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恶夫周围没人就变坏

小说主人公是夏知意华筠的书名叫《家有恶夫周围没人就变坏》,小说《家有恶夫周围没人就变坏》作者为木一三子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好看的精品小说《家有恶夫周围没人就变坏》为作者木一三子所著的小说,情节把握自如,是当下小说中受到主流追捧的作品,情节特别吸引人,喜欢的读者们快来看吧!

家有恶夫周围没人就变坏

华筠没有等到对方后续的动作,而是等到对方离开的动静。

这么轻易就放弃了,太没有毅力了,这些人应该跟夏知意学学啊!

对方的确离开了,因为收到了消息,他们对目标的判定有误。那一拨出城去密林的人找到了被埋掉的两个人的尸体,查看了二人的死法,知道二人死于高手之手,这样的刺杀显然并不能杀掉目标。

华筠闭上眼睛,却根本睡不着。

他以为吧,如果有地狱这种地方,他死了之后应当是要下地狱的。然,却重生了,还穿到了另外的一个世界。

所以啊,指望着坏人有报应,那真是天真又无知的想法呐。

夏知意是被饿醒的,一睁开眼就对上一双闪着兴奋光芒的眼睛,对方眼底有大大的黑眼圈,从对方的黑眼圈程度夏知意可以判定,对方大概是一整晚都没有睡。

夏知意的寒毛登时就全部都炸了,这是个什么东西,不好好睡觉又发什么神经啊!

华筠见夏知意醒了,意犹未尽的收回目光,他果真还是比较喜欢她安安静静躺着不动的样子,有点手痒呢!

夏知意敏锐的感觉到了华筠气息的变化,这是一种会让她警惕和感到危险的气息,如果华筠最开始靠近她的时候就这样,她也就不会睡得着了。

她心中防备。

华筠搓了搓手指,按捺了下来同夏知意道:“出去吃饭。”

夏知意跟着原主的记忆取了些碎银子和铜板,原主夫妻二人到府城来参加府试,荀家将家中多年的积蓄取了出来,统共三十两,这三十两他们二人要在府城呆一个月,一个月的饭钱和路费就已经花费了不少,他们已经在府城呆了不少时间,所以这银子就少的可怜。

走在街上,二人闻见香喷喷的食物,这也想吃,那也想吃。

说起来,二人上辈子对食物这种东西实际上陌生得很,都是听说过。因为在他们那个时候,吃的都是营养剂和合成的食物。

看到这些“活生生”的食物,夏知意馋得不得了,奈何囊中羞涩。看着装作端方君子,实则小眼神儿不断往食物上飞的华筠,夏知意道:“我们统共还剩十两银子零二钱,回去的路上要花五两银子,所以我们能用的也就只有五两零二钱。我们还在在这里呆十天,一天只有半两银子,平均到每一顿可以花一百六十七钱。”

这生活,已经很不错了,之前原主和华筠节约,二人每天只用一百文钱就够了。

但便是一百文钱,随着苛捐杂税的加重,很多人加重便是掏干净了都没有。

足以见得荀家对华筠来参加府试的重视。

华筠将目光从一旁的全聚德上收了回来,全聚德便是一道素材都不止这点钱。

夏知意见华筠不执着与全聚德,微微松了口气,她指着一个生意不错的面摊道:“我们去吃面吧!”

夏知意想着华筠那么龟毛,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已经做好了华筠会拒绝的心里准备。

华筠没有拒绝。

两个人就去了面摊,夏知意点了个肥肠面,华筠点了个肉丝面。

此时一辆华盖马车从街边经过,马车的主人微微掀开了帘子看着外面的街景,无意中瞧见了坐在街边的小摊子上吃东西的华筠和夏知意。

原本走马观花的目光一顿,停在了二人身上。这样的地方,竟然有容色气质这般出众之人,马车上的人眼睛不由得一亮。

尤其是那男子,仿佛是合着她的喜好来长的,观其穿着,当是寒门读书人。

厉朝不同身份的人的穿着有很明显的区别,平头老百姓着粗布衣裳,达官显贵着绫罗绸缎。寒门学子大多都是一身棉布青衫,世家官宦子弟的读书人大多都是锦衣玉带,在携一折扇。

这会儿在奉城的寒门读书人,都是来参加府试的。

马车渐渐走远,马车内的人心中却有了计较。

夏知意和华筠吃了面,两个第一次真切的体会到食物快乐的人,扫了一圈的街,吃了许多不那么贵的小吃,才挺着溜圆的肚子回到客栈。

看着可怜兮兮的碎银子,夏知意一脸沉重的道:“得想法子赚些银子才行。”美食当前,不能吃,实在太惨了。

华筠也同款沉重脸点头。之前不执着于全聚德是不知食物香,现在随便有些路边的东西都那么美味,全聚德的必然更加好吃。

二人难得的达成了意见一致。

华筠挑衅的看向夏知意:“咱们来比比,一天的时间,谁赚的钱多,赚得多的那个人可以捅赚得少的人一刀。”

夏知意对这种智障的赌博完全没兴趣。

华筠诱惑道:“捅一刀哦,说不定你可以像上辈子那样,一刀就给我捅死,除了我这个祸害,你就可以无忧无虑的活着了,想想是不是很美好。”

夏知意充耳不闻,找到华筠放书的地方,取了一本书出来看。

跟华筠比赚钱?

上辈子华筠不知道赚了多少黑心钱,一个那样的病毒工厂,有些国家举一国之力都搞不出来,华筠为了麻痹他们,却是建了好几个。

真正的那一个是建在沙漠底下的,要耗费的财力、人力、物力比建在寻常地方的需要耗费几倍以上的钱。

建立的钱倒还好,后续养着那病毒工厂,需要耗费更多的钱。

夏知意很清楚自己没有那个赚钱的本事。

华筠见说不动夏知意,心里头那种猎物不上钩的焦躁感冒了出来,顺手拿了一个茶杯就朝她砸过去。

夏知意一手执书,眉眼不动,一手探出稳稳的接住那茶杯,放回桌面,依旧不拿正眼看他。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

夏知意坐着不动,华筠换上那种如沐春风的笑容去开门。

来人是华筠他们一起过来赶考的学子张陈,他手中拿着一张请帖递给华筠:“无介兄,知府大人和镇南王明日举办了宴会,说要为各地来府城的学子加油打气。”

华筠接过请帖,一派斯文模样:“有劳安之兄了。”

张陈还有其他人的请帖要送,叮嘱了几句就离开了。

华筠关上门,随意的将那帖子一扔,同夏知意道:“赚钱的机会来了。”

夏知意这才施舍给他一个眼神,从桌上拿起请帖一看,笑着道:“这是鸿门宴吧!”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7-27 13:41
下一篇 2022-07-27 13:43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