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卜女回来了

《重生卜女回来了》这部小说的主角是夜枭姜九璃,《重生卜女回来了》故事情节经典荡气回肠下面是章节试读,内容情节极度舒适。主要讲的是:…

《重生卜女回来了》这本书相对于以往看过的那种千篇一律的小说,此文确实是比较别具一格,尤其是开篇情节跌宕起伏留有悬念。

重生卜女回来了

“皇上,王爷,今日是皇后娘娘寿辰,本该是个好日子,不可因为这点小事破坏了娘娘的心情。”少乙拱手道。
姜九璃也不想继续墨迹下去,自顾自地捣药,搓药,不过一会儿,便搓成一颗药丸。
“这位医官长了记性,下次便不会再犯。”姜九璃趁他们说话的功夫做好了回颜丹,又替少甲求情:“回颜丹已做好,娘娘可以找个宫女试一试,效果不如您的那颗,但一定比普通的胭脂好上十几倍。”
皇后半信半疑,也不想再浪费时间,索性收下,等试验之后再说。
“都回去吧,这件事便先算了,下次再犯,定不轻饶!”皇帝金口一开,少甲总算松了口气。
夜枭不想让姜九璃与姜清婉同坐一处,便拉着她在自己的身侧坐下。
“这宫里的糕点,看着华丽,实则寡淡无味,不如我家的厨子。”姜九璃颇有些嫌弃地将咬了一口的梨花糕放到了桌角,然后瞅瞅周围没人发现,用手指轻轻一弹,糕点便落到了地上。
姜九璃展颜笑开来,像个孩童:“哎呀,落灰了,不能吃了,这可不是我不想吃。”
夜枭看她这副可爱模样,忍不住轻笑了声。
“你是在笑话我吗?”姜九璃微微嘟着唇,似有不满。
少女樱红的唇瓣犹如初晨染上露珠的娇艳花瓣,夜枭瞳孔一缩,压住心底的那股欲望。
“璃儿,你是在跟我撒娇吗?”
姜九璃脸色微红,垂眸害羞道:“算是吧。”
夜枭捏了捏她的小手,忽而将话题一转:“为何随身携带壮阳药?”
姜九璃抬眸,迎上一双墨色深邃的眸瞳,心尖跟着一颤。
夜枭怎么什么都知道,她掉包手法很快,这也能看得清。
“出门前顺手拿的。”姜九璃随口找了个理由。
那是因为上一世知道可以见到柳崇之,姜九璃总觉得他身子虚弱,所以带了一些强身健体的药,壮阳的药材不过是随手摸的。
“给谁的?”夜枭不打算松口。
姜九璃心底一凉。
这丫的想什么呢!
“给柳崇之的?”夜枭忽然道。
姜九璃抬头,刚要张口辩驳,又听他说:“原来是柳大人不行。”
姜九璃:……
这男人真小气,变着法的取笑别人。
“他行不行我不知道,你行不行我以后就知道了。”姜九璃用白皙嫩滑的手指滑着夜枭的掌心,犹如挠痒痒一般,撩的夜枭心神荡漾。
她说的一本正经,脸不红心不跳。
夜枭甚至怀疑她到底知不知道这句话会带来什么后果。
“璃儿……”夜枭俯身靠近她,温热的呼吸打在她的耳畔。
姜九璃身子忽然紧绷,手指微僵。
上一世从未有过这种心动的感觉,她是不是该迎合?还是要欲拒还迎?
“长姐。”
两个人之间的暧昧气氛忽然被打断,夜枭神色不满地看向姜清婉和柳崇之,眼底射出来的寒气似乎要吞噬他们。
姜清婉打了个哆嗦,行了礼:“王爷。”
夜枭瞧都没瞧她一眼。
“托了长姐的福,今日能和王爷说上话,前几年就经常听说王爷的事迹,和神一样。”姜清婉的眼睛里掩饰不住的爱慕。
柳崇之站在旁边瞧的清楚,也有些不满,但为了之后的大计,只能忍下。
夜枭没搭理姜清婉,姜清婉自顾自地继续道:“过些日子天气就变暖了,王爷同我们一起去郊外游玩如何?”
柳崇之第一个附和:“散散心也好,就是不知道王爷愿不愿意赏个面子。”
夜枭未抬眼,一边搓着姜九璃的指腹,一边道:“不愿。”
气氛顿时有些僵硬。
“是民女唐突了,还请王爷恕罪。”姜清婉泫然欲泣,嗓音带了几分颤抖,好不委屈。
姜九璃回忆起来,郊游这回事是有的。
当时确实是他们四个人,不过是夜枭是跟着她去的,她却和柳崇之腻在一起,全然不把夜枭当回事,甚至柳崇之在她的食物里放了药,她都宁愿相信是夜枭故意陷害柳崇之做的,都不愿意相信夜枭。
“郊游啊,是个好主意,我们一起去吧!”姜九璃回握住夜枭的手,笑得甜蜜。
夜枭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好,听你的。”
姜清婉暗自攥紧了拳头。
夜枭竟然对姜九璃百依百顺,对她却爱搭不理,凭什么!
柳崇之也觉得气绝,昨日和姜九璃还好好的,今天怎么变了天了,再这么下去,他和姜清婉的计划就全被打乱了。
话题结束,姜清婉和柳崇之两个人还没有要走的意思,竟直接在旁边坐下。
夜枭的隔壁桌一直没有人坐,因为这位的秉性太过于寒冷,别人不太敢靠近。
姜九璃撇了一眼两个人,不再理会。
夜枭却会错了意:“想和他们坐一起?”
寡淡的语气里带了些许醋意。
“没有,就是觉得身边多了两个赖皮蛇。”
夜枭微微勾了下唇角,没再说话。
大殿的中央,正有几个异域舞娘在表演,站在最中间的那个穿着大红色的衣裙,露着肚脐,身材火热,每一个舞步似乎都在勾引。
夜枭的目光落在那舞娘身上,气息有些沉重。
“她很好看吗?”姜九璃问。
“不好看。”夜枭如实回答:“但这个女人有点奇怪。”
姜九璃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那女子带着面纱,一双媚眼如丝,但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凌厉的气息,舞步看起来像是某种武功,步伐轻重缓急都有一种微妙的感觉。
就在琴声和琵琶声交错的瞬间,那女子忽然从袖中甩出一柄利剑,剑锋裹着破空的声音,猛地窜向正位上的皇帝。
“小心!”夜枭飞身上前,一脚踢开了那只剑。
殿内大乱,十几个舞女一齐涌上前,朝着皇帝袭去,大臣们四散开,逃到大殿的两边。
朝中的几位重臣脑子还算镇定,立刻让几个太监去叫禁卫军。
舞女们袖子中飞出近百只袖剑,齐齐冲着皇帝的面门,夜枭拔剑抵挡。
姜清婉吓得缩到了柳崇之的怀里,两个人藏进那些大臣的队伍里。
姜九璃跑过去护着皇帝和皇后。
“皇上,皇后娘娘这里不安全,你们快走。”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7-26 19:06
下一篇 2022-07-26 19:08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