及此,顾清歌露出娇羞的笑容,垂着脑袋道:“奶奶,我们已经结婚了。”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7-26 09:53
下一篇 2022-07-26 09:55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