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兵王混山村

跌宕起伏的故事,就看小说《极品兵王混山村》,主角为许飞白洁小说精选:…

《极品兵王混山村》讲述了许飞白洁平平淡淡的的爱情,很真实,却又不乏生活中的一点小情趣,很好。

极品兵王混山村

一个月前,一则震惊世界的消息席卷全球。

华夏国最为强大和神秘的一代兵王,代号血龙葬身西伯利亚。

世界为之震颤,但各方的贩毒集团、恐怖组织那笼罩在心头上的阴霾却还是无法散开。

因为多方寻找,始终没有发现他的尸体……

“五年了,终于回来了!”

一道年轻身影出现在山水村外,他身材坚挺,目光如炬,穿着一件普通的衣衫,看起来有些风尘仆仆。

年轻人正是许飞,他看着前方那熟悉而又显得陌生的村子,内心隐隐有些激动。

许飞看着那一如往昔的土坯房,黄泥墙,不免有些感慨:“五年过去了,村子里还是没有什么变化。”

这五年,而他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一次执行极其危险的任务中,许飞坠入了悬崖,却被一条身长百丈的巨蟒所救,从它口中吐出一块晶莹剔透的玉石。

滴血认主之后,许飞获得了远古传承,包括古武医术、阴阳卜筮、风水相术等。

正是凭借着这远古传承,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大头兵,摇身一变成为了无数人仰慕的兵王,和令敌人闻风丧胆的血龙。

山水村地理位置偏僻,四面环山,交通困难,很难有什么发展,村民们生活贫困,文化水平普遍不高,日子过的很是艰苦。

唯一优点就是村子依山傍水,山清水秀,景色怡人。

“救命,救命啊!”

随着走近村子,许飞脚步一顿,皱起了眉头,转头看向不远处的一大片苞米地。

“刘二柱,你快放开我!”一个年轻女人正拼命的拍打着坐在自己身上的男人。

“小***,装什么贞洁烈女,做了这么多年的寡妇,你恐怕是早就饥渴难耐了吧?嘿嘿!”

刘二柱露出一抹淫笑,对于她的反抗不疼不痒,而且只会更加激起他内心的征服欲。随后他迫不及待地开始撕扯身下女人的衣服。

刺啦!

衣服被撕开,胸口春光乍现,一大片雪白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之中。

“啊……刘二柱,你不是人!”年轻女人眼中噙着泪水,带着哭腔嘶喊道:“你就是个畜生,禽兽不如的畜生。”

“哈哈哈……骂吧,随你怎么骂,马上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二爷我的厉害。”刘二柱看着身下那雪白的肌肤,眼冒精光,咧着一张大嘴,声音亢奋:“准保让你这小浪蹄子***。”

正待他准备下一步动作时,一道年轻身影不适宜的出现。

正是许飞,只见他抬起一脚,砰的一声就将刘二柱的身子踢飞了出去。

“嗷!”

刘二柱发出一声惨叫,在苞米地里滚了七八圈,这才止住了身形。

“白姐?”

许飞定眼一瞧,这年轻女人正是山水村有名的俏寡妇,白洁。

她早年嫁到了山水村,在婚礼上男人突发心梗去世。没两年又找了个主,结果男方在迎亲的路上就出了车祸,当场死亡。

此后,村子里的人都说她命硬,克夫,是一个扫把星,谁娶谁倒霉。可是在许飞看来,白洁是一个苦命的女人,入伍前没少帮衬着她干活。

“你是……许飞?”白洁一愣,有些不敢置信:“你当兵回来啦?”

许飞点点头,看着她那吹弹可破的雪白肌肤,眼中也是出现一抹火热,真别说,虽然白洁年过三十,但这皮肤保养的是真好,跟十八九的小姑娘似的,再加上眼角长着一颗泪痣,更显动人,怪不得那刘二柱会生出邪念。

察觉到许飞的目光,白洁的俏脸上顿时升起两朵红晕,赶忙用手挡住胸口那一片春光。

“咳咳……”

许飞尴尬地咳嗽了一声,旋即脱下外套裹在了白洁的身上:“白姐,你怎么会和刘二柱在一块?”

第一眼看见刘二柱,许飞就认出来了,他可是山水村有名的流氓无赖,仗着其父亲是山水村的村长,整日在村里游手好闲,调戏良家妇女。

村民们碍于其父亲有钱有势,都是敢怒不敢言。

“我来苞米地里面除草,哪知道他突然窜了出来……”白洁恨恨的瞥了一眼不远处艰难站起来的刘二柱。

“许飞?”

刘二柱看见许飞也是一愣,紧接着伸出手指向他,怒吼道:“你他吗是不是找死?出去当了几年大头兵能耐了?竟然敢打我?”

以前的许飞身材干瘦,胆小懦弱,没少挨他的欺负。

许飞闻言,眼神陡然冰冷,一个巴掌甩了出去。

啪!

清脆的声音响起,刘二柱趴在地上捂着通红肿胀的脸,吐出了夹杂着鲜血的后槽牙。

“我最讨厌别人用手指着我。”许飞声音冷淡。

身为一代兵王血龙,对于区区村霸早已不被他放在眼中。

白洁白皙玉手紧紧捂住嘴,看着眼前的这年轻身影,美目神采奕奕。

“许飞,你爸都要死了,我劝你别太嚣张了”刘二柱再次踉跄着站起来,眼神恶毒的看着许飞,说话有些不太利索:“过两天还不上钱,你妹妹可就得嫁给我,当我刘二柱的媳妇了,嘿嘿!”

“你说什么?”

许飞一惊,抓住他的脖领子,浑身陡然爆发出摄人心魄的气势。

刘二柱只感觉全身变冷,忍不住的哆嗦了一下。

“许飞,你爸他前些日子出了车祸,撞断了腿。”白洁抿了抿嘴,感受着许飞身上的摄人气势,呼吸都变得不顺畅了起来。

嘭!

许飞将刘二柱像是扔垃圾似的扔到了一边,看向白洁,声音急促:“我爸在哪个医院?”

“在县医院,我家有三轮车,你……”

还没等白洁说完话,就被许飞拽着胳膊离开了苞米地。

嘶!

刘二柱疼的倒吸了一口冷气,怨毒的看着许飞二人离去的背影,自语道:“许飞,你他吗给我等着!”

同时心里也是震惊许飞的身手,当了几年兵居然变得这么厉害,这还是当年那个任他随便欺负的许飞么。

来到村子里,许多人都看见了许飞和白洁,随即开始窃窃私语,议论纷纷。

“咦,那不是许飞吗?他当兵回来了?”

“你看他拽着那小寡妇的胳膊呢,跑的还挺快,这是干啥去啊?”

“他俩是从苞米地方向过来的,你看那小寡妇身上还穿着男人的衣裳呢,准没干啥好事!”

“……”

许飞此时可顾不上这些闲言碎语,骑上白洁家的三轮车,一溜烟的出了山水村。

他想起父亲为了这个家每日辛苦劳作,在地里挥汗如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从来没过过一天好日子。

如今他回来了,本想着家里的苦日子就要到头了,可还没到家,竟然得到父亲出车祸的消息。

他焦急如焚,脚下的速度更快了。

清源县医院。

许飞一番打听之下,推开了一间病房的门,发现自己的母亲张蕙兰和妹妹许丽正守在父亲的病床前,旁边还站着两名身穿白大褂的医生。

只见父亲许明山虚弱的躺在病床上,左腿上缠着厚厚的纱布,身体若皮包骨一样,脸色蜡黄。明显的营养不良。

“爸!”

许飞砰的一声跪在了地上,握住父亲那粗糙的手掌,当即就哭了:“爸,对不起,我这么晚才来看您!”

他内心无比愧疚,这五年里,父亲一个人扛起家,可想而知受了多少苦。

“小飞?”

“哥!”

张蕙兰和许丽瞧见许飞是又惊又喜,然后也是鼻子一酸,眼角泛起了泪花。

病床上的许明山听见动静睁开了浑浊的双眼,枯瘦的脸庞露出一抹笑容,有气无力的说道:“小飞回来了……快起来,地上凉。”

“爸,您身体怎么样?”

许飞看着骨瘦如柴的父亲,心里五味杂粮,很不是滋味。

“没啥事,别担心。”许明山安慰道。

“哥,爸他……要截肢了,呜呜呜……”许丽扑到许飞的怀里,似乎终于找到了宣泄口,嚎啕大哭起来。

“截肢?”许飞抬起头看向旁边的两名医生。

“你好,病人左下肢损伤比较严重,一期手术修复后,出现骨质,软组织坏死,已经不具备再次手术修复条件了。”

女医生轻轻点头,声音温婉柔和,让人心生亲切。

“不截肢很可能危及生命,你们谁赶紧把字签了。”男医生戴着金丝眼镜,声音中透着一丝不耐,递给许飞一张单子:“保腿,还是保命,你们自行选择吧!”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 删除

(0)
上一篇 2022-07-27 16:34
下一篇 2022-07-27 16:36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