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舅舅的小说_楚九歌容渊紫鸢楚九歌容渊紫鸢大结局阅读

楚九歌容渊紫鸢讲述了楚九歌容渊紫鸢之间的凄美爱情故事,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楚九歌容渊紫鸢》真的是一本很好看的小说,人物刻画的很生动,性格鲜明,值得一看。

大舅舅的小说_楚九歌容渊紫鸢楚九歌容渊紫鸢大结局阅读

叶早早就乖乖站在一边低着头,偶尔偷看四爷一眼。

四爷将信收起来,叫了苏培盛:拿走吧。

这才转头看叶早早:再給爷读一段书,那里有茶。总不能叫人家读的嗓子冒烟还不给喝茶吧?

多谢主子爷,奴才奴才这就读。叶早早果然就是一副欣喜的模样。

只是,拿起来一看,头大了,华严经

不敢问,只好读起来。

四爷就知道,他斜躺在榻上,本来是实验,如今算是明白了。

叶氏绝对不是故意的,她甚至还拿捏的很厉害,但是出口的声音还是这种勾人的样子。

好好的佛经,念得四爷欲-火-难-耐

别念了,就寝吧。四爷实在是没憋住。

叶早早也很挫败啊,她以前没这么读过书,这两次算是明白了,真心是老天爷真会刺激人啊。

于是颇有些蔫儿的上了塌。

四爷诧异了一下:不乐意伺候?

叶早早忙使劲摇头:不是,奴才奴才的嗓子奴才不是故意的,那是佛经呢。

就算是不信佛,自己也觉得郁闷,佛经啊!读出来也是那样太不庄重了。

四爷没说话,只是将她抱住,心说,罢了,挺好的,这也是个本事啊。

叶早早第三次侍寝,圆满结束。

回去的时候,还是四爷上朝的时候,不过这回,混了个洒扫的小宫女给提着灯。

再见着李侧福晋,是两日后。

秋天就剩下一个尾巴了,不过花园里,还是有不少的菊花开着,叶早早也是一时兴起,就往花园里去了。

这个时候,花园里基本没有人,叶早早逛了一会,累了,就在亭子里坐下。

其实吧,她还挺想遇见个谁的,斜眼看了一下红桃,这丫头也是怪。

之前她没侍寝的时候,还能好好的,如今侍寝了几次之后,越发不对劲了。

赶紧打发走比什么都强。

有时候,事情就是那么巧合,打瞌睡了有人送枕头。

正坐着呢,就见对面来了一群人。

叶早早忙起身,就见李侧福晋的太监赵富国打头来了。

她忙道:是李侧福晋来了么?奴才这就回避。

姑娘不急,侧福晋说,想见姑娘一面哪。赵富贵笑道。

叶早早就跟着笑:劳烦公公告知。

看着李侧福晋来了,叶早早毫不犹豫的跪下:给侧福晋请安。

李氏不理会,只是在丫头们的扶持下下坐好,然后才低头看:哟,这不是叶氏?

叶早早心里翻白眼,你瞎么?脑残!

奴才拜见侧福晋。叶早早低头。

听说,你最近很得宠?李氏依旧不叫起,淡淡的。

奴才伺候了爷几次,不敢说得宠。要说得宠,李侧福晋才是第一位的。叶早早声音低低的。

李氏哼了一声,没看出来,这位狐媚子啊!

叶氏,你自己知道身份,就是好的。起来吧。李氏也许是觉得叶早早够恭敬了,这才道。

叶早早谢过,起身不敢动。

怎么?不伺候我喝茶?李氏鄙夷的看着叶早早,不就是个不能翻身的奴才么?

是,奴才这就伺候侧福晋喝茶。叶早早在她的小黑账上,又记着一笔。嗯,不急,咱们,慢慢算。

叶早早上前,给李氏倒好茶,递过去。

李氏却不接,叶早早丝毫不敢动,乖乖端着。

李氏却就是不接,直到叶早早手开始抖。

李氏猛地起身:既然不会奉茶,就跪着吧。

叶早早带着惊吓,应了一声是。

李氏就带着人走了。

秋月来,将那茶盏拿走:姑娘可别生气,我们主子有孕了,有时候气不顺。您担待。

这话里,带着十二分的看不上。她有什么不能担待的?

奴才不敢。叶早早低头。

很快,李侧福晋就扬长而去了,不就是罚了一个侍妾跪在花园里么?这算什么事?

等李侧福晋走了,一样跪着的红桃哼了一声:不就怀孕了么。

叶早早不吭声。

过了一会,红桃便道:你也不争气,叫你跪着就跪着。

她心里未必不知道叶早早不能反抗,只是拖累了她也跪着,心气不顺罢了。

叶早早轻轻挑眉,心里要将红桃赶走的心思越发重了,这样嘴碎的,留着是祸害。

跪了很久,也许有一个时辰之后,才见正院来了人:姑娘还跪着呢?福晋说了,叫您起来,这是给您的药膏。李侧福晋如今怀着身子,福晋不好叫您一会就起来,总要跪着意思意思的。

叶早早谢过,忍着膝盖的酸痛起身,接了药膏:奴才已经感激不尽了。

红桃也起身,却不去扶着叶早早,只是揉着自己的膝盖。

正院的丫头送了药膏,就径自走了。

叶早早看了一眼红桃,从一边的树上,折下一截细细的树枝来。

比划了几下之后,对着自己的脸一划。

当然手不重,一道血痕,不过是破了皮子,就是不上药,也几日就好,再几日,就没了痕迹了。

接近耳际的地方,如今看着是很狰狞的。

红桃吓了一跳:你你干什么?

你说我干什么?叶早早看了她一眼,也不理会,就起身往锦玉阁去了。

红桃吓得脸色刷白,落后了好几步,一路上不住的看着叶早早的后背,心里各种心思转过。

回了锦玉阁,叶早早也没管脸上的伤痕,泡了脚之后,就给膝盖涂上药膏。

膝盖有些青了,皮子太嫩。

红桃等了很久不见叶早早有动作,又琢磨了一会之后,一跺脚,往后头去了。

府里管人事的,是孙嬷嬷,红桃就径自去找了。

见着孙嬷嬷,红桃跪倒:嬷嬷,当初叶姑娘病了,安排了奴才去伺候,如今她好了,奴才是不是可以重新找个地方了?

孙嬷嬷耳聪目明,自然知道之前,这叶姑娘又被罚跪的事。

心里,就对这个红桃不喜,就算不是正经的主子,好歹相处了这么久,这么没义气呢

你想去哪?你要是离了锦玉阁,只怕只能是个杂扫了。孙嬷嬷淡淡的。

红桃咬唇,犹豫了一下,但是一想到,叶早早竟然自不量力的想要陷害李侧福晋,她就吓得腿抖。

当年在内务府,是亲眼看见过奴才被杖毙的,那种痛,想想都觉得难过。

奴才想好了,求嬷嬷安排吧。叶氏只是侍妾,本不该有人伺候的。红桃咬牙。

既然你这么想,就回去收拾收拾,然后去洗衣房伺候去吧。孙嬷嬷也懒得多话,随便她了。

红桃谢恩之后,忙不迭的回去收拾了。

叶早早一句也不问,直到红桃收拾好了,她塞给红桃十两银子:好歹我病了的时候,你照顾我一场,感谢你。

就此分道扬镳最好,要是红桃还敢出幺蛾子,她不会手软。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7-09 10:48
下一篇 2022-07-09 10:5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