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凤女追夫忙小说敖宁敖彻安陵王热门小说完结版阅读

名字是《重生凤女追夫忙》的小说是作家敖宁的作品,讲述主角敖宁敖彻安陵王的精彩故事,小说内容章节生动充实,故事情节曲折动人,推荐各位读者大大阅读!下面是这本小说的简介:…

这不与我以前看的不同,主角敖宁敖彻安陵王之间故事情节曲折。文中情节一环扣一环,波折起伏,《重生凤女追夫忙》很好看。

重生凤女追夫忙小说敖宁敖彻安陵王热门小说完结版阅读

威远侯把姚如玉的话记在心上,等碰到敖彻有时间的时候,还是问了问他:“你年纪不小了,这徽州城里可有看得上眼的姑娘?若是有,让你母亲下聘提亲去。”
敖彻不紧不慢道:“这些事就不劳爹和母亲操心了。”
威远侯点点头,道:“不用我们操心也罢,我知你素来有主见。你自己的事自己拿主意吧。”
敖彻道:“他日我若有心仪想娶之人,定当禀明您和母亲,请您二人做主。”
威远侯听他这么说,也就放心了。当然,他也从没对敖彻不放心过。
遂这件事只好揭过不提。
威远侯觉得,敖彻虽到了娶妻的年纪,可这个时候天下局势摆在眼前,男儿首先当建功立业。
夜里回房,威远侯搂着姚如玉躺下,左搂搂右抱抱,觉得十分满意,笑道:“阿宁这些日陪着你看来是不错,你这身子骨总算又丰润了一些。”
姚如玉身子渐好,气色也跟着好了起来。她躲着威远侯下巴的胡茬,好笑道:“女儿是比你们这些糙汉子要贴心些。”
她越躲,威远侯越往上凑,道:“敖彻的事,我已经问过他了。他暂且没有这个意思,你便不用管他了。等他有这个打算时,自会与我们知晓。”
姚如玉一时分神,竟叫威远侯压到了她身上去。
随后衣裙散落床畔,床帐轻晃,便再无姚如玉思考其他的余地。
翌日敖宁再到姚如玉这里来,见她气色尚好,只不过时不时调整腰上靠枕,那风韵极好的眉目间含着淡淡的疲惫,便心知是怎么回事。
敖宁知道姚如玉需要休息,没在主院多待,就起身回去了。
只不过才将将走到御花园,就见管家引着一个人进来,见了她忙道:“三小姐请止步。”
敖宁回头乍一看,见管家领着的那人颇有两分眼熟。
待到近前再细细一看,她便认出了来人,可不就是往日随她二哥一起在军营摸爬滚打、上街喝酒笑闹的其中一人么。
因着他往日是敖彻身边的人,又识得敖宁,因而管家才把他带了进来。
敖宁下意识就担心起敖彻来,忙问道:“可是我二哥出了什么事?”
见他身上还穿着一身军装,想必是刚从军营里来。敖宁话问出了口后,一颗心不由紧紧悬着。
他道:“总算是见到三小姐了,是出了事,只不过不是敖二出事,是温朗兄妹出事了。三小姐赶紧跟我去看看吧,怕是再晚,月初妹妹就要没命了!”
敖宁愣了愣,道:“温小姐怎么了?”
她一问才得知,原来打从敖彻回来徽州以后,先忙着军营中的事,一直没有顾得上其他。眼下他抽出空闲来了,径直带了兵到那郑家院子里,二话不说将温月初给逮了起来,直接送去了军牢之中。
想那军牢里,都是关押俘虏或者是重型兵犯的,里面血腥得很,各种刑具一应俱全。温月初一个女人被关进那里面,吓都要吓死了。
敖彻要对温月初用刑,只怕里面的刑具还没试几样,温月初那弱质女流就会丧命。
温朗在军牢里都快和敖彻打起来了,他们关系一直很要好,这大概是第一次起这么剧烈的冲突。
温朗和敖彻身边那群人也不希望他们决裂,且与温月初也是有点交情的,不想闹出人命来不好收场。
所以这才有人来请敖宁。
想必眼下也只有敖宁能够劝得住她这位二哥了。
敖宁听完事情经过以后,有些怔愣。
自从回到徽州以后,敖宁一心扑在姚如玉身上,包括找出害得姚如玉小产的幕后凶手,她一时竟忘了还有一个温月初。
自己被掳一事,温月初究竟知情与否,也没有证据证明。敖宁原不急这件事,想着来日方长她总能露出马脚。
因而敖宁自始至终没和敖彻说过温月初的事,敖彻也只字未提。却没想到,他早有一番打算。
不是不报,他是等把手头的事忙完了,再来收拾人。
下午时,敖彻带着人包围了郑家院子,他手里握着一截马鞭,长靴跨入那院中,抬眼便看见温月初被士兵押了出来,送到他面前。
敖彻拿鞭子抬起她的下巴,看了一眼她雪白的脸色,道:“让你忐忑地过了几日,还真以为我既往不咎了?”
温月初对上他的视线,那种无论你怎么逃、他也能把你打入地狱的眼神,是平寂中透着阴狠。
尽管温月初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她还是不自觉开始瑟瑟颤抖,嘴唇上的血色也褪了个干干净净。
温月初颤声问:“你……想干什么?”
敖彻眼神勾着她,道:“你会不知道我想干什么?”
敖彻转身走在前面,身后士兵将她押出家门。
温月初又惊又怒道:“敖彻你到底要干什么!我哥知道你要抓我吗!你放开我!”
彼时她的丈夫郑成仁也在家中,可他根本不敢多说一句,只能眼睁睁看着敖彻的人把她带走。
直到温月初被丢进了军牢里,她才彻底慌了。
军牢之中一股令人作呕的腐气腥风。
她被带进了一间刑讯室里,从小窗透进来的光线看,地面染了一层厚厚的铁锈一样的斑驳的颜色。
温月初从头凉到了脚。她以前听温朗讲过当然清楚一些,地上铺的那一层,全是以前在这里受刑的人的血。
士兵将她丢到墙边,她还来不及挣扎,两条长长的锁链便缠了上来,分别套在她的左右手腕上。
任温月初如何挣扎,都挣扎不脱。只摇晃起一阵阵枯索的铁链的声音。
敖彻充耳未闻,只站在墙边,随手挑拣那上面的刑具。
温月初见这刑讯室里除了敖彻的亲兵,再没看见有任何一张往日熟悉的脸孔,更别说她哥的身影了。
温月初知道,要是温朗知道敖彻这么做,一定不会袖手旁观的。定然是敖彻将熟悉的人都调开了,他是打定主意要来对付自己的。
想到自己在这里孤立无援,连个求助的人都没有,温月初晃着锁链就哭了,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到底做了什么你要这么对我!”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7-09 12:10
下一篇 2022-07-09 12:12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